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526 回复:1

主题:[原创]文言文的魅力

楼层直达
关注(8)|粉丝(17)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316
威望:
411
发 帖 数:
595
注册时间:
2016-07-10

文言文的魅力


文言文的魅力
    ——读《聊斋·胭脂》
                   2020. 1. 27
                                                 李俊华
[font=&quot]
我的学生时代只学过三篇文言文:《叶公好龙》《愚公移山》《曹刿论战》,还没有培养起对文言文的兴趣呢,就进工厂当了工人。以后对文言文的好感、痴迷都是自学的。[font=&quot]
后来得到了一套繁体竖版的《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便如获至宝,时时翻阅,越读越觉得文言文精炼、过瘾。《胭脂》就是其中之一。[font=&quot]
《胭脂》的故事情节不复杂:胭脂姓卞,是一个[font=&quot]15岁的漂亮女孩。其父是兽医,在那个时代是个低贱行业,因此,胭脂父亲想为女儿择嫁一个配得上女儿的好家庭就困难,因而[font=&quot]15岁了还没有提亲的。[font=&quot]
胭脂的邻家有个少妇王氏,轻佻善谑,就是爱开玩笑。其夫常年在外经商,王氏遂与幼时玩伴宿介私通。宿介是个有学历的“知识分子”,然风流倜傥、放纵无行。一天,胭脂和王氏在门前闲聊,看见一个年轻帅哥从门前过,一身素服,举止文雅。胭脂看呆了,目不转睛盯着小伙子远去。王氏似有所察,遂玩笑道:这小伙子是[font=&quot]19岁的鄂秋隼,住在前街,性格温柔腼腆,要不要我给你俩撮合撮合?胭脂脸红了,沉默不语,王氏说完也就忘了。不想胭脂自那天后茶饭无心,抑郁不爽,人也消瘦下来。一天王氏又来,大为诧异,问之,胭脂说,我也不知道怎麽了,就是自从那天和你说鄂公子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王氏揶揄道:小姑娘你这是害了相思病啦,嗨,也怪我事多忙乱,要不,我直接去找鄂公子,让他来与你见一回,定下大事如何?胭脂说,不可!他若看得上我,就快请媒人来;私下见面,绝不可!当晚,王氏就对私下幽会的宿介说了这个事。宿介也久闻胭脂之美,虽怀不轨之心却无机会,这下正中下怀。他装作漫不经心地套问胭脂住所,第二天夜间就悄悄摸进胭脂家,径直叩门。胭脂问:谁?宿介冒充鄂公子回答:鄂生;胭脂说“妾所以念君者,为百年,不为一夕。郎果爱妾,但宜速遣媒人来,若言私合,不敢从命”。宿介假意答应,只求“握握你的手我就走”,胭脂不忍过分拒绝,就悄悄打开房门,宿介挤进门就抱住胭脂求欢,胭脂病未痊愈,体弱倒地,胭脂怒责:何来恶少?必非鄂郎,其人温驯,知妾病由,当相怜恤,怎会如此狂暴?再这样,我就喊人了!宿介恐怕事败露,不敢复强。又要求胭脂答应他下次幽会,胭脂说,只有等到迎亲那一天。宿介说太长了,不行。胭脂说,那就等我病好了再说。宿介又纠缠要个信物为凭。胭脂厌烦不给。宿介强行脱下胭脂脚上的一只绣花鞋塞入袖中。无奈胭脂说:今亵物已入君手,料不可返,君如负心,但有一死。宿介假意答应,退出后又来到王氏家里,躺下后还想着胭脂那俊俏模样。再摸衣袖,绣鞋没了!心里一惊,急忙爬起来找,没有。疑心被王氏所藏,王否认并反问之。宿介不再隐瞒,如实说了事情经过。王氏和宿介点灯到门外寻找,还是没有。第二天清晨再到路上寻找,依旧全无,只好作罢。[font=&quot]
再说王氏胡同里有个混混儿毛大,四处游逛无所事事,又屡屡勾引王氏,被拒绝。毛大不死心,知道王氏与宿介关系暧昧,于是常来王氏门前转悠,企图以捉奸要挟王氏。这晚毛大又来到王氏门前,刚欲近前,脚下踩到一柔软物,捡起一看,是一只绣花鞋,诧异中凑近窗下偷听,正听到宿介给王氏讲胭脂和鞋的事。毛大也知道胭脂之美,心中窃喜,几天后趁夜来到胭脂家,却错走到胭脂老爸门前。胭脂爸听到脚步声向外看,看到一个鬼祟身影,猜到是奔着女儿来的,大怒,持刀冲出追砍毛大。毛大欲翻墙逃走,老人追上就砍,毛大返身与之厮打,混乱中毛大夺刀将老人砍死后逃走。胭脂与母亲追出,发现人已死,急忙报警。捕快来到,现场找到了刀和鞋。胭脂母亲持鞋怒问女儿,胭脂遂把鄂公子骗走鞋的经过说了。捕快上报,县令命将鄂秋隼抓来。鄂公子到庭,战栗不知所云,唯有脸红、发抖。县令以做贼心虚为据,命鄂公子与胭脂对质,胭脂只有边哭边骂,而鄂公子则嘴笨无以辩白。县令越相信鄂秋隼为真凶,不说?动刑,鄂公子扛不过,遂招认。判死刑,上报至济南府。[font=&quot]
当时济南府郡守为吴南岱。这位吴公一见鄂公子,就觉得他不像杀人犯,于是派人一边私下温语安慰,一边细细询问事情始末,尽得其详。开庭审讯,吴公问胭脂,见到鄂公子时,周围有无他人?胭脂答:没有。命传鄂公子上,吴问鄂与胭脂见面经过。鄂公子答曰:曾过其门,见旧邻王氏与这女子出,我即回避之,并无一言。吴公叱问胭脂,你刚才说见鄂公子时并无一人,何来王氏?胭脂辩之说,虽有王氏,但她并不知情。吴命拘王氏到庭。吴公问:杀人者谁?王氏答,不知。吴公诈道:胭脂已招供,杀人者你全知道,为何隐瞒?王氏大呼冤枉:小丫头片子自己想男人了,我虽有撮合意,也不过玩笑尔,她自己招奸夫入院,我怎么知道。吴细问王氏前后详细经过。再呼胭脂上堂斥之:你说王氏不知情,可她却招认了前后撮合意?胭脂哭道:自己不肖,致父惨死,讼结不知何年,实不忍再累他人。[font=&quot]
吴公再问王氏:与胭脂戏言后,对谁说过?答无。吴怒曰:夫妻在床,应无不言者,何得云无?王氏答,丈夫久客未归。吴公曰,虽然如此,但凡戏人者,皆笑人之愚,以炫己之惠;不向一人说,骗谁呢!王氏不语,用拶刑,王氏熬不过,遂招:曾对宿介说过。吴命释放鄂公子而拘宿介到庭。问宿介,答不知道。吴公道:宿妓者必无良士!打!宿介供说,想占女孩便宜是真的,但丢了绣鞋后没有敢再去,杀人实在不知。吴怒曰,踰墙者何所不至。再用刑,宿介苦熬不过,屈打成招,遂成铁案,只待秋决。人们都赞扬吴南岱明察秋毫,快速断案。[font=&quot]
此时我们看到,前者县令是被“做贼心虚”的先入为主所误导,简单判断鄂秋隼是主凶。济南府吴南岱仅因“宿妓者必无良士”之偏见就草草判断。清代嘉庆时两淮盐运使但明伦对此评点说:宿妓者必无良士,是已,然未必遂能杀人,吴公之误在此。[font=&quot]
宿介虽行为放荡,然亦山东名士,或是宿介命不该绝:他闻之山东学政施愚山巡视至此,遂上书诉冤。施愚山详细审阅了案卷,沉思久之后拍案而起:此生冤也!他请来有关各院、司再审。施愚山问宿介:绣鞋丢在哪了?宿介答:忘了,但是到王氏门前敲门时,鞋还在袖中。施愚山命押上王氏,劈头就问一句:宿介之外,奸夫有几?就是说,你和宿介之外,还有几个奸夫?蒲松龄妙笔,寥寥数语就把施愚山的敏锐一语点出。施愚山意识到,捡到绣鞋的,一定是常来王氏门前觊觎、对王氏图谋不轨的人,因而嫌疑最大。王氏说,实在没有。施愚山说,淫乱之人,岂得专私一个。王氏说,我与宿介自幼相知,故一直没有拒绝他。同街道也确有几个打我的主意的,毛大就屡屡挑逗于我,被我拒绝。施愚山曰,何忽贞白如此!施愚山又问,你夫远出,有没有借故到你家讨好、献殷勤的?答曰有,如某甲某乙等数人。施愚山命其把名字统统供出。了解到这几人都是胡同里的无行之徒,遂一并拘来。[font=&quot]
施愚山把这几个嫌犯押到城隍庙,在案前对他们说,我梦到神人托梦,说杀人者就在你等几人中。若自首,还可轻判,几个嫌犯一口咬定绝无此事。施公把他们带到一个室内,事先命人把门窗遮蔽起来,使屋内漆黑一片。然后驱入他们,命人端盆水来,于黑暗中洗手。然后戒令:面壁勿动,杀人者,当有神书其背。[font=&quot]
少倾,唤出验视,施愚山手指毛大曰。此真杀人贼也!真相遂大白![font=&quot]
原来,施公命人先把屋内墙壁涂灰;洗手盆内加墨。其他人心不虚,坦然按要求做。只有毛大,害怕神灵在后背写字,所以进入黑屋后把后背靠在墙上,往外走时用双手捂在后背上,故毛大后背上又是灰又是黑水……遂结案。[font=&quot]
其判词结语说到胭脂:“嘉其入门之拒,犹洁白之情人;遂其掷果之心,亦风流之雅事。仰彼邑令,作尔冰人”。就是希望地方官作媒,成就胭脂和鄂公子婚事。[font=&quot]
胭脂自从吴南岱审此案,才知道鄂公子被冤,每次见面虽心怀愧疚然爱恋之情依旧。鄂秋隼也感觉到了,但因为胭脂对簿公堂,为千人所窥指,恐娶之被人姗笑,心里犹豫不决,无以自主。判牒既下,心始安帖。邑宰登门为媒,婚事始成。[font=&quot]
补充:施愚山是蒲松龄的老师;[font=&quot]
据说宿介的名字还出现在北京国子监的进士碑上。[font=&quot]
[font=&quot]
[font=&quot]                                                                                            2020. 2. 1
回复 引用
关注(32)|粉丝(107)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1765
威望:
616
发 帖 数:
6285
注册时间:
2008-05-0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0-02-02 09:36
文言小说聊斋是不错的,睡前阅读更佳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四十州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