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528 回复:0

主题:[转帖]老龄健康司成立 医养结合“多龙治水”局面将终结

楼层直达
关注(149)|粉丝(156)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533
威望:
671
发 帖 数:
6734
注册时间:
2006-12-08

老龄健康司成立 医养结合“多龙治水”局面将终结



老龄健康司成立 医养结合“多龙治水”局面将终结


健康界 2018-09-26 10:27:10

李玉杰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要落地了。
这得益于9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三定”方案的出台。方案明确,国家卫健委下设“老龄健康司”,负责组织拟订并协调落实应对老龄化的政策措施;组织拟订医养结合的政策、标准和规范,建立和完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承担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的具体工作。
从2018年3月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确定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明确“拟定应对人口老龄化、医养结合政策措施”将是该机构的主要职责之一,到国家卫健委三定方案正式确定成立老龄司,不到半年时间,“靴子终于落地了”。
健康界多方采访,业界对这一变动普遍持乐观态度,将直接利好医养市场。
老年医院:不再做被踢来踢去的皮球
过去的几个月,太原市第二人民医院(下称太原二院)像极了一只被踢来踢去的皮球。
李玉杰正是这家医院的院长。2013年,太原二院挂牌“太原市老年医院”。此后,李玉杰围绕“老年”做医疗,探索医养结合,医院发展颇有起色。
太原二院院长李玉杰
在太原武宿机场附近,有一家民航社区卫生服务站,从2017年由太原二院托管。李玉杰想把它打造为“寄养型康养病区”。
在他的设想里,如果子女中长期出差,家里老人没人照顾,就可以“寄养”在民航分院。期间,医院可以为老人做健康体检,出治疗方案,做健康保健,子女出差回来就可以把老人接走。“你甚至可以把车放在那儿,我们的保安会帮你看着。”李玉杰说。
李玉杰对这种模式寄予厚望。相比养老院,医院更能获得人们的信任,因为后者可以提供医疗服务,以应对老人随时可能出现的身体不适。同时,开拓新业务也有利于医院“经营”。
目前,太原二院民航分院二楼已经装修好,即将投入运营。但在收费时,却遇到了难题。
按照我国此前的行政管理体制,各级养老机构隶属于民政部门管辖,而医疗机构隶属于卫生部门,涉及到医疗保险费用报销事宜又由人社部门主管。这直接导致医养结合处于“多龙治水”的局面,部门之间职责界定模糊,责任不明阻碍着医养结合的健康发展。
这种“阻碍”,李玉杰深有体会。
公立医院开展新业务,首先要有收费标准。于是李玉杰找到太原市发改委,得到的答复是,“你们是养老业务,必须征得民政部门的同意,才能给你们制定价格。”找到民政部,他们却说,既然是养老业务,必须符合养老院的标准。李玉杰解释:“我们是医院,没办法改成养老院啊!”
于是,这件事就进入了一个怪圈:不符合养老院标准,民政部门不给盖章;民政部门不盖章,发改委就不给制定价格;而民航分院不可能改成养老院。
老龄健康司的出现,有望结束这一尴尬局面。
“国家卫健委‘三定方案’出来了,我就可以拿着文件去找发改委,中央文件都已经出来了,他们不能再让我去找民政部了吧。”电话另一端的李玉杰笑出了声。
养老产业:是一个正向决策
关注卫健委“三定方案”的,除了像太原二院这样的老年医院,还有养老产业。
陈琳翰是一家民资养老集团的负责人,他认为,把老龄健康工作划归国家卫健委,“是一个正向的决策”。
某国内头部医养集团的一位战略研究员表达了类似观点,“整体趋向于好”,他告诉健康界,他所在的部门正在进行相关评估,9月底会出一份结论性报告,供公司高层参考。

全国老龄办预测,到2020年,中国将有超过4200万失能老人和超过2900万80岁以上老人,合计占到总老年人口的30%。这部分人如果在养老机构养老,必须要有医疗支撑。
陈琳翰认为,中国老人有七怕:死亡、生病、孤单、被骗、花钱、失眠和没用,而其中的死亡、生病和失眠都需要医疗的介入。“中国老人有三个特点:未富先老、长寿不健康、对医养结合的需求与日俱增。”
这一点,也得到了行业的印证。
日前,德勤发布《探索健康养老的“最后一公里”:中国医养结合趋势展望》(下称《报告》)指出,虽然市场上正在不断涌现新的机构和居家社区养老产品,但是大部分产品都存在医疗属性缺失的问题,而医疗服务对于患有慢性病、失能以及半失能老人是非常重要的。
“医养结合,是全世界养老的大势所趋。把老龄健康划归卫健委,既迎合了市场需求,也迎合了社会需求。” 陈琳翰认为,在操作层面,最直接的影响是,办医养机构更方便了,不用再跑两个部门。

业界呼吁:配套政策尽快落地
梳理之前的一系列政策,不难看出国家宏观层面在养老政策上的路线图。
十九大报告在“实施健康中国战略”部分,有如此表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拟订应对人口老龄化、医养结合政策措施”,成为该机构的主要职责之一。
在7月1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
8月底,国办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8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明确“制定医养机构服务和管理指南”,将是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民政部和国家中医药局的重点任务。
9月10日老龄健康司的成立,可谓“靴子落地”。
业界一方面对这一变动表示乐观,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对配套政策的期待。
上述研究员告诉健康界,从此次调整,可以看出宏观层的设计和想法,希望人员任命、细分政策尽早出台。
李玉杰表达了类似看法,“只有国家卫健委尽快出台可操作的政策,地方才可以出台实施细则,一线医院才有章可依。”
陈琳翰呼吁,要降低社会资本投资养老产业的门槛,提高其投资收益率,这样才能减轻老年人对养老服务支出的负担,“让利给养老产业的投资商,就是让利给老年人。”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