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542 回复:0

主题:[转帖]辽阳文圣区太子岛村张兴涛让我的住房不翼而飞

楼层直达
关注(1)|粉丝(1)
级别: 小有名气
华商豆:
42
威望:
101
发 帖 数:
30
注册时间:
2018-08-29

辽阳文圣区太子岛村张兴涛让我的住房不翼而飞


  辽阳文圣区太子岛村:我的住房不能不翼而飞!


  我叫沈素芬(身份证号码:21100319621017476X),居住在辽宁省辽阳市文圣区庆阳唐户屯社区。我现在向有关部门和社会揭露辽阳市文圣区太子岛村村干部狼狈为奸相互勾结强占我房屋的问题。


  我的外祖父王作民和外祖母鲁玉花居住在辽阳市文圣区太子岛村(当年是太子河区东京陵乡沙坨子村后改名为太子岛村),膝下只有一女。1960年,外祖父和外祖母经过多年努力,申请了宅基地盖了两间60多平方米的住房,除了两间住房外,还有600多平方米的庭院。1962年10月17日我出生后,由于家庭困难,父母将我送到外祖父和外祖母处抚养,我和外祖父、外祖母三人共同生活。外祖父给我起了个小名,叫王丫蛋,村子里左邻右舍都叫我丫蛋。外祖父和外祖母生前已经留下遗嘱,决定他们养我小,而我则养他们老,百年之后,由我继承他们的所有财产。


  


  当时我家左边的邻居是都天启,右边的邻居是穆成志,后边的邻居叫王立岩。几家相处和睦,我长大上学后与都天启的女儿都秀兰,和她家左边的金凤英,以及右边穆成志的女儿穆华凯都是同学,一块儿上学、读书,一块儿玩耍。


  外祖父从合作化开始一直到1976年去世,始终在沙坨子菜田地干农活,挣工分养家糊口。外祖父因病去世时,我才13岁,还在沙坨子小学读书,我和外祖母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外祖母在第一生产队干看地等农活,我则尽其所能,帮助维持家务,洗衣做饭,挑水拾柴,侍弄菜园,干力所能及的农活,以减轻外祖母的负担。邻居们见我和外祖母一老一小,都伸出手来帮忙。1978年,外祖母脑血栓躺炕不起,我起早贪黑,端屎倒尿,不遗余力……


  1980年2月6日,外祖母鲁玉花考虑身体每况愈下,唯一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妈妈早已不在人世,立下遗嘱,决定两间60平方米的住房由我继承。


  


  1981年7月,我从庆阳二中毕业,回到沙坨子村干农活,挣工分,起早贪黑努力打拼,半年的工夫,我终于还清了家里的欠债。


  1981年,外祖母含辛茹苦走完了一生,老邻居纷纷伸出手来,帮助我料理了后事,在沙坨子我无依无靠,已经没有牵挂了,恰好赶上招工,我入职辽阳纺织厂,搬到独身宿舍,每天倒班。外祖父和外祖母留给我的两间住房和园地则无时间打理,房照和外祖母留下的贵重物品锁在屋内的一个柜子里。其后,因为工作我无暇顾及住房,房子年久失修……


  


  1986年,一个好心的邻居告诉我,你家的房子已经被村委会给了一个叫溥全忠的人,更加令人错愕的是1997年溥全忠竟然以300元钱通过当时的村长邱文清办理了房照,摇身成为“合法”的房主,听到消息后,我曾经找过当时的村委会,可是竟无人理睬。


  2019年4月,辽阳市城中村改造工作启动,沙坨子村在动迁之列。我听到消息后又找到村委会,要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我找到现在的太子岛村会计要求归还当年外祖父的房照和外祖母遗留的物品,村会计说你还得找村长,我找到村长张兴涛要求恢复自己和合法权利。村长张兴涛了解情况后,说这件事情是历史遗留问题,村里开过会研究后没法统一意见,他调节不了,让我往上级找,或者走法律程序,实质上还是怕麻烦,推卸责任。我真是搞不明白,村里的认识我的人都了解当年我家情况,都能够证实我是房子的继承人,为什么沙坨子村委会却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呢?


  当时给溥全忠办理房照的邱文清现在还是村委会委员,按道理说他最应该了解情况,究竟他和溥全忠是什么关系,这里又有什么猫腻,只有他们之间明白……


  宪法第十三条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我外祖父和外祖母已经不在人世,但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不容侵犯,而我作为继承人的权利同样应得到保护,决不能因为时过境迁而发生改变,虽然是前任村委会遗留的问题,但是现任村委会决不能以此为借口推诿扯皮。


  


  2007年3月16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物权法》。详细规定了 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损害所有权人的权益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我外祖父、外祖母在沙坨子村生活劳作了一生,我在沙坨子也生活了20年,我家的住房不能不翼而飞,对此我将维权到底!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