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5951 回复:1

主题:[原创]张友士也是庸医……

楼层直达
关注(8)|粉丝(17)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309
威望:
411
发 帖 数:
578
注册时间:
2016-07-10

张友士也是庸医……


张友士也是庸医……
2020. 4. 8
                                               李俊华

张友士何许人也?
他是《红楼梦》里给秦可卿看病的大夫。
《红楼梦》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font=&quot]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中,曹公对此有精彩描写。[font=&quot]
当然曹公高明,前面做足了铺垫,显示出这位野大夫出奇的才干。如何是冯紫英的好友、如何被冯紫英所请、举荐,又一时半会不能来家,需要调息一夜方能到府上看脉。这些都吊足了读者胃口。待到请进家来,张友士也是一副十足的名医气派,一举手一投足都尽显知识渊博,把握十足的样子。待诊脉后,张友士像名医一样内行:[font=&quot]“我们外边坐罢。”——不能在病人面前讨论病情,这点无论中医或西医都同样遵守的常识。[font=&quot]
到外面客厅坐定,张友士把脉理叙述一番后说道:“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要在初次行经的日期就用『药』治起来,不但断无今日之患,而且此时已全愈了”。就这一句话,用蒋勋先生所说,是已经超出了医生的界限了。而且说实话,张友士这一番话只能是作家曹公的话,而绝不该是张友士的话。如此说话,显然是犯了医家大忌:批评同行!然而不如此,不能显出张友士的不同凡响处,只有这样不留余地的一概否定此前几位名医的诊治效果,才能显出自己的诊断高明,也就是给自己留出足够的余地。还有,如此批评同行,有点儿像历史学家动辄说“如果”、“假如”。因为大家知道,历史是不能有“如果”和“假如”的,因为那样会有无数个结果或者是根本没有结果,因为它没有可操作性。同样,聪明的医生也不该轻易批评同行,因为你很难证明自己的医术必然比前面的高明。但因为张友士给自己留足了余地,他就可以信心满满的说“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的『药』看,若是夜间睡得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这等于说,由于此前几位大夫的诊病,已经毫无挽回、挽救的余地了,我尽力而为,也只能有三分效果。这样说,就把此病的难度充分表现出来。倘若我的药也无效,那是前边几位给耽误了;若我的药有效,则百分之百都是我的功劳!
所以,看似神医的张友士,并没有超凡脱俗,因为一切都要以疗效见高低。医术高明,起死回生,自然不必多言。若疗效不分明,说什么也白搭。不幸,张友士的医治也终是虎头蛇尾,不见效果,一直到秦可卿死去,也没见张友士再来问脉、切脉、斟酌药方。
我以为,这也是大多数被尊捧为神医的中医大夫的普遍结果。
王蒙先生曾对张友士的诊病做了中肯评述,他说,大夫最懂得不能打保票,事事需留有余地,因为他责任大,验证快,那些大吹大擂者多是内容无法验证者。这一点其实和西医无异。西医在手术之前,让家属左一个签字,右一个签字画押,也都是给主刀大夫留余地,避免意外和吃官司。
西医也需要留充分余地?因为在血肉之躯上动刀子动剪子,难免意外。加之科学还有无法达到、无法解释的种种现象,就不得不从保护医生出发而制定一些医生免责条款。而中医就较少有这类直接的意外和风险,也就是说,当中医中药无效时,它也是在若隐若现的希望中耗尽病人所有希望。所以中医过分保守、留余地,就是缺乏自信的表现。至于鲁迅笔下那个庸医、动辄就是“蟋蟀一对;括号,要原配”就纯属医生拒绝负责而把所有责任都甩给了病人和家属。
秦可卿的丈夫贾蓉和天下所有病人家属一样,大夫刚来就问大夫这病于性命有无妨碍?张友士对这类问题见的多了,自然是三两句话就把贾蓉给搪塞过去了。虽然曹公绝对懂中医,但他还是通过“王道士胡诌妒妇方”对中医给与了刻薄的揭示,那句“一剂不效,吃十剂;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明年再吃。横竖这三味药都是润肺开胃不伤人的,甜丝丝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过一百岁,人横竖是要死的,死了还妒什么?那时就见效了”就无情揭示出了中医的尴尬和无奈。
曹公神笔,妙在秦可卿丧礼的无限风光和排场,这令人晕眩的气派,自然遮蔽了张友士无效的治疗,甚至,许多读者都忘记了此前张友士大夫隆重地登场、诊病,然而当聚光的大灯稍一转暗时,张友士大夫就悄然退场了,无声地消失在丧礼的暗处。
秦可卿看病时,在煞有介事的排场里被看重被珍爱,最终还是死了。
张友士还是没有验证出自己是不是神医,因为他最终没有让病人起死回生。


                                                                                              2020. 4. 25

回复 引用
关注(8)|粉丝(17)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309
威望:
411
发 帖 数:
578
注册时间:
2016-07-1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0-05-13 20:24
记不得微信是何时走进我们的生活了。

    却还记得微信变成“危信”大概是16年开始,18年达到顶峰。那正是 羞 线和 茂 易 占时间,其中有什么联系?我傻,闹清楚。

    14年我开始学着玩微信。开始还不错,还有前朝遗留的宽松,发些牢骚还无恙。当然,一直自诩为爱国的批评者的我也不会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大多属于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宣泄。当然也有卖弄、掉书袋之嫌。

    16年以后,大环境风声日紧,稍有不慎就遭不测。伍蟊们也开始猖狂肆虐。我没太在意,依旧我行我素,心里却津津乐道于对《邹忌讽齐王纳谏》的仰慕,希望古老的传统能对今之舆论有所借鉴。但事与愿违,厄运不请自来:2017年10月,我那个用了12年的QQ被腰斩;微信号更惨:从2018年8月到2019年10月的14个月里,我的四个微信号惨死,平均每个微信号寿命3个半月。

    应该说,网络“三光”最频繁时,也是我在网络最活跃、屡被 禁烟 的时候,不知道这算不算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当然最终还是魔高、用《编辑部的故事》里的那句台词说,“协 呃 暂时战胜了正义”。那时每每大段 发 盐 后,都会有一个加我好友的高潮,有时是接二连三加我好友,当然都是对我的肯定和支持。被失联时,常有志趣相同的网友到处寻找我、到多个群里询问我的下落。有一个在美国的同龄人、医学博士很惦记我的安危,委托他的学生在多个群里发帖寻找我,令我感动。自然也会激怒伍蟊,一次在一个大群里,我不卑不亢的说了些常识,俩伍蟊轮番叫板并对我咬牙切齿说到:这群里我第一个想杀的人,就是你!我回复道:哈哈!我挺欣慰,说明我戳到你们的痛处了!

    在众多好友中,一个东北的王兄令我唏嘘良久:

    一次,在我频繁发言后,这王兄加我私聊,他说:“我已经患肺癌晚期,本来心情暗淡、颓废,原想就如此混下去走向生命终点,没想到,你比我年轻还如此敢说话,抨击邪恶,令我佩服。我也要振奋起来,把余下的日子过好、过出风采来”(大意)。以后,这位王兄真的活跃起来,密集发帖,抨击黑恶弊端,神采飞扬,令人备受鼓舞。不久他又发来与女儿、外孙的合影,一家人温馨乐融融。我的回复换来了王兄开心大笑,我也很欣慰。

    19的年5月中旬,看到他好久没发朋友圈了,我谨慎地微信问候。他回复我:俊华老弟,我已是骨转移晚期,每天靠止疼药止疼,很痛苦,但只要有一点儿精神,我就一定会继续续战斗。我心里很伤感,只好安慰他、鼓励他。但是,六月份以后再没有他的消息了。

    我只好默默祷告,愿他的在天之灵安息。

                           (一)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