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4517 回复:0

主题:[原创]史积运与瑞泉学校的未了情

楼层直达
关注(7)|粉丝(21)
级别: 誉满一方
华商豆:
342
威望:
132
发 帖 数:
477
注册时间:
2012-08-28

史积运与瑞泉学校的未了情

文/史仙亚

史积运从少年在瑞中求学 到耄耋之年,在漫长的风雨人生中和瑞中有一个未了之情。
史积运 1 943年春从阳郭同善高等小学(7年制)毕业后,同年春到秋在下吉镇国民中心小学补习备考省立瑞中秋季招生,9月份考入陕西省省立瑞泉中学四五级甲班上学。(原外界部分资料说老人口述是1935年上瑞中,可能因老人年龄已高,记忆错误) 。到1945年秋因病在家医治,而迫使辍学。从少年的求学未了情开始。史积运对母校一生的深情从未停息。七十年代史积运担任渭南县教育局局长期间,对重点瑞泉中学,自己的母校,一直是照顾有加,文革期间刚恢复教育的年代,对瑞泉的各科代课老师,史积运都是亲自点将调动,在原西安籍老师要回家照顾父亲,要求调回西安时,史积运多次挽留。教育局原来在瑞中对门一个独院内,文革期间军区借口备战,把院子占了。教育局被迫住到粮食局三马路的仓库里。两个局办公困难,教育局只好暂时在瑞中女生院临时办公,史积运和军区多次交涉讨要地方,军分区把瑞中西北角一个小院,归还给文教局,史积运压缩办公场地,把军区归还的小院交给瑞中使用,作为女生院。在其担任副县长主管教育期间,为了加强母校瑞中的领导班子,亲自调动下吉中学校长优秀领导干部赵兴有担任瑞中党支部书记。在1988年到九十年代,史积运在担任渭南党史讲师团团长和关工委常务副主任期间,经常组织人员到各学校,做党史报告和传统教育演讲,只要是瑞泉母校的报告,为了表示对母校的尊敬,每场报告史积运必是自己亲自做报告。
在史积运的工作笔记中记录了与母校的一件往事,2016年3月份左右,渭南政协编写了一本《老渭南》,史积运在阅读中发现书中有一篇文章《瑞泉中学校史纪略》一文多处错误,便给政协主席王锁捞写信纠错。一个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凭借着自己对母校的深厚情谊和热爱,指出书中所写,师范部学生对初中部学生有歧视现象属于错误,以及瑞泉学校的校歌,歌词和歌意是:“泱泱渭水东逝,滚滚瑞泉长青。学习学习昼夜不停,修养修养效乃濯缨(洗去全身的污垢,养成品德高洁超俗之人)不是“校乃作用 ”此话不通。等不实和错误之处。
2018年瑞泉中学为了庆祝建校八十周年征集校史,曾经两次派人拜访史积运,第一次两个老师去民主路史积运旧居拜访,史积运听力和身体已经是相当虚弱,但是在母校老师前来拜访的情况下,史积运以惊人的毅力和记忆力,谈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回忆了瑞泉校歌的前半部分。5月31日时任瑞泉中学校长邢唯远,再次去西塬老家拜访时,史积运已经是病入膏肓,几天来一直靠吊瓶维持生命,可他还是在生命弥留的最后时刻,把对母校的最后深情,用他颤抖的手写下最后的母校文化精神:‘’六姑泉濯缨池,瑞泉瀑布水花溅。”。(注:缨,系冠的腰带。濯缨,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史积运的一生都是用瑞泉精神和品德,鞭策自己做一个品德高洁之人。前去拜访的邢校长在自己的随笔日志中写道:‘’老先生少年就读于瑞中,建国后一直在教育战线工作,对学校生活充满深情,说起当年的校长、师生思想、教学风格,数语,让人入木三分,使不熟悉情况的人也印象深刻。老先生是大家公认的才子、名人,一生爱憎分明,毫无私心。由于身体的原因,他近期已不愿与人交谈,听说母校来人,他精神焕发,侃侃而谈,思维敏捷,也许这就是另一种'血缘’
关系吧。
       其实史积运在瑞泉中学去拜访前的几天,几乎已经不能下床,思维也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可是当他听到母校要来人,那天他一大早起来,让儿女扶他座在院子等待,而且精神焕发,可就在这天之后的两个月之后,史积运与世长辞。他如同少年求学抱憾未能完成和继续学业一样,再次在生命弥留之际终究没能实现自己和母校的约定,如约参加母校八十年庆典仪式。史积运和瑞泉中学的未了请,永远的用文字和灵魂,刻写成一种文字符号的母校精神。
                                                      2019年8月19日

史先亚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