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34»
共4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028 回复:46

主题:[人文纪实]纪念老同学高潮【严建设老照片391集】

楼层直达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纪念老同学高潮【严建设老照片391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威望 +16
行路人 威望 +10 前天 00:03 感谢发帖,勾起许多往事的回忆。
桑榆情, 威望 +1 10-09 好友情深。记忆犹新。
祖籍沈阳 威望 +5 10-08 精彩   点赞!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10-08 14:50
纪念老同学高潮【严建设老照片391集】
高潮早年家住骡马市水车巷,是我幼儿园园友,小学同学,中学同学,也是挚友。过去的50年来,我俩无话不谈。奇怪的是我俩50多年来从未吵过架,哪怕一次。其英年早逝。令人非常痛惜。
过去几十年来,许多往事淡忘了,还有许多往事历历在目,宛若昨日一般。总之实话实说,写一点只鳞片爪的故事,寄托我的哀思,纪念好友高潮而已。毕竟我微信上还有小学群中学群。
今日是九九重阳节,也是诗人喟叹遍插茱萸少一人之际。今夜非常奇怪,家中豢养的一只白猫,从书房叼来一张135胶卷洗出的小照片搁在我脚下,然后蹲着看我发呆。辨认之下,骇然发现,竟是我和高潮在五柳巷小学的合影。旋即翻拍发在小学同学群里,竟无一人认得。然后我通夜无眠在电脑上打出一篇文稿。一直到凌晨眯了一会。
这篇文章不能算祭文,只能算随笔而已。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10-08 14:50

20141月高潮猝然辞世。当年我们几位中学老同学接到谭航苏通知,结伴给高潮送葬时,其兄高铁民看我拍照,就怕我写悼念文章发在网上,叮嘱我说,现在千万不要在网上扩散消息,其儿子还在国外读书,怕他闹回国分心,必须要瞒他。当年高潮对儿子期望值很高,曾写过一首示儿诗,希望儿子出人头地:
儿呀!昂起你的头颅,
大步朝前走,
无畏狂风恶浪,
怀揣着梦想,
去勇拔那头筹。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10-08 14:51

高潮父母系河南人,当年其父叫做高峰,在南院门古旧书屋工作,其母名字记不得了,在东大街新华书店工作。印象中几十年来,其母亲溺爱小儿子高潮,用绵软的河南腔呼唤高潮省略为一个潮字,拖腔悠长曲里拐弯,非常温柔。
我和高潮3岁时相识于当年的西安市第一保育院。我比较皮,午睡时常会翻窗子偷跑去后院玩,常被阿姨责打责骂罚站。他还好,寡言少语,没啥调皮捣蛋之事可干。
高潮家里有些藏书、碑帖和旧的字画,床底下还有一木箱娃娃书。童年的我极羡慕他家,尤其羡慕他家床底下那些半新不旧的娃娃书。高潮父亲高伯颇有儒雅的书生气,待人极和气,也非常有礼貌。
当年高潮是个瘦弱的男生,性格较内向,温良恭俭让。平常总戴副眼镜。小学中学时期,我常去他家玩,每次向他告辞时,他都要一边说一边走,把我送出家门口,再把我送到院门口、巷子口。假如我不说“行了,你回吧”,他就会客客气气的把我一直送回我家巷子口。好在俩家距离很近,穿过西柳巷南柳巷就到了。
当年我常赖在他家看娃娃书,尤其是在放寒暑假的时候,几乎每天看到半夜12点。1965年暑假,我在他家看了全套的《三国演义》、《西游记》、《杨家将》和《说岳》。他家的书架上贴着气父用工整的隶书写的条子:“私人藏书,概不外借”。但对我却例外。
每当我看到半夜12点时,其父熬不住瞌睡,就先是眯着眼睛咳嗽两声,然后叹口气,皱着眉头用河南腔说:算了,算了。干脆叫建设拿回家去看算啦。明天一早记着一定给我还回来。记住别忘啦。
一听这话,我就心花怒放立即拿着书如囚遇释般撒开脚丫跑回家。我是从不敢食言的,每本书都按时归还。我怕失去信誉,以后被高伯拒之门外。我终于把高伯收藏的娃娃书全部看完了,就只好仍去街头的小铺子租书看。
当年高伯对我的名字很欣赏。缘故是当年有首歌曲《社会主义好》,结尾4个字恰好是我和高潮的名字连缀。也许冥冥之中算是结缘。
记得高伯红木的书橱上搁了个陶瓷盘,盘子搁着一块烂砖块,砖头上用隶书工工整整写着4个字:万里长城。说是出差从北京八达岭捡回来的。受高伯影响,1974年我从洛阳龙门归来,把在龙门石窟拣到的一只石雕佛手也搁在多宝阁上,写着4字:洛阳龙门。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1

1970-1973年之间,西安市东郊的兴庆宫公园是我和高潮常去之地。自习课逃课,步行来往,无分春夏秋冬。经常是黄昏,我俩在兴庆湖畔吟诵古典诗词,吟诵鲁迅的文章,大谈普希金、谈巴尔扎克、谈辛弃疾李清照、谈柳青贺敬之。或慷慨激昂,或沉思忧伤,有很多共同话题。当年他非常喜欢李清照的两首《如梦令》。倒背如流。有次我朗诵《伤逝》到满脸泪水。以后的我,失望和悔恨,当以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
1973年的夏季是个多事之夏。我俩来往更加频繁。因当年有个同年级同学叫做李海滨的被住校工宣队开除了红卫兵,逼的得了精神病,那段时间我终日不辍每天步行去大雁塔去看护他。送他去做电休克治疗。当年为看病方便,其父在北池头村租了房子。高潮也曾去过一次。我俩彻夜长谈。
1973年,高潮的河南焦作老家来了个亲戚,是高潮的表妹,好像姓杨,芳龄16,不善辞令却喜欢拉二胡。受表妹影响,高潮也买了把二胡,在家里拉了几十年。只拉一首曲子,基本上拉的是《我爱北京天安门》。熟稔的音符从弓弦里迸发出来,寄托着一位少年朦朦胧胧的单相思情愫。
当年他曾约我去看了两个内部电影,一个是日本的《军阀》,另个是美国的《火山爆发》,非常震撼。当年绝大多数人也就是国产烂片看看。
我俩上课时经常传纸条。有时一堂课传4-5次都有。彼此为了没名堂之事大张旗鼓争辩不休。有时唱诗酬和,填词做赋。同桌女生常偷看,被我发现后佯装不好意思:你俩还挺有意思的呢。
1977年的8月初,我和高潮另约了俩同学李西茂李海滨混火车去了趟华山。当时记得借了女生杨梅的华山牌135 照相机,买了3个胶卷。借了同学韩成学的望远镜。带了口琴、苹果、梨瓜、烧饼以及准备露宿的塑料床单。那年月李海滨生活窘迫,登山没带一点吃食。
由于没啥经验,次日下山时食物吃完了饿得很,在玉女峰下挖了农民种的土豆吃,满嘴酸麻,恶心欲呕。土豆只有葡萄大小,绿色的。高潮满嘴白沫接连说,来一首诗,赋一首诗。那些年我俩都有点矫揉造作。而班上的班干部稍嫌极左和跋扈,我俩连骂人都是用《史记》里的话:鲰生!竖儒!有次被父亲听到,则叹气说,比书呆子还书呆子。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2

高潮私下曾给自己取过俩笔名,知者甚少。也许只有我知道。叫做水花、秋叶。再后来做新浪博客时叫做林涧溪鸣。
我在过去的日记里常简称他做花。以至于中学生时期,被班上同学偷看了我的日记,一直没猜出来花是谁。1979年我工作后曾住东壕村、周家巷等地,日记里反复有过:花来,置酒小酌。花夜访,小酌。
高潮比较好面子。1975年,我插队回家探亲,问他在什么地方工作?他回答是中国轻工业部电子计量研究所说了一大堆。我截断他再问地址在啥地方?他支吾了一好会儿,说是在碑林区柏树林什么兴隆巷。我想了一下,直截说那个地方我知道,一个做秤的秤厂吧,是个社办企业。他说就是的,临时工。
他喜欢古典文学,喜欢古诗词,书法写得非常好。后来曾写过兴庆宫公园的小诗:静池绿水三月风,石桥横卧杨柳青;烟吹孤舟轻漂摇,雨润幽径鸟深鸣。虽说有别字,韵脚倒还算有。
1975年我在他家借过手摇唱机,回家后越来铁哥们关上门窗并蒙上被子偷偷听黄色歌曲,比如俄语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洋人大笑》、《划船曲》之类。后来被一位莽撞的哥们绰号叫做拜夫斯借去玩,弄断了发条。他来催讨,我如实告诉。他非常生气:我就知道东西一到你手里,肯定要被拜夫斯借走,拜夫斯肯定要弄断发条。我无言。还有一次借了他一支气枪,凑巧也被拜夫斯转借走,凑巧的是后来居然也弄断了气枪弹簧。
1977年,高潮在民主剧院打零工。当年的民主剧院位于端履门北口路西,曾经被改造成了电影院。1976年拨乱反正,到了1977年冬季,很多多年不见的老电影都纷纷出笼,电影票为成人0.25/张。高潮就和几位临时工把门剪票,给我们造成了极大便利。那些年我们常去蹭电影看,经常接连几场看,总之不要钱。高潮把门检票之际,我自己或带些亲朋好友去蹭电影,高潮见我来了,心照不宣,努嘴摆头示意我只管进。那年仲夏8月,我组织高潮和他们的员工、以及北柳巷一些朋友14人登了趟华山。
1983年我住在环南路东壕村。高潮常来串门聊天。有个夏天,妻子出差,他来我家,我俩共进晚餐,饭后住在家里。妻子对高潮也很赞赏。
那天凑巧一位西工大党办的哥们郭友军夹个西瓜先来敲门而入,本来也想彻夜长谈的,此人喜欢摄影,为人很厚道。但我嫌他脚太臭,打发走了。他拿来的西瓜切开分吃了,并不好吃,并非他夸口的3个绝对:绝对脆沙瓤、绝对甜、绝对好吃。
高潮来得稍晚,一反常态重重敲门,我开门一看是他大喜,他大叫道是否想谋害我,把西瓜皮撂到门口想栽死我,快快把凉甜西瓜奉上,鄙人渴死了。栽是陕西方言,大致是跌之意。
当年条件差,当晚我俩挤在一张大床上睡。那夜月明星稀,月光从半掩的窗帘照射在床上。本来瞌睡劲上来,我都睡着了。半夜我蓦然醒来,见他凝视着床头的一幅世界名画,嘴里好像反复在说梦话:HS是个好娃。我用班主任的四川腔说:高潮,你大概在做梦!
那幅画作是印刷品,当年0.17/张,从东大街美术读物门市部买的。原画是俄罗斯的伊万·尼古拉耶维奇·克拉姆斯柯依创作的。月光下一位白裙美少女,独坐池塘边的长椅上沉思。参天的菩提树无语,蔷薇花馨香,池塘睡莲菖蒲。能令人产生桃色遐想。
当年我俩时常旁若无人夸夸其谈高谈阔论。也背地里谈过女生。印象中说道HS,他评价是刻苦好学、待人耿直。他时常无意中谈到另位回民女生叫做洪琦的,我评价:苗条貌美,刻苦好学,聪慧多礼。
印象中高潮更喜欢谈未来,谈理想。我曾说我将来要成为一个诗人,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诗篇,在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时,我独自行吟在黄叶飞舞的秋天的小路上。
高潮说他比较实际。他觉得光下小雨意思不大,他希望下暴雨下雷阵雨下呼噜大白雨,还说他将来要指挥10000个人统一穿大裤衩光脊梁戴大草帽,在瓢泼大雨中在华山之巅用10000架钢琴演奏《我爱北京天安门》。到时候他会一边指挥一边抬头大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罢!
《我爱北京天安门》其实是他表妹教他学二胡时拉的。后来他孤独地把这首曲子拉了几十年,一直拉到和一个身体结实的大龄女教师结婚前夕。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2

请高潮吃饭比较省钱。高潮吃素不动荤腥。
当年我住东壕村时在民生商店工作,收入少手脚大。经济时常拮据。家里不断来客。招待客人,一般就拿个网兜、铝锅骑自行车去雁塔路北口的李家村食堂买散啤酒、买熟猪头肉、猪肺、猪蹄、沙肝、豆腐干招待。总之捡便宜的买。那年月猪蹄和鸡爪不上席面,非常便宜。高潮来家,顶大剥两根葱切切炒俩鸡蛋就能下酒。我俩常做彻夜长谈。当年鸡蛋很稀罕,漫言没钱,有钱也买不到,副食店里倒有,要鸡蛋票。
我会捡便宜的买,丹凤红葡萄酒0.68/瓶,散啤酒0.18/斤,熟猪头肉0.68/斤,还有一种很便宜的熟猪肝,不是我们现在吃的猪肝,当年叫做沙肝,口感有点面,才0.38/斤。回家后再剥一头大蒜,拍几根黄瓜、切些萝卜丝装碟上桌,再挖两碗白面,在村里压面机房换点切面煮煮,就能招待高潮了。这样有几位朋友成了常客,经常赶饭口来串门,对于我俩小两口来说也是负担。好在一位常来的朋友吃素的不吃肉。吃素的朋友说的就是高潮。
散啤酒盛在铝锅里,再装进网篮中,我单手撒把骑自行车带回家还是冰的。过去人穷得很,没钱请客也请不起客。家里来客了经常比较尴尬。
那是80年代,已是改革开放初期了,人们吃得饱肚子了,经济上还是捉襟见肘。譬如我,当年也是才结婚不久,我和妻子俩人每月工资合起来不到80元。而妻子和我商议,计划每月在银行储蓄25元,雷打不动,以备不时之需。这样我俩能动用的月薪仅50多元。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买煤买粮买菜,房租水电,每样都得一笔开销。当然白面过去0.164+1斤粮票/斤,1袋白面50斤,也得8.2元。那一段时日,我俩租住在环城南路的东壕村,住在一间小二楼18平米农民房内,每月月租18元。
1984年,是我们毕业10 周年纪念日。当年我与几位老同学筹办同学会,我通知他前来参加被他拒绝了。他说没啥意思,乏味的很。那帮人不见也罢。
高潮性格内敛,属于晚婚族。大概在近40岁时,才经人介绍与一位女教师缔婚。
HS是一位女生,曾是他的睦邻,也是我俩共同的中学同学。1983年貌似刚结婚。高潮把座右铭曾写给我看:温柔是立身之本,刚强是惹祸之胎。
毕业后他介绍我认识一位好友,叫做张宁,也属温文尔雅之辈。当年曾在北大街油脂门市部工作,因此被我谑称为卖油郎。其嗜酒好文,喜欢古典诗词、喜欢书法。只是交友广泛,但手头拮据不肯请人酒饭。当年绰号叫做承让。
有次高潮登门拜访,张宁好像正在午餐而闭门不纳,高潮一怒之下,从腰里摸出一张纸来,随手写了首打油诗塞在门缝里拂袖而去:排风扇,呼呼响,吃香喝辣屋里藏。叫门不开啥意思,只是落个大承让。
1990年到1992年那几年里 ,我们都比较闲散,我蜗居在东县门教育局家属院居住。他住的不远,在临近的东仓门租房居住,几乎每天到我家来打牌饮酒。张宁也来打牌饮酒。每天来的朋友络绎不绝,基本上中午赶饭点来,午饭晚饭都是老妻张罗招待。晚上一般通宵打牌,早晨散局,有赢家买早点。老同学有丁锡山、李西茂,此外还有七班的王晓钧、四班的康小荣、九班的张小宁韩元等人以及一些社会上的新朋友。家里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据高潮说来我家抬腿就到,走路也就不到5分钟。
当年我托老同学康小荣的妻子介绍一位美女给他做朋友。美女来家后我一看,美女唇红齿白苗条漂亮活泼开朗。但高潮看不上。相处了没几天就散伙。问为何?高潮说这女人铺排大得很手脚大的很,进饭馆点菜没肉菜不行,居然还要啤酒,根本不是过日子的人。

2007年高潮迷上了太极拳,顺带说一句,可能是其父亲钟爱而被他嘲讽过。高潮说正宗的太极拳在河南焦作温县的陈家沟。说记得小时候院落当中大婶大妈们坐着纳着鞋底缝补衣裤边说笑。一只老母鸡正领着一群小鸡。突然间老母鸡发出低回而悠长的叫声,把围拢过来的小鸡用翅膀护在自己的身下。空中盘旋着一只鹞鹰。鸡主急忙起身抓起那正在太阳底下晒着的破搪瓷尿盆,用笤帚把狠命敲打,其他人也帮衬着朝向天空大叫吓跑鹞鹰。几天后那只鹞鹰又来了。慢悠悠地盘旋,忽儿在空中停顿了片刻,紧接着鹞身一纵便俯冲下来抓走了那只老母鸡。惊呆的高潮半晌才缓过神来,疯也似的大声哭喊起来。后来他才知道什么叫鹞子翻身了。拳中有一招式名曰摇步亦曰摇转。有人称其为跃步。

近十几年里我一直在十多家网站发帖,其中做新浪博客浏览量稍大。粉丝无数。大致6000余万浏览量。高潮也在网易、西祠胡同等处发帖,也做了新浪博客,当然浏览量不及我的万分之一。他得知后非常不服气,曾专门登门找我说过此事,劝我万不可落入俗套。我抱怨他涩皮,说咱俩交往半辈子了只在你家吃过一次元宵,还是帮办你结婚的时候。他闭口不言很尴尬。回家后专门写了篇文章发表《砸刮一下严建设(原创)》,看的我非常快乐,哈哈大笑不止。
高潮天性纯良。一直以来插科打诨无所不能,好讽刺人,好跟人抬杠。谁言谈间嘴里吐出别字来被他知道了,常会夸张讽刺好些天。当然是善意的。
有次有个电影院的兄弟来家,饭桌上说老婆住医院了,高潮问啥毛病?那兄弟说没毛病,就是你们文人说的分兔去了。高潮惊讶问啥分兔?那兄弟不耐烦回答,十月怀胎,一朝分兔嘛你都不知道?高潮闻此语笑不可遏,噗嗤一声满嘴西红柿炒蛋粉条莲花白米饭刹那井喷。那兄弟后来出生的女儿小名就叫做小兔子。
我们一位叫韩成学的老同学一直暗中誉其为折勃。折勃一词系关中方言,意思就是吹毛求疵好抬杠较真之意。为此事老韩曾与我打赌,说你说啥高潮非反着说抬杠不可,不信打赌。赌注不记得了,总之后来我输了。
说的是中苏珍宝岛事件,老韩故意给我说,实则是说给旁边的高潮听。说苏联科技不咋地,听人说乌苏里江中苏边境半夜人常有苏联军人驾摩托车侵略我国,主要是噪音太大,所以老被我边防军拿机关炮往死里打。高潮果然不以为然,脱口说:你知道个屁,尔等素日不学无术,省的什么洋务外交。人家苏联是高科技,是侦查摩托、无声的摩托车。我与老韩相对愕然,哈哈哈纵声大笑。一段时间,我俩见了高潮就用无声摩托取笑他。
2014年高潮去世前几天,还通过新浪博客留言要来喝酒。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3

高潮生于1956年。于2014128日猝然辞世,享年58岁。呜呼高潮!悲哉高潮!不幸夭亡!自你离世,我部分与你私密的喜怒哀乐再也无人分享。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
生死永别!高潮千古!
——于2019年重阳节之夜

附高潮《砸刮一下严建设(原创)》原文:
(1)要饭应该在吃饭的时候去饭馆或民宅门口去要,肯定会管你吃饱甚至吃的很好。“牛乞丐”恐怕是专门要钱的主儿吧?要钱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得说清楚要钱去做什么,打算要多少钱才能去做成这件事情,我相信会有人给你捐助的。“牛乞丐”呀!算你遇到了好心人---严员外。你可以让严员外每月给你写几张大字:写“耶和华”的去教堂门口卖,写“阿弥”的去佛庙卖,写道符的去道观卖,写“老人头”的去鞋店卖...
    社会的时候太平巷里住着一位文化名人景梅九对《红楼梦》挺有研究的。如今建设提着一台1000万像素的尼康照相机正日夜兼程奔向名人殿堂。现在走在西安的大街上,那些婚纱影楼似乎都是台湾人开办的。你能不能也去台湾开上几家类“太平婚纱”的影楼呢?一是给咱太平巷的父老乡亲们争光,二来利用影楼的旮旯拐角藏匿几台发报机把收集来的情报及时传回。等解放台湾的时候趁着天黑风急的丑时,哨兵嗑睡之际,打枪的不要,把城门洞开,捏住鼻子学几声山猫的叫声对上暗号,与大军一起里应外合一举冲进衙门生擒那“阿扁”这狗官,兵不血刃的完成解放大业。到那时咱太平巷的父老乡亲们容光可就发大咧!!!
(3)老严!今后在文字处理方面要细心而求实一些,免得招来一些闲言碎语的责难。这必竟是大众传媒啊!你在拍“少林武校”那组镜头时,明明是翻斤头竖蜻蜓想咋拍就咋拍的照片,偏要说成“偷拍”,这岂不是庸人自扰吗?再如你的“开封鼓楼夜市”,原本是一篇图文并貌的好博文,却被你开始的一句“丰登少林”肃杀的七零八落。“登封”是武则天封禅封出来的;“丰登”是咱西郊农民兄弟以前每年吆马车交公粮压出来的路。你这不是捏着额(恩音)楼子擤鼻---差码子么?
(4)你们这伙儿“乱拍”们,不知道以前乱拍过些什么,今后还准备要乱拍些什么,只给人的感觉是个个手里拿着长枪短炮势扎得牢道。经过一阵儿彼此间的拍拍打打后,便照例举着一面不伦不类的旗合影留念,然后再找一间餐馆AA制一番即作鸟兽散。乏味之极!这等余事说上一遍便罢,你竟然在博客里三番五次的唠里唠道没完没了,浪费大家的时间和情绪,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抬爱。难道你的那些“列位...”的群发就是来让大家看这些无聊的场面吗?这些自娱自乐的玩耍最好在AA制的桌子上把“野”撒净后再来干点儿正经事儿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1
健康在线 威望 +1 10-09 你们这伙儿“乱拍”们,不知道以前乱拍过些什么,今后还准备要乱拍些什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回复 引用
关注(776)|粉丝(3817)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83
威望:
5333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3061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9-10-08 14:54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34»
共4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