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772 回复:0

主题:[原创]律师为“挣钱”就可以不要“诚信”的品德吗? 看罗乃军

楼层直达
关注(5)|粉丝(23)
级别: 声名鹊起
华商豆:
80
威望:
135
发 帖 数:
87
注册时间:
2006-12-21

律师为“挣钱”就可以不要“诚信”的品德吗? 看罗乃军

律师为“挣钱”就可以不要“诚信”的品德吗?
看罗乃军律师不顾“诚信”品德同一案件事实的“十二说”
更为奇怪的是县、市、省三级法院五判两裁裁均获“赢”

“诚信”是中华民族的起码品德,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是公民必须恪守的基本道德准则。作为律师,岂能在公众面前、在公堂上,为“挣一点白银黄金”,连作为人的起码品德不顾呢?何谈“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呢?看一下罗乃军这个律师,不顾“诚信”品德,同一案件事实,同一罗乃军的“嘴”,竟然法庭上前后矛盾的“十二种说法”! 罗乃军不以不顾律师诚信品德在法庭上 “说谎”而自责,还羙称是“职务行为”!
2013年8月,因与陕西省秦峰建筑公司一起施工合同纠纷案,和陝西省康嘉律师事务所律师罗乃军“接触”来,深感罗乃军庭上的种种“表演”,真不象一个正直的律师。首先采用“官商勾结”,中共中央、国务院明确涉法涉诉信访,行政部门不再受理,难道作为律师,罗乃军不知打官司在法院吗?以当事人名,给宝鸡市委、凤县县委领导写“诬告”我司“不实”的信,不知釆取什么“手段”,使前凤县委书记郑维国给法院“批示”(与中央有关规定相悖);我司刘经理拒绝秦峰建筑公司采取加大工程决算20万元,“归其所有”,并毅然揭发秦峰建筑公司虚假诉讼,也不知釆取什么“手段”,使凤县人民法院法官魏志雄,挺而走陷,胆大包天,公然销毁我司法庭质证过的55份50多万元证据,使其虚假诉讼无法得逞,把我司刘经理当作其违法作为的“绊脚石”。 2013年8月27日罗乃军以秦峰建筑公司本案第三个更换的代理律师,首次出庭,就不承认工商局营业执照上合法登记的我司经理刘春魁的合法身份(经县委、县府批准,依《企业法》规定,职工选举产生),直到2016年8月31日,竟嚣张的在法庭上宣扬:“下周五前我提交刘春魁不再具有本案合法资格的证据”(即2016年9月9日),迫使凤县人民法院法庭三次休庭(第一次是2013年8月27日上、下午两次休庭),以显示他在县上有“粗腿”,我们公司经理的“命运”,凤县县委领导都和他们“沟通”。如真有这样“地下组识部长”的“勾通”,就应为“官商勾结”吧!否则,他们就怎能法庭上断论:“下周五前”“ 刘春魁不再具有本案合法资格”呢?(见凤县人民法院2016年8月31日法庭笔录。)为加速实现“刘经理下台”的目的,更是暗中支持,由当事人项目经理刘金虎台前表演,嚣张的十多次在县、市法院法庭辱骂、威胁、恫吓、报复由于揭发他们与法官勾结销毁我司证据的法官犯罪行为与向省、市司法与律协反映罗乃军的违规“行为”的我司年迈八旬刘经理,“竟敢告法官!”“竟敢告律师!”罗乃军站旁“默許”、“相助”,从未“制止”过。其次,罗乃军采取“不认可”、“不承认”、“不是事实”的“三不”诡辩术,一个程序庭上,不提交一份证据,竟作出100多个“不”的诡辩(光有笔录可查的),使人感觉那是位律师在参诉呢?终使法院的一个判决有二十多处离奇“硬伤”。如“3”中包括了“5”,以及当事人会计杨天荣本人都承认是“本人”签的字,罗乃军一口咬定“笔体不像”,也被法官采信一类的“奇葩”案例(将随后逐件送上“奇案共尝”)。为挣钱“扩大案源”,把前两任代理律师都同意原、被告能互抵的账务互抵,尽早息诉。罗乃军却以“另案”、“另一法律关系”,把一案变成11案,扩大了他“挣钱”的“案源”,严重的浪费了双方当事人的時间与司法资源。
这个简单案情的基本亊实是:
1997年元月,陕西省秦峰建筑公司承揽下凤县龙口村工程,与我司口头商定:用我司水泥予制厂楼板,折抵其承建我司龙口商住楼工程款。先后共用楼板269.22平米。后,其会计杨天英,以核对账为名,没有给我司打条据,拿走此“收料单”后再无退回(我司给予最大的信任)。另,秦峰建筑公司在承揽我司双石铺锅炉房时用楼板94.97 平米(打有收料单3张)。两工程用楼板共计364.19平米,每平米32元,计11654.08元。在2004年后的双方“施工合同纠纷”案中,秦峰建筑公司曾同意“在商住楼总工程款中扣除”,且在凤县人民法院再审判决书抵了工程款。后双方对这个“施工合同纠纷案”判决不服,都提起上诉,市中院发回重审,上上下下拖达十多年。
2013年8月27日,罗乃军以秦峰建筑公司笫三代的代理律师走马上任的5年以來,将一个万把元诉讼标的楼板纠纷案,同一事实、同一证据、同一罗乃军的一张“嘴”,没有向法庭提交一份证据,就凭一个“嘴”,在多次开庭中,先后作“十二种”前后矛盾不同的诡辩,致法院只得“围绕”罗乃军的诡辩“转”。更为奇怪的是,县、市、省三级法院,先后作岀七个相关判决、裁定,均获“赢”!
看!看看!!罗乃军的“十二种说法”:
一说,于凤县人民法院2013年12月15日庭上首说:“龙口村工程和澡堂用的楼板,与秦峰建筑公司无关” (见凤县人民法院2013年11月15日庭审记录15页);
二说,“龙口村工程用的楼板款,从蔬菜公司商住楼工程总价款中直接抵扣。”2013年12月16日,秦峰建筑公司会计杨天英在法庭上再次证实,承认是他从刘经理处拿走了龙口村工程用楼板的“收料单”,罗乃军在法庭上,当着会计杨天英证言的面,只得变为上述“说法”(见凤县人民法院2013年11月16日庭审记录16页)。
三说,庭上认可,庭下翻供为“另案”。凤县人民法院2014年9月28日(2010)凤县法民初字0062号判决属“另案”---○一○判;
四说,“面积无争议,价每平方应26元”。在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庭调查时,我司列出秦峰建筑公司龙口村工程与双石铺锅炉房用我司楼板面积364.19平方米后,罗乃军称:“面积无争议,价每平方应26元” (见2015年6月24日宝鸡中院调查笔录第9页)。、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宝中民二终字0012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秦峰建筑公司用在龙口工地、双石铺锅炉房的楼板,和本案无关。”----○二○判;
五说,“秦峰建筑公司只承揽过龙口商住楼工程,除此之外,在凤县沒承揽过其它工程。”(见凤县人民法院<2016>陝0330民初208号民事判决书2页11-12行)依中院判“另案”,我司只得提起“另诉”,罗乃军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竟然法庭上公开说谎造假,称秦峰建筑公司连龙口村工程都 “没有承揽过”,就更谈不上用我司楼板了。凤县人民法院法院置我司当即举证:龙口村工程的施工合同承建方盖的是秦峰建筑公司公章不顾,竟 然“釆信”秦峰建筑公司没有任何只字片纸可证的诡辩,离奇的驳回了我司诉讼请求。--○三○判
六说,“沒有提交供货清单”而否认(见宝鸡中院2017年4月10日庭审笔录)。在我司拿出龙口村工程的施工合同承建方盖的是秦峰建筑公司公章后,罗乃军在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中,知上述诡辩无法站脚,又耍出新招:明知会计杨天英在凤县人民法院2013年12月16日承认将龙口村工程楼板“收料单”从我司处拿走沒打任何条据,而又诡辩说我司“沒有提交供货清单”而予否认;
七说,“没有收货单原件,证明双方在工程结算过程中,已将上述票据的金额结算完毕收回”(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陝03民终346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倒9-8行):我司当即反驳,既然诡辩“结算完毕”,为啥庭上还要讨价还价说每平方米26元(即“四说”)呢?为啥不拿出如何结算的结果呢?既然告我司“欠工程款60万元”,难道你用“付现”给我司“结算完毕”了吗?
八说,“收料单签名是明星建司任永发,主体错了,应告明星建筑公司”。(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5月22日庭审笔录)罗乃军,发现一份楼板收料单签名是“明星建司任永发”,如获至宝,一点概全,此份收料单仅占总诉标的5%,被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以“本院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而驳回我司的上诉---○四○判。
事实是明星建筑公司是秦峰建筑公司八项目部的前身,人、财、物都是刘金虎私人的,工作人员打各种“条据”时,有用“秦峰建筑公司***”、“明星建筑公司***”,还有用“秦峰(明星)建筑公司***”,也有用“明星(秦峰)建筑公司***”。依主审法官吴成君说法释理指出,“应向明星建筑公司主张权利”的“指引”,我司提起向明星建司讨要楼板款。还是罗乃军的代理律师,再看罗乃军如何表演。
九说,“龙口村工程是由秦峰建筑公司承建的,并非被告(明星建筑公司)承建,秦峰建筑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是否拖欠楼板款,原告应当向秦峰建筑公司主张。”(见凤县人民法院<2017>陕0330民初字561号民事判决书第2页12-14行)此诡辩又获凤县人民法院采信支持,作出上述判决。---○五○判
十说,“楼板是蔬菜公司建锅炉房供的原材料,不存在买卖关系。”(见凤县人民法院2017年12月21日庭审笔录第9页与2018年4月9日高院“听证”“答辩状”)
十一说,“龙口村工程所用楼板款也应由该村承担。”(见2018年4月9日高院“听证”“答辩状”) .凤县凤州镇龙口村委会“证明”,“1997年秦峰建筑公司承建我村商贸小区工程建设,属包工包料工程。”“凤县蔬菜公司供给的楼板,是秦峰建筑公司采购,款应由秦峰建筑公司清还”。省高院裁“举证不能”----○六○裁
十二说,“蔬菜公司与秦峰建筑公司的楼板和明星建司没有任何关系,属重复诉讼”。(见凤县人民法院2017年12月21日庭审笔录)
----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重复起诉”----○七○裁
“民法通则”笫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就凤县蔬菜公司供给秦峰建筑公司364.19平方米的楼板这一纠纷,同一个罗乃军的“嘴”,先后就“倒”出 前后矛盾“出奇”的“十二说法”,真不知身为律师,把中华民族“诚信”的品德抛向何方!?更无法理解的是县、市、省三级法院的“五判、两裁”,跟随着罗乃军露骨的、没有“诚信”的味儿的、相互矛盾的诡辩“转”,这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吗?这是“维护法律正确实施”吗?这是“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吗?
以上事实,案卷中全有证据可证。如有关心此“奇”案的新闻媒体朋友、法律工作者、报不平的网友,来邮箱liu390213@163.com或QQ936306717告知地址,即发索要判决、笔录、证据。


                                        凤县蔬菜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春魁(执笔)
                            公司书记、副经理仰礼明
                              副经理、会计杜海林
二0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刘春魁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