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23242526272829»
共29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65997 回复:426

主题:一案作出17份法律文书未果,众多律师已不接手的民事案

楼层直达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75楼  发表于: 2020-05-24 06:17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76楼  发表于: 2020-05-24 06:23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77楼  发表于: 2020-05-25 06:22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78楼  发表于: 2020-05-26 06:29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79楼  发表于: 2020-05-27 06:30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0楼  发表于: 2020-05-28 06:40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1楼  发表于: 2020-05-29 06:10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2楼  发表于: 2020-05-30 06:14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10
威望:
100
发 帖 数:
2
注册时间:
2020-05-30
只看该作者 383楼  发表于: 2020-05-30 16:54
北京通州法院被指自创法律判决离婚案
主   发表于: 2020-05-30 16:53
北京通州法院被指自创法律判决离婚案
群众呼声
八年抗战,赶走日本鬼子。然而, 一场官司历时九年,仍是一场没有下完的棋。
      这场陆娟女士与赵丙贤先生的离婚纠纷牵扯数十亿元的财产分割,起诉当初就被指系“最贵离婚案”。
    上市公司控制人赵丙贤的离婚案件,将会改变母公司的股权结构,股价也可能短暂跌宕。这场官司曾被《法制晚报》、《中国经济周刊》等多家新闻媒体关注,女方陆娟于2010年称,发现赵丙贤通过伪造签名变造文件等手段将夫妻名下众多资产转移。
    陆娟“抗战”九年多,持久、曲折、离奇,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14日做出(2016)京0112民初8444号(下称:通州法院重一审判决),判决的公正性遭到夏吟兰等6位法律专家的质疑。
    法学界人士指称,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法官李士刚自创法律做出怪异的判决。
    目前,正待期盼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能够在重二审公正判决。
    案情概况
    陆娟与赵丙贤于1988年9月23日结发夫妻,生育一女一子,女成年,子尚未成年随母亲陆娟共同生活。子曾告父赵丙贤支付抚养费,获法院支持。陆娟多次因遭家暴报警、求医,自2011年始,陆娟与赵丙贤分居至今,除多次对簿公堂之外再无何接触。赵丙贤用夫妻共同财产购置房产与婚外异性刘某以夫妻名义同居并育两子已读书。2012年,海淀公安机关受案,赵丙贤涉嫌重婚,因受人为干扰, 赵丙贤涉嫌重婚案至今悬而未决。赵丙贤多次恶意转移夫妻共有财产,司法机关查证属实。
    陆娟于2010年7月5日起诉离婚,因误导受骗于2010年11月30日撤诉,2011年再次起诉要求离婚,当年底案件被赵丙贤提供的虚假证明材料移送至通州区人民法院。历经一审判决准予离婚并分割财产、二审裁定发回重审、重一审判决不准离婚、双方均上诉,九年诉讼一波三折状况频出。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通州法院重一审判决不准离婚的理由竟然是:“考虑到本案夫妻共同财产中的主要财产由被告赵丙贤一方控制,婚烟关系仍是对财产关系的重要制约,如只解除婚烟关系,不处理财产,则无法对女方权益进行有效保障,鉴于本案所涉夫妻共同财产暂不具备分割条件,双方之间的婚烟关系亦以暂不处理为宜。且根据查明的事实,陆娟与赵丙贤已结婚30余年,两人白手起家,共同创业并获得成功,育有一子一女,有相当的感情基础,二人应相互珍惜,相互扶持,良好沟通。虽现在二人之女已经成年,但二人之子尚未成年,需要父母双方的陪伴和教育。陆娟和赵丙贤应从共同维持家庭和谐稳定出发,从共同照顾老人孩子出发,从珍惜对方曾经为家庭付出的巨大努力出发思考双方的婚烟及财产关系。”
    宣判后,原告陆娟和被告赵丙贤分别提出上诉。陆娟上诉要求离婚并分割财产,赵丙贤上诉要求离婚但不同意分割财产。

    陆娟的代理律师:通州法院法官自创法律
    陆娟的代理律师在上诉状中明确指出,通州法院重一审判决内容自行创造了以下法律:
    1、夫妻能否离婚的判断标准不是感情是否破裂,而是以财产具备分割条件为前提。
    2、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必须全部一次性处理分割完毕。
    3、夫妻双方全资持有的有限责任公司在离婚时不能通过划分股权比例的方式进行分割,必须进行审计评估后折价分割。
    4、除非共有人存在婚姻关系,否则共同财产的增值部分只归属于财产实际控制人。
    5、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中,待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以夫妻离婚时点价值而不是以实际分割时的价值作为依据。
    上述任意一条均与现行法律以及人民群众的日常观念大相径庭,令人错愕。该判决错误适用法律,自行创设与法律基本原理相违背的裁判规则;在事实查明及认定上不作为,明显偏袒被赵丙贤;程序上严重违法,为了强行结案严重损害弱势方陆娟的合法权益。

    法律专家:通州法院重一审判决有悖法条
   2019年10月17日,我国民商法学、婚姻家庭法学、民事诉讼法学部分重量级法学专家夏吟兰、赵旭东、龙翼飞、宋朝武、薛宁兰、汤维建等,就该案件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了认真地讨论和分析。
    专家论证意见书认为,一是,就法律而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39条第1款明确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意见(试行)》【法发[2018]12号】(以下简称《最高院家事审判改革意见》)第30条要求“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对子女抚养、财产分割问题一并处理”,并明确财产分割诉求不能制约、影响离婚裁判,只有子女抚养问题处于悬置状态时才可以暂时通过限制当事人的离婚自由来保护未成年子女利益。
    本案被发回重审后,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重一审判决的最主要的逻辑同时也是最大的问题即在于,以财产分割问题辖制离婚裁判。该判决书第16页明确载明,“鉴于本案所涉夫妻共同财产暂不具备分割条件,双方之间的婚姻亦以暂不处理为宜。”这明显违反《婚姻法》第39条第1款所体现的离婚诉讼裁判路径,违反《最高院家事审判改革意见》第2条和第30条家事审判改革要求,应当及时予以校正。
    陆娟和赵丙贤的婚姻关系能否解除,取决于其是否符合法定条件,也即《婚姻法》第32条第2款和第3款规定的离婚条件。该条第2款规定离婚的条件(包括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即:“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该条第3款进一步列举应当判决准予离婚的法定情形,即:“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离婚条件是统一、抽象的离婚标准,达到此标准应准予离婚,法官于此情形下不享有是否准予离婚的自由裁量权。
    本案中,当事人陆娟在历次庭审中均提供证据证明,其配偶赵丙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与婚外异性同居、实施家庭暴力、拒不承担子女抚养义务(遗弃家庭成员)的情形,双方因感情不和已分居九年(远远超过法定二年限)等。赵丙贤严重背离一夫一妻原则、违反婚姻家庭义务、损害配偶婚姻权益的行为已将夫妻间感情推向完全破裂的境地。赵丙贤这些行为构成《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重大过错,作为无过错方的陆娟有权依照本条提起离婚损害赔偿之诉。
    从本案被告赵丙贤在上诉状中的陈述来看,其亦自认“婚姻已经名存实亡”、“感情破裂已是事实”。但很遗憾,北京市通州法院重一审判决没有坚持以《婚姻法》第32条规定的离婚条件为裁判离婚的唯一标准,无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现实,带有主观性地希冀“陆娟和赵丙贤应从共同维持家庭和谐稳定出发,从珍惜对方曾经为家庭付出的巨大努力出发思考双方的婚姻及财产关系”,从而作出不予离婚的判决,显属错误裁判。
    二是,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原则、要求与规范:已查明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在离婚裁判中一并分割;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应遵循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对不诚信行为和妨害民事诉讼行为予以制裁;建设性地引入家庭财产申报制度。
    根据《婚姻法》第17条的规定,我国实行婚后所得共同财产制,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工资、奖金、生产及经营的收益等均归夫妻共同所有。本案中陆娟和赵丙贤积累了规模较大价值可观的婚姻财产。如今,两人感情完全破裂,婚姻生活难以为继,夫妻双方从各自的角度向人民法院提出解除婚姻关系的诉求,依照法律应当予以支持。
    本案财产分割问题虽较复杂,对于怎样分割,有法可依。依据相关法律和规范,处理本案财产分割问题,应把握如下几个方面的要求:
   1.已查明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在离婚判决中一并分割。
    《婚姻法》第39条第1款规定,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同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民事诉讼法》第153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其中一部分事实已经清楚,可以就该部分先行判决。”由此确立的原则是非常明确的,即已查明的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应当在离婚判决中一并处理。
    本案财产分割问题的难点或在于,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除有限的房产、银行存款外,主要表现为双方投资的多家公司、各类股权资产,且这些公司之间的控股关系较为复杂。但现实中的股权资产看似复杂,却由于登记系统的存在而呈现出相当明晰的法律权属。在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先后出具的【(2013)通民初字第13887号】民事判决书(注:虽然该判决书已因二审法院发回重审而归于无效,但该判决书反映的司法调查工作及其成果仍有意义)和通州法院重一审判决书中,均已对陆娟和赵丙贤的夫妻共同财产尤其是股权资产进行详细的调查和查询,获得准确权威的信息。因此,相关股权资产在法律层面应归于“已查明”的夫妻共同财产,和房产、银行存款等其他类型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一同在离婚裁判中予以分割处理。
   2.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应当遵循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本案中,离婚当事人的未成年儿子一直随母亲陆娟女士共同生活,其间还曾因为追讨抚养费将父亲赵丙贤告上法庭,并获人民法院判决支持,身为父亲的赵丙贤则有逃避抚养义务的事实和情节。从本案事实出发,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应当充分考虑照顾未成年子女的权益,适当向承担大部甚至全部抚养义务的母亲一方倾斜,以尽可能便利母亲一方更好地照顾、抚养子女。
    另一方面,本案中双方共同购买的房产、投资的股权等绝大部分登记在赵丙贤的名下,女方在控制财产方面处于明显弱势,以致在离婚诉讼中多次求助于亲朋方得以度日。在此种情形下,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在尊重夫妻共同所有权的前提下,应当适当向不明悉财产、不控制财产的弱势一方即本案中的女方倾斜,以避免控制财产一方可能的隐瞒、转移等不端行为。
    《婚姻法》第32条规定的离婚法定情形和第46条规定的离婚损害赔偿法定情形更是明确将婚姻中的重大过错行为列示其中。
    本案中,赵丙贤明显存在与婚外异性同居、实施家庭暴力、遗弃家庭成员这些重大过错行为。相反,陆娟女士并未实施法律规定的重大过错行为,应当作为“无过错方”在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中受到适当的照顾。
   3.为了实现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中的司法公正,《婚姻法》第47条第1款规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
    本案中,赵丙贤先生作为夫妻共有股权的控制人,在离婚诉讼过程中多次采用不正当手段企图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5)三中民终字第12959号】、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京0112民初7682号】、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京0112民初23640号】已认定其相关行为。由此可以认定,赵丙贤在离婚诉讼中,存在前引《婚姻法》第47条第1款所规定的“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应当承担“少分或不分”夫妻共同财产的不利后果。
   4.对于存在妨害民事诉讼行为的一方,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
    本案中,赵丙贤存在两方面的妨害民事诉讼行为:其一,前文所述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婚姻法》第47条第2款针对第1款所规定的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补充规定“人民法院对前款规定的妨害民事诉讼的行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裁。”其二,拒不配合夫妻共同财产审计活动的行为。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法院曾对夫妻双方全资持股的中证万融集团进行审计、评估,但由于受托审计机构一直未收到任何相关审计资料以及与报价相关的公司财务报表,导致审计、评估无法开展且报价亦确少依据,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不得不于2019年5月16日发出通知,决定终止本次审计、评估程序。但应当提请注意的是,赵丙贤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理应就怠于传递审计资料、财务报表导致审计搁浅承担主要甚至全部责任。
    针对赵丙贤以上两方面的妨害民事诉讼行为,应当分别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11条和第114条采取强制措施,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
   5.引入《家事案件当事人财产申报表》,有效防治当事人隐瞒夫妻共同财产的失信、违法行为。
    三是,关于离婚诉讼中夫妻共有股权的分割:夫妻共有股权的分割应以划定份额、明晰权界为主要目标,股权变动可留待判决生效后通过公司、证券等法律机制实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在这方面力图有所建树。该《解释》第15条至第18条针对夫妻分割共同财产中的有价证券或未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夫妻分割共同财产中仅以一方名义持有的有限责任公司出资份额、夫妻分割仅以一方名义持有的合伙企业出资份额、夫妻分割共同财产中仅以一方名义投资设立独资企业资产的四种情形,分别规定分割此类股份或出资财产的具体规则。这些规则本身体现了婚姻法夫妻财产分割制度与相关部门法如证券法、公司法、合伙企业法、个人独资企业法有关证券、股权、合伙份额、投资权益转让的有机结合,具有较强的指引性和操作性。
    离婚诉讼中夫妻共同财产(包括股份、股权、出资权益等各类投资权益)的分割,应以价值分割、划分权界为主要目标,即重在分割、确认各方权益份额。由这一基本立场可以衍生出两个共同要点:1.法院的生效判决可以替代股份/股权/出资权益转让法律关系中的合意,成为股份/股权/出资权益变动的法律根据。有鉴于此,《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16条的适用分两种情形:(1)在夫妻协商一致的情形下,直接适用此规则对夫妻共有股权/出资权益进行实际分割;(2)在夫妻无法协商一致的情形下,首先依据《婚姻法》规定的原则做出判决对夫妻共有股权/出资权益进行份额上的分割,而后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16条规则实现案中夫妻共有股权/出资权益的变动。2.区分股份/股权/出资权益的份额分割与现实的权益流转、权益变动,后者可以通过判决生效后的执行程序得以实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16条的第二种适用情形即为此例。《公司法》第72条为此类判决的强制执行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和法律规则,该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的强制执行程序转让股东的股权时,应当通知公司及全体股东,其他股东在同等条件下有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自人民法院通知之日起满二十日不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视为放弃优先购买权。”至于《公司法》第73条规定的股权转让的变更记载,则与有价证券的登记系统一并构成股权变动的公示体系。同时,应明确的是,以区分股份/股权/出资权益的份额分割与权益变动为基础,审计或评估并非分割夫妻共有股份/股权/出资权益的必要前提条件。本案在发回重审的程序中,因引入审计、评估而大费周章,造成不必要的审期延宕,审计又因赵丙贤的不配合而告终。
    通过以上分析,看似复杂的股权资产完全能够顺畅地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体系,甚至还因其公示体系的发达表现出边界清晰、权属明确的优势效应。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赵丙贤拒绝分割夫妻共有股权的两点答辩意见都值得商榷:一是股份股权的处理应严格尊重公司的人合性特点,为避免上市公司股价波动、避免双方当事人同为股东形成公司僵局、充分保护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不应对此类资产直接分割。这一观点无视股份股权的流动特性和股东纳入及退出机制的应用,否定现行公司法保护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制度功能,不当放大公司法证券法的调整适用范围,而一味虚化、架空夫妻共有财产分割制度,牺牲离婚制度中的正义价值,显然是不足取也不可取的。二是存在股权代持情形,不应在本案中分割其他投资人的财产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24条第1款,合法代持股权的效力是得到肯认的。为保护其他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允许赵丙贤先生举证证明股权代持事实(包括他人真实出资、存在有效的代持协议等),一旦其完成举证责任,则将相应的股权资产剔除在本案当事人夫妻共有财产之外,如果其无法有效证明股权代持事实,则应以股权登记为准划定夫妻共有财产范围。但仅仅是声称存在股权代持情形,并不足以成为拒绝分割夫妻共有股权的正当理由。
    第四,关于本案诉讼程序问题,《民事诉讼法》第170条第2款规定,“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做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但本案的特殊性在于:夫妻感情已经完全破裂,双方对子女抚养问题完全无争议;夫妻共同财产或至少是其中有相当的巨额资产已经查明并经两份判决书详细确认和明析;再加上本案已历经九年诉讼,所耗成本颇巨。种种情势都表明,尽快对此案一并做出准予离婚、裁定子女抚养问题、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裁判才是解除双方当事人讼累、减少司法资源无谓消耗的最佳方案。反之,如果二审法院仅作出准予离婚的判决,而对清晰分明的共同财产问题不予处理,则正合孜孜以求拖延诉讼以更加便利控制甚至转移财产的当事人赵丙贤所愿,而置财产的非控制方当事人陆娟于更加孤苦无助之境地,社会效应令人失望,司法正义无从体现。
    上诉被发回重审,重一审被通州法院自创法律枉法裁判,再上诉,2019年12月13日,重二审开庭,一贯出尔反尔的赵丙贤当庭要求撤诉。但并不影响离婚案件的审理,陆娟态度坚决:坚持她的上诉求离婚并分割财产。
北京通州法院被指自创法律判决离婚案,为哪般?且看,众专家质疑“最贵离婚案”重一审判决,再请搜索: 《赵丙贤涉嫌操纵沃华医药股市输出股民利益行贿》,也许您就明白了!
董秘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4楼  发表于: 2020-05-31 06:16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5楼  发表于: 2020-06-01 06:47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6楼  发表于: 2020-06-02 17:48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7楼  发表于: 2020-06-03 05:57
回复 引用
关注(39)|粉丝(47)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1110
威望:
378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081
注册时间:
2008-11-22
只看该作者 388楼  发表于: 2020-06-03 16:42
真佩服你的不屈不挠的精神!
回复 引用
关注(519)|粉丝(482)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0735
威望:
1993
发 帖 数:
24453
注册时间:
2012-02-03
只看该作者 389楼  发表于: 2020-06-04 05:44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23242526272829»
共29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