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348 回复:0

主题:[原创]悼念小师

楼层直达
关注(6)|粉丝(13)
级别: 誉满一方
华商豆:
215
威望:
370
发 帖 数:
384
注册时间:
2016-07-10

悼念小师

     悼
                                                                                             2018. 12. 6
                                                        退休工人 李俊华


            【十天前微信被再次封号。这几日正准备把被封的旧文重新发出来时,得知了小师去世的消息。于是手头儿的事都停下来,只是默默撰文……


今天清晨,天还黑黝黝的,我像往常一样来到试车场走步。
往常,我会打开手机,一边听着交响乐,一边顺着试车场车道走上十圈左右。有时听音乐得兴奋还会手舞足蹈打起拍子。今天,我却一点心情也没有,甚至拿出手机的兴趣也没有。只是默默地木然走着,心情沉重得仿佛透不过气来,只因为小师、师芒娟,一个年轻漂亮、有素养的女孩,在前天病逝了。
昨晚饭后,无意间瞥了一眼微信,看到小吴的一条微信上几个字闯入眼帘“一餐厅贴出讣告,师芒娟去世了,39岁。令人唏嘘”我惊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眼睛再看,没错,每个字都是那样残酷、狰狞,字字扎心。我急忙拨通小师同组的一位同事电话求证,依旧是沉痛的叹息!我又拨通了小师爱人电话,虽然我啰嗦地重复着我的震惊、痛心,却又感觉我仿佛什么也没说,眼前、脑子里一片空白……
思绪回到了数年前,可是,每一步的回忆都觉得心在一步步下坠,坠向无底深渊。
我是05年秋到了南厂。那时的南厂人少、冷清,像个荒郊野外的孤岛。记不得过了多久,一天午饭后,我正在水池洗碗,一个年轻女孩也来洗碗。忽然她转过脸来问我,您是李师傅吧?我略一楞:你怎么知道我?她白皙脸庞上笑靥如花道:我是杨春爱人,我叫师芒娟,我经常听杨春说起您,说您特博学……。我惭愧得急忙转换话题问,你是刚调来的?小师说,我是刚从老厂调回来,我颔首“哦”了一声。
小师在技术组,当时的技术组还在齿联三西头儿的楼上。我在剃刀磨,就在楼下。所以小师从生产线上忙回来,也常常拐到剃刀磨来,把生产线上反映的问题及时反馈给我,还总是问这问那,详细了解刀具刃磨情况,她的认真求学很让我感动。时间久了,我们熟悉起来,然而越是熟悉,就越是令我深深的感慨: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同样是相处在一起,上下班、工作,有的人就能令人舒服,让你感觉到在一起工作是愉快的过程。小师就是这样的技术员。遇到质量等原则问题绝不马虎;有了疑难处,她总能善解人意、首先替对方考虑,把原本枯燥的工作做得顺风顺水。小师爱人的工作也是繁琐、细碎的,然他却能以强烈的的责任心、极强的工作能力,举重若轻地完成各项准备工作,确保生产顺利进行。
08年地震后,我写了篇小文“80后这一代”发在厂报上。虽说写文章要有心中的参照物、虽然表面我写的是地震后志愿者种种感人事迹,然我所以用“80后”作话题引入,其实心底的参照物都是我身边的这些年轻同志。自然,“80后”是个笼统提法,准确说,应该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这一代”,正是这一代人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历史、也包括法士特的辉煌中,贡献出杰出智慧和冲天干劲。小师夫妻正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12年春我因借调离开了南厂回到西厂。一天,在自办台的“法士特新闻”中看到了小师接受采访的镜头。我马上发了短信祝贺:你说得很好,逻辑清晰,表述层次清楚。小师回复:您太过奖啦!欢迎您回南厂来玩。
……
越回忆心越痛,只能心底恨苍天,这样的好人好同志,怎就天不假年,老天不公啊!
这些年送走了不少老师傅,然而我却不敢去送小师,我觉得心太痛,不敢面对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场面。我给小师爱人发去短信,最后两句我说:好媳妇,好女人,有教养,我心痛!
什么叫不朽?能被人记住好处、难以忘怀的,就是不朽!
愿天堂里的小师永远年轻、漂亮,光彩照人!
                                                                                  2018. 12. 7

[ 此帖被方寸0707在2018-12-07 16:40重新编辑 ]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