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3»
共3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2236 回复:41

主题:[原创]秘史留档: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楼层直达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秘史留档: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秘史留档:  
     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献给参战30周年的老兵们
                                                                                                        (一)
                                                                       边 境 小 寨 芭 蕉 坪

                                                                                          

                                                                                         (芭蕉坪全景)

        黄昏时分,在凹凸不平的简易公路上,车熄灯前行,无线电静默,似有“马衔枚足裹布”,大战来临的气息
,通过白石崖大桥后,听说前面有几辆军车抛锚,堵在那里,工兵几经努力,排除情况,通过几个弯道,走了约莫十来里山路后,在一个坑坑洼洼的水泥操场停了下来,环视周围,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村庄,大概有十余户人家,土屋破破烂烂的,山上黑乎乎的,几乎看不清什么,在微微泛白的天空映衬下,山体轮廓显得特别美丽而又神秘。这里,就是我部的基指所在地,芭蕉坪。

       跳下车,股长就和杜参谋在那里等着我,这就是我真正的第一次实实在在踏在了云南前线战场的这片焦土上。我晕晕呼呼的,他们帮我拿上自己的装备和一些杂物,“走,往回走吧”股长说,我胆怯的看看股长,低声问道,“往哪里走?”,他说,我给你打着手电,你走就行,我迟疑了一下,股长会意的一笑,“没事儿,我们见习这么长时间,整天就在这里来来往往。”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脑子就在想,会不会有地雷,会不会有越南特工,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好笑极了。
       操场的三面分别建有三栋两层高的楼房,一栋面西,正对老山主峰,上下大约有二十来间,垂直两边各跨一栋,也有十来间,形成一个半开放型的院子,据说这就是边防团某连的营房了,现在闲置了下来。通过操场往里走,经过一个通道,穿过主楼,就是一条小土路,不宽,一米见外,两边茅草丛生,灯光下,小路已经让人踩踏得很平整光亮了,夜幕中格外清晰,随着股长走了约百十米,在一个山垭口往左拐,就看见一个很大的帐篷,帐篷上用沙袋覆盖了有四五十公分厚的防炮层,帐篷下是一个四面见方的钢架工事,这就是我们通信股在前线的指挥所了。在这里稍事休息,股长就领着我继续往左沿小路过了一座工事,就看见一个用竹子扎制的小门,这就是战时的收发室了。我心里嘎达一下,就住这里了?打开门,走进去外面是一个用竹子搭制的棚子,上面盖着防潮布,与里边的钢架工事连为一体,再进去是一个有三四个平米见方的空间,霉味很重,显见很潮,里边支着一个单人床板,抬起头,一个白炽灯泡挂在工事顶上,我心里乐了,暗想,这里还有电,小套间,呵呵,不错。拉了下开关,灯亮了,暗红色的光线,颤微微地,忽明忽暗,犹如夏夜的萤火,在墨绿色的工事吸收后,几乎没了多少光亮。股长交代完后,就让我到他那里去取被褥,这是他下午就提前给我领回来的,还特意晒了一下。收拾好以后已是午夜了,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但却有些害怕,就没再敢出去,上床休息了。
       这一夜,我几乎没睡,潮湿的被褥,讨厌的蚊子,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子,悉悉索索的响动,更丢人的是,实在难以启齿 ,那就是,害怕半夜里,越军特工的偷袭。尽管,被褥全新,也晒过了,但还是潮湿难耐,这里所谓的晾晒,也就是没有雨雾出去畅畅风而已,否则,每天早上起来,用手轻轻的抚摸被褥,就好似有一层层水珠在上面,麻栗坡县地处低纬度,属南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 ,这里山大沟深,垂直气候特点明显,芭蕉坪海拔较高,与山下的盘龙江高差在七八百米,雾多晴少,有九雾一晴之说,气候温润潮热,住在一线的猫耳洞里,那就更不消说了。那天夜里,就是睡不着,一旦听到外边有动静,我就使劲屏住呼吸,仔细的辩听,以至于不敢使劲的翻身,生怕弄出动静,用被子捂住头,越害怕越睡不着。不知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阵儿。天快亮的时候,外面人员的走动声,和中灶炊事员取水的水桶撞到了我的钢架工事上,“咣咣铛铛”,把我从梦中惊醒,睁开眼,黑乎乎的,只见帘子缝隙透出一丝丝亮光,我这才知道天已经大亮了。
  

                                                    

                                            (战时我住过的钢架工事)

       起床后草草收拾了一下,急忙奔出竹门,就踏在了门前的小路上,站在这里环视一周,满山翠绿,烟雨迷蒙,芭蕉坪尽收眼底,寨子确实不大,我们的工事就在身后的一个突兀的小山包的脚下,这里的山大都是自成一体,而这座则向南绵延直至八里河东山一代,成为一个天然的屏障,左前方有一个豁垭口,旁边有高机连的一个哨位,离我们通信股的工事不到十米远,据说友军在这里曾遭越军特工偷袭。右边紧挨矗立着一座大山包,从密密麻麻灌木枝蔓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个帐篷,上面注有炮旅和电子对抗营的一个观察所,右前方也是几座小山包前后层次错开的簇拥在一体,高机连的阵地就设在这里。正前方,在这三面环山的一个小凹里面就是芭蕉坪的寨子了,寨子人家的房屋基本上都建在右前方的山脚下,和我面前的路坎儿下,低矮,破烂,全部清一色的土墙瓦顶,家家户户门前都有几株硕大的芭蕉树,在夏日,叶子铺开来遮天蔽日,汩汩清泉自山脚喷涌而出,绵绵不断。寨子里军民汇聚,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鸡犬相闻,景色宜人,若是少了这密密麻麻的帐篷和远处不时传来的炮击声,你会把这个古朴迷人静谧边境小寨当成了世外桃源。右边沿着小路过去,依次是团政委、组织股、宣传股的工事,再前面右行见一个硕大的石岩,若帽檐一般往外伸出,上面几棵好似要掉下来的不知名的滕蔓和小树倒垂下来,定睛一看,后面是一个硕大的山洞,洞口黑黢黢的,里面灯火通明,电话声忙碌的呼喊着,这就是我们团的基指了,司令部除我们通讯股以外,所有的专业指挥机关部门,如作战股、机要股、炮兵股等以及团长、副团长、参谋长、警卫等人员就驻扎在这个洞子里。洞子大约300多米,两个进出口,中间隔开,分为两段,另一半是炮旅的作战指挥室。返身出东门往右走就是小灶,中灶和发电房以及通信连总机房,还有宣传股报道组的工事。再往前通过洼地,边前竖着一个大碑,上面刻着“战地乐园”四个大字,扶着竹护栏,拾阶而上百余米,就是著名的老山前线“帐篷小学”所在地重炮连了。往右,沿山谷而进,不远就是我团一营二连的一个班哨所,直至前沿阵地了。
       寨子前面,就是昨天晚上看到营房和操场,坑坑洼洼,后来才知道那是弹坑,楼房墙体有几处大的窟窿,据说是炮击所致,现在基本闲置,只是一楼右边比较隐蔽的炮击忙区,一个死角,门洞两边一个是师医院的卫生所,住了一个女军医和几个护士,左边就是团后勤处的战时军人服务所,由商洛山阳的乡党李培华战友负责。我每次回来都要经过这里,他们都簇拥在一起,叽叽喳喳,指指画画,弄得我们不好意思,司机小孙总是朝着他们甩出一个飞吻,然后“哈哈哈”一笑,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女军医长得很漂亮,大约长我们几岁,唯独美中不足的就是眼睛小了一些,我们的司机给他起了一个很美妙的外号叫“美女一线天”。走出操场,对面就是老山主峰,能目测到上面行进的车辆和炮火、烟雾了,往右这就是我们来时的同往麻栗坡的简易公路了,往左通往八里河东山,沿途经过二连的主阵地。公路边高高的挂着绿色伪装网,防止运输车辆裸露在越军的视线之内。因为,站在芭蕉坪向左前方俯瞰,就是蜿蜒的盘龙江(南温河)、李海欣高地、那拉口、还有越南小青山炮阵地,共有七门重炮,平时隐入山洞,不定时沿轨道推出,火力覆盖范围极广,八里河东山一带尽在其炮击范围,对我军压力和威胁极大。
       转了一圈,走回我的工事,略略的收拾了一下工作的地方,里头外面一间支了一个木板床,就是收发用的工作台了,我拿出收发专用邮件包,和义务兵免费邮戳,登记本等,一一整齐摆放,工作台是用防潮布简单的包了一下,隔层竹席和防潮布一边就地靠在山坡上,竹席就像墙壁一样,已经鼓鼓的向里倾斜,像要倒塌下来似的,转出去,只见山体已经严重滑坡,原来,上面还有一个已经发白的帆布帐篷,像戴了一顶帽子似的,罩着我外面的竹蓬,用手一拉,就彻底的拿在手上,已经严重腐烂了。山坡上面还有许多帐篷,有几个是架在树上的,就像空中楼阁,这是通信连连部和电台班的住处了,我就脱掉上衣,用工兵锹将溜下来的山石和土末彻底铲掉,再回来往里边横七竖八的别了几根竹竿儿,用电话线缠绕绑紧,摇了摇,结实了许多,之后,洗簌完毕,已七点多了,就叫上股长他们一起去中灶用早餐。

                      
                                                                           (二)

                                                   硝 烟 中 ,那 一只 飞 翔 的 信 鸽
                                          
(电影组干事许毅刚为我拍的工作照)                                                                                          
    初到这里一切还不顺势 ,部队编制、代号都有了很大的变动,包括驻芭蕉坪的军、师、旅直属分队、配属单位,和我团部队单位,担负邮件收发数量大、场地小、代码记不住,这可把我忙糊涂了。第一次去麻栗坡送邮件,就整整收送了 各种邮件和普通信件1700多个,光信件加盖邮戳就整整的弄了近一个多小时,手震得都麻木了。
        吃过早饭,乘着通信连的中吉普(电台车),早早向麻栗坡县城方向驶去。车子颠簸着,路边的炮阵地上战士挽着裤管,光着膀子,脚步蹒跚,搬运着沉重的炮弹箱,在泥泞的红土地上忙碌着;加农炮高高挺起着炮管,仰天指向远方。车窗外,万丈深渊,茂林修竹一闪而过,浓浓的白色雾气挟裹着特殊的气味从车窗滑入车内,沿着挡风玻璃打个璇儿,瞬间就蒙上了一层薄雾,凝结成大大的水珠,在车子的颠簸中,咕噜咕噜的滚下来。我不停地擦着,视线极其有限,最多也就五十来米,我叮嘱司机开慢些,他点点头。过了吊竹山,途径白石岩大桥,一挂银炼从天而降,我伸出头,瀑布哗哗哗自三十多米的山顶砸落下来,水珠飞溅,雨雾蒙蒙,上下翻飞,轰然作响。桥的两头分别设有一个岗楼,一头是我团十连的哨位,另一头由地炮团把守,这是通往八里河东山一代,包括著名的上甘岭唯一道路,前面住着61师三个步兵团等万余将士及成千名当计百姓,战略地位十分险要,实为东山展区的咽喉。据说,就在离此不远的山上,有一座世界上最为先进的“西北利亚雷达”(音),在老山战区仅此一台,在历次战斗中屡立战功,成为我炮兵的一双神眼,测报数据准确,炮击发发命中,成为越寇的眼中钉,后来越军不惜血本,派出一个强大的特工小组,暗度潜伏二十余天,终将雷达炸毁,给我军带来巨大损失。车子经过大桥时,哨兵行军礼上前盘查,弄得我和司机哈哈大笑,后来熟悉了,打个招呼,招招手而已。车子在弯弯曲曲的石渣路上疾驰,微风过处,云飘雾散,远处老山忽隐忽现,时而点点亮光,还有沉闷的轰鸣声,那是对面山上的炮击时发出的动静。山下,盘龙江断断续续,天气晴朗时,银光闪闪,像一条巨蟒蜿蜒在青山的脚下,向南延伸,经“那拉口”,进入越南的河口地区。不一会儿就到了师前线指挥所—平寨,我把一些机要文件送到师部后,又继续奔麻栗坡而去,途径有名的洗尸台,所谓洗尸台,也就是沿着公路边用水泥造了一个长约两米,宽不盈三尺,高六十公分的长方体水泥台子,从山上下来的长流水端端正正洒落在其上,台子外边再用竹席稍稍遮挡,这就是烈士们自前线下来所经过的第一道整容程序。一次,我们见证了全过程,工作人员先把牺牲的战士首先运往这里,平放在洗尸台上,用剪刀轻轻地把衣袖裤管剪开,再翻身拿取衣物,赤裸着,用山上的清水冲洗,拿个像小笤帚一样的东西粗略的洗涮一遍,再用毛巾蘸上一种什么药水(还是洗漱用的液体)轻轻擦洗尸体,整理完毕,用白布包裹起来,并所有随身物品一块儿送下阵地。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转过一个急弯,眼前有条小河,河水悠悠的流淌着,河边稍大的平坦场子上,停了清一色的东风卡车,排列整齐,足足有百十辆,据说这是军前线运输队的基地,过了一坐上,向右急转,就看见公路边右前方竖着一个手写的一个大牌子,麻栗坡县城。
       说实话,当时的麻栗坡县城,确实不敢恭维,主街也就是一条不太端直的大道,方向我也分不清楚,有些枝杈的小巷子,用大大的石头铺砌而成,两边稀疏地,横七竖八的错杂 着一些普通民房和两到三层的楼房,甚至,简易棚到处都是。说实话,我在前线的一年时间里,有一多半时间是在这里的过的,但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狭小的县城里,我一直都没有弄清楚城里的详细情况,比如说电影院在哪里、书店在哪里,政府在哪里,饭店又在哪里?那是因为,我的工作时间是很紧张的,很少闲逛的,最大就是耽搁几十分钟吃顿便饭,在这里也没啥可口的东西,想来碗面条或者饺子,都很奢侈的了,而常常吃的就是云南过桥米线,吃法和我们这里不一样,先是在碗底放一些淡红色的生肉条,再放些佐料,用开水往上一浇,放入汤好的米线,最后放入一大勺的味精就好了,那种味道我着实的吃不惯,但没办法,以至于到后来,我回来多年都不想吃米线的。在这里我最熟悉的,就是麻栗坡县彩色冲印部了,它坐落在麻栗坡县民族中学操场旁边的一个小院子里,整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生意红火的不得了,试想想,老山战区几万将士的所有照片都是在这里冲印的。而东山战区我部几千人的照片,几乎都是我捎带帮忙冲印的,就光这一义务工作,就够我忙一阵子了。从前线芭蕉坪到麻栗坡当时据说是47公里,全部是土路,加之中途遇到炮击等大的军事行动,车子需要隐蔽,是不能行走的,这样一来,我们来往时间就要在路上耽搁四五个小时,初到麻栗坡邮局,凭着介绍信,与邮局的领导以及工作人员见面认识,取得联系。之后,在阵地上的360多天漫长时间里,任务就是每日清点登记领取包裹信件,再在回程二十多里的沿线阵地上分拣送达,剩余的回来就保存在收发室,由各单位通信员前来领取。隔天再次收取需要发送的邮件,送往麻栗坡邮电局,就这样机械的,单调无聊,而又冒着生命危险,穿梭在芭蕉坪和麻栗坡之间,无论刮风下雨,雷鸣电闪,还是炮火连天,枪林雨弹,我都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着,几次次险些儿把命丢在了收发邮件的途中,确保了全团记住芭蕉坪地区军事单位所有干部战士能够及时收发家信,书报平安。
        有一次,我在回程前往溜炮一连给他们送一个包裹时,途径三转弯,所谓三转弯,也并非是只有三个弯道 ,而是指弯道多,路又狭窄,而整个路段大体呈外弧形,弧口朝向对面越军的小青山重炮阵地,直线距离也不过三四公里,所有路段清晰的暴露在敌人的火力控制区,非常危险,时称“夺命三转弯”。当时车子上有搭乘便车的重炮连司务长,我的老乡张平敏。刚刚转过第一道湾,我发现不远处就有爆炸的烟雾翻滚着,一听到“轰”的一声,车子的玻璃剧烈的震动着,我说,“不好,越军炮击,赶快跑”,司机一脚油门儿,车子急速飞奔起来,行了不到几十米,一个炮弹就在车前十余米的路下爆炸了,怎么办,我告诉其他人员尽量低着头,不要停,继续跑,话音未落,又一发炮弹落在不远处,当时眼前尘土夹杂着烟雾纷扬开来,车体和玻璃叮叮当当的乱想,那是石子和弹片击打车子的声音,同时,我的耳边嗡的一声,飞过头顶,紧接着唰的一声击穿吉普车的帆布棚飞了出去,我们当时都吓坏了,转过几道弯,车子进入一个较为隐蔽的区域,我们下来,看了看,车顶上一个拳头大的窟窿,这时,我似乎闻到一股烧焦的气味,张平敏指着我说,“你看,你的帽子怎么了?”,我卸下帽子一看,冒顶 右前方边缘上有一个大窟窿,边沿就像刀割了一样,又像烫焦了似的,我这才想起刚才那惊人的一幕,和耳边那一声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是高速高温飞行的炮弹皮划伤所致,若再稍稍地向下两三公分,我就很有可能光荣了。那天我们乘坐的是一辆北京吉普212,是我团的07号车,是史卫民参谋长原来的坐骑,会不会是越军认为我们是首长,就一直追着打,估计不下七八发炮弹,后来想一想,死里逃生,真的有些害怕,自那天,在条件允许的时候,我就尽量不再用这辆车,目标太明显。

  
                                          
                                            (战时,我工作用的车辆)

      
那时候的云南,雨量充沛,实际上,尤其是我们去的那年里,雨特别的多,雾特别的浓,到了夏天,湿热难耐,有时候令人透不过气来,大约是八月份吧,这里下了一场大雨,据当地人说,百年不遇。由于战争已彻底将这里的植被系统彻底破坏,山上绿一块儿,红一块儿的,大片的岩石和土地裸露在外面,每逢大雨,山体多处滑坡,道路阻塞,致使前线物资供给一度不畅,给一线作战部队、指挥机关通信和生活带来严重威胁。这次大雨,战区道路多处塌陷或被泥石流拥堵,尤其是白石岩大桥桥头出现空洞一时难以修复,所有作战物资全靠驻扎在我团前指附近的当地“民工队"和我团十连战士人工转送。我的收发工作只能暂停,十多天后,上下车辆才能勉强通行。
        雨后,再次通车那天 ,我就立即恢复工作,需要发出的信件,装了整整几个大邮包,好在,在那几天里,我一收到邮件,就当及加盖邮戳,否则的话,攒到现在,那还不要一两天时间才能盖完,这次去到邮局,十多天的邮件就塞满了整整一车,光挂号信和包裹登记就用了两个多小时。回来的路上,路过前指的时候,车子不小心,从刚刚垫起的路边滑下,我和司机还有一车的邮件稀里哗啦倒出车外,洒落一地,好在车子翻滚了一圈后平平的落在了一个小台地,往下一看,下边就是陡峭的、郁郁葱葱长满 滕蔓的山坡,远远望去,山下就是盘龙江和天宝农场的橡胶园子了,我俩颤颤惊惊的爬起,我没有受到一点儿伤,唯独司机的额头被什么蹭掉了一大块儿皮,慢慢的往外渗血,我问他,怎么样,他说没事儿。就在这时,就近驻扎的团卫生队的同志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发现我们狼狈的样子,就过来帮忙,查看我们的伤情,好在都不碍事,就帮我们把邮件捡拾在一起,并告诉前指首长,副团长周伯元命令炮营调派一辆牵引车,前来救援,在大家的帮忙下,把我们从距路面五米多高的平台上拽了上来,车子倒好,除了车顶变形以外,没有多大问题,重新装好邮件,继续往芭蕉坪行驶。回去的那天晚上,一整夜没有睡着,除了心悸外,就是浑身疼痛,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股长知道后,要我休息两天,但我没有,硬是坚持了下
来。                                                            

                                              
                              
                              (当年建在路边的烈士清洗站的洗尸台)

  
                                                              (三)

                                这里不尽是净土 ,战火岁月,那些不为人知的秘事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丑陋的滋生,短期内难以消亡,老山前线,那个战火纷飞的地方依然如是。
         前线的生活是乏味的,但战士们也有他们的追求,唱歌跳舞,弹琴读书,也不乏丰富健康地阵地生活,一时间,当地稍有头脑的,也就应和着部队大批干部战士的需要,做起了小生意,有买小说的,有卖录像带的,生意做得最红的,还属芭蕉坪的一个姑娘,真名叫什么我已经彻底忘记了,只知道大家都称他“黑牡丹”,人长的很俊,皮肤黑黄,体态微胖,笑起来声音尖脆爽朗,和战士们关系也处的很好,生意自然特别的好,她在家里置备了一套在当时就很高档的磁带翻录设备,为战士们翻录歌曲,记得,买一个60分钟的空白索尼带1.5元,再翻录一盘,一块钱,这样下来,一个歌曲带子就是两块五角前,那个去了至少不买上个五六盘,生意相当的火爆,据说,那姑娘一天至少净赚百八十块钱,在那个年代,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呀。
        后来,又有人看她的生意好,就在这个巴掌大的芭蕉坪陆续开业了好几个类似的铺子,说是铺子,其实都是在自家的家里做生意。虽说这样,黑牡丹的生意依旧很红火,有个别人,为了竞争,就想出了歪主意,私底里翻制黄色录音带,和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买手抄本,黄色画报,一时间,这里被一些人弄得乌烟瘴气,有人戏称芭蕉坪就是“小香港”。其实有些言过其实,前线也不尽是一片净土,战士也是人,不是神,他们是有血有肉的凡人,这里不全都是英雄。芭蕉坪就是一个小社会,这里有爱,有仇恨,有邪恶,这里没有灯红酒绿,也没有歌舞升平,当然一些低俗的东西在这里存在,也不是件儿新鲜事,可以理解,战士大多是二十啷当的小伙子,思念、寂寞、高温、潮湿、蚊虫叮咬,艰苦的阵地生活,确实不好挨,他们急需刺激,他们需要坚守。不过,对于战斗单位,正逢战事,出现这种现象,确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团机关注意到这个情况,当即在全团各战斗单位开展向模范英雄人物学习的活动,积极为一线单位创造健康有益的战斗、生活和学习环境,号召全团官兵,建设阵地、美化阵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组织大家开展各种娱乐活动,如联欢,观看慰问演出,跳舞,唱歌,弹琴,绘画等,阵地上各种山寨板的“小香港、万里长城、西岳华山、中国地图”等雕塑蔚然兴起,再配以“战士万岁、谁是最可爱的人、爱我中华”等主题文字,对于充分激发战士的战斗热情和爱国奉献精神起到了极大地推动作用。
        长期的坚守,不少战士心浮气躁,甚至出现心理障碍,极易出现问题。榴炮一连当年就发生了一起本不该发生的伤亡事故。那是1986年的夏季,那天,没有一丝丝的风,异常的闷热,令人透不过气来,加之这个炮阵地地处半开放型的洼地,热气流聚集在这里,似乎在孕育着一场阴谋将要爆发。
       某班江苏籍战士xxx和连长因一点误会发生口角,直至动起手来。那个战士一时想不开,就钻进工事里面,荷枪实弹,端坐床上,还放出狠话,连长要是敢进来,我就当即撂倒他,总不能眼看着把事情闹大,尽快化解矛盾,缓和关系,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对于班里和连里都是一件大事。作为该班班长王侃武(洛南县石门镇人),身为参军四五年的老兵,平时也和这名战士关系处的不错,他就向连长和指导员表示,我进去劝劝,事情总会解决的,指导员考虑后,说,行,好好说,别着急,注意安全。班里的工事形状狭长,直进去再左转,有一个弯道,从外面直接看不进去,那名战士就坐在最里面。王侃武慢步走进洞口,边搭话边往里面走,高声喊道,“xxx,我是班长,我进来了,我想和你谈谈”。工事里面黑乎乎的,没有一点儿视线,副连长紧跟后面打着灯,只听那兵说道,班长,咱俩关系不错,你不要进来,我要连长进来说。侃武继续劝导着说,有什么事儿说不开的,我和你谈谈不行吗?战士说,班长,你别逼我,咱们无冤无仇,你别进来。王侃武刚转过弯,往里走了一步,对面的枪就响了,还没等他开口,就倒在了血泊中,副连长一听枪响了,估计出了大事儿,就不顾一切冲进去,用手电照着那个战士的眼睛直扑过去,一下子将对方扑到,迅即夺过手中的全自动步枪,并将其制服。随后进来的同志将王侃武抬出洞外,只见他胸部血肉模糊,从胸部斜向腹部中弹六发,不省人事。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停止了呼吸,献出了自己年仅23岁的生命。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那个战士仅仅受到开除军籍复原回乡的处分,未能受到军法的严惩,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当时,近百名洛南藉官兵集体呼吁,未果,还受到部队的压制和警告,在司政后机关的一些干部战士还受到不公的对待,接受各级机关和首长多次单个谈话和监视。就连我县官兵主张的,以《云蒙山》为题的阵地文学刊物,在临盆前也遭到了封杀。时光,过去近三十年,想起这件事,令人心痛,难以忘怀,萦绕在记忆的深处,挥之不去。
       在前线,有些传说令人瞠目,真的难以置信。有人传说,当年在我们对面老山上,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xxx,就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说的一塌糊涂,说什么,他就不是什么英雄,还不是和排里的战士不团结,同样是因一些小事儿,矛盾激发,被他排里的一个兵射杀的,幸亏还保全了性命 ,云云总总,不一而足,若真是,天大的谎言,愧对全国人民和热爱和平、热爱战士的一颗颗善良心。
       尽管,在老上前线,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丑闻,但在漫长的十多年时间里,有着数十万军民参加的那场战争中,数以万计的将士甘洒热血、无私奉献,把青春献给了祖国,把一颗颗红心献给了党和人民,把热血和汗水挥洒在了这片土地上,这是任何人、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容抹杀的历史存在。战后几十年中,党给了我们应该享有的荣誉,但仍存在着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不尊重历史,不尊重参战老兵,不理解老兵的合理诉求,没有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把拥军优属工作拿在手中,踏踏实实的为老兵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而是做面子文章,假大空话连篇,敷衍塞责,愧对人民。
                                                                        
                                                      
   (四)

                                          再见,芭蕉坪,挥手,告别战争!
  



                                                                                                                              
                                (英雄部队凯旋而归)

      
    战争的结束,一切恢复的如此迅速,但留给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创伤却难以弥合 。
          1987年4月,我部在驻守八里河东山百余里防线的一年时间里,胜利完成军委下达的赴滇轮战任务,接到换防通知后,部队快速整理阵地和装备物资,顺利将阵地移防给北京军区某部,撤下阵地,集结当时,那气氛,那场面,甭说有多激越,战士们欢呼雀跃,相拥而泣,在一年的时间里,同一个连的战友都很少见面,很多老乡一年时间没见过面,看见自己的战友、自己的乡党都能安全撤离阵地,凯旋而归,甭提有多高兴了。那天中午,我们集体登车,在友军的掩护下,缓缓地撤离了这里,360个日日夜夜啊,那湿漉漉的记忆,粉红色的思念,还有那一沓沓纷纷素笺。再见了,芭蕉坪,再见了,吊竹山,再见了,白石岩,再见了,盘龙江,再见了,那巍巍的老山,再见了,这里纯朴的寨民,再见了,越南,战争——不要再见。

          今天,芭蕉坪已经变得非常靓丽了,那里盖了高楼洋房,那里通了高等级公路,那里响彻朗朗的读书声,那里的山更加翠绿茂密,那里的水更加的清澈甜美,那里的人民更加的富足勤劳。而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谁还记得,有一部分人,因那场遥远战争,给他们带来的创伤而永远难以弥合?是的,党和政府给与了我们很高的荣誉,也足以让这个伤口平复如初,可由于部分地方官员的无耻、无为和严重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思想的作祟,再次使这个伤疤严重恶变,虽然,伤口早已结痂,而心头仍依然淌血。近年来,全国各地,参战老兵集体上访事件屡见不鲜,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各级各部门正在积极认真研究政策,相信会给老兵们一个可以接受的说法。尊重历史,尊重参战老兵,倾听和解决老兵的合理诉求,是各级官员应尽的义务,不要动不动就打压,这样,只会激化矛盾,不利于事情的彻底解决,让我们铭记这场战争,让我们牢记那些英雄,让我们共建美好家园,让我们挥挥手,永远的告别战争!
                                                        
                                                                                   (芭蕉坪新貌)






[ 此帖被欣狐在2016-03-07 10:3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 条评分 威望 +8
豁豁山伯爵 威望 +5 2016-03-10 向英雄致敬!
逛山大徐 威望 +1 2016-03-07 你21集团军吗?
白娘子 威望 +1 2016-03-07 欣赏精彩
无疾先生 威望 +1 2016-03-07 向最可爱的参战老兵致敬!!!
回复 引用
关注(520)|粉丝(477)
级别: 无为无级
金币:
45318
威望:
37213
发 帖 数:
174920
注册时间:
2014-12-0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3-07 09:49
    
回复 引用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3-07 10:08
回 1楼(江柳烟云) 的帖子
谢谢览贴,问候!
回复 引用
关注(3)|粉丝(19)
级别: 禁止发言
金币:
13
威望:
210
发 帖 数:
1385
注册时间:
2016-01-04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03-07 10:40
  
回复 引用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3-07 11:12
回 3楼(cjchuzu) 的帖子
谢谢览贴!
回复 引用
关注(20)|粉丝(107)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75
威望:
736
发 帖 数:
8445
注册时间:
2012-07-0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3-07 11:21
保家卫国,义不容辞。
回复 引用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03-07 14:03
回 5楼(山村老丈) 的帖子
谢谢览贴!
回复 引用
关注(182)|粉丝(296)
级别: 无为无级
金币:
28207
威望:
20280
发 帖 数:
49397
注册时间:
2012-02-2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3-07 14:50
引用
评分针对楼主欣狐于2016-03-07 09:48发表的秘史留档: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秘史留档:  
     一段鲜为人知的故 ..

向最可爱的参战老兵致敬!!!
回复 引用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6-03-07 15:16
回 7楼(无疾先生) 的帖子
谢谢,致礼!
回复 引用
关注(8)|粉丝(48)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930
威望:
9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848
注册时间:
2012-06-11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6-03-07 15:57
打仗是逼出来的,你们的付出,赢得了国家的平安,人民不会忘记。
回复 引用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6-03-07 16:03
回 9楼(山水之间一闲翁) 的帖子
理解万岁!
回复 引用
关注(3)|粉丝(0)
级别: 声名鹊起
金币:
10
威望:
103
发 帖 数:
90
注册时间:
2014-04-1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6-03-07 16:43
致敬!
回复 引用
关注(178)|粉丝(96)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1430
威望:
958
发 帖 数:
1933
注册时间:
2011-12-05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3-07 16:51
回 11楼(月初) 的帖子
谢谢,问安!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7)
级别: 地市编辑
金币:
408
威望:
336
发 帖 数:
455
注册时间:
2013-09-26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6-03-07 17:37
写得好!
回复 引用
关注(548)|粉丝(516)
级别: 无为无级
金币:
17840
威望:
7594
发 帖 数:
15490
注册时间:
2010-07-26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6-03-07 18:39
引用
评分针对楼主欣狐于2016-03-07 09:48发表的秘史留档: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秘史留档:  
     一段鲜为人知的故 ..

欣赏精彩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3»
共3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