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652 回复:8

主题:木王镇米粮寺9名村民代表全村1500多名群众联名呼吁: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30
威望:
100
发 帖 数:
5
注册时间:
2020-05-18

木王镇米粮寺9名村民代表全村1500多名群众联名呼吁:

镇安县木王镇米粮寺村原党支部书记董汉斌弄虚作假,将村集体林地以个人名义骗取林权证后,将国家200多万元林地补偿巨款非法占有。在村民多次联名向有关部门反映后,2017年镇安县政府依法作出了撤销董汉斌林权证的处理决定。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本已明了的集体林和集体林所补偿的200多万元至今被董汉斌无理纠缠、意欲占有中。而更奇怪的是,有领导提出对这笔钱按集体占三成,董汉斌占七成的“三七”分配处理意见,我们村民对这样无理无法的处理意见坚决说不。为此———

木王镇米粮寺9名村民代表全村1500多名群众联名呼吁:

集体的林和钱不容个别人非法独吞占有

尊敬的省市县纪检部门:

我们是镇安县木王镇米粮寺村的9名村民代表,今天再次向上级纪检部门实名举报我村原党支部书记董汉斌利用职务之便,暗箱操作、弄虚作假,骗取林权证,将村集体林地据为己有,并欲获取和非法占有200余万元国家对林地的补偿巨款,敬请上级有关部门严查快处为盼。

一、暗箱操作,将集体林地占为己有

2001年,董汉斌在担任原文家庙村党支部书记期间,借林改之机,与村上个别干部相互串通,将文家庙村位于对窝石湾700余亩集体林地使用权登记在自己的名下,并骗取了林权证,随后将2014年翰鼎石材征用集体林地补偿款30万元据为己有,为此引起了全村群众的强烈不满。2013年至今,村民多次向县上相关职能部门实名举报,后经县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实地核查,2017年镇安县政府依法撤销了董汉斌林权证。

眼看到手的巨额资金即将化为泡影,董汉斌将镇安县人民政府诉讼到商洛市中级法院,被中院驳回维持县政府的撤证决定后,董汉斌又将县政府及市政府一并上诉到省高院,又被省高院终审判决驳回维持县政府及市政府的撤证决定。董汉斌在通过行政“诉讼”均被驳回维持撤证处理决定的同时,他又以“侵害集体权益人经济权益”为由将米粮寺村委会及法人朱熙武诉至镇安县人民法院,意欲获取个人经济利益,2019年2月,镇安县法院依法判决:裁定其获取经济利益的诉讼理由不成立予以驳回。

至此,董汉斌不反省,又绞尽脑汁的想出自己以当时村支部书记与自己个人签订了林改合同,交纳了山林拍卖款为由要挟政府,蒙骗某些领导,要求兑付自己230万元的林地补偿款。2019年,镇安县副县长王某,木王镇镇长陆某置群众的呼声不顾,强行要求村基层组织,制定了没有法律依据的董汉斌得七成,集体得三成的“三七分成方案”。

对于林地经营管理,我们村上的林多是百年集体林地,他没有投入劳力和经济,何来实际管理!至于所谓拍卖山林交钱更是空穴来风,而是他利用手中权利之便,拿村上常用的普通收据,填上空头数字,收款经手人他填上别人的虚假票据。请问,他在何时何地当着什么人的面交的现金,又有谁能出面证?

在此,我们想问,既然政府把林权证都撤销了,各级法院也驳回了他的的诉讼,董汉斌至今却把这样刚性的法律判决当成了一纸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拒不执行!

二、强取豪夺,侵占集体土地补偿款

2012年镇安县石材产业园在我村里选址征地,补偿款共计440余万元,所有资金都打入董汉斌私人账户,而真正相关赔付村民共22户,实际到手资金不足300万元,剩余100多万不知去向。

三、借国家“陕南移民”搬迁之机,为个人谋取暴利

在村里实施移民搬迁过程中,董汉斌一切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不听劝阻,一意孤行。将受山洪严重威胁地带的乱石窖选作搬迁点,并在其河沟上游大范围作业取石,破坏了河道行洪。致2017年8月20日暴雨河水泛滥使1户群众6间房屋倒塌,8户群众24间房屋不同受损。同时,在我村整体搬迁点施工过程中,董汉斌承包了所有的大小工程,收支全由他一人操作,由此形成账目不明,财务不清,重复虚报工程量等现象,最终造成劳民伤财,致使国家和集体财产损失惨重。

四、私设“第二村委会”,霸占村委会办公楼

2002年原韩坪村与原文家庙村合并为“文家庙村”,并村之后于2006年老百姓集资投工在全村中间位置新建二层共20间村委会办公室,可以满足村上所有的办公需要。2011年董汉斌在不征求两委会和村民意见的前提下,处于个人私利又在自己家门口重建“第二村委会”,致使原村委会办公楼长期空闲,政府部门下拨的60余万元资金不知道用于何处?在2015年董汉斌村支书落选后,又私自霸占着村委会集体二层二十余间房屋和相应各类大量财产,并且全部关门上锁直至今日,致使村组村民连开会的地方都无去处。

五、肆意占有集体公共资源,为己谋取私利

侵占河道,危害公共安全。董汉斌于2016年将原韩坪村石板桥搬迁点公路外边原自然河道侵占了三分之一,占河道修地后又以每户付3万元至4万元高价进行拍卖,搬迁户们敢怒不敢言。2018年在原韩坪村石材厂路口侵占河道三分之一,准备修建门面房等。后因被人举报“乱修乱建”而叫停,可他侵占河道部分至今没有拆除,给当地居民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

利用职务之便,将集体财产据为己有。20年前由全村投入劳动力,水务局投入设备的一座水电站,现已一直被董汉斌占为私人财产,从未向集体缴纳费用,当年韩坪村支书陈玉金为此事与其理论,被董汉斌在会场上当众扇了耳光。据估算多年来水电站收入至少有二、三百万元之多。2014年新修电站一处,无任何手续,截流河水,致使县扶贫局投资米粮寺村一百余万元的水利工程因无水灌溉而报废。

赵户沟方小娃、辛祥华、辛祥元、李向元等几户人绝户,董汉斌将绝户人的山林、土地占为已有,骗取大量退耕还林补偿款。董汉斌常常说:“我上面有人,谁不服我也没办法,可以告我呀!”等等。

以上是我们有凭有据的掌握董汉斌在村里的违法违纪事实,其它有违法纪的事实,枚不胜举,现暂列至此,请求有关部门前来详查。

一、严查董汉斌以权谋私,暗箱操作,侵占集体利益的所有违纪违法行为。

二、追回董汉斌在石材厂一期工程征用集体林地30多万元的补偿款。并将翰鼎石材厂征用集体林地的所有补偿款230余万元用于村集体公益事业及村基础设施建设。

附米粮寺村部分村民代表:

马彦奎 15229988489 李明军 18292890094

江悠涛 13991454296 周勇君 18991412538

柏宗铨 13991450976 樊兴毅 13991474795

温宗琴 19890861465 徐胜全 18991452488

程 勇 18049647499

2020年4月25日

回复 引用
关注(161)|粉丝(143)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21346
威望:
1030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40527
注册时间:
2011-04-1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0-05-18 15:14
    
雁翔浐灞
回复 引用
关注(122)|粉丝(699)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5664
威望:
2035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4583
注册时间:
2007-05-0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20-05-18 15:45
该主题已被管理员屏蔽!
正义正直无人能比但知不适应社会却无法改变!
回复 引用
关注(248)|粉丝(1287)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63209
威望:
24107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52909
注册时间:
2011-07-15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20-05-23 11:01
关注
回复 引用
关注(2033)|粉丝(823)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9836
威望:
4490
发 帖 数:
12244
注册时间:
2012-10-0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20-05-23 18:40
关注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10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
注册时间:
2020-05-2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20-05-23 23:01

                                  致柏宗铨等九名村民代表一封公开信

柏宗铨、周勇君等九名村民代表:

    一九九年秋及二零二零年五月份,你们以不惜捏造事实的恶劣手段,多次在《镇安热线》、《华商论坛》以“木王镇米粮寺村原村支书董xx在任支书期间以权谋私暗箱抄(操)作占领一千多亩林地!”、“木王镇米粮寺村9名村民代表全村1500多名群众联名呼吁”(下称“呼吁”)发声,为个案中的行政、司法腐败点赞,对于我的声誉和人格肆意地进行诋毁与诽谤,我不得不公开的向你们揭示其中原委,以正视听。

   一、所谓的“暗箱操作,将集体林地占为己有”的事实真相

  (一)我购买本集体经济组织拍卖的荒山天经地义

  推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党中央、国务院为强国富民而作出的又一项重大决策。2008年至2010年,镇安县分三批次在全县24个乡镇推行了这项工作。我所在的原余师乡文家庙村,属于最后一个批次进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村镇。

文家庙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在镇安县政府以及原余师乡政府林改领导小组的领导与帮助下,通过采取家庭承包、联户承包或者拍卖经营权等方式,对于本村、组集体经济组织尚未承包到户的29块、13342亩集体荒山,落实了159户经营管理主体。在这次的林改工作中,我虽然身为村党支部书记,但却是以一个普通村民的身份积极参与林改的。以每亩20元的拍卖价(这个拍卖价高于当时其他村组每亩5-10元的拍卖价,你们是一脉清知的),购买了撤乡并镇前本人所在的韩坪村集体林山732亩(韩坪村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村名叫金坪大队)。你们九人中的柏宗铨,时任文家庙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柏亲自审查了村林改领导小组填报的——给参加集体林改工作的农户申报颁发林权证的全部资料后,把材料层报送林业站、乡政府、县林业局层层审查把关,2013年下半年,镇安县人民政府陆续将159本林权证发给了林地使用权人,其中包括给我们家颁发的镇林字(2012)43785号《林权证》。

    (二)1632000元占地补偿款遮盖了九个人的眼睛。

    2014年秋,镇安县交通局修建文家庙石材工业园公路,一期工程占用了文家庙村二组(原韩坪村一、二组)九户村民林地5.5639公顷,其中占用我家倒淌林山1.8751公顷。柏宗铨亲自从县交通局领回占地补偿款分发给各被征地户,我如数领到了123156.60元占地赔偿款。

   第三次撤乡并镇,文家庙村并入木王镇米粮寺村,柏宗铨由原文家庙村委会主任改任为并村后的米粮寺村村党支部书记。2015年岁末,二期工程占用我家倒淌林地32公顷。2016年6月24日,镇安县交通局将1955850元占地赔偿款划入木王镇财政所,其中我家的赔偿款为1632000元。

   这笔巨额占地补偿款,使你们患上了“红眼病”。由于你们不断翻新花样地从中作梗,致使我长期领不到此笔占地赔偿款。

  (三)恶人先告状打人又告急

  2017年7月13日下午,柏宗铨与米粮寺村委会副主任汪平安等人心急火燎地赶到商洛中院,打着为三千名米粮寺村民(并村后的米粮寺村实际人口仅有二千二百多人)请命的旗号,采用欺骗的手段,状告镇安县政府,要求判决被告镇安县政府撤销我(第三人)的林权证。

   立案时,柏宗铨提交的米粮寺村委会主任刘少军身份证复印件和我的林权证复印件,系其将我们二人交给商州区法院的复印件,弄虚作假再次复印的复印件。《行政诉讼状》原告米粮寺村委会法定代表人一栏, 刘少军的名字是汪平安未经刘少军授权, 弄虚作假自己代刘写的, 蒙混过了“立案登记”

    (四)原、被告串通一起达成了撤诉撤证肮脏交易

    7月26日,商洛中院仅给被告镇安县政府送达了案号(2017)陕10行初34号《起诉书》副本、《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权利义务须知书》、《司法公开告知书》、《廉政监督卡》、《合议庭成员告知书》等法律文书。

  既没有给我这个本案的第三人送达行政《起诉书》副本,也没有给我送达任何法律文书,剥夺了作为案件第三人的我的应诉、答辩权。

  镇安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金辉收到了《行政诉讼状》副本等法律文书后,既不作答辩准备、又不作举证准备,竟然于7月27日在《文书处理单》上,批示了“8月12号前撤诉”字样。

    8月16日,柏宗铨持《撤诉申请书》,赶到商洛中院申请撤诉。撤诉理由:“因镇安县人民政府向我村承诺重新调查此案、待后解决,并要求我村先行撤诉。”

  商洛中院遂于8月16日当天,以(2017)陕10行初34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镇安县木王镇米粮寺村村民委员会撤回起诉。”

  裁定书墨迹未干,送达人商洛中院行政庭副庭长李军宏、书记员李倩足不出户,便将给原、被告、委托代理人以及我这个第三人的六份《行政裁定书》,全部交给了柏宗铨。

   原告的撤诉,换取了被告撤销了我家林权证的肮脏结果。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只有一宗林权争议,而我家林权证上的其他五宗林山的经营使用权竟然也被全部撤销。

    (五)省市无晴日  神州有青天

   我曾奋笔疾书写了两份《官断十条路  九条人不知》、《糊涂官判糊涂案  黎明百姓呼青天》的材料,向省级党政部门投诉未果。2019年春,我不遗余力书写了《市县两级政府、省市两级法院为何翻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案?!》以及再审申请书,递交给最高人民法院第六巡回法庭,申请再审。

   第六巡回法庭迅即立案,并且于2019年5月24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主审法官询问被申诉人:林改中镇安县政府给文家庙村颁发了150多本林权证,为啥只撤销了申诉人和程明卫两家的林权证?二被申诉人哑口无言,无以答对。主审法官进一步指出,要撤都撤,要不撤都不撤。

  为了达到“案结事了”的效果,办案法官还语重心长地作申诉人与被申诉人的思想工作:林改期间,申诉人与原韩坪村签订的“荒山拍卖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应当依法受到保护。即使权利人的林权证已经被撤销,补偿款也不能一风吹。遂要求二被申诉人就占地赔偿款分配比例,主持申诉人与米粮寺村委会进行调解。

  二审法院虽然错误地判决我败诉,然而办案法官的良知并没有完全泯灭,毕竟还给被上诉人镇安县政府发了个(2008)陕行终498号《司法建议书》,建议:“积极协调,妥善解决涉案补偿款争议,保障各方合法权益。”

  镇安县人民政府为此于2019年2月23日成立了以主管林业的王金水副县长为组长、县林业局局长项希和、木王镇镇长陆顺民为副组长的调解领导小组,负责主持调解工作。此后因王副县长职务的变动,调解领导小组组长改为主管林业的朱雪斌副县长担任。时至今日,任凭我磨破嘴、跑断腿,第六巡回法庭的办案法官也打了几十次电话进行催促,而调解领导小组组长、成员相继更迭换人,我依法应当获得的征地补偿款尚无着落,但不知还要等到何年何日。

    二、我不得不说的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

  第四十七条:“以其他方式承包农村土地,在同等条件下,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优先承包权。”

  你们九人中,没有一个人是撤乡并镇前的米粮寺村的村民。早在2017年你们就代表米粮寺村三千名村民状告镇安县人民政府。如今又只代表米粮寺村一千五百多名村民发出的《呼吁》,比原来的代表面减少了一半,这不能不说是一大进步。但我还要说的是,你们九人中只有马彦奎、温宗琴是原韩坪村的人。他俩也仅仅是村民而不是村民代表,只能代表其自己的家庭,而无权代表原韩坪村的全体村民 。其余七人,无论是否是原文家庙村的村民代表,均无权代表原韩坪村村民发声, 我购买的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拍卖的荒山,享有法律上的优先购买权,你们没有任何资格对此指手画脚。

  对于你们诋毁、诽谤我“强取豪夺、侵占集体土地补偿款的事项中,剩余100多万补偿款不知去向的”问题; 借国家“陕南移民搬迁”之机,为个人谋取暴利的问题以及“肆意占有集体公共资源,为己谋私利”的问题,鉴于镇安县纪检委早已定论,我是清白的,恕不赘述。

                                                                                                                                                     镇安县木王镇米粮寺村七组    

                                                                                                                                                    (原韩坪村三组)村民:董汉斌      

                                                                                                                                                                  2020年5月23日      

回复 引用
关注(515)|粉丝(47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039
威望:
1887
发 帖 数:
23299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20-05-24 06:21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30
威望:
100
发 帖 数:
5
注册时间:
2020-05-18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20-05-26 19:15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他一定会来!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30
威望:
100
发 帖 数:
5
注册时间:
2020-05-1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20-05-26 19:15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他一定会来!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