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855 回复:0

主题:[转帖]唐诗从长安穿越到欧洲

楼层直达
关注(25)|粉丝(41)
级别: 名满天下
华商豆:
976
威望:
1737
发 帖 数:
1167
注册时间:
2018-05-08

唐诗从长安穿越到欧洲

唐诗从长安穿越到欧洲


        唐诗是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传颂千年而依然生机盎然。盛唐长安云集了李白、杜甫、王维等一批大诗人,他们在这里创作了许多传世之作。唐诗从大唐长安穿越时空,来到大洋彼岸的欧洲登陆,与欧洲的交响乐交融,孕育出中西合璧的艺术杰作,著名浪漫主义作曲家和指挥家马勒的交响乐《大地之歌》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作。
        著名作曲家阿尔弗雷德·施尼特克说,古典音乐的宇宙有两个核心,一个是巴赫,一个是马勒。可见马勒是何等人物。
        马勒1860-1911),奥地利人,是19世纪末著名浪漫主义作曲家和指挥家。他的交响乐作品气势磅礴,富有哲理。马勒所处的时代,欧洲出现一批热衷传播中国唐诗的学者、艺术家,如果说库尔茨是德国首位在欧洲传播唐诗的人,那么普鲁士皇家科学院院士、柏林大学教授肖特则是翻译李白诗歌的第一人,他在普鲁士皇家科学院做了《论中国的诗歌艺术》的演讲,向德国读者讲解了李白的《静夜思》和《金陵城西楼月下吟》等中国唐诗。十九世纪下半叶在法国出现德理文侯爵选译的《唐诗》和俞第德译诗集《玉书》,正是这两个译本,让李白诗歌走入德国人的学习之中。贝特格于1907年出版的中国诗歌仿作集《中国之笛》大获成功,其中包括15首李白诗歌。
唐诗的魅力


        朋友送给马勒一本由汉斯·贝特格根据法文本《玉书》翻译的中国唐诗集——《中国之笛》,诗集中的唐诗意境特别适合马勒的心境,唐诗使他感悟到天地的博大与人生的渺小。马勒被唐诗的魅力深深感动,于是他从中选择了李白、钱起、孟浩然和王维4位唐代诗人的7首诗歌,稍加修改后配乐,创作出流传至今的六乐章交响性声乐套曲《大地之歌》,因而马勒的交响性套曲《大地之歌》根椐我国唐诗创作,应运而生。
        马勒用唐代大诗人李白《悲歌行》的:“悲来乎,悲来乎!主人有酒且莫斟,听我一曲悲来吟。”做为他的交响乐《大地之歌》第一乐章《愁世的饮酒歌》歌词。
马勒《大地之歌》第二乐章《寒秋孤影》:
蓝色的秋雾弥漫在湖面上,青草叶上覆盖着严霜,好似画家把翡翠似的绿粉,轻撒在娇嫩的花朵之上。
鲜花已失去它的芬芳,寒风将花朵吹落在地上。凋谢成金色的莲花,即将随波荡漾。
我已困倦,灯已熄灭,诱我入眠,长眠之地啊,我已来到你这里,赐给我平静吧,我需要休息。
我心中的秋日过于漫长,我在孤寂中啜泣,亲爱的太阳啊,你为何不再放射光芒,亲切地把我痛苦的泪水晒干?
马勒《大地之歌》第二乐章《寒秋孤影》引用李白的诗《长相思》和《古风》:
李白的《古风》:
碧荷生幽泉,
朝日艳且鲜。
秋花冒绿水,
密叶罗青烟。
秀色空绝世,
馨香竟谁传。
坐看飞霜满,
凋此红芳年。
结根未得所,
愿托华池边。

李白《长相思》: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
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
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长天,
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地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长相思》的故事发生在唐长安城。主人公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两个人情投意合,多才多艺。都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不求仕途发达,只愿能够长相厮守,恩爱永远。但战乱爆发,丈夫只得抛却娇妻,远赴边关为国征战。长安的家中,只剩下苦苦思念丈夫的妻子…… “长相思,在长安。”
马勒的《大地之歌》第六乐章《告别》歌词源自王维的《送别》等唐诗。
        《大地之歌》第六乐章《告别》:“我愿意重返故园,不再留恋异乡,我心已止,静候天年。当春日返回可爱的大地,百花怒放,遍地新绿,到处闪耀着蓝色的光辉,直到天涯海角,直到永远、永远……”


王维《送别》

下马饮君酒,
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
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问,
白云无尽时。
何所之:去哪里。之,往。
归卧:隐居。南山:终南山,即秦岭,在今西安市城南。
        《大地之歌》第六乐章《告别》,参照的王维的唐诗《送别》写送友人归隐。《送别》全诗六句,叙写出自己送友人离开长安城,饯别友人的一段行程。他们离开喧闹繁华的京城,进入终南山的山口。途中王维劝慰友人:修身于幽静的南山,可以远离尘世,摆脱世间的失意与苦恼,尘世的功名利禄都是过眼烟云,只有山中的白云才是无穷无尽的,这里有诗人对友人的安慰,也是友人的遭遇引起自己的共鸣,宣泄出自己内心对现实的愤懑,有对红尘荣华富贵的淡漠,也有对隐居山林的向往。
        王维的《送别》中,最后一句诗为“白云无尽时”,贝特格在《中国之笛》中译为“白云是永远的”,马勒的歌词中是“永远”。马勒把王维孟浩然这两位中国大诗人的诗作巧妙的合并在一起,作为第六乐章的歌词,一气呵成,浑然一体。
交响乐的共鸣


        交响乐是管弦乐队奏鸣曲。它能够通过种种音乐形象揭示社会生活中的矛盾冲突和人们的思想心理,抒发人们丰富的内心情感,交响乐音响宏大丰富又婉转缠绵、色彩绚丽,大型管弦乐套曲顿挫分明、跌宕起伏,能将听众带入音乐意境和想象空间。这种西方音乐与中国唐诗本是不搭界的文学艺术形式,加之语言文字的不同和不通,马勒引用唐诗做为他的交响乐的歌词,难以与唐诗的原本意思和意境一致,总是感觉蹩脚,但是马勒把他与唐诗思想感情上的相通与共鸣,用音乐语言表达,完美了这一杰作。
        从李白的《采莲曲》《悲歌行》到张继的《枫桥夜泊》,王维的《送别》,虽然《大地之歌》的歌词和原诗有所不同,但每次旋律奏响,歌唱家开始演唱时,熟悉唐诗的中国人还是会有别样的震撼和感动。正如音乐评论家刘雪枫老师的所说,马勒“用音乐对蹩脚的译诗进行弥补,成就了一部伟大的音乐经典”。
        尼采说:“交响乐是音乐中的音乐,是音乐中的高贵殿堂,而且它具有博大的、高远的、深厚的精神境界。”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交响曲《大地之歌》第六乐章《告别》中,表现了自己内心复杂的精神世界,通过音乐手段,反映了丰富的、变化多端的感情起伏。在交响乐中小提琴感慨奏鸣,使听众的感情随之起伏共鸣。女中音唱出痛苦忧郁的思绪的主题,凄凉的木管不时在上面飘动,更添忧伤的氛围,表达了主人公与朋友告别时难以割舍的心情。在双簧管单调、不规整伴奏下,女中音继续抒发对人生的感慨。第二部分是器乐声充满温暖和人间的爱。不过,乐队音响由高而低,无情的把人推向深渊,虽然对生活热爱,对人生眷恋,但现实的不公与冷遇却使人不得不抛开喧嚣的红尘,去寻找宁静清新的栖身之地。结尾的歌词用王维的《送别》诗,这是辞别尘世的断肠悲歌,进行曲似的节奏充满悲凉失落的情绪。接着,马勒写了一段歌词,抒发他对人生、对大地永远的眷恋之情。
        马勒在交响曲中使用声乐抒情性,使用诸如唐诗等优秀的民谣、诗歌等民间文学做为元素,使美妙的唐诗与气势磅礴的交响乐珠联璧合,使交响乐更具有穿透力,使唐诗更具有魅力。唐诗穿越时空,与交响乐交融,在大洋彼岸的欧洲奏响回荡。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