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111 回复:0

主题:[原创]为校园霸凌发声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11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
注册时间:
2019-04-14

为校园霸凌发声

第一章------人生在我的手中
作者:黎星晴

“你还记得这间教室吗?”故地重游我小学初中学校,站在教室内,眺望着窗外,曾经初中教过我的化学老师问,他是为数不多的,在本地学校更换拥有者装修翻新后留下的老师之一。
内心慌张而尴尬,表面的坚强与青春的光彩被他多重语意的一句话砰然击碎,是的,我还记得曾经的绝望与无助,渺小与脆弱,习惯的掩饰性微笑从我的嘴角消失,我的脸色瞬间泛白。强装镇定,我看着他,重新拾起微笑,假装不介意的拼命掩饰。
我回答:“我看看。”之后目光无物的呆滞走了走,以示环顾四周,“我不记得了,可能我曾经在这个教室上过课。”停顿了一下,“不,我在这个教室上过课。”
我终于给予他肯定的回答,表面是倔强的撑起的坚强。
懦弱的表现是不敢活出真实的自我,脆弱的表现是拼命掩饰那一段人生中最黑暗无助的肮脏时光。
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已过去,教室除了曾经翠绿色的大理石地面与白色的墙壁,已经与过往截然不同,然而,午夜梦回,我依然可以清晰的听到曾经弱小的我绝望的撕心裂肺的高声怒吼,和看到那最为无助的我不停的不停的留着眼泪,我的怒吼与眼泪,我的绝望和无助,回荡在那间教室,回荡在走廊,贯穿与缠绕在整个学校。我沉重的痛苦滴落在那翠绿色的水泥地面,可是却轻轻的落下,无声的摔碎在上面。
人的怨念是否真的会像相信灵异的人所坚信不移的那样,缠绕在那间学校,无法散去呢?
无数个夜晚,曾经幼小的我被心灵痛苦所折磨,因为他们(那些校园欺凌者),我失去了所有,学生的身份,尊严,以及在那个年龄阶段至关重要的-------友情。
获得的是心理医生诊断出的轻度抑郁症和中度焦虑症,凭借此诊断书得以获得留级资格,最终留级后还是以辍学告终了中学时代。
逃离人间地狱后的我,以写作释放压力,重新寻找自我,又因写作结实了同为网络作家的英国朋友,Mike,我开始对英文感兴趣,最终获得新生。
五年后,再次回到这间教室的我已是一个自信的,担任过班长,能流利阅读英文读物,和外国人口语顺畅交流的,习惯被大家夸赞所包围的有点自傲,他人口中的小学霸。
然而,在那短暂的瞬间,所有的光鲜下是我苍白的无力感。
走出地狱后的遗留证是对自己的过度保护所产生的易怒和过于敏感,是班级学霸的身份让我在南昌和广州市的新学校里保护了我在班级里和老师的偶尔对峙,以及偶尔对同学的过于苛刻得到了包容。
在曾经六年犹如不醒噩梦般,可怕的绝境后竟是绚烂多彩的人生。
在几年沉静的自我重塑中,转机是真实存在的。
清晨醒来,有时我会无比感恩,脱离地狱,我是一个幸存者,我完成了对自己的重塑,在我和别人说话时终于有了久违的稳定和自信。
化学老师不知道的是有人告诉过我,他告诉过我认识的低年级校友我在他的课堂中至少他这一科我不是好学生,虽然我所长大的小镇中依然有人对我保有什么都不会和什么都不懂的失学自闭少年的印象,但是他们再也无法夺去我的光彩,我的快乐,我的人生!
我的人生因为校园欺凌而缺少了几年,化学老师被我现在认识的低年级校友评论为亲切幽默的老师,可惜在他教授我期间因为校园欺凌我所承受的巨大心理压力,我未曾真的感受过他或者任何一个老师的授课方式,甚至有一段时间为了消除校园欺凌对我的伤害,我拒绝在失学后与认识的学校老师说话,即使现在也一样,为了抹去那段记忆,不惜拼命忘掉里面无论是好是坏的人。
今天,通过与很多低龄校友的接触,弥补了我当时没有任何朋友的遗憾。我找回了曾经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友谊。
某天,偶然间在小镇巴士上遇到了曾经初中降级一年的一个女同学,攀谈中了解到她已经成为了幼儿园的老师,又在某天生病,吊盐水后,与原小学初中的一个女同学街上偶遇聊天,另我感到惊讶的是和她们聊天是愉快的,与曾经最艰以启齿时期少有的几张友善面孔叙旧是带有治愈性的。
我永远也不会再对曾经对我施暴的校园霸凌者说话,因为他们,我分辨出了什么人是值得去交往的,什么人是不能去交往的。因为他们,我失去了几年的人生。然而却有些不理解我痛苦的人恶意鼓吹我小气记恨。
过去,幼小脆弱的我最怕提到过往的那段被欺凌的时光,今天,终于可以淡定的坦然面对。
“我所生活时代的学校非常乱,当时学校不止有群体打架,甚至有人吃安眠药以致上课睡觉,只是为了不听课。你二哥也对你说过当年他们班两个同学遭到现在我们镇的一个已是镇上青年混混的持刀威胁。”我对表弟说。
表弟是三姨家的孩子,在已是截然不同的拥有液晶屏幕辅助授课的教室,拥有图书馆,环境优雅的新学校读书,另人欣喜的是学校的师资力量也大大提升,很多新教师拥有研究生的文凭。
三姨与三姨夫是现在学校的厨师,表弟是一个带有童稚的可爱少年,他说:“现在学校不似你们当年那般乱了。”
再度凝望学校,我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那幢天蓝色建筑物,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把我的人生从我的手中夺走。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