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932 回复:0

主题:被《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恶心的员工,2018年-2019年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发 帖 数:
4
注册时间:
2019-08-04

被《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恶心的员工,2018年-2019年

1、2018年4月下旬研发部童某某申请离职,2018年5月正常交接完毕。2018年6月份《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刘鹏拖欠工资不给,童某某多次崔其办理拖欠工资,刘鹏以各种理由推脱,最后才于7月上旬才给童某某部分工资,剩余工资以绩效及交接问题不予以发放。

2、2018年6月初招聘毕业生李某为财务,招聘中说明试用期三个月,工资按照转正80%发放,李某正常工作到2019年9月后提交转正申请,刘鹏以工作不饱和,没有时间处理等多种理由推脱,不予以转正,直至10月后,李某无奈的离开。

3、2018年10月研发部孙某申请离职,工作正常交接完毕,于2018年10月底离开,中间孙某多次讨要工资,刘鹏一直拖欠不给,最终与2018年11月下旬左右才给,且有剩余工资未给。

4、2018年9月中旬,工程部徐某在为公司户外工作时,被私家车撞飞,徐某住院,刘鹏不予承认徐某受伤为工伤,理由为徐某为试用期员工,最后所有医疗费用为徐某自己承担,徐某最终因伤病和刘鹏处理问题态度无奈从公司离开。

5、2018年11月上旬人事徐某某被以协助商务部为由调岗商务部(此时商务部不缺人),2018年11月中旬招聘了一名新人事,因新来的人事以前并未从事过人事岗位,所以刘鹏及副总孙迎要求徐某某将其教会,并同时交接现有人事所有工作。
  2018年12月1日对徐某某进行“调岗降薪”处理,徐某某要求给予合理解释,刘鹏的解释就是,“你岗位调整到商务部,工作也不紧张” ,随后徐某某与刘鹏起争执,随后刘鹏要求叫保安将徐某赶出去。并于2018年12月1日当天下午将徐某某工作用的电脑内资料取走,私人物品被打包,且下班后从物业处借用链条锁,将大门锁了起来。
  2018年12月1日将徐某某踢出公司微信、QQ和钉钉工作群组。
  2018年12月上旬将徐某某工牌,从《中联西北设计研究院》物业处注销。
  2018年12月上旬刘鹏专门开会说明此事,说徐某某在公司造谣生事,所有才让走的,全程为刘鹏一个人在哪里说,并禁止其他人发言。
  试问当徐某某应聘时被告知“我们是中联西北设计研究院旗下的建筑智能中心”?被以“造谣生事”理由被恶意退,中联的管理职责在哪里?
    因徐某某有1周岁左右小孩需要照顾,加上刘鹏的妻子:现在《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张文娟游说,徐某某无奈最终放弃维权。

6、2018年11月底武某某进入公司,职位:市场部销售,入职前已经明确工作地点为西安,入职后所要求做的工作均不是与销售相关。
     2018年12月中旬要求武某某调岗去韩城常驻(又是调岗),销售工资为3500,并不说明提成比例和社保五险等。
    武某某入职时已经明确工作地为西安,并且家庭成员和女朋友均在西安工作,不可能常驻外地 (中间已出差去过韩城),多次协商无果,武某某离职。于2019年12月18日办理交接手续,行政人事将考勤等已核算,财务将工资已核算。
    武某某多次讨要工资,刘鹏以武某某工作不满一个月,系公司临时工,不给工资,并指责工作不积极。
  经过中间人调解,刘鹏答应给结算工资,截至2019年8月一直都没有发工资。

7、2019年02月23日研发部郭某离职,交接手续正常办理完毕,公司为其出具离职证明方才离开公司。
 2019年3月中旬郭某多次讨要工资,刘鹏以工作未交接清楚理由,拒不支付剩余工资。
 2019年3月18日申请至雁塔区劳动仲裁处,劳动仲裁最终调解,刘鹏才支付郭某工资。

8、2019年1月1日原研发部主管赵某某向刘鹏提出正式辞职(12月已经提出),期间要求交接,刘鹏一直不予以交接处理,2019年1月31日公司出局离职证明后才正式离开。
  2019年2月一直拖欠赵某某工资不给,赵某某多次讨要未果。
  2019年3月18日无奈只好申请劳动仲裁,讨要工资。
  2019年4月2日雁塔区劳动人事争议委员会受理。
  2019年4月10日《西安市雁塔区劳动人事争议委员会裁决书雁劳人仲案【2019】217号》
判决如下:
一、 被申请人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应自本裁决生效之日五日内支付申请人赵某某2019年1月份工资8851元。
二、 被申请人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依照有关规定为申请人赵某某补缴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及生育保险费及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具体交纳办法及数额,应以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的审核认定为准。
三、 被申请人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应依照有关规定为申请人赵某某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
四、 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2019年4月16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旷工30天、未交接工作、骗取公司奖金5000元、“星级评顶系统”造成公司损失751020元、“智行高速”漏洞百出损失533000元,“绿色通道管理系统”造成项目违约损失1087401.72元,学历造假等理由将赵某某诉讼到雁塔区劳动仲裁处(合计:2376421.72元,大写:贰佰叁拾柒万陆仟肆佰贰拾壹元柒角贰分)。(我数学不好,申请人的算法没有看懂)
  
  2019年5月7日,雁塔区劳动仲裁,判定诉讼无效,《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最终撤诉。
  
  2019年6月《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执行仲裁过程中,故意为赵某某缴纳3500元基数的社会保险(赵某某的工资基数为1万元)。现在尚未有处理结果。
  
  2019年9月 截止《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仅仅对赵某某被恶意缴纳社保的事情只是电话询问,并没有做出任何有实际工作。
  2019年10月赵某某最终通过陕西信访拿到补偿,但还是被欠3千多元不了了之(被恶心的不想和这个公司有任何关系)


9、2019年03月中旬,《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有意辞退研发部冯某某。

    2019年3月26-39日冯某某于《陕西高速集团》南郑收费站驻场开发,连续加班三个工作日共计13小时。

    2019年04月01开始法人刘鹏开始找各种理由不承认加班事项

    2019年04月8日人事要求签不计算加班的考勤表,冯某表示此时刘鹏自己知晓,随后会找刘鹏商谈。之后被啥都不会的新来的部门负责人宋某某谈话,要求强制签此次考勤。被冯某某拒绝。

    2019年04月10日宋某某开始强制指派冯某某处理远远超出的职能范围的工作。

    2019年04月11日公司开始面试Android开发人员,

    2019年04月12日冯某某找刘鹏,咨询加班问题怎么处理。刘鹏于13:47回复:“你部门主管负责你部门全部,你们谈。”,

    2019年04月12日16时宋某某又强制指派冯某某。采购部门的事物,被冯某某拒绝后,宋某某于16:37通知行政以“不配合领导工作”为由罚款50元(微信)。

    2019年04月12日19:38冯某某被刘鹏移除公司微信群,和QQ群,
    
    2019年04月13日上班被告知“涉及盗取公司商业机密、恶意攻击公司服务器”并停职。并将冯缪某办公所使用电脑主机拿走。
    
    2019年04月13日上午10点开始,张文娟(刘鹏妻子)找冯某某谈话,最后冯某某要求报警处理
    
    2019年04月13日晚21:10技术主管宋某某打电话说此事给他面子,这事情不要闹这么僵硬,他会给冯某某把3月工资和四月工资要到,被冯某某拒绝后开始言语上攻击。
    
    2019年04月15日冯某某被赶出公司,
    
    2019年04月17日行政人事张某某要求冯某某进行工作交接,
    
    2019年4月19日冯某某开始维权,
    
    2019年04月25日某某收到因自由散漫、不服从领导安排、窃取公司商业机密被开除通知书(《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收到维权书当日发出)。
    
    2019年05与17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冯某某盗取公司商业机密为由向高新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冯某某赔偿10818元。(还好不是200多万)
    
    2019年6月3日已经由于开庭西安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判决书《西安市劳动人事争议委员会裁决书市劳人仲案(高新)【2019】772号》《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违反《合同法》第十九条、第五十条、第八十七,违反《劳动法》第五十条、第七十二台条。
    
    2019年06月8-12日冯某某多次要求《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执行判决结果,《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拒绝支付工资及赔偿金,也推脱办理社保等。
    
    2019年06月13日冯某某的家人收到《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电话威胁。
    
    2019年06月15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将冯某某起诉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为要求多名办公室人员所写的冯某某盗取公司商业机密过程。

    2019年06月15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将冯某某起诉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驳回《西安市劳动人事争议委员会裁决书市劳人仲案(高新)【2019】772号》 并提供办公室人员所写的盗取公司商业机密过程,证明冯某某违法公司规定才被开除的。
    
    2019年07月02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人事通知冯某某要求办理社保,但必须要求冯某某签收协议,并且说协议为社保中心要求,后经核实,此协议社保中心并不存在,纯属《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及负责人所为。
    
    2019年07月08日《西安市劳动人事争议委员会裁决书市劳人仲案(高新)【2019】972号》裁决如下:
        一、自本裁决生效日十日起,被申请人冯某某,向申请人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返回工卡;
        二、驳回申请人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他仲裁请求。
        
    2019年07月10日冯某某与《中联西北工程设计研究院》部门负责人交涉,被《中联西北工程设计研究院》安保人员拦截。蓄意殴打冯某某,最后证实为刘鹏所为。

    2019年07月10日下午13时许多,刘甄(刘鹏的亲哥)给联系冯某某表示,此事他可以做主把事情解决,只要想解决此事,大家都可以谈。冯某某咨询后发现刘甄根本就不知事件发生过程。
    2019年07月17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人事通知冯某某,说找个合适的地方谈一下劳动纠纷(刘甄指派)。冯某某对《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高速集团,交建集团进行抹黑行为,决绝了要求。
    
    2019年07月24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人事再次联系冯某某希望可以坐下来谈,条件都好说。并最终约定时间为2019年07月25日12点,地址:西安市高新区阳光天地广场。
    
    2019年07月25日刘甄想以给冯某某3000元工资,盗取公司商业机密这事就当没有发生,并签署相互谅解协议。中间各种扯皮。
    
    2019年07月30日、08月08日、2019年08月29日冯某某多次要求《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将社保转出,被刘鹏和刘甄各种理由推脱,不予以办理。
    
    2019年09月10日-17日冯某某经多次联系《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及《西安市法咨部》才最终确认到案件早已经到法官手中,但是《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电话为冯某某已经停用1年半的电话号码(不知道是何居心),法官一直无法联系到冯某某造成案件一直拖延没有办理。
    
    2019年09月18日冯某某顺利拿到传票,《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竟然在起诉书上说冯某某恶意跳槽(报案的时候明明说的是盗取公司商业机密呀,这个怎么就变成跳槽了)
    
    2019年09月30日刘甄联系冯某某,又要求和解(07月25日没有骗到傻子,这次继续)。
    
    2019年09月30日下午16:55收到黑社会性质人员威胁,扬言再不出现,就砸冯某某的车,下午17:05冯某家人收到黑社会性质人员骚扰,要求冯某某出现。
    
    2019年10月21日上午11:20刘甄又联系冯某某,要求和解(10月24日开庭),
    
    2019年10月24日法院开庭,10月23日《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对冯某某的控告进行撤诉(害怕成为失信企业)。案件没有重新审核,《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因进行开庭前进行撤诉,所以进行当庭调解(冯某某提供了将近30份证据和一名证人),过程中张文娟说会到冯某某工作单位闹事。
    2019年10月25日-31日冯某某多次联系《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要求执行裁决内容,刘甄开始表示现在没有钱,后面又说需要见面谈,之后又说可以给钱但要签协议,最后又拒绝给冯某某赔偿,并不给冯某某补缴社保,
    
    2019年11月6日冯某某无可奈何,只能申请强制执行(雁塔执行局),但社保无法执行。
    
    2019年11月8日10:54,张文娟首次拨打冯某某电话(整个事件的导演),说明钱可以给,需要归还资料(子虚乌有,此事已在《西安市劳动人事争议委员会裁决书市劳人仲案(高新)【2019】972号》案卷中说明。10月24日开庭已经说明,后证实SVN被某傻子删除了)

    2019年11月18日执行局321办公室要求冯某某到执行局撤销执行申请(国家办事机关就是这样办事的),
    2019年11月19日冯某某到执行局后才知道,撤销行为见不得光的私下动作(强制执行会影响企业征信)。

10、2019年10月-11月,《西安鲲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又以不听话、生育等各种理由,刁难部分员工,又离职3-4名人员。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