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345»
共5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7583 回复:72

主题:[人文纪实]寻觅消失的百货公司五七农场【严建设】

楼层直达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寻觅消失的百货公司五七农场【严建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威望 +7
杨大姐 威望 +1 02-16 问好严老师
祖籍沈阳 威望 +5 02-14 精彩好拍.点赞!
春风细雨 威望 +1 02-10 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02-09 12:08
寻觅消失的百货公司五七农场【严建设】
五七农场旧址门前那大坑还在。
眼见得50年前那条浩瀚的河流眨眼间变成了宽广的麦田,恍然有种沧海桑田之感。周遭荒原林立,干枯的蒿草、酸枣刺、曼陀罗花遍地,干涸的河床里种植有一望无际的冬小麦。小路曲曲弯弯仿佛Z字形,也就是当年被农场职工誉为十八盘的上原之路。这就是50年前我母亲工作过的地方。
西安市百货公司五七农场,与上世纪60年代的五七干校、7.21大学一样,主要是集中容纳西安市百货系统所谓犯了政治错误生活错误的机关干部、青工,对他们进行劳动改造、思想教育之地。也属上世纪60年代的畸形产物。也是昙花一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1
桑榆情, 威望 +1 02-11 我们单位当时也办有五七农场,干部职工轮流参加,并不是“犯错误动改造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02-09 12:09
1970年,我接到母亲寄自礼泉农场的一封信,与弟弟兴致勃勃,怀着美好的憧憬,在通济坊百货公司门前乘坐一辆苏式嘎斯大卡车,与一麻袋粉条渣、几盒子白炽灯泡以及碱面等一同被运到了礼泉小河水库的农场。这几样东西当年一般人买不到。
几十年来,礼泉农场也是我梦牵魂绕之地。多年前曾寻觅过此地,无果而终。仅到过河对岸的石滩镇。此次寻觅,记得小时去过南阳村双代店买过石油,想来路途不远,则先从小河水库南阳村找起,沿途问过几位上年纪的当地老人。沿215县道北去,途经卢家村直达南阳村,果然很快就找到了。颇感顺利。因过年,午饭没地吃,在南阳村村口一家超市买了方便面简单吃过。超市员工非常热情,在职工灶提供了开水。
这个地方还是比较贫困的,很多残破的土夯墙。沿途很多喜鹊叫喳喳凌空飞舞。到了当年的西安市百货公司礼泉农场旧址一看,眼见得50年前那条浩瀚的河流眨眼间变成了宽广的麦田,恍然有种沧海桑田之感。这就是当年我母亲工作过的地方。我屡屡想,若是母亲在世时能带她故地重游就好了。
而大门外那个蓄水池还在,颇感亲切。当年用水泵把河里的水抽上来储存在水池里,以供职工使用。有次弟弟在门外大叫,啊呀阶级敌人放毒了,都来看。我很很多人跑出去一看,蓄水池里养着尺把长的鲢鱼草鱼都翻白肚死掉了,大家非常紧张不知所措。这个水池既是大家洗涤用水也是饮用水也是鱼池。很快母亲跑来一看,说没啥大家散了吧。这是我早起看池里的水太脏了,撒了一包漂白粉,可能撒多了鱼死了。不要紧。大家猜松了口气,议论着散去了。那条大河相当于一个湖泊,水是粉绿色的。鱼非常多,有次有个民兵给河里扔了个手榴弹,河面上漂了一层鱼,鲢鱼、鲤鱼、鲫鱼都有。几百斤。最大的一条30多斤。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02-09 12:09
当年我母亲身兼四职:会计、出纳、保管员、采购员。农场里几乎所有事情都经她手。那年我14岁了。
有个夏天的早上,母亲叫我赶着一头发情的老母猪,步行去8里路外的尧召村给猪配种。那次我惨了。我没啥经验,从大扫帚上抽了几根细竹子,信心满满赶猪上路,谁知猪欺生,根本不听我的,东跑西跑,不沿着大路走,野地里的蒺藜、酸枣刺把我脚上胳膊上腿上都挂坡了夜晚顾不得。满头大汗不止。渴得要命。半路跑得慌,把裤兜带的俩蒸馍跑掉了,再返回去寻到。好不容易看到农户家,要了口控山水喝了,水凉得很,水里有红线虫也顾不得了。
大母猪来不来就钻进包谷地耍赖躺倒,我一直吆喝唠-唠唠唠,根本不大管用,软硬兼职,掰下嫩玉米喂它哄它,偶尔顶用,很快就被它识破不管用了。再用竹条抽打,它还怪叫一声龇牙咧嘴冲我发凶。我尽量躲开水飞蓟、蒺藜、鬼针草、酸枣丛、野蔷薇、曼陀罗走,裤管上挂满了干枯的苍耳,就像一个个微型狼牙棒。
好不容易赶到尧召村已是下午了,赶到猪圈里顺利配过后给人交了5块钱,写了收据按了指纹再赶猪回家,一路上老毛病屡犯。有时一股脑往庄稼地里冲,怕猪跑丢了吓死我,这样天渐渐黑了,我感觉路还远,黑漆漆的也顾不得怕,只是赶着猪往回走,感觉将到五七路时,忽听得漫山遍野很多人呼喊我的名字,夹杂着母亲嘹亮亲切的嗓韵。抬头一看漫山遍野一片亮光,灯笼火把手电筒晃来晃去,后来得知我回去晚了,母亲一问当地人得知当地晚上经常有狼,墙上用白石灰画的圆圈是吓唬狼的,狼疑心重。母亲吓坏了,场长敲钟把睡觉的职工从窑洞里喊醒,召集职工全体出动找我,等我走进农场大门,母亲一把攥住我的手说急死人了。11点了都。也怪得很,母猪看到猪圈不用我赶,自己哼哼哼主动跑进去了。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0
当年礼泉农场的干部有朱俊杰、林芳池、许西元、赫克俭等人。都是平易近人,不计个人得失带头苦干的。如今小河水库的湖长名叫曹百锁、李二红、尚文策、白帆。
过去的农场旧址,已成为礼泉县秦泉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基地了。我们敲门喊人,静阒无声,想是过大年人回家了。老院门的土夯墙均已换过,唯独大院里我们居住过的老窑洞还保持原貌,与50年前一模一样。好像还在做垃圾处理。
我攀爬过断壁残垣一看非常亲切。这就是50年前我少年时代住过的故地,就是黑灯瞎火听老职工将段子、听一位名叫杨子学的青工讲《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老窑洞。洞壁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毛笔字。
我和弟弟在附近转了转,又下到河床里去拍摄。河对岸有条小路,多年没人行走已被荒草芦苇遮蔽了。当年每到黄昏,天空就飞翔有成千上万只燕子。当年遍地的料姜石也奇怪的踪影全无。
弟弟笑道,当年老炊事员嘴唠叨得很,嘴上讨巧爱占人便宜。每天的口头禅是:大白的蒸馍夜黑里蒸下的。按关中方言其谐音为:大伯的蒸馍爷黑里蒸下的。会餐时给人打菜,用饭勺操起一勺子菜,抬头一看不是干部,则把饭勺一抖,浮头上罕见的猪肉片就抖掉啦。
记得弟弟问他:你打个菜就打菜,抖啥呢嘛?他大怒道:你个碎怂侃嘛猴子,碎碎个娃还想给老鸡踏蛋呢。碎怂、猴子我懂,是贬损瘦小孩子之意,过去伙食差营养不良,大部分人瘦的很。而侃嘛二字我一直不懂。
当年农场养了两条狼狗,一叫小花,一叫黑豹203。每天定量4两粮。弟弟每天去厨房领了,带着狗在沟沟坎坎上疯。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0
坡下的小菜地一派荒芜。当年种植的黄瓜西红柿豆角青菜一直供应职工食堂,不但自给有余,还不停被当地村妇偷。连菜地周遭那一大圈脸盆大的向日葵一夜之间也不见了。堤坝下常有带背篓前来洗衣裳的村妇。洗好的衣物就晾晒在草坡上。
当年当地有种不良习俗,每当偷菜偷庄稼的妇女被人逮到,立即脱裤子佯装解手,以便逃脱。那个破窑洞就是老职工休假我看菜地的住宿之地,也是有次大中午看菜地的女青工曾脱光猪睡我身边的土窑。
大门外那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就是当年被农场职工叫做五七路之地。也是一位女青工拒绝杨子学半夜邀约她去猫耳洞里一帮一一对红学毛选谈心的所在。
那堤坝下面曾是我和弟弟游泳的地方。当年有条铁船也不见了。堤坝下也是当年黄昏时百货公司赵经理邀约农场一位漂亮女青工游泳谈心做思想工作之地。当年那曾供职华侨商店的美女青工小王不大情愿,说赵经理爱教我潜水漂黄瓜,手不老实得很。赵经理怪得很,说漂黄瓜浮在水面的标准要露三点,男人露的是鼻尖、脚尖和老二,女人能露四点。下面少一点,上面多两点。
漫天阴霾。野火在暮色中烧,枯树在北风里摇。告辞了,我魂牵梦绕的礼泉农场。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0
旧作重发:
这已是30年前的事。我上初中的第一个暑假。仍然在那个动荡不安混乱不堪的红色年代。我正和小弟狼吞虎咽地分吃缺盐少醋的杂面条,忽接到一封礼泉来信。信是母亲寄来的,信中大大的夸赞了礼泉,说有山有水,山清水秀,山上有唐王陵和顶天寺,长着九转还魂草;泔河水清得见底,昭陵的小河水库可钓鱼,大的有30斤,农民好得很,鸡蛋6分1个,锅盔烙得有4寸,和城墙砖一样厚。──看得我和小弟馋涎欲滴。当时我家极穷。父才从牛棚释放出来,自顾不暇;兄姊谋生去了异地它乡;母亲似乎把2尺灯芯绒托人寄卖了,投机倒把,搞资本主义,搅乱了社会主义经济,和一群被侮辱和被唾弃的牛鬼蛇神流放到礼泉农场去劳动改造的。妈的,去礼泉。我猛拍一下桌子,冲小弟喊。  
西安市百货公司的破烂流丢的卡车,160华里的沟沟坎坎的土路,载着一麻袋粉条渣和碱面,载着穿着补丁摞补丁衣服的我和小弟对白面锅盔以及神秘帝王陵墓的向往,一溜歪斜的驰出了北城门。那是一个黄尘滚滚烈日炎炎的旅程,我吐得天翻地覆,终于到了昭陵公社。白面杠子馍,醋拌黄瓜。我和小弟一顿肥吃海喝。  
吃。我和小弟在家饿坏了也饿怕了,终日饥肠漉漉的被街头饭铺门口烙锅盔的香味搅得心怀叵测,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冷不防咬一大口。母亲当年极漂亮,在农场当会计兼出纳和保管员。家里剩饭从不倒,天热了剩饭一下午就坏了,在生锈的洋铁饭碗里泛着泡沫,发出腐败的酸味,吃着嗓子发呛,极难下咽,每次总是母亲代头吃,后来搁点碱煮开吃。那时有煮熟的蔓菁胡萝卜仰或是麸子豆腐渣吃也令人欣慰。饭口上母亲老是忙碌的干活,没剩下的绝不吃,尽子女吃饱。这习惯一直延续到白发苍苍70岁的今天。在礼泉农场,鸡蛋蒸馍蔬菜,蜂蜜野果肥鱼,我和小弟象饿死鬼投胎转世似的,经常把肚子吃得滚瓜溜圆,对农场感恩零涕,乐不思蜀,晕晕忽忽的以为到了共产主义了。蜂蜜是给牛治病的。  
吃过几回肉。肉在当时是奢侈品,不到逢年过节吃不上,除非牲畜病死了。那次就死了头猪,说是被鱼撑死的。厨房杀炖了,大家用菜票分买,1角钱1份。姓郑的炊事员蒸气缭绕的抢了根猪尾巴。一边吸溜吸溜吃,一边嘟囔道:妈髀这尾巴咋这难嚼的。谁知第二天脸肿得芭斗大,眼几乎看不见,嘴巴翻得合不上。一问才知道,他误吃了在屋梁上熏掉进锅里的一条蛇。正骂骂咧咧的要去办公室讨药:妈髀烂婆娘的裹脚当了围脖──臭!  
这天我去办公室,见母亲正给伙房收鸡蛋。一个面容黢黑的老汉蹲在地下,旁边放着一筐鸡蛋和一个黑的瓷器,破嘴上用苞谷芯塞着。老汉正笨拙的数着一叠旧的零钞,一边给手指上唾,神情怅然,象是被逮住的贼。50个鸡蛋,3元钱。最后按了鲜红的指印,尴尬的推诿了母亲递与的擦手的纸,说要去石潭打石油,回家还得30里。说着就走了。当地把煤油叫石油,母亲喊我去15里外的石潭换菜油。说菜籽是去年攒得,3斤换1斤。我俩各背了30斤上了对面曲曲弯弯的羊肠小道。炽日炎炎,暑气郁蒸。路上渴得要命,问地坑院窑洞里的农民要了点控山水喝。水冰冷刺骨,绝不啻于现在的冰激淋。但水里有些细细的红线虫。
广袤的黄土高原上一望无际,长了些土蒙蒙的刺荆和狗尾巴草,令人凭空生出许多感慨。偶见大的土坑,坑里挖着窑洞,洞口竟长着叶片肥大的绿油油的桐树。农民靠攒得雨水过日子,旱季得跋涉十几里乃至几十里外用木桶去挑。水极宝贵,但对过客饮水却无偿服务毫不吝啬。  
磨坊里的人浑身上下亮亮的油腻不堪,白絮茸茸的象是发了霉。但心极善良。粗糙的木制椎臼能令人联想到刀耕火种。母亲要了块油渣豆饼给我。这是那年月难得的美味,我小心翼翼的啃了点,掰下一块预备留给小弟。但在回去的路上又忍不住偷吃了点。  
有一天,看菜园的职工回西安了,我自告奋勇去看菜园。其实心下盘算得是那些硕大的黄瓜和鲜红的西红柿。那些白里泛绿的,胳膊般大小的嫩脆的黄瓜,在辞别礼泉近30年里,销声匿迹,竟再也没见过。
有个叫许西元的头说:叫娃去,再叫C去帮工。C才20岁,大眼睛,长辫子,长得很丰满,有次给我过一粒水果糖。于是我俩就绾起袖子裤腿拼命担水灌园。地里除黄瓜和西红柿外,还种着豆角茄子西葫芦,再有一圈巨大的黄灿灿的葵花。我俩沿土阶拾级而上,她前我后,我对她那双白皙的小腿印象颇深。午后,我担水担得肩膀痛,臭汗淋漓,衣裤能拧出水来,乃钻进土坡上的窑洞睡觉。睡得迷迷忽忽,猛觉得身边有东西,一乍惊醒,睁眼看时,一对雪白的乳房,C竟赤裸裸仅穿条裤头睡在我身边,我吓破了胆,爬起来光脚丫一道烟跑了。黄土的院落被人踩的铁硬发亮,踏上去烙脚。
我跑到五七路碰见许西元,羞得难为情,那年我14岁。许正在牵牛犁地,却大光其火,有人约小张半夜2点拿上《毛主席语录》去荒山野岭的五七路的猫耳洞里谈心,说毛主席说的,开展谈心活动,这个方法很好,咱也应该好一回,好不好。姑娘正争取入团,于是给许汇报了。许正严厉批评她,骂她是资产阶级,有阶级斗争,是腐化和流氓行为。后来C说:市百司有个白胖经理,光爱跟小张游泳。小张当年仅18岁,长得白白净净,如花似玉。许后来当了民生大楼和解店的总经理;C下落不明,10年后听说跟她干舅跑了。  
黄昏之际,我和小弟坐在水坝上碧绿的蟋蟀草丛里画速写和写诗,一边看农家姑娘赤脚洗晾粗布的衣裤,看农场的民兵用手榴弹炸鱼。金色的夕阳晖映着粉绿色的小河,天色湛蓝湛蓝,暮霭霞光彩色缤纷,千万只燕子啾啾的迅捷的飞翔着预备回归旧日的巢穴,熏风温稔的抚摸着人的躯体,四围一片贫瘠的荒原,仿佛在无声的倾诉着一个遥远而伤感的梦。对面曲曲弯弯的羊肠小道层层迭迭象叠着的Z字,这条无名小路被职工叫做18盘。  
手榴弹拉了弦,在空中划道弧线掉进河里,水面上嗤嗤的冒着黄色的硝烟,接着一声闷响,爆起一个巨大的奇妙的水花,白花花的鱼漂了一片。被震昏的巨大的鲢鱼被扛到灶上用酱油和辣椒炖了,然后盛在白搪瓷脸盆里会餐。当时没现在讲究,白搪瓷盆其实连脚也洗,外面有红油漆写的最高指示是:要斗私批修。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我们非但饕餮般吃得罄净,连碗也用舌头舔光。剩下的鱼开膛破肚掏了腮挂上粗铁丝在烈日下暴晒,结果很快招来一群群凶猛的绿头大苍蝇,很快腐烂生蛆,只得用镢头砍断喂了猪,狼狗也沾了光。后来菜地四周那些脸盆般大的向日葵,在我管菜地时丢得一干二净。我为此十分纳闷。  
农场有两条狼狗,一叫小花,一叫黑豹203。怪的专咬农民,那怕是每天来的熟客。见了城里人不论生熟就摇头摆尾撒欢,甚至立起身把俩毛茸茸的前爪搭在你肩上用舌舔你脸,亲得了不得;就见不得农民,见了就狂吠乱吼,凶得仿佛隔代有仇一样,一直要等农民离开才安静。能听懂简单的命令,如坐下、起来、回去和捡回来等。农场给予的定量是4两细粮。两条善解人意的狼狗给我和小弟许多农家庄院情趣,我们整天在苞谷地里和18盘上疯。  
土厕的土夯墙边有株落叶乔木。象柿树,但不是柿树,枝繁叶茂,已挂满了青紫参差的果实,有拇指大小。我和小弟常捡了料姜石去打。打下的均难以入口,苦涩不堪,倘误吃了半边脸都是麻木的掐着没感觉。后来听人说叫软枣。落果紫的软的才能吃,甜腻腻的。  
  那姓郑的炊事员,牛高马大,黑油油的常坐在南墙下逮虱子搓垢甲抠脚,然后把手塞在鼻孔下嗅。整天蹋趿着鞋,嘴里念念有词,说料姜石是姜子牙留的,姜子牙当年在此地卖生姜,关心国家大事时遗失的。郑常说:乡党好,不象城里人全是政工脸,看过一个姓欧的清朝人写得《九成宫礼泉铭》吗?他最爱唱得是:龙游浅水遭虾戏,凤栖藩篱被鸡气,虎落平川让犬欺。也唱《狸猫换太子》等冤狱情节的。此人据说是历史反革命,因曾被抓去给国民党做过饭,好叫吃饱了来楞杀老百姓。每次打菜时先操一铁扁勺,再抬头看是否干部,不是的话就抖一下;一抖,能抖掉一半。小弟为此常质问他。我对他颇戒备,老无端的疑心他给干部碗里下毒。他经常讲故事。晚饭后,在灯火昏暗的土窑里,靠在油腻麻花织贡呢的大红大绿的铺盖上。灯是用废弃的墨水瓶做得。听众除我以外,还有坑坑洼洼的土墙上倒挂金钩的黑蝙蝠和壁虎,空中游弋的蚊子和炕洞里绿目莹莹的巨大老鼠。他每每很严肃也很认真,讲得全是鬼狐的和带性色彩的民间传说:有弟兄俩,兄已婚配,弟年龄大了还是光棍王老五。嫂子送饭时,弟冷不防扑上去把嫂子裤子脱了合适了,嫂子告诉了兄。后来弟结婚时,兄在门上放了把火,趁乱装成新郎混进洞房把新媳妇合适了。事情败露后,弟兄俩拉着胡琴对骂。弟唱得是:头遍面,你先尝;兄唱得是:火烧门楼报了仇,云云。郑还讲顶天寺下李世民他爸的坟里殉葬着长得花容月貌的女同志,阴魂不散,经常在月圆时出来骗人青春,犹其爱骗象你样长得俏的乖娃,谁要挨骗了,魂就丢了,就变得跟树叶一样四处乱飘,认不得家。他说他曾被十几个女同志骗过,后来捱不起了,找了个神婆,送了4斤粮票才赎回来。我其实尚处于性蒙昧期,但对此事也又想又怕,又怕又想,何况腰无分文,也拿不出粮票。但想过世界上要只留下我和一个花容月貌的少女最好。
我步行去了趟顶天寺下的张窑饮牛沟。是农场的分场。60里。  
这大概是关中最穷的。当地人穴洞而居,破柴为扉。四处黑石冷苔,大天白日野狼嚎,晚上寒鸦怒啼。沟里野苜蓿有一人高,叶子几乎不见一片,仅有些紫色的花,光秃的茎上竟爬着千万只翠绿的漂亮的大肚子蝈蝈。还有些巨大的野玫瑰,黑刺森森,铃铛样吊着小石榴似的籽苞,极富世外桃园的情调,能令人想起西方童话《睡美人》。我去时正听见狗娃队长骂狼,说妈髀驴日下的,闹得人没法过了。一问,才知早上狼又把水抢喝了。这儿仅有一个水窖,每日要用葫芦瓢舀到木桶里,留够喝的外,所剩无几。剩下的先洗菜,再洗脸,洗过衣服才洗碗。而窖水每日只够一头牛喝,饮牛沟的名因此而来。当地狼不过争些水喝,但并不伤人。当时不搞廉政,狗娃虽是干部,却穷的叮当,40了连媳妇也问不下。去年青黄不接时,有个流浪的老乞丐路过,狗娃用50斤洋芋和5斤粮票换了他的女儿。现已圆了房,新媳妇只有16岁,怀了孕,坐在土炕上黑乎乎的絮套和草窝里,蓬头垢面,头发锈成一团,光屁股下不了炕。新房在一孔土窑里,除开炕外,只有3平米,炕下哼哼叽叽卧了头半大的黑猪。主食是土豆煮苞谷,用石头砸点野蒜搁些盐。我听说小媳妇坐胎时害馋,母亲给了她2毛钱,可怜她连钱都不认得,后来为吃一碗红肉煮馍,跋山涉水走了180里一个来回到县城,把一双草鞋踩得稀烂,回家挨了顿臭骂。听说是心疼那1毛8分钱。  
顶天寺之行,根本没见花容月貌的幽灵,只有回去骂老郑。但终于见了九转还魂草。象菊花,绿色如扁柏样的复生叶片,大概是一种地衣科的蕨类植物,生在石缝里。倘把它拔来搁在烈日下晒得蜷缩焦干萎黄,只要滴上水,马上就舒展如故,青翠欲滴。生命力如此顽强,令人叹为观止。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人民网图说中国省级版主。陕西省蓝盾技术学院名誉院长、世姐评委。省公安厅特邀监督员。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关注(773)|粉丝(3800)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108112
威望:
52566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210325
注册时间:
2007-04-22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9-02-09 12:11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345»
共5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