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095 回复:0

主题:[爆料]榆林市定边县采油厂一场夺命酒局的“顶包”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43)
级别: 声名鹊起
华商豆:
132
威望:
135
发 帖 数:
146
注册时间:
2007-05-27

榆林市定边县采油厂一场夺命酒局的“顶包”



  一个半月以前,如果不跟领导前去定边参加那场豪华阔气的酒局,今年35岁的靖边采油厂保卫科职工王某,或许与你一样,这两天也可带着孩子和家人,赶赶热闹非凡的七月会,看看王渠则阳光美丽的黄芥花……
  而一切都成了幻想。王某35岁的生命,恰好就终结在了那场阔气的酒宴后。那天是2018年6月13日。
  2018年6月12日,星期二,正常工作日。
  当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定边虹桥王子酒店205包间,一场22人参加的招待宴请正在进行。
  本次酒宴宾客共8人,全都来自靖边采油厂保卫科。
  他们分别是:科长詹爱国、司机曹佳伟、副科长高立志、胡锐、彭振宁、中队长王某、李海涛、刘杨林。
  定边公安局南关派出所出具的调查报告显示,这场宴请的招待方是一个叫焦峰的男子,此人是定边采油厂保卫科职工。
  一个私人,宴请一帮从靖边跨县而来的同行,还叫来了一支13人陪酒队伍。
  作陪者当中,除了定边县采油厂副厂长张志宝、供电车间副主任赵学士、沈建国,还有7人来自定边采油厂保卫科,分别是:副科长赵亚洲、书记王军、职工白海成、李楠、吕军、屈建强、郇斌兵。
  另外还有三位身份不明的男子,他们是郇斌兵的朋友:贺志刚、李宁、杜文孝。


  如果定边公安的调查报告属实,这是一场以靖边采油厂保卫科和定边采油厂保卫科工作人员为主,私人掏钱,叫领导同事朋友参与的酒局。
  宾客多,作陪者众,喝的酒自然上档次。
  这场招待宴,共喝了13瓶白酒,其中茅台11瓶,西凤2瓶。
  吃饭期间,靖边采油厂保卫科长詹爱国、司机曹佳伟、彭振宁三人离场,其余人吃喝到了晚上八点。
  当晚,王某与其他几名同事,入住定边石油王子酒店。
  第二天清晨,王某身体出现异常,经抢救无效死亡。法医鉴定结论显示:系酒后窒息。
  这场发生在采油系统的酒局,参加者多,喝的酒奢华而过量。
  王某死后,家属辗转靖定两县维权。
  经过十几天努力,参宴者与王某家属,在靖边西郊派出所达成了调解协议:甲方焦峰、高立志,一次性支付王某家属80万元。
  这笔钱,包含了死亡丧葬费、抚恤金、子女抚养费、老人赡养费以及封口费。协议第三条规定,死者家属拿钱后,不得在网上发表言论。
  另外一名死者家属证实,本次甲方支付的费用共130万元,另外50万元没有计入协议。这笔130万元的人命款,由其他21名参宴者分配筹集。
  就这样,一场跨县的豪华酒局,以一条130万元人命作为代价,划上句号。
  从民事部分来看,此事已基本平息。但其中暴露出靖定两县采油厂,在全国大力反四风的当下,作风建设和职工管理极其混乱,这一点,万不能草草了事。
  其一,上班日,靖边采油厂保卫科8人前去定边目的是什么?公差还是私事?若是公差,单位应当安排有差旅报销费用,为何结束后没能及时返回单位?反而接受了茅台宴请。
  其二,这场茅台酒宴的组织和买单者到底是谁?如果真是焦峰本人,靖边采油厂和定边采油的18人,涉嫌接受私人吃请。如果是公款,参宴双方涉嫌大吃大喝及超标准接待。
  其三,本次酒局中的三名社会人士:贺志刚、李宁、杜文孝,到底是谁?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这三人到底与靖定采油厂保卫科是什么关系?这一切有待核查深挖。
  靖边,因油而富,能吃上石油这碗饭,在陕北基本就可以过上小康生活。很多人,往往挤破脑袋,求干爹拜干妈,找关系甩票子,希望进入石油这个圈子。
  陕北石油圈子,时常饱受诟病。好像反腐败的春风,永远吹不进来。
反腐败没有休止符,永远在路上。作为国有企业,靖定采油厂还能发生如此之事,实在不可思议,不是明摆着顶风违纪作案吗?
  目前,陕西省委.,正在榆林驻点,不管巡视的主要对象是谁,起码不能放过这样肆无忌惮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歪风!


  据定边县知情人透露:文中提到的“焦峰”,是定边县采油厂副厂长张志宝多年的马仔。而不明身份的“贺志刚”则是张志宝的侄女女婿,多年前两人合伙经营铲车。“杜文孝”是张志宝的亲姑舅,吴起县人,定边人称“杜老四”,杜文孝多年一直在定边县为张志宝私下经营小金库。
  而文中的宴请靖边县采油厂职工,知情人透露其实主要的宴请人是定边县采油厂副厂长张志宝,出事以后涉嫌让焦峰给张志宝“顶包”。
  知情人还透露:张志宝,陕西定边县张要先镇许湾村人,之前是社会人,后来定边县采油厂成立,进入采油厂担任物业公司主任职务,后来在2010年调入项目组担任组长。
  在担任项目组长时于2011年自己购买两副打油井架子“贯澜油气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他的打井公司那时在定边是人所周知最牛队伍,自己手中有权力,其它队伍没井可打,人家的队伍活多的干不完。张志宝经营着很多的生意都是别人给他来搭理的,经营铲车两台由贺志刚给经营,还有录井公司,测井公司均由杜文孝来经营管理,只要油田上能赚钱的活他几乎都有自己的队伍,定边无人不知。
  焦峰、贺志刚、杜文孝,都是他多年的马仔,都给他操作小金库,2016年从定边县采油厂调至靖边县采油厂升为副厂长,在靖边县又有了自己的圈子。2018年调回定边县采油厂为副厂长,正是这次宴请来定边喝酒的一帮靖边县采油厂职工,不料出了事。(来源:滔滔有诀)
  新闻回顾:
  延长石油靖边采油厂一职工与领导饮酒后死亡
  6月12日,靖边县采油厂保卫科职工王某与保卫科长詹爱国及副科长等人到定边公干。当天下午,定边县采油厂副厂长张某某与詹科长等人吃饭喝酒在场近二十余人,酒后各自回酒店休息。13日上午,与王某住一间房子的同事起床后发现王某有吐血现像,仔细探查后发现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在靖边县采油厂记者见到了党委书记张永富,张书记称确有其事,且已将詹科长暂停职务,并组织专人对事件展开调查和协调家属的赔偿问题。


  据知情人透露,王某家属向靖边采油厂索要赔偿近四百万(在场人员每人二十万),采油厂方面给出二百万仍未达成一致。党委办公室候主任称:詹科长一行是不是公干还有待查证,目前家属要求过于苛刻,此事避免不了进入法律程序。


  自中央军委禁酒令在军队推广后,地方相继学习。“最严禁酒令”规定,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和经委任、派遣、聘任等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工作期间、在公务活动中、在机关单位和办公场所一律禁止饮酒。同时,严禁着工作制服在公共场所饮酒,严禁携带涉密材料饮酒,严禁饮酒后上岗、执行公务、严禁酗酒和酒后滋事等有失公序良俗和违法违纪的行为。对违反以上规定影响工作或造成不良影响的,将视情节轻重对相关责任人给予诫勉谈话或追责问责,同时,按照“一案双查”的要求,严肃追究单位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6月25日,记者在候主任处了解到,事件调查程序还未结束,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来源:市场信息报)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