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
共2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661 回复:15

主题:进藏散记(全!!!!)

楼层直达
关注(282)|粉丝(290)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11632
威望:
28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8680
注册时间:
2007-06-30

进藏散记(全!!!!)

我喜欢玩,也喜欢吃,又吃又玩是我人生一大追求,甚至超越了追女生,因为你追再多的女人,都是一样,她是女人,而不是某某某。换个比方说:男人是烧饼,女人是馒头。不管你是吃大馒头还是小馒头或者是方馒头还是圆的,它就是馒头而不是烧饼。(估计又有不少女生要拿砖头打我了……
话说7月的大热天,热的偶都快要钻到水里改变基因了,朋友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改变了主意,他说叫上一个高级驴子和我,组成三人小队去西藏。
西藏我是一直想去,就是去不了,关键是没有钱,等我有钱了估计也就去不了西藏了。不过穷人有穷人的办法,何况我们都是很坚强的驴子呢。
一个坚强的驴子不需要有太多钱,只要有一双结实的脚,能走路,只要有一个好胃口就行,当然,还要一个驴子的性格,倔强!
收拾好各种户外的东西,大约打了一个二十公斤的背包,把脚上的鞋子换成最结实的靴子,然后穿上我最喜欢在户外的美国民工服(101游骑兵的沙漠迷彩),中国民工喜欢穿迷彩,便宜结实还适合干活,而我们驴子则喜欢美国民工服,结实第一,还可以耍帅,另外人性化比较强,口袋多,能装驴子的好多零碎。因为我们不是美国大兵,就好比民工不是军人一样,我们被叫做美国民工。
闲话少说,带上两千块钱(每人)一千在身上,一千在卡上,我们坐上火车,从上海开往拉萨的T164号列车前往格尔木。
我们的计划是到了格尔木然后沿着青藏公路穿越唐古拉山,然后看能走多久。
大家都是买的最便宜的硬座票(穷啊)2百来块钱。
没有办法,驴子坐不起卧铺。一般坐这样的车大部分不是驴子,人家有钱的驴子自然一路上睡觉了,可怜我们这些驴子,闻着汗臭脚臭顶着蚊子(车厢里的蚊子还不是一般的多,还有斑马一样的蚊子,一咬就是一个大包)折腾了一晚上,不过到了后半夜俺们三个都睡了,那个样子估计好不到那里去。
睡到四点多的时候我醒了,严格讲是被我那两个朋友,少东家和迎风一猪吵醒的。
少东家是我的房东的儿子,人胖,结婚照上穿长袍马褂手拿扇子鸟笼,怎么看都是地主阶级的样子,于是我叫他少东家。
迎风一猪是网友发展的驴子朋友,大家都有相同的爱好,喜欢军事喜欢枪喜欢武器喜欢刀,最喜欢的自然是美女加美食。
我一看那两个家伙扯着呼噜的样子,我就笑了,少东家歪着脑袋,嘴巴里流着哈喇子,迎风一猪扯的呼噜可以说超越了猪,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好像是拖拉机……

到站时间早上625分。我们三个人背上背包,跑下站台,顿时嘴巴成了O型,原来有这么多人去西藏……

我揉着眼睛说了句口头禅:俄滴神涅!
还好,火车上认识了几个常去格尔木的朋友,告诉我们去格尔木政府招待所住宿,一天一个人40块,还算干净,就是没有卫生间,洗澡要去楼下。
不过呢,驴子只要有休息的地方就够了,不在露天扎帐篷,那就是最好的地方了。
交了钱,我们都趴在床上做起白日梦。
我们计划在格尔木休息一天,然后开始步行190公里左右到达昆仑山口,一天走八小时,每小时6公里的速度,一天能走40公里,需要5天。
但是,计划是没有变化大的,不算我们累了或者是其他的问题,不过我们都很乐观,假如路上能搭上车,那最多就是三天。
于是,我们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地城市格尔木开始了睡觉。
早上起来,喝水刷牙洗脸捎带刮胡子,再不梳妆一下就没有什么机会了,我们哼哼哈嘿的把包包装好,然后走出旅馆,我们前面有什么呢?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似乎高原的反应还在我们身体里存在。
在走之前都吃了不少日子的红景天,但是似乎不是很有作用,不过吃了总比没有吃好。所以大家尽管头有点涨,但是还是没有头大。
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路上只要感到累了就休息,如果感觉走的差不多,就尽量在有水的地方休息,扎帐篷。
还没有出格尔木,就有不少富康、夏立,还有东风雪铁龙之类的车吆喝着招揽我们,但是我们口袋里的钱不允许我们做这样昂贵的破车,还是靠我们的脚完成吧。
没有走过西藏的人不体会到在这样的地方狂走的感觉,不要说是驴子,就是骏马也该倒下的,我估计可能骆驼才是最牛的,可是我们不是骆驼,只是三个不太健壮的人。
走了大约2个小时,我是最先不行的,大口的喘粗气,做在公路边上说:俄滴神涅!我应该在家里躺着,旁边放上加了冰块的可乐,再看一本有味道的小说,现在居然要受这样的罪……

那两个家伙也累的差不多了,他们没有反驳我,顺势坐在地上说:出来就是受罪的,现在才是开头。
这句话我总是在很多电影里听到:故事才刚刚开始……

休息了大约20分钟,大家都没有敢抽烟,我们三个都是烟袋,为了克服烟瘾,我们一人含一颗薄荷糖来缓解嘴巴里的乏味。
从新背起包的时候,我都有冲动跑回格尔木,但是我看看那两个家伙,
没有敢这样做,其实我也不舍得做,因为我不能拿着一张格尔木的车票来告诉朋友,。我去了西藏。
又走了一个小时,我们又停了下来,是休息加吃东西,包包里的压缩饼干还没有动,只是吃一个在格尔木买的馕,有时候不得不佩服新疆人的主食,再难吃的馕都比压缩饼干好吃。
馕吃掉了后喝了一些水,却感觉背包丝毫没有轻松,我们一个人有15个馕。每人又在格尔木买了10包糠师傅的面,花了25元,也不知道那里的价格是这样贵还是我们被编了,但是我们不牛人……

有人说给我一瓶水两包面我就可以快乐的生活,这是学生里的牛人的宣言,有人说我只需要一包面一瓶水就可以快乐的生活下去,那是玩游戏的网吧疯子,有的只需要一瓶水,那是减肥的妹妹,还有连一瓶水都不需要的,那不是人,是小强。
我们不是牛人,也不是疯子,也不需要减肥,虽然少东家有点胖,我们更不能和在恐龙时代到现在都几乎没有改变的小强比较,所以我们吃的带的很多,水也带了不少。
大约11点的时候,太阳从云彩里冒了出来。我们开始感到了灼热,早上冷的象晚秋,中午就感觉到了夏季,我们都不同程度的出了汗,但是不敢脱衣服,如果感冒了就要掉头朝格尔木方向回家了。
还好,我带了一个迷彩太阳帽,多少能好点,迎风一猪也戴了帽子,只有少东家忘记了,没有办法,顶上了毛巾,那样子就好像中东的贝都因人。
渐渐的,公路周围的植物稀少了,沙子越来越多,戈壁上没有什么人烟,只有不停开过去的各种车辆告诉我们,这里还很热闹。
走在路的时候,总是有车里的司机喊叫:坐车吗?
对于他们的好意,我们都摇手拒绝了,因为那车不是白坐的……

走到1点多的时候,我们又停下来休息,有一个去拉萨的卧铺车停在路边,几个人下来撒尿,他们朝我们看,我们也朝他们看,他们看我们在猜测我们徒步旅行有多久,我们则在看他们的年龄和面貌猜测他们是什么地方的人。
有一个学生模样的问我们是不是徒步去西藏,我们点头说是,他一脸羡慕的说:早知道他也徒步了。
不过我们看到他耳朵上挂着MP3的耳机,嘴巴里吃着口香糖和身上的美特司·邦威休闲服以及一头超女样子的发型,异口同声的说:同学,估计一天你就倒下来了……

那个学生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说:等我回来就徒步走回来……

我们知道他不会这样做,只是嘴巴上说说,就不再理会他了。
卧铺车走了之后,我们互相笑了笑,笑的有点坏,搭车吧?我们一起这样说。
我们三个人很多事情可能都要抬杠,但是在偷懒的问题上似乎很有默契,于是我们三个人站在路边等着车。
这个季节最适合去西藏,所以公路上的货车都坐了人,有一个康明斯的司机说拉我们去昆仑山,每个人要一百,我们三个人都拒绝了,说:50拉不拉?
不拉,他很恼火的说:西藏一天几变,一会下雨再下雪,冷的你们跪在公路边拦车,他的口音很熟悉,我仔细想了想,想起来电影《可可西里》里的打羚羊的青海人是这样的口音。
他车开走的时候我们都朝着车背后竖了个中指:糗~~~~~~~~~~~

突突突,公路上传来了久违的柴油机声音,一个拖拉机冒着黑烟开了过来。
少东家抢先的伸手拦住了,司机说是去南山口,如果我们走的话大约要4个小时。
谈好了价格,每个人10块钱,这样的价格还可以接受。我们就乐呵呵的坐上了车厢。
车厢里似乎拉的是粮食,我们摸了摸,都是麦子。
虽然车厢里散发着麦子的香味,但是烟筒里的黑烟也让我们吸的饱饱的。
这个司机速度开的很快,我们坐在上面一颠一颠的,他一边抽我们递给他的白沙烟一边说:你们大城市的人怎么不好好在家里待着,想去玩掏钱做火车飞机的。背着个大包走路,啧!
在路上我们知道这个司机是甘肃过来的移民,车上拉的不仅仅是麦子,还有一些烧的煤。他在这里生活了大约10多年,老婆是青海的回民。
由于沟通起来方言太难明白,我们就不太聊天,看着一路上上坡,迎风一猪说:要是一路上做拖拉机也不错。
南山口到了,我们谢过司机,他对我们说,还是做火车吧……

南山口是青藏铁路的新起点,我们并没有去车站,还是沿着公路走过去,前面的收费站停了很多货车,我们默默的穿过收费站朝着远处的昆仑山走去。

下了拖拉机的时候,我感到头快要炸开的感觉,少东家和迎风一猪也说满天都是人造卫星在眼前乱晃,我们稍事休息中看地图,我们穿过南山口收费站后到还有60公里到纳赤台。不过靠腿是走不到的,已经下午2点多了。我们打算在四点半的时候开始找地方休息。
在南山口附近,我们买了几包花生米,在沿途的路上能尽量不动食品是我们的原则,然后在店老板那里喝了不少水,把包包里的水瓶子装满。
走了这么点路,身上就出了很多盐,我穿的迷彩服还看不出来,迎风一猪的衣服就成了地图,那家伙穿的黑T恤太容易看出来了。
继续走着,路上起了风,沙子打在身上脸上,生疼生疼的,路上飞驰过几个骑摩托的家伙,他们也是进藏的,大家挥手致意,他们说,早点找地方休息吧,我们问他们去那里休息,他们说去昆仑山有地方休息。
迎风一猪看着卷尘而去的摩托车,羡慕的说:川骑越野啊……

下午四点多,大约走了10来公里,我们走下公路,朝一个土沙丘的地方走去,这会风小了许多,我们开始打算扎帐篷了。
在风大的时候扎帐篷最少要有三个人,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一个人准备工作,一个人按住帐篷防止被风吹走,一个人把帐篷拉起来,按上地钉。
帐篷拉好了,足足花了20分钟,我们也喘了半天,想不到拉个帐篷竟然和背了几袋子面粉一样消耗体力,主要还是缺氧。
帐篷拉好,铺好了防潮垫,迎风一猪和我到四周开始探索,少东家则躺在地上看天上的云。
我们没有敢多走远,也没有找到水源,不过我们差不多带了3水,现在还基本上保持着没有用,明天到了纳赤台就可以在昆仑泉补充水了。
在半草半荒漠的地方,我们丝毫没有发现藏羚羊的踪影,大概是被火车干扰的跑到更远的地方了吧。来之前有人信誓旦旦的给我说在南山口见过藏羚羊……

我们回去的时候稍微拾取了一些干草,用来引火。希望大家不要说我不重视环保。
我和迎风一猪回到露营点的时候就想去杀人,把少东家杀掉……

在我们还有10来米外就听见了拖拉机一样的打鼾声,这个猪居然睡觉了……

于是我和迎风一猪朝少东家身上踹了几脚说:你是想我们批斗地主是不是?我们去探索的时候你竟然睡觉……

他不满的说,你们爱跑,又不是我命令你们的,再说,我不休息一下我做什么?
你还有道理了?我说:你怎么不准备做饭?
这会吃饭?少东家揉了揉眼睛说:是不是有点早了?
我看了一下表,确实有点早,这会吃了到半夜肯定饿。
于是我们稍微抽了半根烟,缓解了疲劳就不敢再抽了,坐下来聊了一会天,开始计划:

6
点我们开始点固体燃料,煮上三包面,一人一包,然后再烧点热水,一个人喝一杯牛奶。吃喝完毕后大家就开始准备睡觉,明天早上起来收拾好后点燃燃料,热茶水一杯,每个人半个馕,少许牛肉干。然后开始走,争取走到昆仑泉,如果路上可以搭车就在昆仑泉补充足够的水和食物,然后再走上一些路开始休息。
说着说着就到了6点,我们找了三块石头,点燃了燃料,大约在10分钟后,用80度的水煮了面,热热的吃下去。
饭后的一杯牛奶似乎有助催眠,我们都开始眼皮下垂,于是,把背包塞进帐篷,枕在身子下边,迎风一猪在左我在右,少东家在中间,把小小的双人帐篷塞的满满的,虽然有点拥挤,不过好处是暖和。
不到10分钟,天还没有黑,帐篷里就扯起了呼噜三重唱……

大约半夜的时候,起了大风,我们在睡袋里都冻醒了,帐篷里的风在呼啸,我们的牙齿在打战,急促的呼吸声,我们互相看着苦笑了……

把帐篷上吊着的手电点亮,又慌乱的把背包打开,拿出厚衣服,穿在身上,然后把自己的手揣进袖子里,我们才感到暖意。
午夜2点,我们又一次的睡着了,希望不要感冒,但是我已经打了一个喷嚏……

明天早上一定要冲包板蓝根……我这样想着睡着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算了一下,我们从7点睡到7点,12个小时,和平时在家睡觉一样,只是平时在家是半夜3点睡觉,下午2点多起来而已。
迎风一猪和少东家也起来了,少东家伸了个懒腰说:饿死了,煮点东西吃吧。
该你了!老是吃现成的,你也太恶劣了。我和迎风一猪又一次的很配合的指示少东家做饭。
虽然少东家抱怨着,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点燃料烧水下面……

清晨,伴随着那清爽的空气吃着热热的面,虽然在海拔3000的地方,水不到80度就开了,但是它是热的。
我们的胃口都出奇的好,一包面一个馕也没有觉得吃饱,于是,大家又破坏了原则,继续烧了水,冲了咖啡吃了一块压缩饼干。
望着荒漠,手里拿着咖啡和馕,我坐在地上想起了在西安公交车上看过的小破孩动画里的一个片断:《老鹰之歌》我宁愿是一只麻雀而不愿是一只蜗牛/是的,我宁愿如此./如果我能,我当然愿意/宁愿是一把铁锤而不愿是根钉子/是的,我宁愿如此./如果我只能这样,我当然愿意/远远地,我宁愿飞向远方/就象一只天鹅,四处悠游/人被地面束缚着,/在世界发出悲哀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我宁愿是一片森林而不愿是一条街/是的,我宁愿如此./如果我能,我当然愿意/我宁愿体验地球在我脚下的感觉/是的,我宁愿如此./果我只能这样,我当然愿意……

歌很好,词也很好,保罗·西蒙充满磁性的嗓音伴随着乡村民谣的歌声总是给我一种感觉,在大漠中,一个骑着快马的牛仔,或者是在山巅上的一个孤独的浪子……

我不是浪子,我做不了麻雀,我也不是蜗牛,我更不是鹰,我是一个最可怜的生物,一个人只能在默默的行走在大地上,不能鹰击长空,翱翔……

地球在我的脚下,我放眼看去
,那种黄色的荒凉的感觉永远都无法让我忘记,青山绿水看够的时候,在苍凉的地方总是有一种强烈的悲哀感,感觉到人类的渺小,孤独的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又是多么的渺小,渺小的就好像恒河里的一颗沙子。
虽然是在这样荒凉的地方,我依然能看到远处有白房子,在荒沙上少的可怜的草边有人丢弃的垃圾。
每个人都在保护自己的财产,捍卫自己的一切,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却不去捍卫保护我们共同的财产,唯一的地球呢……

天空中飞翔着鹰,藏族的神鸟,带走他们灵魂的使者,可是我只看到了鹰和远处偶尔跑过宗黄色的沙鼠。
又一次的哼哼哈嘿的背上我们的枷锁,背包,驴子要拉磨,驴者要被包,我在想,大家都是背包客,为什么不叫骡子,是因为难听吧,为什么不叫马者是因为大家跑的慢吧,驴子,旅行,压韵的叫法。
每次旅行的时候,我都痛恨我的背包,它就象魔鬼一样,我就好像一千零一夜里的辛巴达遇到了海老人一样悲惨,辛巴达没有选择的背上了魔鬼,而我选择了户外,就背上了沉重的背包。
迎风一猪帮我送了一下包,少东家也扑灭了火,用土盖好,我们又沿着公路朝着前方走去,昆仑山的影子已经看到了。
路上大家再没有昨天热情的交谈了,我们很少说话,累了只要有一个人停下来就会都停下来,有时候甚至连背包都不想摘,就靠在电线杆上支撑着。
饿了就塞一块巧克力,或者是吃点奶糖,没有人敢吃馕,因为我们的水不多了,
平均一个人只有一小瓶了。
走了3个多小时,大约走了13~4公里,我们到了一片小树林,在荒漠中能见到树是很罕见的。我们在树下坐了一会,问了一个路过的机动三轮:司机告诉我们这一带叫干沟,名副其实。

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又开始走,公路上的汽车不停的穿过我们,带着风声的车轮似乎嘲笑我们双腿的软弱,我有些支撑不住了,伴随着还是大口的喘气,稀薄的空气中似乎没有氧气的含量,每吸一口都感到刺疼,眼睛里经常出现星星,有时候眼一黑,伴随着就是难以压抑的干呕,我只有不停的嚼口香糖来缓解。
又走了一阵,有一个吉普停下来,两个人在询问我们是否愿意搭车,他们去西大滩接人,车是格尔木的……

我们好不犹豫的坐了上去,司机说三个人给50块钱,我们很干脆的答应了。
上了车几乎是倒在坐位上,我们浑身发软的靠在座椅上。司机并不健谈,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问我们抽烟不,我们都不敢接受,他自己点了一只烟就沉默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到了一个象小镇的地方,我们问司机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告诉我们这里叫纳赤台,也就是我们打算补充水的昆仑泉……

我们求司机等10分钟,他把车停下来,我们下去就有人问我们要水不要,1块钱一壶……

可是我们都是塑料的瓶子,装不了开水,于是一个不汉不藏的女人给我们提了大壶把我们的瓶子灌满,标准的灌水,然后我们又要过壶,拿出腰带上的塑料杯子,喝了个饱,甚至在走动的时候听到了水在肚子里晃动的声音。我们给了她5块钱。

司机在催促我们,我们穿过几个喊着贝夏(钱)的藏族娃娃,那些娃娃穿的都很破,大概因为在昆仑泉的游客很多吧。少东家拿了几张换好的五毛钱给了那些孩子,我们又继续的坐上车开始旅途。到车上司机告诉我们,其实走几步就可以到昆仑泉随便取水……

哎!我们三个人都想抽自己几巴掌,幸好司机又给我们说,这里卖水的也是昆仑泉里的,才多少给我们点安慰。

大约下午3点多,到了西大滩,我们给了司机钱,然后谢了他们便打算在此地休整了。

西大滩以前很荒凉,连地图上都没有标志,不过通火车后繁华了很多,看着有点城市味道了。

这里有很多四川餐馆,就和川军的建筑工人一样,除南北极没有川菜,哪里都有四川人的踪影。我们去了一家成都川菜馆吃了饭,四菜一汤,花费90块,回锅肉20,青菜蘑菇15,土豆烧牛肉30,土豆丝8块,一个鸡蛋汤加上米饭一共算了90。

土豆烧牛肉据说是牦牛肉,可是平均我们一个人吃了不到4块,大小有半块口香糖的面积,厚度1厘米。米饭很难吃,水很大,象是泡出来的,汤里大约打了一个鸡蛋的样子……

不是吃饭的时候,人不是很多,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四川人,他告诉我们附近就是著名的玉珠峰,据说年年都有登山爱好者前来,我们面面相窥的看看,还是算了吧。我们没有装备更没有勇气爬雪山,不过看着和格尔木完全不同的感觉多少让我们感到了这次旅行是很值得的。



草原上有帐篷,远处有牧民骑马在赶放着牛羊,昆仑雪山似乎和天上的白云接壤,分不清是山还是学,虽然海拔比格尔木高了1000多米,但是大概吃的舒服了点,又加上休息放松了很多,我们似乎忘记了缺氧。



迎风一猪问老板到玉珠山下要多少时间,老板说要是走路的话大约要6个小时……迎风一猪不再吭声了。



我又一次的明白了书上说望山跑死马的含义了。
吃完饭,我们开始在小镇转悠了,镇上人不少,大部分似乎都是游客。
转了一个小时,大概5点了,我们开始考虑怎么睡觉,按照迎风一猪的意思,还是帐篷,我和少东家都唾弃他的想法,有地方住你不住是不是傻X的可以。迎风一猪的反驳则是住帐篷不要钱……

不错,我们是没有多少钱的人,可是呢,住一晚上休整,也能洗澡(但愿)洗脸洗脚的,最主要的是床上永远都不会象帐篷里一样,地上有石头垫的腰疼。
少数服从多数,迎风一猪虽然嘟哝了几句,但是还是乐呵呵的和我们去找地方了,我们打听了一下,好几个人都建议我们去宏源餐厅看看,说那里不贵,还买饭。
去了一问,生意还不错,就剩下一间了,四个床,每个床位25,我们要了三个,老板给送了两个热水瓶,告诉我们脸盆洗脚洗脸,洗澡的愿望是不可能的。看看那两个盆,我们不知道那个是洗上面的,那个是洗下边的,于是还是在毛巾到点水,胡乱擦了下脸,用热水好好的泡了一阵脚。
一夜无话,早早睡觉,疲劳让我们都忘记了我们还带着扑克,打算挖坑的游戏早就放弃了。
青晨,老板给我们说晚上下了雨,但是不大,稍微夹了点雪,我们还没有穿羽绒服,但是也穿的象西安初冬的衣服一样了。裤子早早套上了毛裤,那天早上温度零上4度,据说可乐在这个温度的口感最好。
老板除了卖饭还买饮料香烟咸菜饼干方便面一类的东西,不过价格也贵的可以,榨菜一包25,方便面3块一包,我们都在想,这样的价格不如去抢好了,不过比抢好点,抢的话什么都不给留,又花掉100块买了些补充食品。
下一站我们的计划是昆仑山口,再五道梁休息,听说那里可以住在兵站,不知道怎么样。
又象驴子上磨一样的痛苦的背上包,我们又一次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事情找罪,老板提醒我们这里气温变化很大,雨雪是同时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偶哼了屈子的离骚,昨天晚上睡觉前大概是抽了只烟,早上起来头有些晕,不过喝了些水就好多了。
下过雨和雪的西大滩并不是很泥泞,在有的地方还可以看见雪,而远处的昆仑山和玉珠峰似乎都被插进了厚厚的铅云里一样。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山天合一的样子。
从西大滩到昆仑山口大约40公里左右,也就是要走8个小时,从9点走到下午五点,俄滴神涅~~~~~~~~

走吧,不死总会出头,最苦不过露营。我们朝着昆仑山的方向走去,我们的背后注视着我们的是老板……

渐渐的,西大滩被我们甩在后边了,一路上除了我们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就是脚步的声音,首先,我要在这里感谢我的鞋子,它很忠诚的结实的保护着我的脚,虽然它才不到200块,但是确实结实!我终于感觉到便宜有好货的意思了,按照亮剑里的李云龙说的,能拔脓的就是好膏药,那么能穿着不破保护脚的就是好靴子。
我发现我的一身美国民工衣服实在是有点惹眼,周围的藏民在草原上指指点点的基本上都是我……

天还是阴霾的,又刮起了风,嘴巴里吐出来的是白色的,想想前几天在西安身上衣服都被汗湿透了,这会就冷的牙齿发颤。
冷起来能走路,不是很累,热的时候走路也难受,冷起来走快了还能暖点。少东家和迎风一猪已经把羽绒服拿出来了,绑在包上,准备随时穿上,羽绒服在包里压的皱巴巴的,就好像牛嘴巴里嚼过一样……

不过我没有笑,因为我知道我也好不到那里去,装的时候恨不得把背包当神灯,要什么出什么,等到路上的时候又把包当魔鬼想丢了就是我们这些人。
一般在户外的时候,包里至少有三分之二要拿回去,有很多备用的用不上的,而在西藏,我感觉任何东西都有用。
大约10点多的时候,天上下去了雪,是那种很结实的小雪粒,打在衣服上沙沙的,娘的,这是夏天吗?
我也拿出了羽绒服穿上,迎风一猪说:哎!吸进去冷气,放出来热气,我冷的时候就想抽烟……

不要命你就抽,别指望我们背你,找个土坑埋了你。我笑着开玩笑吓唬他。
少东家说,还用埋?直接给狼当点心就行了,把衣服吃的钱一拿我们继续,把他光光的丢在草地上,估计很好看。
你们这些人还真狠哪!迎风一猪说:小心等你们睡觉的时候我用毛巾把你们都捂死……

雪又大了点,眼前有点模糊了,我们不再开玩笑,公路上的汽车经过我们的时候,司机连喊都不喊,就挥手示意我们是否搭车。
不到极限不搭车,才走了2个小时还休息了一个小时,10公里左右的路就要搭车,那么我们还不如坐火车直接去拉萨,看完就回家。

2
个多小时后,雪渐渐的停了,我们又走了10公里左右,坐在公路边休息,一个藏民放牧经过的时候,问我们要了只烟,我们都很佩服他能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抽烟,而我们则快要把肺憋炸了的感觉,胸腔都有些刺疼。
在路边休息的时候,我们吃了些丹参滴丸,这是在西大滩一个旅行者告诉我们,如果心肺难受的话,感觉胸腔疼,心跳快的时候吃点,会有很大的好处,他说过了昆仑山就基本上没有大碍,翻了五道梁,青藏随便走。
那个老藏汉话说的很好,有点甘肃口音的或者是青海口音我不知道,他说他去过一次成都,并且还掏出来个一摩托罗拉L5说是在成都买的,告诉我们花了2000块买的。
这里手机的信号不是很好,基本上断断续续的,那个老藏说他上的是神州行,不打不要钱,他去送羊到格尔木的时候才打电话……

告别了老藏,我们又朝前走去。老藏告诉我们,还有15公里左右就到昆仑山口,那里有休息的地方,手机也有信号,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走到下午两点,路上又问了一个司机,还有8公里就是昆仑山口了,他听说我们打算徒步走到拉萨,嘴巴张的老大,能塞进去拳头,他说:就是开车都出人命,更不要说徒步了。
这个时候,天似乎好点了,迎风一猪突然冒出来一句:我们去喝点酥油茶吧?
去什么地方喝?我们不解的问他。
喏,迎风一猪指着公路外远处草地上的一个帐篷说,去找老藏啊。
也就是,旅途疲劳的我们都麻木了,为什么不去喝些正宗的酥油茶呢……

于是,我们快乐的朝着帐篷大步走去。
迎风一猪在进藏前恶补了一下藏语,大约会上几十句常用的,平时记在本子上,休息的时候看看。
于是,我们都决定由迎风一猪做外交,我们只会一句:扎西得勒(吉祥如意)
于是乎,迎风一猪直挺挺的朝着帐篷门口走去,大喊一声:求珠得勒!(下午好)
只听汪的一声大叫!帐篷里冲出来一条黑狗……

可怜见,迎风一猪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倒在地上……

我和少东家也吓的退了四五步……

还好,狗栓着的,所以它只是在离迎风一猪零点5的地方狂吠。
随着狗叫,出来一个穿着牛仔裤毛衣的藏族妇女,三十多岁上下,头发盘成辫子,她看看倒在地上的迎风一猪又看看我们,带着歉意的口气说:央金的,小古(狗)被车压死了,所以脾及(气)才这么坏,真对不起了。
呼呼呼,原来这样,难怪,迎风一猪也爬起来,身上沾着土对那个藏族妇女说:扎西得勒,我们也跟着说了。
那个女人也双手合十回礼她示意我们自己去帐篷,然后把狗牵走,栓在远处。
脱了鞋子,虽然三个人脚都有点味道了,但是帐篷里一股皮子味道能遮住我们的黯然消魂脚。
帐篷里暖洋洋的,在帐篷里边角落的毯子上睡着一个胖乎乎的娃娃,是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我们不敢吵醒了小娃娃,小心的坐在毯子上。火塘上有一个骨嘟嘟响的水壶冒着热气,我猜测那里一定是酥油茶,我估计少东家和迎风一猪也是这样猜测的,因为他们也看着那个壶流口水。
那个藏族妇女回来了,她很麻利的从箱子上取了几个碗用毛衣下摆擦了擦,(我们三个都有点不自然)然后提起壶斟出乳黄色的酥油茶,看起来就好像是可可牛奶一样,一股冲冲的奶油味道(绝对不是蛋糕房里的人造奶油)。我们双手接过碗说:土及其(谢谢,在西藏接东西要双手)
请或吧,那个藏族妇女汉话有时候不太熟练,不过并不妨碍我们交流,大概妇女天性是多话,不管是哪个种族什么地方,她对我们也很好奇,虽然去西藏旅行的人很多,但是我们这样的并不是很多,更何况我象个美国民工一样。
对于我们的旅行,她表示理解,说朝圣的背一个毛毯一袋糌粑就一步步的走到拉萨,她小时候经常有人来帐篷门口讨糌粑或者是喝茶……

热热的茶喝的满头冒汗,暖暖的火塘把我们的衣服烘的也干了不少,说实话,酥油茶只有喝了才能体会到:那种甜中带咸,咸中带香,浓浓的牛奶味道,几乎让我们忘记了我们是在旅行。
我们交谈的时候小姑娘醒了,她走过来怯生生的钻到她妈妈怀里,对于我们递过去的糖果,她看看她的母亲,接过来,抓在手里……

迎风一猪把一块巧克力塞到小姑娘的嘴巴里,说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奶声奶气的说:拉姆……

我们都笑了。
该走了,给钱,那个藏族妇女拒绝了,于是我们拿出在出行前买的一些发卡梳子镜子和小零碎饰物给了那个藏族妇女表示谢意。
卡里沛
!我们走的时候,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喊了一声藏语的再见,我们告别了那个很好客的帐篷。(写到这里,回想起来,心里有种被填满的感觉,那种感觉叫感动,只有去过那种有纯朴的民族的地方才能体会到)
喝饱了酥油茶,我们大步的朝着昆仑山口走去。
昆仑山口是我们休息的地方,然后休息一天,穿越20公里外的不冻泉再走一点,在路上休息一天,想办法搭车到五道梁,否则就要再走一天了,不冻泉到五道梁一天是绝对走不到的。走的快也要两天。
长途跋涉总是有意外,计划没有变化大,我们正在盘算住在昆仑山口的时候,一个汽车停在我们跟前,是一辆帕杰罗,牌子是河北的。
带你们一段吧,车里的人很热情的对我们说。
车上连司机三个人,我们犹豫了一下说:多少钱?
要什么钱啊?都是玩的,上来吧。司机很豪爽的说。
卖糕的,终于有不花钱的车了,在这个金钱社会,物质世界里,还有好人,挤是挤了点,不过呢,比我们走路强多了。我们谢了半天。
三个自驾旅行者平均年龄30来岁,就和我们平均年龄27岁差不多,大家交流起就很有共同语言。年龄差别不大,爱好都差不多。一路上我们谈了不少,交流了军品、电脑游戏、电影音乐,说的最多的还是西藏。
我记得那个司机说了句:我弟弟也喜欢徒步,这会还在新疆,我带你们也是希望他疲惫的时候有好心人带他一程。
到了索南达杰的纪念碑,我们全部下车,鞠躬默哀,对保护可可西里的精灵的卫士致敬。
车到了不冻泉,我们下了车,他们还要继续开,我们的意思是在不冻泉保索南达杰护站休息,听说这里休息不要钱……这是我们下车的原因,他们打算是在五道梁休息的,现在真后悔没有跟他们一起去,也许……

不冻泉保护站站长很客气,告诉我们没有床位了,不过我们都有帐篷睡袋,并不影响休息,站长给了开水,问我们吃饭不。
我们谢过站长,没有吃站里的食品,因为他们保护站的生活也辛苦,虽然吃不了多少,但是毕竟要增加他们的负担,也许是电影可可西里看的缘故吧。
我们吃了几个馕,借了碗,开水冲了几包面,(对了,这里海拔4000多米,面要开水泡的话,要10分钟。)然后就着牛肉干吃的饱饱的。
在地板上撑起帐篷,我们又一次睡着在海拔4600以上的昆仑山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好出门不如赖在家,每次出门都后悔,回来了也后悔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半夜的时候,我们都感到头疼,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家没有在露天睡觉反而不踏实,可能是高原反应加上缺氧吧。
那晚上,大家吸了氧气,实在是头疼的要爆炸了,有一个人吸就全部都吸了。
吸了氧气,又迷糊的睡了一阵,大约是在6点多,我迷迷糊糊的打了一个大喷嚏……

我没有在意,因为有点轻微的鼻炎,打喷嚏是常事。我又睡了一会……

早上我是被迎风一猪推醒的,他说:还睡呢,你看看少东家……

少东家萎靡不振的靠在墙边,穿着所有的衣服还说冷,鼻涕眼泪淌的一片,呼吸明显的有罗音,就好像嗓子里有个哨子一样。
我忙着翻药倒水给少东家吃的时候又重重的打了个喷嚏,少东家看看我说:你也感冒了……

感冒在内地不算什么,但是在西藏就是要命的事情。
迎风一猪叫来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来看少东家。
工作人员说:先给点氧气。
一量体温,少东家385……

赶紧找个车去格尔木吧,工作站的人员说:转成肺炎就危险了。
给少东家吃了抗菌素和丹参滴丸,两瓶氧气都准备好了,还是工作人员帮我们叫了去格尔木的一辆货车。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少东家抬上去,我因为也有点感冒和少东家一起朝格尔木退兵,迎风一猪则收拾行李,随后做其他的车来。
在车上司机要了我们200块,
一路上车开的倒也快,很有救死扶伤的精神。
路上我和少东家都吃了头孢,他一边吸着氧气一边流眼泪,不是难过而是难受。
我不停的擤鼻涕,司机说:这里可不敢感冒,感冒了转成肺炎或者是肺水肿就是死路一条。
这话说的我们更害怕了。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也扯了氧气瓶吸了氧……

恐惧的传染性是很恶劣的,不再看窗外的风景了,只是想赶紧在格尔木救命。

4
个小时后到了格尔木,司机还算好心,把我们送到人民医院。
少东家是轻微肺炎,输氧吊水给药,我是一般感冒,吃药吊水,可怜,长这么大偶还是头一次打吊针,常常给人说自己没有打过吊针,这次如愿了。
下午的时候,迎风一猪带着我们的包回来了,他讥笑我们的身体差,对于他的讥笑我们都不吭声。没有办法,迎风一猪有这个资格……

后来的几天,少东家在医院疗养,我们在旅馆看电视上街吃小吃。
大家复原的差不多了,身上的钱也不多了,我们做出了沉痛的决定,回家吧……

在回家的火车上,大家买了卧铺,上中下三层,都没有吭声,趴在床上睡觉,有什么值得去说呢?我们的西藏之行,就这样,只是亲吻了西藏的边沿。
过了五道梁,走遍西藏,我们没有走过五道梁。
在回去的火车上,迎风一猪又认识了几个学生驴子,他们不知道怎么谈的,迎风一猪回到卧铺就说他要去四川,那几个学生是四川驴子。
迎风一猪借了我们身上的钱,在宝鸡下车换去四川的车,他告诉我,他打算在四川高校先辅导一个月的英语,然后从川藏线再进西藏……

这个猪……我们朝他竖了中指,把户外的装备和物品塞满他的背包。
回到西安,我们的虎头蛇尾的进藏故事就此画了个句号。
那天那时那刻,我和少东家出了西安火车站,抽了一只烟说:西安比西藏好……因为西安可以放心的抽烟而不担心缺氧而死。

中国非遗摄影网站长www.sjqsy.cn
回复 引用
关注(5)|粉丝(2)
级别: 声名鹊起
华商豆:
36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86
注册时间:
2007-07-08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7-07-31 09:07
过瘾啊,偶终于看全啦..真爽啊..哈哈哈..
《我是一只快乐的鱼,游来游去好自在。。》哈哈。《.我的地盘,我做主啊。。》
回复 引用
关注(6)|粉丝(20)
级别: 禁止发言
华商豆:
1912
威望:
100
发 帖 数:
4094
注册时间:
2007-07-25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7-07-31 09:18
回复 引用
关注(6)|粉丝(20)
级别: 禁止发言
华商豆:
1912
威望:
100
发 帖 数:
4094
注册时间:
2007-07-25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07-07-31 09:45
仔细的看完了,不错的,下次再来
回复 引用
关注(5)|粉丝(2)
级别: 声名鹊起
华商豆:
36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86
注册时间:
2007-07-0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7-07-31 13:45
偶又看了一遍,好感动啊. 下次偶去西藏,一定多带钱,看到驴子也一定利所能及地帮帮他们..
《我是一只快乐的鱼,游来游去好自在。。》哈哈。《.我的地盘,我做主啊。。》
回复 引用
关注(114)|粉丝(94)
级别: 名满天下
华商豆:
917
威望:
118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已通过支付宝认证 已通过证件认证
发 帖 数:
2819
注册时间:
2007-05-17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7-08-01 09:27
又看了一遍,这次没看完。对了,楼上的,下次打算多带多少钱呢?
走路,爬山……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2)
级别: 名动江湖
华商豆:
236
威望:
100
发 帖 数:
283
注册时间:
2007-07-0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7-08-01 20:11
再看,再顶
/猪猪顶 /猪猪顶 /猪猪顶
回复 引用
关注(282)|粉丝(290)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11632
威望:
28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8680
注册时间:
2007-06-3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7-08-01 21:10
谢谢斑竹给加的精~~~~~偶很穷,网络上现实里都没有钱,不过呢,高兴就忘记了没有钱的时候~
中国非遗摄影网站长www.sjqsy.cn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1)
级别: 小有名气
华商豆:
12
威望:
100
发 帖 数:
46
注册时间:
2007-07-25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7-08-02 21:28
呵呵,我们都热爱生活啊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0)
级别: 名动江湖
华商豆:
166
威望:
100
发 帖 数:
364
注册时间:
2007-07-21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7-08-03 12:32
简直太精彩了!感觉太好了!
回复 引用
关注(5)|粉丝(2)
级别: 声名鹊起
华商豆:
36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86
注册时间:
2007-07-0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7-08-03 18:32
引用
原帖由 热心的平凡 于 2007-8-1 09:27 发表
又看了一遍,这次没看完。对了,楼上的,下次打算多带多少钱呢?

两万可以吗?偶也不知道该带多少啊..偶没经验啊..
《我是一只快乐的鱼,游来游去好自在。。》哈哈。《.我的地盘,我做主啊。。》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4)
级别: 誉满一方
华商豆:
314
威望:
101
发 帖 数:
350
注册时间:
2007-07-1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7-08-03 22:46
带2000上拉萨,回来还有500
你尝试过么
回复 引用
关注(282)|粉丝(290)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11632
威望:
28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8680
注册时间:
2007-06-3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7-08-04 11:53
呵呵,带1200,做火车到,再回来!
中国非遗摄影网站长www.sjqsy.cn
回复 引用
关注(4)|粉丝(4)
华商豆:
554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869
注册时间:
2007-07-28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7-08-05 21:47
好不容易看完了.写的不错,是有点可惜.祝你下次一定成功.
拥有一份平凡的工作珍藏一个心动的故事喜欢一个懂你的知己常寄一份默默的祝福忘却一些世俗的烦恼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1)
级别: 名动江湖
华商豆:
18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95
注册时间:
2007-06-27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7-08-06 12:27
"我记得那个司机说了句:我弟弟也喜欢徒步,这会还在新疆,我带你们也是希望他疲惫的时候有好心人带他一程。"

这些部分,让人很感动.....

我打算冬天的时候去西藏.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
共2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