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058 回复:2

主题:[陕西故事]忙天

楼层直达
关注(2)|粉丝(1)
级别: 小有名气
华商豆:
113
威望:
138
发 帖 数:
26
注册时间:
2019-09-10

忙天

忙天李曦 忙天,你知道啥意思不?这是我们关中人的说法。虽然也经常也说秋夏两忙,但是如果只说‘’忙天‘’的时候,那一定是专指夏忙,即夏收时节的忙天。大诗人白居易在《观刈麦》中这样写道: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说的就是我们关中平原忙天的景象。      小满过后,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天燥热起来了,我们关中平原的麦子颗粒也一天天的饱满起来。一阵阵热风吹过,满目遍野的一层层绿色,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苍茫起来,特别是随着时令的推移越来越泛起金灿灿的黄色来,空气中也弥漫着燥燥的麦香味,不由得你不深深的大吸几口,顺着鼻腔、口腔、咽喉一路流淌下去,直至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满满的充斥着的踏实和喜悦,绽放在脸上的是不用掩饰的灿烂和时不时油然一笑。路边常常会看到老头用手揉搓着麦子,左手倒向右手,右手倒向左手,嘟着嘴吧,噗、噗地一吹,吹去麦糠,然后丢进嘴里慢慢地嚼着,品味着。。。聊着今年的收成。其实这麦穗用火稍微烤一下,瞬间你就能闻到烤麦的香味,嚼起来,啧啧,圆润、光滑、生香,妙不可言。这是城里孩子没有过的幸福。[font=PingHei, &quot]      从第一声“算黄算割”的叫声开始,家里人开始为忙天做准备了。这是我们家乡人对布谷鸟的称谓,因为布谷鸟的叫声和我们当地方言“算黄算割”很接近。意思是督促人们及时收割麦子。好像还有一个传说,是一懒汉因误农时而死后的觉醒,化作鸟儿昼夜不停叫着“算黄算割,先黄先割”提醒人们不误农时,勤劳耕耘的故事。我记得那个时候,四邻八乡人会去户县赶集,有时候也去大王店。往往是添补一些农具。一块磨刀石,几个刃片,或木叉,簸箕,绳子什么的。反正缺的就要补齐。街边上老人家也会聚在一起,围着卖旱烟叶子的摊,叼着旱烟袋一番吸食品评之后为自己的整个忙天准备一捆精神食粮。当然大多数家庭也会割二斤肥肉,揽上一盆臊子,好好改善一下伙食,为即将到来的忙天补充一下体力。因为接下来三夏大忙,龙口夺食的时节,忙起来的十来天里,需要连续作战,用乡间的话说,会忙的连放屁的功夫都没有。可以说是时间是非常的紧,任务是非常的急,劳动强度大很辛苦。这时候老母亲往往会用米或者脱皮的麦粒酿一坛黄酒,虽然我们叫黄酒其实就是醪糟。割麦的时候兑点开水,放点糖精就是很好的饮料。拟或早上起来醪糟打鸡蛋,也免得再烧稀饭。简单省事还营养。这个时候也是出嫁的姐姐忙回家看忙的时候,割二斤肉或买几把挂面,拿十来个鸡蛋。往往是好礼。也回来看看家里忙天准备的怎么样了,同时也是忙前难得短暂的空闲时间,和家人聚聚。接下来就要一直忙到颗粒归仓,秋粮种上。[font=PingHei, &quot]     俗话说“蚕老一时,麦熟一晌”,有时候几乎是一转头的功夫,甚至一阵风过,麦子就黄了一片。田间的麦穗就垂下了高昂的头,熟的要炸裂,需要及时收割,脱粒,晒干入仓。否则,或洒落一地,或遇雨天很快发芽。黏黏的麦芽糖不知你还有印象么?如果收割不及时,会损失惨重。所以叫三夏大忙,龙口夺食。[font=PingHei, &quot]  当时我们二队东门外的那一片大麦地,有好几十亩吧,印象中哪里的大麦不是用镰刀割的而是要用手连根拔起的,因为哪里是我们队里要用来堆放、碾打、晾晒小麦的场。大麦拔了以后,要犁地,耙细,磨平。然后洒水,拉着碾子一遍又一遍的光场,直到整个场平平整整,光光滑滑。这时候,要数我们小孩子最开心了,光着脚丫,撒着欢子,尽情的奔跑在场上,追来撵去好不开心。特别是到了晚上,这里更是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大家都聚集到这里来乘凉,聊天。经常是晚饭以后,会有人在场里铺上席子,一家老少成群结队而来。男人们蹲在灯下“搭方”,(我们关中一带的民间游戏,地上画纵横七线组成的方格为棋盘。也叫丢方,其实就是土围棋,当然有自己独特的规则)女人们坐在席子上一边拉着家常,一边干着手里的活,纳着鞋底,鞋垫或拐着线什么的。孩子们则三五成群,东奔西跑。尽情的释放自己的快乐。碾晒,堆放麦子的场在我们心中就是游乐场,简直就是我们的乐园,承载着我们童年多少欢快的时光。忙天也是这块古老土地上一个绚烂的季节,南山在雾霭中若隐若现,随着阵阵下山风,蓝天白云之下麦浪滚滚。在算黄算割一声声美妙的声音陪伴下,农人们倒提木镰,搭着毛巾,戴着草帽,步履匆匆,奔向田间,融入金色的海洋。这是怎样一副画面啊!此时往往会有苍凉浑厚的秦腔乱弹远远的在天边传来。这个时节无论是在外工作的,还是求学的也往往急急忙忙赶回家里参加这声势浩大的农忙活动。连我们当地的中小学校也纷纷也放忙假了,老师同学各回各家回家参与到三夏大忙的火热生活中来了。[font=PingHei, &quot][font=PingHei, &quot]“芒种前后昼夜忙,男女老少齐上场”说的就是关中地区夏收繁忙的景象。大忙天是没有闲人的。从七八岁的孩童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起早贪黑,龙口夺食。早上天麻麻亮,大人们磨好镰刀,拉上架子车赶往地里,割麦,扎捆,装车,拉回,堆垛。一把一把的割,一捆一捆的装车,靠人力拉回,经常中午都不回家的,中饭就在地里囫囵吃一下,稍事休息,继续干活到大晚上。一天到晚背上的汗水都没有干过,甚至衣服上都会有汗水中盐分的结晶,看起来白花花一片。辛苦自不必多说,割破手,割破腿也不少见,农人没有那么多的矫情,顺手找颗刺蓟(一种野菜,也草药)放嘴里嚼一嚼糊在伤口就行,甚至更简单随意,地上抓一把黄土捏面敷在伤口,继续干活。装车也是个技术活,装不好,上坡,下坡,稍不留神就会翻车,重装一遍事小,关键是来回一倒腾,麦粒洒了一地,这可不行啊,粒粒皆辛苦的道理我们最懂了。拉回来在场上还要堆垛摞记,苫好以防下雨。小孩子们送水送饭,取个火拿个烟,捡麦穗,拔把青菜,后期晾晒过程中负责翻搅,驱离来偷吃粮食的鸡鸭,麻雀等。稍微大一点的也拿镰割麦,陪大人一起下地,那时候能干活,干好活也是一种荣耀。老奶奶们往往在家做饭带孩子,搞好后勤工作。老爷爷一般也是和年轻人一样参与重体力劳动的。[font=PingHei, &quot]     当然我们小孩子的劳动象征意义更大一些,偷懒耍赖,大人一个不留神就跑去背地旮旯玩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几个人把两辆架子车车辕套起来做“火车头”再连几辆“开火车”,就到大队菜园子去偷杏,偷黄瓜。或者逮蚂蚱、灌黄鼠;到场里的大麦草摞子顶上跳“蹦蹦床”和捉迷藏。也经常偷大人的打火机来烧麦穗吃。到河里去洗身、抓鱼。。。偷跑出来玩,还要有代价的,回家时候免不了要被揍一顿了。当然挨打也更具象征意义,谁舍得真打自己的孩子啊?哈哈,我们都是天地间放养的一代。自由,奔放,健康,纯天然。[font=PingHei, &quot]     割回来的麦子需要脱粒,早的时候是要摊场,碾场。用牛马拉着碌碡,后来有了电碌碡,手扶拖拉机带着碌碡。往往是天气好的时候,早上男女老少一起摊场,中午碾场,翻场。下午收场,晚上杨场。把麦粒与麦秸分离开来。扬场可是个技术活,一般人是干不了的,需要老把式,辫风向,拿捏力道,还必须有一个好搭档在他扬起落下时用大扫帚打去洒落在麦堆表层的麦糠,而且要配合默契,否则。。。是不能把麦粒中的麦糠清理出来的。有时候也需要整夜的等风,风来了就要抓紧杨场。后来有了很大的电风扇情况就好多了。最后就是晾晒和入仓了。那时候这也不是容易的事,没有晾晒的场地。平房顶上,公路边上,或者门口的地面上也是下完雨赶紧修整一番,抹平晒干作为晾晒场地。有时候还会和邻居为争一块地皮吵起来。搬进搬出,搬上搬下,没有机械,全靠人力,肩扛手提j架子车。小孩子张张口袋,轰轰的尘土和麦糠扑满一脸,又红又痒,洗一把像针刺一样痛,火辣辣的。辛苦是可想而知的。再加上夏天的天气多变,没有现在的天气预报,经常手忙脚乱的。刚晒好了,天气变了就必须收回来,也常常会遇到被大雨冲跑粮食的人家,守着一地狼藉,欲哭无泪。晒干的粮食,要挑捡最好的,颗粒饱满的给国家缴公够粮,一路拉着车子,唱着调子,排着长长的队伍,缴到公社粮站去。然后再抓紧时间,把秋粮,主要是玉米种进地里,随着忙罢会的到来,夏忙总算告一段落。四里八乡开始轮流着过忙罢会,你家吃完到我家。看看秦腔大戏,你来我往走走亲戚,享受一段难得的清闲和喜悦。(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如必要联系删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威望 +4
我祖籍江苏 威望 +2 06-19 2
祖籍江苏 威望 +2 06-18 好文,赞赏
关中柚子
回复 引用
关注(219)|粉丝(26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2945
威望:
8681
发 帖 数:
32927
注册时间:
2007-11-0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0-06-18 23:29
欣赏
李勤安
回复 引用
关注(742)|粉丝(968)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91183
威望:
22804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598
注册时间:
2011-11-2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20-06-18 23:35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20-06-18 19:15发表的:
忙天李曦 [backcolor=#fffff ..

好文,赞赏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