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706 回复:0

主题: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账为何两年多了都无法结算?

楼层直达
关注(6)|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发 帖 数:
3
注册时间:
2021-11-24

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账为何两年多了都无法结算?

前一段时间,本号点评了一个子长市高台便民服务中心拖欠农民工工队工程款的事情。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到现在为止,据当事人给本号留言,事情依然毫无进展。

不仅工程款的清欠遥遥无期,甚至到目前为止,双方连工程款差了多少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一、为何农民工工头与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账差距悬殊?

农民工工头说,高台便民服务中心和涧峪岔镇人民政府共拖欠其工程款两百四十多万元,其中,高台便民服务中心近200万元。就此事他们还在子长市政府网站上留言了。

然而子长市政府的网上的回复却说他们共拖欠农民工工队工资共40来万元,而且绝大部分都已经支付了。

农民工工头又在微博上说,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算账就没有审计局官方的人出现,是高台便民服务中心随便叫的人来算了,连工队都没有参与就单方算账而且板上钉钉了是怎么回事呢?至于说里面开了几次账都是以前的旧账,跟现在毫无关系,不知道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冯建平主任把以前开的旧账放到这个工程款里用意何在!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管怎么样,高台便民服务中心欠人家农民工工队的钱是事实,究竟欠多少,看高台便民服务中心在子长市政府网站上回答得有整有零,看来是算得真有其事,我们不得不相信,因为,子长市政府的网站可是代表着子长市政府的脸面,冯建平主任再牛,也不至于打子长市政府市政府的脸面吧?

二、一个高台便民服务中心回复的暴露了啥问题打脸了谁?

按说,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回答不但代表了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形象,在子长市政府官网上的回复更是代表了子长市政府的公信力,代表了子长市崔亚军代市长的形象。毕竟,崔亚军代市长头上的代字还没有去掉,对子长市民众可是要言出必行的。

可是,子长市政府关于薛某雄工程款的回复不小心又流露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子长市政府关于薛某雄工程欠款的回复)

关于这个回复,最后有一句,“综上所述,除农业农村局改厕工程项目款项外,高台便民服中心累计欠薛亚雄各类款项424107.73元。”可是小卒子把上面所属的算下来只有33万多怎么也算不到42万元的数额上,难道政府又主动加了近10万元的利息?这中间又有什么问题?

当一个政府机构以沉默或者说是谎言来应对普通百姓的时候,普通百姓真的是毫无还手之力,更别提是一个农民工工头了。

更让人感觉可怕的是,这个回复不是以自己单位的名义回复的,而是以子长市市政府的名义发布的。不知道子长市崔市长看到高台便民服务中心代表子长市政府、代表自己胡言乱语的回复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三、同样的工程,为什么有些工程可以重修修建而且从不拖欠而农民工工队的工资就肆意拖欠?

一边是没有立项的漫山遍野每隔50到100米就能看到的广告牌在路上星罗棋布,一边是实实在在的提升农民人居品味的工程,两个都是没有未立项,都是没有审计,但是一边钱已经开完,一边的钱还以“正在审计”为名迟迟连账都算不出来,更重要的是连这笔钱在哪里着落还不知道!

(漫山边野的广告牌)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一边是涧峪岔镇高台便民服务中心主任的近亲属,开了钱之后自2018年完工后中间又重新维修了一遍了,钱就这样源源不断地通过这样的利益输送输送到自己家属的口袋中,这不是赤裸裸的涉嫌贪腐行为吗?

另一边,则是无权无势的农民工工队,不但说付钱,到现在为止连账都不给你算,就算有中央的“两清零”政策,我天高皇帝远不执行,你小小农民工工头又能奈我何?

权力面对不同的人展现出不同的嘴脸,这不禁让人为之侧目。难道子长市高台便民服务中心的某领导真的能一手遮天?要知道,权力有时候也是一把双刃剑,弄不好会反噬自己的,等子长市纪委监委的同志们稍微一调查有些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则悔之晚矣!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