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7881 回复:2

主题:[爆料]子洲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张宏伟祸害乡亲被联名举报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华商豆:
23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
注册时间:
2019-02-11

子洲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张宏伟祸害乡亲被联名举报

子洲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张宏伟祸害乡亲被联名举报

陕西子洲农民联名举报子洲技术监督、工商等部门领导干部“抱团腐败”对上欺诈政府,对下祸害百姓,子洲公安局官官相护、压案不查,给腐败官员充当“保护伞”

我们是陕西省子洲县三川口镇前米脂沟村村民,我们怀着无比愤怒而又万般无奈的心情血泪控诉了子洲县技术监督局副局长张宏伟,亦官亦商,伙同三川口镇前米脂沟村村干部,内外勾结,恶意串通,在村民毫不知情的干部下,私下买卖盗用本村50余人身份证复印件及相关信息办理了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其目的就是虚设项目盘剥套取国家扶贫资金及涉农物资。从2012年开始到现在已有六年有余。子洲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县像这种农民专业合作社数量超过三千家,国家下拔的扶贫款可谓狼多肉少,扶贫款经过县、乡、村干部层层盘剥,农民看到的只是空盘子空碗!当今社会官不如民,以张宏伟为首的流氓干部,他们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拿着国家的奉禄,还把一双双黑手伸向扶贫资金,伸向贫困户的口袋抢“活命钱”、“救命钱”,自己贪污捞钱却让农民背黑锅,让农民当冤大头和替罪羊!出了事就说自己是农村来的,政府奈何不了农民!由此看出这帮贪腐党员领导干部的险恶用心,以此来掩盖其贪腐的本质。也从中折射出这帮干部的心灵是多少肮脏,品质是多么恶劣,道德是多少败坏,手段多少卑鄙下流,令人作呕想吐!更能折射出这帮党员干部目无党纪国法,贪得无厌,胆大包天的贪婪本性,不要说什么“八荣八耻”党性原则,连最起码的作人的底线都没有,把五十余位多乡亲的身份信息盗用六年,有的已经流向社会及黑市,就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乡亲们要求退出“股东”清白自己的身份都办不到,谁要维权上访,轻则威逼利诱,重则以自己豢养的社会黑恶势力以武力相威胁,纯粹一副泼皮无赖的黑帮形象,他们的这种野蛮行径和土匪流氓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所作作为伤了父老乡亲的心,给子洲县政府丢脸,给共产党的形象抹黑。

前米脂沟村村民身份信息被盗案件牵扯的人数之多,时间之长,影响之坏前所未有,到目前仍侵权不止,群众敢怒不敢言,这严重侵犯了广大村民的人身权益和切身利益,在社会上造成了十分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扰乱和危害农村的社会秩序、社会稳定和发展,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政治生态,也严重影响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和执政基础,群众反响强烈,引爆当地舆论,老百姓怨声载道,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达到了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地步。广大人民群众希望党中央及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能查民情,访民怨,听听农民的呼声,着力解决关乎民生的、严重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严格执纪问责、深挖严查,对相关责任人追责问责,把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共同维护人民群众的奶酪。

详细举报线索具体如下:

一、张宏伟伙同村干部,内外勾结,沆瀣一气,恶意患通,盗用50余名村民身份证复印件及相关信息,为村民个人信息流向社会及黑市埋下祸根,创办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其目的只有一个:虚设项目,套取国家扶贫资金。被举报人之一张宏伟,男,汉族,中共党员,现为子洲县技术监督局副局长,祖籍子洲县三川口镇前米脂沟村,与受害人同村,初中就读于三川口小学,初中毕业考入榆林财贸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马蹄沟财政所工作,1997年7月调入子洲县财政局任预算会计,2013年5月至今为子洲县技术监督局副局长。

2012年年初,张宏卫伙同前米脂沟村干部内外勾结,狼狈为奸,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将他们管理的50余人身份证复印件及相关信息私下卖张宏伟(村民在毫不知情且未经任何村民许可和授权下,擅自盗用),张宏伟当即创办了《子洲县张怀平种养殖农民专业合社》,法人张怀平为张宏伟的父亲,受害村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行拉成股东,生产经营场所在前米脂沟村,办公场所在子洲县城关镇高渠村,联系电话为张宏伟的手机号。法人张怀平,生于1949年,年近七十,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实把交的农民,为了掩人耳目,张宏伟于2012年将他父亲的户口迁至子洲县双湖浴镇双湖峪村02号,从2012年至今,张怀平一直在县城从事专职环卫清洁工,他挂名多家公司当法人,任董事长,是为张宏伟作掩护,作挡箭牌,他一没时间,二没精力和能力从事这一职业,公司经营管理由张宏伟一手打理,张宏伟是实际控制人,张宏伟亦官亦商,人所共知,腰缠万贯、手眼通天,名气很大,他就是吃扶贫款专业户。2017年秋冬之际,前米脂沟身份信息被盗案曝光之后,张宏伟害怕这事给自己留下后遗症,曾组织受害村民以“子代父过”的形式在子洲和榆林进行多人次的协商赔偿之事,最终只因人多嘴杂及赔偿价格等因素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由此可以证明张宏伟间接承认他和村干部之间存在盗用、买卖身份信息和罪恶勾当,也给子洲公安一记响亮的耳光。

张宏伟在1997年在2013年间任子洲财政局预算会计,虽没什么官职,但绝对个肥差,由于这一职业的特殊性,他能办到他要办的事和想要疏通的人际关系。在这个时期他曾发生过雁过拔毛式的腐败,跟想要拿到财政拔款的乡镇中学索要回扣,期间遥传他竟敢要50%的回扣,现在有人谈起子洲财政局的张宏伟大家都直摇头,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是小官大贪的典范,2013年5月张宏伟被提成副局长以后,实际是个清水衙门,明升暗降,门前冷落鞍马稀,从前那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把捞钱的日子不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张宏伟把目光盯在套取扶贫款上,他自己也大言不惭地说:投资少,见效快!他便组织他的近亲属,包括父母、兄弟、堂兄堂弟及弟妹,组建了《子洲县山野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和《子洲县山野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为了便于控制,法人都是由其父张怀平担任,挂名董事长,生产经营场所为前米脂沟村,联系电话仍为张宏伟手机号。张宏伟将上述三个公司交替使用,通过虚报项目,套取国家扶贫资金。张宏伟在这个事情的设置上可谓用心良苦,他是实际控制人,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实现了父子齐上阵,全家总动员,实现了家族式一条龙管理,把套取国家扶贫资金当成发家致富的主导产业和重要途径。捞了钱是他自己的,出了事让父老乡亲背黑锅,老父亲既是挡箭牌又是替死鬼,七十岁的农民,政府也奈何不了他!他们父子订立攻守同盟,演双簧戏,导演顶包脱罪,张宏伟实际自己金蝉脱壳,明哲保身,世界竟有这般无耳之人,竟是子洲县政府党员领导干部。网络上曾多次出现过子洲县扶贫办领导官商勾结套取扶贫资金的举报,这充分说明子洲扶贫办政策缺失、管理混乱、有失监管。希望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以此为契机深挖严查,子洲最大扶贫贪腐案即将浮出水面。

张宏伟对党不忠诚,是人格严重分裂的两面人,表面勤勤恳恳、老老实实,背后官商勾结、口是心非,对上欺诈政府,对下祸害百姓。同时他还欺骗组织,隐瞒家事、家产。瞒报谎报有关事项,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年龄造假。张宏伟父亲张怀平,母亲段生英,一生生育二子一女,依次是长子张宏伟,次子张修贵,排行老三女儿张红丽,外嫁他乡。张宏伟实际生于1970年8月,政府官方网站及公安网站显示他生于1977年8月14日,是他到财政局工作后通过时任财政局局长侯XX的女儿侯X在子洲人事局管理档案的机关修改的。要想查清其实年龄,可通过三川口小学,榆林财贸学校,子洲县民政局结婚登记档案即可。张宏伟兄弟张修贵生于1975年,张宏伟现在年龄比其兄弟小两岁,显然违背生育规律。张宏伟在2017年同学聚会上的毫言壮语:我把年龄压了7岁,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将来弄个正县级应该没问题,做到权钱双收。

领导干部个人财产审报造假。张宏伟经过多年官场滚爬摸打,亦官亦商,腰缠万贯,家产不菲,据可靠消息他在省城西安购置了价值千万元的房产、商铺,同时还有存款、理财、国债及营利性保险。其中西安房产如下,西安市北郊凤城三路150余平米单元一套,南二环西大工附近70平米公寓一套,200余平米商铺一处,价值达千万元之巨。

骗取政府危房改造资金。张宏伟父亲张怀平早于2012年从老家迁往子洲县城,但他仍以父亲的名义2013年-2017年在老家进行旧房改造档案造假,还涉及村里其他居民的旧房,多批次重复进行勘察拍照,一路经过村、乡、县层层关卡,政策制度成摆设,骗取国家危房改造30多万元。所有档案都封存于子洲建设局,有图有真相,望查实。

挪用贪污专项资金。

2016年秋冬之际,张宏伟以前米脂沟村为秋收修环山路急需资金,谎报虚设项目,资金到账后给他自己老家修路修院子,施工未经招标,私自让他兄弟张修贵施工,剩余的九万余元落入张宏伟腰包,村民没见到一分钱用于修环山路。

5、根据村民反映,他是一名专业养殖户,于2012年在子洲县畜牧局领取政策补贴10万元,张宏伟羊不喂一只,驴不喂一头,照样骗取国家扶贫养殖补贴20万元。

被举报人张宏伟作为国家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党员、公务员,严重违反了公务员不得“经商办企业以及其它盈利性经营活动。同时还涉嫌买卖盗用个人身份信息犯罪活动,涉及人数多、时间长、影响恶劣,且侵权不止。张宏伟还存在个人档案造假,领导干部个人财审报造假等违法违纪问题,望级纪检监察机关深挖严查快办!

子洲工商注册资副局长高飞流氓成性,滥用职权、监守自盗,利用职务之便,将封存于档案室的50余人的身份信息盗用,伙同慕海军、合伙创办多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其目的就是通过虚设项目,套取、截流、盘剥扶贫项目款和惠农物资。

根据张宏伟供述(有谈话录间为证),高飞盗用村民身份信息他是知情者,但跟他没有任何关联,《张怀平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已于2017年注销,《榆林市榆阳区高筱菊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实际控制人是高飞、慕海军,法人高筱菊是高飞的二姐,榆林羊毛衫厂下岗职工。根据工商网站查询得知,榆林市榆阳区高筱菊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在2012年就成立,股东成员达50人,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找过我们受害村民,村民中没有一个人能认识高飞,高飞滥用职权、监守自盗,未经受害村民许可和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盗用受害村民信息和资料,并登记在该合作社的股东身份,强行拉成股东,使用长达6年之久,目前仍在使用。人数之多、时间之久、危害之大、影响之坏实属罕见,截止目前为止,榆林市榆阳区高筱菊种植合作社状态仍为正常营业。高飞利用职务之便,监守自盗的行为,已构成盗用身份信息罪,渎职罪,望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及政府该管管高局长的流氓行为,以维护广大受害村民的合法权益。

“保护伞”下的阴谋,是金钱驱使还是正义的沦陷?!子洲公安局包庇纵容、压案不查,疑办人情案、关系案。

农民是弱势群体,不到绝境不告状:上访村民李旺梅等人多次拔打子洲县纪检委举报电话,县纪委装聋作哑、形同虚设。

维权之殇:官官相护,“护团腐败”的攻守同盟针插不进,这个局如何破?农民是弱势群体,他们上访无路、状告无门、维权难于上青天,他们就该承担无法承受的伤害?他们的维权之路又在何方?

是什么让社会最低层的人陷入绝望?公民的合法权益没有保障,公平正义得不到伸张,这就是最大的腐败。张宏伟在子洲县只是个副科级干部,能够在县、市里呼风唤雨,无法无天,他依仗权钱,毫无廉耳之心,对上欺骗政府,对下祸害百姓,政府职能部门及执法部门为其大开绿灯,他的脸有多大?腿有多粗?他哪来的那么大的底气?这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他的牛B霸气是如何形成的,到底有什么样的人给其撑腰壮胆?是谁在以权压法,包庇贪官?期待有关方面给个解释,民心呼廉,百姓恨贪,还社会一个公道,给百姓一个说法。

                2018年8月19日

上访村民代表:

李旺梅

马世存

蒋  锐

张修光

张修红

张  定

马  健

张  安

张喜东

马  伦

张  顺

李明明
回复 引用
关注(163)|粉丝(155)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25220
威望:
12937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46970
注册时间:
2011-04-1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02-11 14:49
    
雁翔浐灞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8)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424
威望:
281
发 帖 数:
1059
注册时间:
2014-08-07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04-14 09:34
腐败不堪,必须依法严查。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