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231 回复:0

主题:[讨论]榆林假记者是如何敲诈百万的?

楼层直达
关注(5)|粉丝(261)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4093
威望:
2391
发 帖 数:
9866
注册时间:
2009-08-10

榆林假记者是如何敲诈百万的?

榆林假记者是如何敲诈百万的?

小五 平鸣


除了西安,陕西经济哪里最强?
榆林。
资源富集,GDP总量大,民营企业发达,民风宽厚,这些禀赋叠加在一起,不小心成就了真假记者“敲诈勒索”的天堂。
从8月1日起,榆林开展打击新闻敲诈专项行动,现已破获真假记者敲诈勒索案件142起,刑事拘留43人,涉案金额887万余元。
大V麻毛雄的“致富”路

在榆林真假记者的江湖上,麻毛雄是无法绕开的一个人。

他不是记者,但让却经常以所谓的监督曝光为主业。他自称网民,但却长期干着敲诈勒索的勾当。

来自官网的消息:神木市监委会同神木市公安局经过对群众举报的多条线索进行核查,于今年8月17日依法将涉嫌系列新闻敲诈勒索的犯罪嫌疑人麻某某抓获。经审讯,麻某某已供述自己假借新闻监督敲诈勒索案件23起,涉案金额80余万元。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深挖中。

办案单位一方面按照惯例为“麻某某”避讳,另一方面麻某某在网上致歉的视频已经公开。视频中的麻毛雄一口方言:“我叫麻毛雄,陕西神木县人,我涉嫌敲诈勒索,已被刑事拘留。我从2013年开始,从事自媒体行业,经常通过发帖删帖收取一些费用,直到目前该种费用额已达近百万元。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严重触犯了法律,我认罪悔罪,希望从事自媒体行业的朋友,以我为戒,切莫再贪图一些金钱上的东西,使自己失去自由。对不起大家。”

未抓之前,麻毛雄是神木、府谷乃至榆林市叱咤风云的自媒体网红,部分告状上访的人认为麻毛雄是大神,称他敢说真话、不畏官商,有一肚子侠肝义胆。

在榆林,当地官场没有人不知道麻毛雄这个名字的,“防火防盗防麻某”并不是一个搞笑的段子。

麻毛雄起家于新浪微博,最初注册的账号叫“调研员麻毛雄”。

草根出身的麻毛雄大概不懂“调研员”也算个官位——享受正处级待遇的非领导职务公务员。在一个县里,正处就是最大的官,麻毛雄二三十岁就有了“调研员”的级别,而且是经过新浪微博认证的,当时就有用户觉得不可思议。

后来麻毛雄自我加冕的这个“调研员”官职还是被举报了,他在新浪微博的账户就直接改成了“麻毛雄”。

其时他已经成了网红,粉丝过万,拥趸一片。

因为是当地人,麻毛雄的眼线直通政商二界,他甚至会直接曝光当地一些高级别官员的年龄涉嫌造假问题,这让他在民间获得了正面的声誉。

当然,他不会满足于上述虚荣。

神木、府谷两地官员最痛恨麻毛雄及其同伙的是,他每每在别人的丧事上搅局——潜伏进入葬礼现场偷拍,最后以大办丧事、大肆收礼曝光对方。

Z君是当地一位资深副县长,2017年4月其母去世。

这几年从严治党有目共睹,领导干部都明白办理丧事有风险。问题是,Z君兄弟姐妹几人,在当地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的并不在政界,也不是党员。按当地的风俗,如果不隆重安葬老人,不仅面子搁不住,心里也过不去。
Z君按规定向纪检部门备案,包括请客人数、范围。

下葬头一天要公开祭奠,前往吊唁的包括Z君兄弟姐妹所有关系,总数早已超过备案人数。

当然,单就Z君的关系,很多未请的下属(包括分管局下面的二级机构、事业单位负责人)也都来了,而客人来了就不可能空手,这类人情往来礼金的数额多在300-2000元,也有关系更近的礼金是300元+1只信封。

Z君大办丧事的问题白曝光后,他本人受到警告处分。

除了官员违纪问题,麻毛雄自媒体“报道”涉猎最多的主要集中的煤矿的安全生产和企业的环保问题。

因为得罪人太多,麻毛雄曾经一次开车出行时遭遇两名蒙面人袭击。不过那次对方倒无意实质性伤害麻毛雄,吓唬的成分更大一些。

躲过民间报复的麻毛雄最终没弄躲过法律制裁。目前,麻毛雄被查明涉及诈勒索案件23起,金额80余万元。

据接近警方办案人员的知情者讲,麻毛雄实际到手的数目远超过这个,因为很多被敲诈过的官员、商人并不愿意站出来举报、对质。

陕北人宽厚务实,做事看中结果。当地有民谚“割了驴肾敬神呢,驴被割死了,神也惹下了”,用来嘲笑那些做事不计后果、吃力不讨好的人。在一些被敲诈过的官员和商人看来,事情已经过去,钱也出了,再把那些陈年老账翻出来没什么意思。

假记者为何泛滥成灾?

Y是神木一家煤矿的法人代表。他对于假记者的敲诈勒索可以用恨之入骨4个字。

“最严重的是2010、2011年,有时候一天能接待10批记者,有真有假。后来煤炭行业一落千丈,消停了那么几年,但从2016年开始,又有抬头。”

采掘业是风险行业,在井下作业出现伤亡事故是不可避免的。政府管理的目标,一是控制死亡总数(百万吨死亡率),二是避免人为事故和大型、特大型事故。

按理说,神木、府谷一带的煤矿老天眷顾。煤矿井下作业有三大危害,一是瓦斯爆炸;二是透水;三是冒顶。这三大危害影响建矿成本,影响安全生产,也直接影响产量。

但是,神府东胜煤田的矿井上述危害很小,它顶底板稳定(多为整块岩石),瓦斯含量极小(甚至无瓦斯),地下水文条件好(鲜有透水事故发生),像府谷百万吨煤死亡率在0.2人以下,远低于全国平均数0.892。

神府当地煤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煤矿工人不用当地人。一方面当地人不愿意吃这个苦;另一方面,作为煤矿管理者主要是考虑,一旦发生事故,当地人可能会聚集闹事,不利于控制局面。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甚至煤矿内部的管理层也不一定铁板一块。

假记者的眼线有三条:一条来自矿工家属,一条来自煤矿内部,第三条来自同行。一旦发现某煤矿死了人,假记者就会蜂拥前往“采访”、拍照。

这几年,煤矿也想了办法,在入口处重兵把守,陌生人并不容易进入。假记者如果能混进煤矿,要钱的口子会开得大一些。

进不去也有办法,弄清死者的具体情况,再要到煤矿老板的电话,打过去,就有一半的成功率。如果这一招还不灵,那就把电话打给当地的官员。

官员们通常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一旦接到这方面“采访”,通常会敦促煤矿处理好,事后可能还会让煤矿答谢自己帮忙。

按照Y君的处理经验,一般看记者怎么说,说的越详细说明掌握的越多,打点的数目也就越大,一般5000-20000元之间,具体要看事情的大小轻重。

Y君最痛恨的是假记者的“道德”——给钱时特意叮咛交个朋友,这事到此为止,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甚至一个月后,三三两两的假记者又来了,明显是串通的一伙人。

据说,假记者之间相互“提供线索”,都是有报酬的。

既然明知敲诈,煤老板为何不选择报警?

“资深假记者幕后都有真记者做后盾,采访得来的资料、照片会共享。一旦把假记者关起来,真记者可能会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个什么,这对煤矿并没有什么好处,煤矿配合‘敲诈’实际上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一种抉择。”

按Y君的说法,上级只要看到煤矿出事的信息,不问青红皂白都是“整顿”。

整顿的第一步就是先停下来。

可煤矿是最怕停的,停下来那么多工人怎么办?再启动生产时,哪儿去找那么多熟练工?

这还不说,要停多久、怎么整顿最终还是官员说了算,不打点肯定过不去。而打点官员的费用要比打点假记者高多了。

这才是当地假记者泛滥多年的土壤!

真记者也有“马失前蹄”

假记者敲诈勒索,那真记者有没有干这个的?答案是:当然有!

但真记者做事风格稍微会含蓄一些,他们通常不会和陌生人打金钱交道。
矿方发现真记者采访时,会通过关系找到真记者及其所在媒体的领导“说情”,因为是出钱方主动找上门的,所以他们一般不叫“敲诈”,而称“灭火”。

另外,真记者要考虑自己的身份,珍惜自己的职业和声誉——这种事一旦被查出来,饭碗基本上要掉的,所以一些管理严格的媒体发生敲诈勒索的问题相对较少。

假记者不一样,这些人多半是无业者,无知无畏,作案成本低,有的前天还在犁地锄禾,拿到一条线索被人点拨后突然就成了当地有房有车的“成功人士”,有的甚至把房子买到了北京。

真记者大肆敲诈勒索的主要有两类。

一类是来自北京的以“中国”打头的野鸡媒体。这类媒体在圈内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发行量仅有几千几百,但是因为注册地在北京,加之有“中”字头大旗,唬唬不知就里的煤老板还是很管用的。不过,见多了,煤老板也就不那么容易被敲诈了。

第二类是,省内各类僵尸报纸,他们在省城几乎没有发行、没有广告,主要靠敲诈勒索生存。有的“以人代站”绕过监管,吃起驻地,吃定某个地方。有的媒体干脆把某地的所谓新闻业务承包给一个人,收取几万、几十万不等的牌照费。

还有的直接卖记者证,一个证甚至可以卖到5万元。

这些媒体所谓的“驻站记者”大多是“社会活动家”,胆子大,交往复杂。为了安全,他们也会结交大报记者或当地官员,并按比例敬供,所以一般并不容易翻船。

例外也是有的。S君曾长期驻某地,在当地也算一霸,所到之处敬供、打点源源不断。

但这个地方不比榆林富有,官员们自己弄点外快都不容易,所以对记者的敲诈勒索怨恨颇深。

忍无可忍的时候,就要出手了。而这一切,S君一无所知。

某日,S君采访一个派出所,提出了一大堆问题。派出所的人和蔼可亲,说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同时把这事向上级汇报。

次日,S君再去派出所,信封已经装好。S君心照不宣,高高兴兴地背着包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

可是,没走多远就被前面的警察拦下,说有人举报他“敲诈勒索”。S君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包已被警员搜查,人赃俱获。

再次以嫌疑人的身份进了警局后,S君就像麻毛雄那样,竹筒倒豆子,交代了十几起有偿不闻、敲诈捞钱的事。

最后,S君被判了6年。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后汉书》里的一段,有人给官员杨震送礼,称一对一的事情无人知晓。

杨震的回答是:“天知,神知,你知,我知。何无知?”

假记者敲诈勒索的江湖繁华散尽,舆论生态的恢复才刚刚开始。

重拳打击真假记者借舆论监督假公济私、敲诈勒索、有偿删贴、非法经营固然必要,但更重要的是治理这股浊流的源头。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