•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5327 回复:0

主题:[原创]心灵荒枯的深忧 ——平凉少促会与它的志愿者

楼层直达
关注(128)|粉丝(108)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3278
威望:
2063
发 帖 数:
4219
注册时间:
2011-08-04

心灵荒枯的深忧 ——平凉少促会与它的志愿者

                                                                                                    作者:马有常(回族)

    

    车在路上右盘左转,一边是沟,一边是山,上坡的路车像热天的耕牛任主人吆喝而喘息,下坡时司机脚踩着刹车,仿佛走进瓷器的领地而小心翼翼。周围山峁像老人的头,裸露着稀疏的头发。
    你感情深厚能填平沟壑吗?你满心的不平能除去那稠密的山峁吗?不!它让你的思考悉心于哲学,才可安下你起伏的情波。
    志愿者每年在这山沟要来往多次,十年时光一梦长,那些岁月瞬间消失,而他们与山沟的感情凝结,与山民感情的距离逐日增进。他们敬佩那些乡亲生活的奇迹,同情他们生命的历程。车向前走,一会儿像沟在山里,一会儿若山在沟里。左转湾是沟边,右转弯是沟垴,站在山头望对面山头,好像伸手可摸,若走起来沿着山道需好长时间。你站在沟沿与对面沟沿的人说话方便,而见面要绕一大圈。他们留恋着七沟八岔,留恋着残破的山野。心系那些甘受贫苦,绝不捞取一分不义之财的乡亲。
米祥仁先生深情而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十多年来的翻山越岭,志愿者好像心落在黄土上不可移动。他言谈中觉得自己轻如浮尘,惭愧自己的能力有限,不能从根本上提升文明的质量。
    平凉是黄土高原的腹地,回族居住较为集中,先辈们用背背着柴草,用肩膀从深沟里担水,曾度着春秋,无论山洼、梁峁上纵横交错的羊肠小道,是他们用生命刻成,而用脚磨得泛光。他们用血汗刻写着黄土高原的生命历程,在凄风苦雨中用坚强的毅力把历史推向今天。
    面对长着荒草的墓地,我的语言苍白。回想着高强度的劳苦,我难抑制起伏的情波,在此自己的本能显得空洞。
    比较、反思,你的楼房、你的小车,你填不满的物欲是渺小的。你乘飞机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一种空中旅行。
    相互比较先辈们的人生是残酷而又悲壮,他们的血脉在干涸中没有枯萎,西北风没有摧毁,暴雨无动于那种岿然不动的坚毅,他们像山花一样,根植于黄土,构成黄土高原的波澜壮阔。
    历史是人类的延续,文化的传承。倘若没有文化的推动,人类还沉溺于原始的生存,没有文明,人类就没有进步。仅流于      一种低俗的生命过程,最终便是行尸走肉,亦或在违背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的谴责中。
    当电子网络与人类产生互动关系,无疑是文化的大跨越。智能解放了许多传统的劳作。文化的质体太灵妙了,是物质与精神文明的交相辉映,优秀的文化向导是人类永恒的绿色通道,也是高维度的文明秩序,大专、本科已为基本学科,优质文明的时代便需要提升人类的立体感,不可平俗的认识世界,认识事物,目中要有高远的行程。
    此时此刻,大山深处,文明被世俗在在冲击着,文化秩序失落得可悲,城市里并不全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致高点,有个别回族同胞却沉迷于物质攀比,唯利是图,钱是衡量人生的砝码。
    当你要活的风光,必须有钱,便能受人敬重,也是人中的“大人物”,他们不考虑财富的拥有是否合法,只为钱煞费苦心,绞尽脑汁。万般皆下品,财富是高峰。家族的事他说了算,村上的事他说了算,清真寺的事他说了算,我行我素,金钱势力形成宗教特权。你没有钱,品质无论多么优秀,也是无用之物。不少弱势群体蒙受着世倍压迫而生活着。他们漠视国家法规,脱离文化导向而逆行,误导他人深在盲区不知盲目,陷入误区不知妄为,有极端者实为害群之马,反傲自己鹤立鸡群。
    当我笔延伸到这此,若有人看见一定会不愿意,我必定遭到非议。但我不需要好的桂冠,也不需要高帽子增加自己的高度。我不是因人的好坏评议而发生物理变化,或者化学变化,立刻形成神仙或者鬼怪。而你评议是非之前请你首先站在法律的天秤上看自己是人类毛重还是净重。用文化的镜子照一下自己,检查一下人类的道德成本还有多少,再用经典试测,自己是否活在经典中。
    当世俗与文明在冲突中,文化被不屑一顾时,金钱的侵袭高涨,金钱的重值已堆满灵境,明明是自己的弱点却不承认。于是,“平凉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促进会”经政府批准成立。发起人的工作核心是致力于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提高少数民族的文化水平,促进文明,回归到文明的真境中。
    当丁培兴先生生前和我谈到这里,他流露出希望和忧郁,我感情被他移植。
    历史其实有骆驼和黄牛刻写的成份。它们与人类有直接的文化关系,它们没有什么要求,只有诚恳的付出。一种高逸的风光根植在茫茫的戈壁。田地向来在拓荒的脚步中泛青。人类心灵的荒野必要骆驼的背和牛的腿,更需要两者合一的生命力,也需要长空雄鹰的目光。
    志愿者们启程了,车在山路上行驶,地里的庄稼给山野增添了生机,玉米叶子打成的卷像绿色的条枝伸展着。偶尔见几头牛在门旁树下安卧着,但嘴里细嚼慢咽着食物。车内像蒸笼般的闷热,打开窗户才有山风清爽的安慰。他们在他人提供的线索中,东家出来,西家进去,大学生贫困是怎样造成的,随时产生的灾情要核实了解。从西阳到寨河,从大寨到上杨,有时路上逢暴雨、大雪,他们像高山里的树木,任风来雪往,任何风云变幻都不移动一种信念,职责是事业的成因。有时还只得在逢雨下雪天出行。因为山里农民,只有雨雪时日在家安闲。
    平日有些各界贤达找他们联系,谈捐助情况,送捐助的财物。不同地区来访者,必须以礼,以诚接待,需要走访还得出行,他们白天黑夜常常工作。因为这项工作没有什么节假日,8小时内可言,要根据捐款者的时间情况。
    他们在开学前把助学金要发放到学生手中,资助的学生有回族也有汉族。志愿者在雪中似雪花,在雨中像融入雨里,在风里逆风行走。他们希望心灵的荒漠成为希望的田野。
    米祥仁先生谈到这儿一幅沉痛的神态,我说你有啥难言之语的事,他沉思了片刻说:“其实,我做了些外围工作,核心工作是丁培兴先生做的。我仅仅是少促会的法定代表人而已。他虽然和我们永别,但我要为良心负责,必须要说公道,讲事实。”


    丁培兴先生是平凉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促进会的发起人之一,原职是国营虹光厂党委办公室秘书。退休后2012年先后任西安穆斯林商会秘书长,近10年来在西安生活。每当平凉少促会有事,随时和他电话商量,需要赶回平凉,他按时回来。有什么文化活动,他积极投身工作,进行主持。所需要的文稿他一手写。“2020年平凉应届、往届大学生金秋联谊座谈会暨平凉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促会成立十周年庆祝会”,大型文化活动日期定于8月14日。
    这个时期,天空上阴云密布,烟霭弥漫,山野周围烟雾缭绕,看不清山沟村野,眼睛能看到的村庄、楼房像飘在雨雾里。雨在淅淅沥沥,云、雾、烟、雨此时构成似真非真、是幻非幻的世界,陕西如此,甘肃也是,城市街景像浮在水波光影中。丁培兴先生从西安乘车一路若漂在水上穿云拨雾,到平凉城,若行在云海雾都,从云境中走来仿佛又进入雨的天国。
    丁培兴与志愿者坐在一起,安排了“少促会”文化活动的全部议程,提前给邀请参加活动的各界人士用电话通知,给应,往届大学生第一时间通知,但连日中雨转为小雨,小雨一阵暂缓,接着远山近物是烟雨的景象,人们像活在雨的濛濛中,雨继续再下。
    活动日期到了,雨没有停止,为了确保学生路上的交通安全,丁培兴建议专车接送,志愿者意向先和和学生家长联系,征求意见后再商量,因雨天雾浓影响车辆视线。
    经多方面沟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确保按时参加活动,活动中给优秀的学生发放了奖学金。
    经过周密安排,活动圆满结束。但那天雨景生动,云雾鲜活,参加活动的人来往 没有出现任何问题。那次大型活动的讲稿、文件类都是丁培兴先生一手起草。
    每次活动会议他按时参加,从西安到平凉的车费他个人承担。
    时下,当利益关系成为生活的枢纽,裙带关系是金钱编织的网络,有些人的灵魂可谓金钱的建筑物,贫落为贱在黄土山沟是被财势漠视的尘埃,鄙视的产物。文明的失落就像没有阳光的土地,文化的没落仿佛黑夜走在大漠,方向失迷。当你无论生活在人间天堂或理想的环境,与文化之间的隔膜,就是与事业的隔离。你与他人产生阶级对象,你的一切拥有将会与自己拉开距离。你无论爱哪一项事业都在盲区和误区折腾,即使你为慈善家,必定是一中愚莽的慈善。
    丁培兴先生退休后,虽然是聘请,话说土些就是打工,儿子身体不好,家里其它人无固定工作,靠他的退休金支撑一家人的生活。因此他退了没休。
    十年来他无论走到哪里,写到哪里,无论谁求他写字,他毫不推辞,不在价格上争议。不论写多大条幅,谁给钱多少都行,换来的钱支助了贫困学生。西安几十所高校,全国各地的学生都有,贫困地区的贫困学生常有,高校的文友和他谈提,他的捐助都以“平凉少促会”的名义。这些年来他支助的学生我国每个省市、地区或多或少都有,有些是他因差外遇,有些是他通过文友经手捐款,有些在西安是面对面的爱心。因此,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微明先生在他去世后写的一篇散文中说,他支助的贫困学生遍布全国各地。其实是以不同的方式捐助,并没有说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
    凡是丁培兴先生各界文友、知交都知道他为人的行迹,当米祥仁先生谈到这里,激动不可控制,婉如山间河流的清水淙淙瀯瀯,似曲调般的倾诉。他说:十多年来少促会的发展丁老师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做了重要工作,这是铁的事实,平凉少促会因他而像鲜活的春风。骀荡在黄土高原上,他说:“丁培兴先生和我们永别了,但公道正义没有永别,他的精神和我们同在,是一缕和煦的春风。他即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挚友,也是我做人的一面镜子。无论他与谁相处总是以和为贵,但做人做事和他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人不多,他的逝去是我们平凉民族文化界的损失”
    在大山里哪怕能润湿一片土,即刻缓解干涸,他不愿看到打卷的叶子。只要能插杨栽柳,能花馥草馨,他安下心,植其成长,升起一片绿荫,看山花烂漫,希望黄土山沟蝶飞蜂舞,鸟唱鹊和。
    他至始至终像黎明的空气,他走在四季更迭的时光中,总迈着春天的步履,使他的古稀留下春晖朝气。
    事因人胜,平凉少促会也在成长,溪流成河向远方延伸。“少促会”不是产业单位,没有自然资源,志愿者把他人的爱心传寄给他人的孩子,希望那些孩子成为民族的希望,国家的希望。十多年来,“平凉少促会”承担着许许多多的坚信无疑,负责着曾经洗礼的爱心,哪些大学生是爱的答卷。
    米祥仁先生庄重严肃,他激动中带着忧郁,言下之意丁培兴先生已退休,可以安度晚年。他并不是闲得无聊,少促会不是搞形象工程,也不是功利主义的家园,而是肩负着一种使命,扼制一个民族根性之劣的滋生蔓延,从下一代心灵着手,从净化心灵做起,文化教育的促进迫切需要。
    曾经文化洗礼者都达成文明共识。人生文化的落荒是可悲的。一个人不承认自己的弱点不能进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是文化的强度,文明的厚度构成的。千行万业根植于文化的土壤,才有锦绣前程。否则,人类的生活永远在心灵的荒原上。
    任何一个国家为文化教育的付出是巨大的,我国为促进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为大学生免息贷款,设立多种扶贫助学基金会,为少数民族学生加分上大学,照顾我们的后代到文化的大环境中,改造落后的观念,提升人格的综合水平,发掘人生的正见。充实“人类”的有机成份,你有什么不可释怀呢?
    我们从文明的角度思考,从一切经典的角度思考,我们能不能成为文化天秤上的人类,我们是否在轻薄单调的围困中生活?你有什么理论阐自己的文明进步?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真善美的执行者?你是经典的履行者?
    文化教育的促进工作是国家的大事,也是每一个公民的大事,人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学习,有责任尽义务来资助他人学*****步。
    丁培兴先生走自己的路,直到生命最后时刻。志愿者互相携手,坚持,坚定。平凉少促会受到政府的关注,无论北国南国也有人关注,社会各界贤达,回族,汉族或多或少,心甘情愿捐出自己的善款,回族中有经济条件者,选择良道吉日施舍出自己的周济款,只有交给平凉少促会才觉得心里踏实。
    “爱”不是泛泛的世俗之谈,它的文化本质是无我的纯真,无我之心。真善美的付出是无我之德,无我之真,无我之美。
语言说的花再好没有一丝香味。说蜜再甜没有味道。
    

    江苏无锡的陈老师(汉族)曾任教36年,当过25年班主任,平生热爱文化教育事业。她在2018年无意中通过友人的微信看到一条消息,她给甘肃贫困家庭的孩子买了捐赠的衣物,书籍。放在朋友店里,有爱心者自愿寄送。
     2019年11月,他从别人转发的消息中看到看到平凉少促会穆宝林老师的电话,他马上取得联系,把捐赠的衣服寄到穆老师家。
    收到物件后,穆老师和志愿者立刻开车把衣服送到偏远山区贫困家庭的学生家。当时,陈老师亲自在视屏上看到学生们穿在身上。
    从此,她认识了米祥仁先生,有事就随时联系。人生的心是阳光,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什么时间总是温暖。
    2020年3月正是武汉疫情高峰期,陈老师了解到平凉人在武汉抗疫,为了使一线医务工作者能吃到饭,开了一个饭馆,她把钱转给米祥仁先生,米顺手把钱转给武汉的平凉饭馆。
    在平凉少促会抗疫行动中,她捐钱买口罩,积极支持平凉抗疫,防疫工作。她虽然是江南的一股清流,但爱的重值似一条大河。爱没有远近,真诚了不管爱在哪里,能解万里之遥的干渴。江南的山水如女儿的清秀容姿。黄土高原的平凉山区鲜活着陈老师从南国送来的一片青心碧韵,阴柔之淳朴。
    陈老师先后为平凉少促会捐款捐物合计15399元。
    同时她支助着平凉7个学生,并在春节到来,转钱通过少促会给学生买油和大米,衣物。
    西北工业大学教授严红院长从2017年以来给少促会捐款13000元。一位女士不计名利为平凉山区留下芬芳。但愿将来她的名字是一朵不谢的花,严肃若佩兰的风韵。
    西北工业大学动力学院教授施老师是平凉黄土风情抚摸着成长起来的,在忙本职工作的时间里,心里常流淌着乡愁。为少促会着心着力,默默的支持工作,好像故乡的黄土魂常伴随着他。
    十多年来,“平凉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促进会”的志愿者,通过各地爱心人士的捐款,支助的学生有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陕西师大,南开大学,兰州大学等几十所高校就学的平凉贫困家庭学生。如今,有些学生已走上了工作岗位,有些正在学习中。
    人生的哲理,有人年轻时代,本不在意,没有必要了解它,偶尔有一天明白,要接近它且要读懂它,你已面目全非,可惜你再不会年轻。
    昨天的春风得意,潇洒人生已无踪影,和你没有来生再见。唯珍惜一天的每时每刻,活在文明的滋养中才有希望的明天。自觉难得,真诚难得,遇见的或许永远是缘。
    人生虽是客居,但“三观”至重,提升“三观”不是拔苗助长,形式主义,应有远方的心,时空的起点,文化的向导,因为千行万业的兴盛建立在文化基础上,一个脱离文化的人像夜间沦落在大漠上,没有向前之路,没有回头之路。
    平凉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促进会,风雨历程十年路,促使新的一代走出心灵的荒漠,在文化的洗礼中成长。跋山涉水路遥遥,爱还从文化来,必沿着这条路走。
    人类的生命有始有终,而真善美有始无终,人易老而真情会陪伴你的时空。爱心虚心从我生,做到才无我。平凉少促会,一路风尘来,爱心路何止。
    丁培兴先生人生已去,他爱的哲学落幕,而爱的行程没有终止。

         ,丁培兴,回族,河南孟州市人,曾任记者,编辑。作家,诗人,享誉海内外的书法家,文化活动家。与2021年1月23日病逝。享年71岁。
米祥仁,回族,甘肃平凉市人,曾在平凉电力系统工作。2002年被评为甘肃省职工职业道德十佳标兵,2004年被国务院国资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2005年被评选为全国劳动模范。2006年被中共甘肃省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2008年为残奥会火炬手(大连举行)。2009年建国60周年被评为,“建国60周年感动甘肃人物”。退休后为“平凉少数民族文化教育促进会”志愿者。
  

       作者简介,马有常,回族,祖籍西安市,生与甘肃平凉。先后任媒体主任编辑,记者,著名的作家,文艺评论家,批评家。



[ 此帖被白鹿放歌在2022-04-01 21:54重新编辑 ]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