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669 回复:1

主题:“迎奥运,促发展,太白山古道徒步登山活动”穿越太白山

楼层直达
关注(1)|粉丝(0)
级别: 小有名气
华商豆:
38
威望:
100
发 帖 数:
56
注册时间:
2007-08-11

“迎奥运,促发展,太白山古道徒步登山活动”穿越太白山

“迎奥运,促发展,太白山古道徒步登山活动”穿越太白山

“白玉山头玉霄寒,松风飘拂上琅玕。云深何处望僧卧,五月披裘此池看”。这是古人描写太白山顶及冰川湖大爷海的诗句。近日,记者用了四天时间、步行两百多里横穿太白山,亲身感受了诗句中的意境。  太白山山峰俊美,气势磅礴,盛夏六月积雪皑皑,山顶海子蔚蓝幽深,多少年来一直让文人骚客流连忘返。8月15日,太白县政府特意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迎奥运,促发展,太白山古道徒步登山活动”,让参与者亲历太白山瑰丽的自然风光。
  登山活动的消息一经传出,太白县干部群众踊跃报名,原定参加登山的150个名额立即报满;副县长王恩社为了本次活动跑前跑后四处联络;来自西安、宝鸡的“驴友”们,新闻媒体的老记们也跃跃欲试。
  15日上午10点半,太白县县长贺东宣布:登山开始。登山者鱼贯迈步,踏出了古道徒步登临太白山的第一个脚印。走在最前面的,是高山猛虎——太白县登山队,随之,西安、宝鸡“驴友”们紧咬“虎迹”,一步不拉。
夜宿菩萨大殿
  最善于登山的当属来自西安的“驴友”,你别看人家一身负重,每个人肩上的背包起码三、四十斤,可走得不慌不忙,井然有序,长期登山的人心中有谱,“先稳后赶,越登越欢。”
  太白鹦鸽镇的向导张策在前带路,本报派出的由副总编辑符广成带队的四名老记与西安电视台的两名老记分别加入宝鸡、西安的“驴友”队,随后紧跟。虽然上午的太阳灼灼烫人,可是习习的山风轻拂着你的心境,美丽的山景诱引你一步紧一步前行,使得你根本停不下探险的脚步,一步一步登向山顶。
  登山的队伍沿着鹦鸽镇柴胡山下一道小溪一路进山,小溪水流潺潺,溪边山花点点,灌木葱葱,大家谈笑风生,化解了暑热和疲劳。爱美的老记更是采来一束美丽的野花,戴在头上做成了花冠;路边依次出现了不少山野果毛栗子、八月炸、五味子、野桃、野李子。向导张策告诉我们,这些野果没有毒,可以放心吃。于是大家雀跃采来野李子、野桃,酸酸甜甜,沁胃开脾。只是那八月炸尚未成熟,虽然看起来果实累累,却可望而不可即。越往深山,灌木越深,开始出现了森林。记得1990年代,就有一头情场失意的羚牛从豁场下山,在鹦鸽镇搅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不但顶伤了前去营救它的村民,后来又把专门从周至楼观台赶来的动物专家顶下了悬崖,最后还是太白人民一片爱心,将它保护、围赶,从骆驼树回了太白山,因为它是国宝,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我们今天脚下的羊肠小道,莫不定就是它当年下山时经过的故道呢!
  过了观音崖,已是下午2点多了。人们在下白云小憩、吃饭。这里的地名名副其实,“下白云”、“上白云”,真正是一路白云,一山白云,青绿的山峰偶尔才露,随之漫无边际的白云袅袅冉冉,将一片苍茫的大山托托隐隐,使得你始终看不到她的真正面容。经过一天的跋涉,下午5时许,西安、宝鸡、太白的“驴友”们和登山者先后到达菩萨大殿,这里已经是海拔2046米。
  先行到达的是鹦鸽镇的背工队伍,他们早早烧好了开水,队员们泡方便面野餐,西安和宝鸡的“驴友”们因地就势扎帐篷野营,没有带帐篷的人员,只好在大殿就宿,因为人数太多,所以分不了男女,只得一个木楼半边睡男半边睡女。你别看这些太白女子虽然爬了一天山,竟然情绪高涨,非得要“妹妹我大胆地往前走”,要“晚会”一下。
  “菩萨大殿”这几个字据说还是于右任题书的。1933年6月,鹦鸽的20余名青壮男子用滑竿将他和陪同人员抬到了菩萨大殿,在大殿观景时经住持禅一和尚央求,将他的墨宝“菩萨大殿”四字留在木板上。
  鼾声、老鼠叫、跳蚤咬,一夜未眠的我们,第二天早上6点多又上路了……
 六台、五道观
  一夜没休息好,头晕沉沉的。
  一直陪同记者登山的太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强水银,一面走一面介绍着我们将要走过的地名和路程。当听到一天必须走110里山路时,刚才还发晕的头脑,一下清醒了不少,乖乖,昨天的60里山路已经给了大伙一个下马威,110里山路走下来,不都成了英雄?!
  太白山这地方真是一座宗教名山,按道教神仙谱系建立起来的庙宇建筑群,即所谓“十里一寺,五里一庙”。我们要经过的“六台”、“五道观”,最后到达的文公庙也都有说道。
  从菩萨大殿出发,不一会儿,就登上了一台“起云台”。名字起得真形象,云朵在山林中穿梭,忽左忽右的漂浮在我们四周;“梳妆台”、“紫阳台”紧随其后,虽难攀登但使人真实体现到“险”;“焚香台”、“送经台”我们从旁边绕了过去,它的真容只好等下次拜见了;经过“石夹门”来到六台“祖遗台”,这里已是桦树林、杜鹃林带的小路,漫山遍野的小叶杜鹃花,一眼望不到头,虽早过了花期,但满眼的绿意还是让人们浮想联翩。
  中午12点,我们到达了海拔2781米的平安寺,如临仙境。
  这才有时间细细看了看省城来的“驴友”们,他们15个人个个全副武装,从头到脚登山装、登山鞋,硕大沉重的登山包,既有中青年,还有一位60岁的老“驴友”,其中两个亲姐妹,姐姐38岁,妹妹36岁,一个叫“小河”,一个叫“流水”,姐妹双双赶来参加古道徒步登临太白山的喜事。宝鸡的“驴友”虽然不多,只有3个,其中一个却是父子俩,儿子才14岁。
  平安寺前方就是“五道观”五上五下,被云雾半遮半掩山峰犹如一把银白的利剑直插云霄,滚滚浓雾翻腾奔涌,太阳在云雾中竟像是在穿梭飞跃,茂密的丛林中一条小路崎岖蜿蜒消失在前方…… 听西安“驴友”宇飞说,她在这段路上拍到过羚牛,一句话把记者的胃口吊了起来。
  为了一睹羚牛的风采,我们不由放慢了脚步,不时用长焦头望密林深处……
  临近黄昏我们才走出茂密的丛林,眼前是一片开阔无垠的草地、石海,这是一个巨大的沟壑以及巨大石块遍布的世界,眼前的太白峰在夕阳的照耀下更加神秘莫测,蒸腾的云雾,火红的霞光,银白的冰川,让人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久别的家乡故土一样……
  “驴友”老周说,再有半个小时就可到达宿营地。我们高兴地欢呼了起来!影友湘竹、宇飞和记者们都拿出相机拍夕阳笼罩下的太白山。这一通狂拍,煞是过瘾,每人都拍了几十张。就在大家各自炫耀自己的照片时,转过山头的“驴友”老周喊道,看错了,离宿营地还得走俩小时。
  望着远处山头上打出的激光灯,我们落在后边的6个人感到软绵绵的,怎么也迈不开步伐。
  40多斤的背包,让人有点喘不上气,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碎石路上。这时,湘竹的胃部痉挛,豆大的汗珠挂满了额头;年过六旬的老周也感不适,我们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月光、星光下的山峰更加雄伟壮观,山间的云奇迹般的放射着淡淡的金黄光芒,整个山峰就像被镀了一层黄金一样,美丽而显贵,妖娆而妩媚,天穹顶横亘的银河是那么的璀璨夺目,如此美景在繁华的都市里是不可能见到的,虽然受点罪但也是值得的。
  黑色,渐渐笼罩了大山,夜风裹着寒气吹向我们。大家相互搀扶着、轮换着背包,终于在晚上8点多钟,走进了宿营地——文公庙。
欢聚大爷海
  为观“绝顶日出”之奇观,第二天早晨4点左右,我们就被兴奋的游人吵醒。
  起来一看,星星满天,似乎抬手可及,那么的干净、夺目,似一颗颗宝石镶嵌在空中。四周一片漆黑,目之所及,毫无阻隔之感,人仿佛就和这厚重的黑暗结成一体置身半空中。风吹着,很冷,几个赶早的游人打着手电想提早登山,可他们没走几步就退回来了,在这样密实的黑暗里,手电光似乎被吸走,显得太微弱,太单薄,像随时都要被风吹灭。
  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出来看看天色就又钻进被窝——虽然嘈杂得无法继续入睡,但总是比呆在外面挨冻强。此时这个挤了四五十人、却只有30来个平方米的铁皮屋子已经成了一个污浊的臭气包,但没有人拒绝它,因为,这已经是最好的住宿条件了。只有睡在帐篷里的西安登山队的队员依然在休息——昨晚,大风吹打着帐篷,差点没把帐篷刮走,他们这个时候可能才刚刚入睡呢。
  从昨晚起,我们就断水了,这个时候,喉咙干疼。可大家还是不愿意寂寞,话题都是围绕大爷海和拔仙台的,当然,也有人在讨论下山的线路,这当中就包括我们。
  因为找不到熟悉从这里到黄柏塬道路的向导和无法保证后勤供应,西安“驴友”和我们已经放弃了原来穿越太白山的计划,西安“驴友”打算今天攀登拔仙台,晚上继续扎营文公庙,而我们因为时间关系,则放弃了攀登拔仙台的计划,准备登上大爷海后,从眉县汤峪口返回。
  早晨5点多,红彤彤的太阳像害羞的少女,冉冉升起,光线似金针四射, 将“绝顶日出全景拍照。不由想起李白登太白峰诗说:“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愿乘冷风去,直出浮云间,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一别武功去,何时复见还”。
  我们从店主的水箱里接了3壶水。宝鸡“驴友”李子元负责给大家烧水。每人只能分到一小杯,尽管水里加了茶叶,但汽油味依然很重,显然店主水箱里的水已经被污染。可是,这已经是唯一的水源了。等大家都润完嗓子,已经6点15分了,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太阳正从山下升起。我们匆匆收拾行装,饿着肚子向大爷海进发。(因为受水源限制,加上我们今天天黑前必须下山,所以早餐也就免了,每个人分了几个巧克力和烧饼咸菜带在身上随时充饥。)
  这里已经属于第四纪冰川遗迹,眼前除了夹在石头缝里的少许低矮的绿色植物外,全是石头。大大小小,重重叠叠,一望无际,他们有的像猴子,有的似武士,憨态怡然,形姿各异。随行的向导张策告诉我们,相传这就是封神演义里老子等四位道长大破“诛仙阵”的地方。
  40多岁的张策在太白山当向导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从1986年开始,他几乎每年都要徒步攀登太白山。很多时候,他是为科考队员带路。20年下来,他已经能随手指出山上的许多珍贵草药。一路上,张策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讲解长在路边的太白草药。昨天,翻过放羊寺,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高山上,张策从满山草丛中,竟然为我们找到了比天山雪莲还要珍贵的太白珍宝独叶草,让我们当时欢欣不已,登山力量徒增。长在太白山,在山上跑惯了,这里的草木石头在张策的眼里都是宝贝,他见不得人破坏,言语间,充满了对太白山的热爱。
  离开文公庙大约1个多小时,翻过一个山头,太白主峰拔仙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拔仙台上的亭子也隐约可见。大家有些兴奋,纷纷举起相机拍照。就在拔仙台脚下,我们很快就看见了让我们梦魂牵饶的大爷海。
  虽然就在眼前,可是,走起来却那么遥远。因为没有吃早饭,加上口渴难耐,这个时候大家都举步维艰。我们互相鼓励着,一步一步向前攀登。虽然此时风景迷人,但是大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脚下,在这深不见底的半山腰上行走,谁也不敢有半点闪失。突然,脚下的一片水渍让我们眼前一亮。“水!”我们兴奋地喊了起来。寻着水渍方向,一片岩石上,一个巴掌大的小水潭出现在我们身边。我们立刻俯下身去喝了起来,那甘甜的水顺着喉咙瞬间传遍全身,禁不住叫了起来,“这真是太白山上的神水啊”。
  有了这神水的滋润,我们的体力似乎得到暂时的恢复,刚才几乎麻木的神经也活跃了许多。放眼四周,云海一片,脚下那些大大小小的山头在云海中像是时隐时现的岛屿,变换无穷,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莫非真的是“太白接青天”,我们已经登临了“天堂”之界?
  可能是疲劳和饥饿的缘故,这一路,大家很少说话,都只埋头走路。到上午9时左右,我们终于到达大爷海。
  这是一个神奇的高山湖泊,海拔3600米,多少年来,人们对它的形成和水源的探询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可是,多少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人能够揭开这个谜。我们的队员看到这么碧蓝清澈的湖水,一个个禁不住俯下身趴在湖边痛饮起来。
  “吃早餐了。”我们打开背包,拿出烧饼、咸菜,喝着大爷海的水,开始了我们最值得记忆的早餐。虽然很简单,但是,在3600米高处,这样的一次聚餐无疑会让我们每一位成员终生难忘。
  大家看着大爷海,从各个角度和它合影留念,到要离开时,我们拿出所有能盛水的器具,灌满了水,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大爷海。
转自《宝鸡日报》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3)
级别: 名动江湖
华商豆:
20
威望:
100
发 帖 数:
365
注册时间:
2007-01-2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7-08-25 20:52
刚从太白山归来,发现:
吕祖庙处南方人在骗钱,游友们请不要上当受骗--方法不要进吕祖庙
太白山上的厕所太脏--好像无人打扫
[img]http://bbs.huash.com/attachments/day_070727/20070727_2e456389520f68da4ef05bJpCNIUQFco.gif[/img]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