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
共2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5481 回复:16

主题: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对赌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对赌


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韦教习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对赌






各位网友:我叫韦教习,是户县一名普通教师,身份证号码:610125197410173915。
我的儿子韦一丁,生于2000年11月7日;2018年4月1日,因酒后离校意外坠亡,死亡时尚未成年,生前是咸阳职院电子信息学院五年制(第三年)电脑艺术设计1501班学生。
现在,当着全国网民和咸阳职院一万五千名莘莘学子的面,我向咸阳职院发出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对赌要约。
一、事件过程:校内饮酒到校外坠亡
2018年4月1日下午4点32分,韦一丁离校后失踪。
4月2日上午11点45分我接到辅导员桂纯利的电话,询问韦一丁是否回家,此时离韦一丁失踪已经接近20个小时。
当天下午,我和妻子赶到咸阳职院,见到了辅导员桂存利老师,出于同行之谊,我给他送了一盒茶叶。了解情况后,我们督促他尽快上报学校并以单位名义报警。
当天晚上,学校监控室查到韦一丁离校的事实,我再次请求辅导员上报学校,并立刻以单位名义前往咸阳市汽车南站和公交公司查找韦一丁行踪。我的要求没有得到及时回应,急切之下自行前往。汽车南站大门口,保安以“车站不接待个人”为由拒绝,最后竟然以“骚扰”为由拿出警棍对我们进行恐吓。公交公司的值班领导则告诉我们“必须派出所或者学校保卫处出面,单位不接待个人。”当晚我们回到户县,已是凌晨一点多了。
4月3日上午,我接到辅导员电话,称“110不受理此案。”此刻我才知道,学校并未以单位名义前往当地警方报警,辅导员只是以个人名义打了110。随后,我只身赶往咸阳市钓台路派出报警,恳请派出所出面,或开具证明让我们在汽车南站调取资料,遭到拒绝。当日下午,我在电话里再次请求学校出面,辅导员称已经报告给保卫处,保卫处处长称“保卫处的章子人家就不认!”
当日晚,我深感个人力量之弱小和危险的加剧,急切之下冲进总院办公室,才知道分院并未将此事上报总院。闻讯赶来的是分院的党总支书记闫应民,他的官僚作风和粗暴无礼,很好地诠释了党棍这一角色。和我同来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大姐,她愤然指责学校在寻找过程中的态度问题。闫应民竟然大爆粗口说“你算老几!”我和这位书记大人也因此差点动了手脚。然而当晚,校方以“太晚车站已经下班”为由,仍旧拒绝去汽车南站查找韦一丁的行踪。
4月4日上午,校方派人同我前往咸阳市汽车南站,以“私人名义找到车站站长”成功调取韦一丁乘车资料。至此,韦一丁失踪已经66个小时。
查出韦一丁的购票记录的同时,户县警方来电告知我“韦一丁被人发现从户县财富中心(我们店铺所在地)后边的烂尾楼顶坠亡……”
4月8日户县警方认定韦一丁“因意外导致非正常死亡”(源自“死亡证明书”),考虑到天气太热的原因,当天下午我不顾朋友的劝阻,临时决定将他火化。他的骨灰在我的车里放置七天,陪我和我的妻子走遍生前地方,随后我将他安葬在老家父亲的坟旁。
二、人性拷问:积极协商到愤然起诉
朋友的顾虑很快变为现实,校方得知韦一丁火化后,一改先前的态度。电子信息学院院长王辉代表咸阳职院表示:“学校没有任何责任……韦一丁让人捎了假……辅导员晚自习未打电话给韦一丁核实、未及时告知家长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符合学校的一贯做法……”我告诉他“韦一丁所在班级(五年一贯制前三年)的学生是未成年人,按学籍算,尚处于高中阶段,应该按中学生进行管理……”王辉答复说“我们是大学,实行的是大学管理……”
不仅如此,王辉还不惜以泼脏水的方式对韦一丁的死因进行恶意推测,让我深感人性之恶。
期间我多次要求学校,希望在不影响学生学习且有校方人员陪同的情况下,和他们见一面,但学校一次次拒绝了我们的请求,致使我们对孩子离校前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同时,学校将咸阳市汽车南站所调取的监控资料视为“私人财产”,拒绝我们复制后带回家查看。我也曾想把部分证据留给校方,让校方能全面了解事情真相,然后得到的答复竟然是“没有必要。”
最后,我只好选择诉讼,将学校法人张存、辅导员桂纯利推向被告席,四位本无恶意的未成年学生也因此受讼。
5月8日,我同咸阳职院进行了最后一次交涉。5月22日,我向户县法院递交诉状;6月1日咸阳职院向户县法院提交管辖权异议申请书,希望户县法院将此案移交咸阳市秦都区法院进行审理;6月12日我向户县法院递交管辖权异议答辩状;7月3日户县法院裁定“驳回咸阳职院的管辖权异议申请”;7月12日咸阳职院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管辖权异议上诉状。
咸阳职院用意明显,就是要在法律框架内拖延时间,增加我们的痛苦,并将此案置于他们的权利覆盖范围内。
三、饮酒之争:三易其口,学校公然集体作伪
关于饮酒的问题,校方前后三次说法不一。
4月2日晚,在咸阳职院监控室外,辅导员称韦一丁星期日“在宿舍与同学饮酒后离校。”
4月4日下午,我与辅导员通话,关于饮酒的问题,辅导员向我表达同样的意思,并表示酒的来源或与同学过生日有关。
4月4日晚,警方向我通报称,校方对饮酒时间的说法是“曾经”。
6月1日,校方向户县法院提交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书中,称饮酒时间为3月31日晚9点多,并称“四人均未见韦一丁饮酒,酒是韦一丁提供的”。
7月12日咸阳职院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管辖权异议上诉状,再次申明上述观点。
关于辅导员最初的说法,校方解释为“口误。”
4月4日晚,户县警方向我通报案情,顾虑妻子和母亲的感受,及我对儿子身体的尊重,没有要求警方进行尸检。我明白,这将让校方有机可乘,但我作为母亲的儿子和儿子的父亲,没有选择。
真正引起我怀疑的是,4月4日户县警方对校方进行讯问时,学校派去了两名学生,却只有一名在饮酒之列,而另外三名共同饮酒的学生在学校内部由辅导员主持作了笔录后送给户县警方。由此,我开始了对饮酒时间、饮酒人数、饮酒原因、酒的提供者及韦一定是否饮酒的调查取证。学校的无理阻挠使我无法见到共同饮酒人,也无法获取监控视频,几月来我在朋友的帮助下进行了艰难的证据搜集,然而我搜集到的证据与校方的观点截然相反:
离校前,连同韦一丁在内共4人(非5人)饮酒,饮酒时间为4月1日(非3月31日),韦一定饮酒(非校方所谓“四人皆未看见韦一丁饮酒”),酒的来源和饮酒原因或与学生过生日有关。
考虑到未成年学生、辅导员最初并无恶意,孩子“因意外导致死亡”,自己又是教师身份,在与校方的多次交涉中,我怀着失子之痛保持了足够的宽容,没有在学校门口采取通常的非理性方式,但我的宽容却换来了校方的敷衍塞责,以及公然做伪。
我曾对校方的做法大惑不解,后来我想明白了,咸阳职院直属咸阳市政府领导和陕西省教育厅管理,总院院长张存的行政级别为厅级,分院院长王辉和分院书记闫应民为处级,而我只是来自户县职教中心的一名普通教师。说实话,如果我是个农村人,校方的态度和作法也断然不敢如此恶劣不堪,我只能说职业和级别其实是个阶级问题。但我还是多次拒绝了朋友的好心建议,劝阻家人和朋友,至今没有在咸阳职院闹事。
几月来,我的家族不但要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承担社会舆论的质疑,这也是我永远不能原谅咸阳职院的地方。
四、良知拷问——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对赌邀约
现在,我不得不把我的伤痛在全国范围内一次次撕裂拓展,为了不幸身亡的韦一丁,也为了咸阳职院一万五千名莘莘学子。
现在,我郑重地向咸阳职院发出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对赌要约,当着全国网民和咸阳职院全体师生的面郑重承诺:
如果首次开庭,我拿不出校方在饮酒问题上集体做伪的证据,开庭后的半个月内,我会在西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华商报上做一个整版广告,对咸阳职院及文中涉及的个人进行诚恳道歉;反之,请咸阳职院院长张存带领包括电子信息分院院长王辉和分院党总支部书记闫应民在内的领导班子,在亡人韦一定的坟头三鞠躬以谢罪。
要约有效期:首次开庭前。
如果咸阳职院不屑于此对赌而拒绝承诺,也在预料之中。这里,我亦郑重承诺:
如果首次开庭,我拿不出校方在饮酒问题上集体做伪的证据,开庭后的半个月内,我仍会在华商报上买下一个整版广告,对咸阳职院及文中涉及的个人进行诚恳道歉。
愿赌服输,希望张存院长看到这一对赌要约后,及时回复。也希望广大网民、华商报社及其他媒体进行关注和监督,见证这场赌局的对赌过程和最终结果。
电话:18292560280  Q Q: 2105015322 微信:18292560280


对赌要约人:韦教习
2018年8月1


附:《意外身亡学生韦一丁的家长致咸阳职院所有同学的一封公开信》(华商论坛—咸阳论坛—群众呼声板块)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8-08 18:30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意外身亡学生韦一丁的家长致咸阳职院所有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同学们:我叫韦教习,是户县的一名普通教师。我的儿子韦一丁是咸阳职院电子信息学院五年制(第三年)电脑艺术设计1501班学生。下面这封迟到的长信,是我四个月来搜集证据、验证事实、反复求证之作。因为文章过长,分为六个部分。大家若能耐着性子读完,韦一丁事件的来龙去脉也就了然于胸了。
一、责任与担当——四位饮酒同学成为被告的原因。
2015年9月1日,我把我的儿子韦一丁送进咸阳职院就读;2018年4月1日,他酒后离校意外坠亡,至今已经四个月了。
我之所以今天给你们写这封信,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已于5月22日向户县法院提交诉状,被告中除了学校法人张存院长、辅导员桂存利老师外,还有四位同学,因他们未成年,暂时隐去他们的名字。
四位同学的名字是学校提供的,理由是四人于3月31日(星期六)晚上九点多在宿舍饮酒。
其实韦一丁离校前与饮酒有关的信息都是学校提供的,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具体的饮酒时间和饮酒原因,甚至共同饮酒人是否为他们本人,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即使韦一丁离校前有与他们共同饮酒的行为,也是同学间的友好行为。同学感情是纯真的,是没有恶意的,作为家长我不会责怪他们。
四位同学都是韦一丁的生前好友,韦一丁和我们聊天时经常提到他们的名字。韦一丁死亡后,我多次要求学校希望在不影响他们学习的情况下,在校方人员陪同的情况下,和他们见一面,了解韦一丁离校前的一些情况,为我们家庭寻找他意外死亡的来龙去脉积累一些线索,但学校一次次拒绝了我们的请求,直到现在我仍无法获知韦一丁离校前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起诉前,我对校方领导说,如果你们阻止我和学生见面,我不得不把学生推向被告席,学生正处于身心发展阶段,这样会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甚至会对他们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这是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所不愿看到的。令人失望的是,校方没有答应我的最后请求,这就是四位同学成为被告的原因,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的做法。因为我们家庭的痛苦不仅源于韦一丁死亡的结果,也源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他的死因几乎一无所知。几个月以来,我们不但要承担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承担社会舆论的质疑。
本案被告分三类计六人,辅导员桂纯利是学校的职员,其代理职务的行为,责任主体是学校;四学生中,三人未成年,一人成年,饮酒固然违反校纪校规,但也无由厚责,在学校的管辖范围和管理责任内。但我若不起诉他们,就无法弄清事情的真相;而学校宁可让学生成为被告,也要将家长和学生见面的大门堵死,其用意不言自明。


二、喝酒与坠亡——韦一丁死亡事件的来龙去脉。
监控显示:韦一丁2018年4月1日(星期日)下午4点32分离校。
4月2日(星期一)上午11点45分我接到辅导员的电话,询问是否回家,此时离韦一丁失踪已经接近20个小时。
当天下午,我和妻子赶到咸阳职院,见到了辅导员桂存利老师,出于同行之谊,我给他送了一盒茶叶。了解情况后,我们督促他尽快上报学校并以单位名义报警。
当天晚上,学校监控室查到韦一丁离校的事实,我再次恳请辅导员上报学校,并立刻以单位名义前往咸阳市汽车南站和公交公司查找韦一丁行踪。我的要求没有得到及时回应,急切之下自行前往。汽车南站大门口,保安以“车站不接待个人”为由拒绝;我们不走,保安以“骚扰”为由拿出警棍对我们进行恐吓。公交公司的值班领导则告诉我们“必须派出所或者学校出面,单位不接待个人。”当晚我们回到户县,已是凌晨一点多了。
4月3日(星期二)上午,我接到辅导员电话,称“110不受理此案。”此刻我才知道,学校并未以单位名义报警,辅导员只是以个人名义打了110。随后,我只身赶往钓台路派出报警,恳请派出所出面,或开具证明让我们在汽车南站调取资料,遭到拒绝。
4月3日晚,我深感个人力量之弱小和危险的加剧,急切之下冲进总院办公室,见到了电子信息分院的一位yan姓书记,他的官僚作风和粗暴无礼,很好地诠释了党棍这一角色。和我同来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大姐,她愤然指责学校在寻找过程中的态度问题。这位yan姓书记竟然大爆粗口说“你算老几!”我和这位书记大人也因此差点动了手脚。然而当晚,校方以“车站已经下班”为由,仍旧拒绝去汽车南站查找韦一丁的行踪。
4月4日(星期三)上午,校方派人同我前往咸阳市汽车南站,以“私人名义找到车站站长”成功调取韦一丁乘车资料。
至此,韦一丁失踪已经66个小时。
查出韦一丁的购票记录的同时,户县警方来电告知我“韦一丁被人发现从户县财富中心后边的烂尾楼顶坠亡……”
4月8日户县警方认定韦一丁“因意外导致非正常死亡”(源自“死亡证明书”).
考虑到天气太热的原因,当天下午我临时决定将他火化,他的骨灰在我的车里放置七天,陪我和我的妻子走遍生前地方,随后我将他安葬在老家父亲的坟旁。
三、事实与借口——学校该不该为韦一丁的意外死亡担责?
关于饮酒的问题,校方前后三次说法不一。
4月2日晚,在咸阳职院监控室外,辅导员称韦一丁星期日“在宿舍与同学饮酒后离校。”(现场录音为证)
4月4日下午,我与辅导员通话,关于饮酒的问题,辅导员向我表达同样的意思,并表示酒的来源与同学过生日有关。(通话录音为证)
4月4日晚,警方向我通报称,校方对饮酒时间的说法是“曾经”。(录音证据为证)
6月1日,校方向户县法院提交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书中,称饮酒时间为3月31日(星期六)晚9点多,并称“四人均未见韦一丁饮酒,酒是韦一丁提供的”。(源自校方管辖权异议申请书)
至于辅导员“星期日酒后离校”的最初说法,分院院长王辉称系“口误。”
为了寻找韦一丁,在校方百般推诿的情况下,我独自奔波在学校与钓台路派出所、汽车南站、公交公司、移动公司之间,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那就是“单位不接待个人”;而辅导员称他已经汇报给学校保卫处,保卫处拒绝出面的理由是“保卫处的章子人家不认!”(4月3日通话录音为证)
失望和愤怒之余,我常想,如果是张存院长的子女酒后离校失踪了,这帮教育管理者还能如此坦然入睡和振振有词吗?老百姓的孩子从你们学校走失了,你们就这样麻木不仁和无动于衷吗?
作为一个平民百姓,我受尽艰难,终未挽回我儿子年仅17岁的生命。他为什么在不该回家的时候回家,他的离校坠亡与宿舍饮酒有多大的因果关联,尚待法庭判决,但从他把家里钥匙和六千多元的笔记本电脑留在宿舍(有照片为证)的情况看,我怀疑他酒后部分意识不清——他的身体虽然强壮,但天生不能饮酒,这是家族遗传。
真相或许如此简单,酒后意识不清——离校回家——意外失足身亡。可悲的是人心太复杂了,连我们验证真相的权利亦被剥夺。
至于他坠亡前身体内是否有酒精存在,虽然辅导员称其“离校前宿舍内饮酒”,但基于我对他身体的尊重,以及妻子、母亲感受的顾虑,没有要求警方进行解剖。我知道我的做法会给校方留下可乘之机,但我作为他的父亲,没有选择。
四、交涉到起诉——家长的无奈无助和学校的所作所为。
4月8日下午,我不顾朋友劝阻,在最小范围内将我的儿子火化。我的想法是,亡者安息,亲人才能生活。同时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弄清他死亡的原因,而不是仓促地接受校方的“慰问金”了结此事,我更不愿意把他继续留在这个高温炙热的世界上作为与校方谈判的筹码,虽然我的做法将给自己带来交涉上的困难,但我还是这样做了。
果不其然,朋友的顾虑很快变为现实,校方得知韦一丁火化后,一改先前的态度。电子信息学院院长王辉代表咸阳职院表示:“学校没有任何责任……韦一丁让人捎了假……辅导员晚自习未打电话给韦一丁核实、未及时告知家长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符合学校的一贯做法……”我告诉他“韦一丁所在班级(五年一贯制前三年)的学生是未成年人,按学籍算,尚处于高中阶段,应该按中学生进行管理……”王辉答复说“我们是大学,实行的是大学管理……”(4月16日现场录音为证)
不仅如此,王辉还不惜以泼脏水的方式对韦一丁的死因进行恶意揣测,这也是我永远不能原谅咸阳职院的地方。  
5月3日,学校派人来到户县,破天荒地给我带来水果表示慰问,我坚决拒绝。此时,离韦一丁死亡已经1月多了。
遥遥几十里,我一次次拖着疲惫之躯,来到咸阳职院交涉,我没有看到校方的诚意,校方坚决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责任。
5月22日,我向户县法院递交诉状;6月1日咸阳职院向户县法院提交管辖权异议申请,希望户县法院将此案移交咸阳市秦都区法院进行审理;6月12日我向户县法院递交答辩状;7月3日户县法院裁定“驳回咸阳职院的管辖权异议申请”。7月12日,咸阳职院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上诉,仍旧认为校方没有任何责任,希望将此案移交咸阳市秦都区法院审理。
户县属于侵权结果地,这么简单地问题,校方难道不明白?校方的行为,除了拖延时间,增加我们地痛苦,意欲何为?
若无其他变化,此案不日开庭审理,校方领导若有胸怀胆略,会通知同学们参与旁听。
我相信权利不能笼盖一切,否则这个世界不值得留恋。
五、人性与良知——谁能容忍痛失爱子又被责任方泼脏水的行为?
或许,我穷其一生,也无法证明真相。人性是自私利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谎言日趋固化,真相已经无法破译了。案件结束后,我会择机以适当的方式向社会舆论进行公开。毕竟,除了韦一丁个案本身,我们作为成年人,还有很多的社会责任需要承担。
本案结束后,还有两案等着咸阳职院应诉。而且,我给咸阳职院的老爷们包括张存院长在内准备了12封信件,从2019年1月开始,每月一封,等着他们在全民网络道德法庭上去回复。
辅导员桂纯利没有教师资质,但这是学校的错误,我不想责怪他,他虽有工作上的重大失职,却仍是个勤恳敬业的好人;而以王辉为代表的电子信息学院领导的所作所为,我会在人民法庭和道德法庭上说清的。
咸阳职院也并非人人冷漠,学校紧急事件应急处理小组一位老教师,对我私下说:“你知道你刚才那句话打动了我?”我说不知道。他说:“假设未成年人韦一丁是因为家庭原因或者自身心理原因故意跳楼自杀的,如果辅导员当晚给他或者家长打电话核实,他听到了师长家长亲切焦急的声音,会不会从危险意识中惊醒,进而脱离危险状态?如果咸阳职院意识到了这一点,还会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责任吗?”
这位老教师的话,是我和咸阳职院领导交涉以来听到的最有人性味道的一句话。
可惜生活没有假设,正如韦一丁的死亡。
职业是如此地糟糕,让我在痛失爱子的情况下仍得保持理性而不能泄愤,但我的理性和宽容并没有换来校方但善意和担当。
我曾希望校方把我掌握的录音证据认真听听,得到的答复竟然是没有必要。他们的态度是如此的傲慢难以理解,后来我想明白了,职院的领导,分院院长王辉处级,总院院长张存厅级,而我只是户县农村的一位普通教师,如此而已。
至于总院长张存,我虽然不同意他的某些观点,至少他的姿态是谦和平等的,这就是我没在本文解读他的原因。他若能和我这个“失去孩子的同行”单独谈十分钟,听听我所掌握的一些东西。我想,事情或许就是另外一种解决轨道了。可惜,他没有给我单独交谈的机会。官僚的作风,不光为他所独有,这并不奇怪,我也不会因此责怪他。
六、生前与身后——感谢同学们曾让韦一丁在你们的QQ里驻留。
我查看了韦一丁的QQ,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的良知告诉我此时不能打扰你们;现在是暑假了,我决定和你们以此种方式交流,不至于影响你们的学习。我想,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我亲爱的儿子韦一丁一贯的良善愿望。这四位同学的手机号码我也知道,但时至今日,我没有给他们打电话,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未经他们父母的同意,我不愿意有任何的干扰。
同学们,感谢你们在QQ里留下了这个曾经的名字——韦一丁,希望你们见到此文后,转达给你们的同学、师长,为了意外身亡的韦一丁,也为了自己和所有的学长学弟学姐学妹。尤其这四位同学,希望你们把此文给你们的父母看看,消除他们顾虑;当然,你们的父母若觉得有必要,也可以联系我。
韦一丁的QQ号码和手机号码,我会终生保留,我会经常给他打打电话,发发信息,让他感受我的气息,让我感受他的存在。
限于篇幅,此文能告诉你们的其实很有限;最后真诚地希望同学们健康成长,过好一个愉快的暑假。
最后,我要郑重其事地告诉同学们,同学过生日,可以采取更合适的方式祝贺,但不能饮酒。人由于体质的差异,酒精可能会在某些人身上产生想象不到也无法理解的悲剧,正如韦一丁,他已经永远离我们而去了。生前的善良、聪慧、坚毅、俊朗、理想和满腹才华,只能长留在我们的回忆里了。
下面是我的联系方式,希望咸阳职院广大学子予以关注,我会及时告知案情进展,让你们知晓这一悲剧的前世今生,也希望知悉真相的同学及时联系告知,谢谢!
电话:18292560280  
Q Q: 2105015322
微信:18292560280                    
(韦教习2018年7月29日)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8-08 18:45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意外身亡学生韦一丁的家长致咸阳职院所有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同学们:我叫韦教习,是户县的一名普通教师。我的儿子韦一丁是咸阳职院电子信息学院五年制(第三年)电脑艺术设计1501班学生。下面这封迟到的长信,是我四个月来搜集证据、验证事实、反复求证之作。因为文章过长,分为六个部分。大家若能耐着性子读完,韦一丁事件的来龙去脉也就了然于胸了。
一、责任与担当——四位饮酒同学成为被告的原因。
2015年9月1日,我把我的儿子韦一丁送进咸阳职院就读;2018年4月1日,他酒后离校意外坠亡,至今已经四个月了。
我之所以今天给你们写这封信,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已于5月22日向户县法院提交诉状,被告中除了学校法人张存院长、辅导员桂存利老师外,还有四位同学,因他们未成年,暂时隐去他们的名字。
四位同学的名字是学校提供的,理由是四人于3月31日(星期六)晚上九点多在宿舍饮酒。
其实韦一丁离校前与饮酒有关的信息都是学校提供的,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具体的饮酒时间和饮酒原因,甚至共同饮酒人是否为他们本人,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即使韦一丁离校前有与他们共同饮酒的行为,也是同学间的友好行为。同学感情是纯真的,是没有恶意的,作为家长我不会责怪他们。
四位同学都是韦一丁的生前好友,韦一丁和我们聊天时经常提到他们的名字。韦一丁死亡后,我多次要求学校希望在不影响他们学习的情况下,在校方人员陪同的情况下,和他们见一面,了解韦一丁离校前的一些情况,为我们家庭寻找他意外死亡的来龙去脉积累一些线索,但学校一次次拒绝了我们的请求,直到现在我仍无法获知韦一丁离校前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起诉前,我对校方领导说,如果你们阻止我和学生见面,我不得不把学生推向被告席,学生正处于身心发展阶段,这样会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甚至会对他们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这是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所不愿看到的。令人失望的是,校方没有答应我的最后请求,这就是四位同学成为被告的原因,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的做法。因为我们家庭的痛苦不仅源于韦一丁死亡的结果,也源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他的死因几乎一无所知。几个月以来,我们不但要承担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承担社会舆论的质疑。
本案被告分三类计六人,辅导员桂纯利是学校的职员,其代理职务的行为,责任主体是学校;四学生中,三人未成年,一人成年,饮酒固然违反校纪校规,但也无由厚责,在学校的管辖范围和管理责任内。但我若不起诉他们,就无法弄清事情的真相;而学校宁可让学生成为被告,也要将家长和学生见面的大门堵死,其用意不言自明。


二、喝酒与坠亡——韦一丁死亡事件的来龙去脉。
监控显示:韦一丁2018年4月1日(星期日)下午4点32分离校。
4月2日(星期一)上午11点45分我接到辅导员的电话,询问是否回家,此时离韦一丁失踪已经接近20个小时。
当天下午,我和妻子赶到咸阳职院,见到了辅导员桂存利老师,出于同行之谊,我给他送了一盒茶叶。了解情况后,我们督促他尽快上报学校并以单位名义报警。
当天晚上,学校监控室查到韦一丁离校的事实,我再次恳请辅导员上报学校,并立刻以单位名义前往咸阳市汽车南站和公交公司查找韦一丁行踪。我的要求没有得到及时回应,急切之下自行前往。汽车南站大门口,保安以“车站不接待个人”为由拒绝;我们不走,保安以“骚扰”为由拿出警棍对我们进行恐吓。公交公司的值班领导则告诉我们“必须派出所或者学校出面,单位不接待个人。”当晚我们回到户县,已是凌晨一点多了。
4月3日(星期二)上午,我接到辅导员电话,称“110不受理此案。”此刻我才知道,学校并未以单位名义报警,辅导员只是以个人名义打了110。随后,我只身赶往钓台路派出报警,恳请派出所出面,或开具证明让我们在汽车南站调取资料,遭到拒绝。
4月3日晚,我深感个人力量之弱小和危险的加剧,急切之下冲进总院办公室,见到了电子信息分院的一位yan姓书记,他的官僚作风和粗暴无礼,很好地诠释了党棍这一角色。和我同来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大姐,她愤然指责学校在寻找过程中的态度问题。这位yan姓书记竟然大爆粗口说“你算老几!”我和这位书记大人也因此差点动了手脚。然而当晚,校方以“车站已经下班”为由,仍旧拒绝去汽车南站查找韦一丁的行踪。
4月4日(星期三)上午,校方派人同我前往咸阳市汽车南站,以“私人名义找到车站站长”成功调取韦一丁乘车资料。
至此,韦一丁失踪已经66个小时。
查出韦一丁的购票记录的同时,户县警方来电告知我“韦一丁被人发现从户县财富中心后边的烂尾楼顶坠亡……”
4月8日户县警方认定韦一丁“因意外导致非正常死亡”(源自“死亡证明书”).
考虑到天气太热的原因,当天下午我临时决定将他火化,他的骨灰在我的车里放置七天,陪我和我的妻子走遍生前地方,随后我将他安葬在老家父亲的坟旁。
三、事实与借口——学校该不该为韦一丁的意外死亡担责?
关于饮酒的问题,校方前后三次说法不一。
4月2日晚,在咸阳职院监控室外,辅导员称韦一丁星期日“在宿舍与同学饮酒后离校。”(现场录音为证)
4月4日下午,我与辅导员通话,关于饮酒的问题,辅导员向我表达同样的意思,并表示酒的来源与同学过生日有关。(通话录音为证)
4月4日晚,警方向我通报称,校方对饮酒时间的说法是“曾经”。(录音证据为证)
6月1日,校方向户县法院提交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书中,称饮酒时间为3月31日(星期六)晚9点多,并称“四人均未见韦一丁饮酒,酒是韦一丁提供的”。(源自校方管辖权异议申请书)
至于辅导员“星期日酒后离校”的最初说法,分院院长王辉称系“口误。”
为了寻找韦一丁,在校方百般推诿的情况下,我独自奔波在学校与钓台路派出所、汽车南站、公交公司、移动公司之间,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那就是“单位不接待个人”;而辅导员称他已经汇报给学校保卫处,保卫处拒绝出面的理由是“保卫处的章子人家不认!”(4月3日通话录音为证)
失望和愤怒之余,我常想,如果是张存院长的子女酒后离校失踪了,这帮教育管理者还能如此坦然入睡和振振有词吗?老百姓的孩子从你们学校走失了,你们就这样麻木不仁和无动于衷吗?
作为一个平民百姓,我受尽艰难,终未挽回我儿子年仅17岁的生命。他为什么在不该回家的时候回家,他的离校坠亡与宿舍饮酒有多大的因果关联,尚待法庭判决,但从他把家里钥匙和六千多元的笔记本电脑留在宿舍(有照片为证)的情况看,我怀疑他酒后部分意识不清——他的身体虽然强壮,但天生不能饮酒,这是家族遗传。
真相或许如此简单,酒后意识不清——离校回家——意外失足身亡。可悲的是人心太复杂了,连我们验证真相的权利亦被剥夺。
至于他坠亡前身体内是否有酒精存在,虽然辅导员称其“离校前宿舍内饮酒”,但基于我对他身体的尊重,以及妻子、母亲感受的顾虑,没有要求警方进行解剖。我知道我的做法会给校方留下可乘之机,但我作为他的父亲,没有选择。
四、交涉到起诉——家长的无奈无助和学校的所作所为。
4月8日下午,我不顾朋友劝阻,在最小范围内将我的儿子火化。我的想法是,亡者安息,亲人才能生活。同时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弄清他死亡的原因,而不是仓促地接受校方的“慰问金”了结此事,我更不愿意把他继续留在这个高温炙热的世界上作为与校方谈判的筹码,虽然我的做法将给自己带来交涉上的困难,但我还是这样做了。
果不其然,朋友的顾虑很快变为现实,校方得知韦一丁火化后,一改先前的态度。电子信息学院院长王辉代表咸阳职院表示:“学校没有任何责任……韦一丁让人捎了假……辅导员晚自习未打电话给韦一丁核实、未及时告知家长的行为没有任何问题……符合学校的一贯做法……”我告诉他“韦一丁所在班级(五年一贯制前三年)的学生是未成年人,按学籍算,尚处于高中阶段,应该按中学生进行管理……”王辉答复说“我们是大学,实行的是大学管理……”(4月16日现场录音为证)
不仅如此,王辉还不惜以泼脏水的方式对韦一丁的死因进行恶意揣测,这也是我永远不能原谅咸阳职院的地方。  
5月3日,学校派人来到户县,破天荒地给我带来水果表示慰问,我坚决拒绝。此时,离韦一丁死亡已经1月多了。
遥遥几十里,我一次次拖着疲惫之躯,来到咸阳职院交涉,我没有看到校方的诚意,校方坚决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责任。
5月22日,我向户县法院递交诉状;6月1日咸阳职院向户县法院提交管辖权异议申请,希望户县法院将此案移交咸阳市秦都区法院进行审理;6月12日我向户县法院递交答辩状;7月3日户县法院裁定“驳回咸阳职院的管辖权异议申请”。7月12日,咸阳职院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上诉,仍旧认为校方没有任何责任,希望将此案移交咸阳市秦都区法院审理。
户县属于侵权结果地,这么简单地问题,校方难道不明白?校方的行为,除了拖延时间,增加我们地痛苦,意欲何为?
若无其他变化,此案不日开庭审理,校方领导若有胸怀胆略,会通知同学们参与旁听。
我相信权利不能笼盖一切,否则这个世界不值得留恋。
五、人性与良知——谁能容忍痛失爱子又被责任方泼脏水的行为?
或许,我穷其一生,也无法证明真相。人性是自私利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谎言日趋固化,真相已经无法破译了。案件结束后,我会择机以适当的方式向社会舆论进行公开。毕竟,除了韦一丁个案本身,我们作为成年人,还有很多的社会责任需要承担。
本案结束后,还有两案等着咸阳职院应诉。而且,我给咸阳职院的老爷们包括张存院长在内准备了12封信件,从2019年1月开始,每月一封,等着他们在全民网络道德法庭上去回复。
辅导员桂纯利没有教师资质,但这是学校的错误,我不想责怪他,他虽有工作上的重大失职,却仍是个勤恳敬业的好人;而以王辉为代表的电子信息学院领导的所作所为,我会在人民法庭和道德法庭上说清的。
咸阳职院也并非人人冷漠,学校紧急事件应急处理小组一位老教师,对我私下说:“你知道你刚才那句话打动了我?”我说不知道。他说:“假设未成年人韦一丁是因为家庭原因或者自身心理原因故意跳楼自杀的,如果辅导员当晚给他或者家长打电话核实,他听到了师长家长亲切焦急的声音,会不会从危险意识中惊醒,进而脱离危险状态?如果咸阳职院意识到了这一点,还会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责任吗?”
这位老教师的话,是我和咸阳职院领导交涉以来听到的最有人性味道的一句话。
可惜生活没有假设,正如韦一丁的死亡。
职业是如此地糟糕,让我在痛失爱子的情况下仍得保持理性而不能泄愤,但我的理性和宽容并没有换来校方但善意和担当。
我曾希望校方把我掌握的录音证据认真听听,得到的答复竟然是没有必要。他们的态度是如此的傲慢难以理解,后来我想明白了,职院的领导,分院院长王辉处级,总院院长张存厅级,而我只是户县农村的一位普通教师,如此而已。
至于总院长张存,我虽然不同意他的某些观点,至少他的姿态是谦和平等的,这就是我没在本文解读他的原因。他若能和我这个“失去孩子的同行”单独谈十分钟,听听我所掌握的一些东西。我想,事情或许就是另外一种解决轨道了。可惜,他没有给我单独交谈的机会。官僚的作风,不光为他所独有,这并不奇怪,我也不会因此责怪他。
六、生前与身后——感谢同学们曾让韦一丁在你们的QQ里驻留。
我查看了韦一丁的QQ,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的良知告诉我此时不能打扰你们;现在是暑假了,我决定和你们以此种方式交流,不至于影响你们的学习。我想,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我亲爱的儿子韦一丁一贯的良善愿望。这四位同学的手机号码我也知道,但时至今日,我没有给他们打电话,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未经他们父母的同意,我不愿意有任何的干扰。
同学们,感谢你们在QQ里留下了这个曾经的名字——韦一丁,希望你们见到此文后,转达给你们的同学、师长,为了意外身亡的韦一丁,也为了自己和所有的学长学弟学姐学妹。尤其这四位同学,希望你们把此文给你们的父母看看,消除他们顾虑;当然,你们的父母若觉得有必要,也可以联系我。
韦一丁的QQ号码和手机号码,我会终生保留,我会经常给他打打电话,发发信息,让他感受我的气息,让我感受他的存在。
限于篇幅,此文能告诉你们的其实很有限;最后真诚地希望同学们健康成长,过好一个愉快的暑假。
最后,我要郑重其事地告诉同学们,同学过生日,可以采取更合适的方式祝贺,但不能饮酒。人由于体质的差异,酒精可能会在某些人身上产生想象不到也无法理解的悲剧,正如韦一丁,他已经永远离我们而去了。生前的善良、聪慧、坚毅、俊朗、理想和满腹才华,只能长留在我们的回忆里了。
下面是我的联系方式,希望咸阳职院广大学子予以关注,我会及时告知案情进展,让你们知晓这一悲剧的前世今生,也希望知悉真相的同学及时联系告知,谢谢!
电话:18292560280  
Q Q: 2105015322
微信:18292560280                    
(韦教习2018年7月29日)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8-08 19:08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08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14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27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51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下图为户县法院裁定书: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52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55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8-08-08 20:56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8-08-08 21:08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以下图片为咸阳职院管辖权异议申请书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13
威望:
100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7
注册时间:
2018-08-01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8-08-08 21:09
Re:咸阳职院,意外身亡孩子的家长和你来一场“个体生命与集体诚信”的 ..

回复 引用
关注(2)|粉丝(7)
级别: 誉满一方
华商豆:
2467
威望:
1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612
注册时间:
2012-04-27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8-08-09 06:45
到底是饮酒原因?还是别的原因?
回复 引用
关注(29)|粉丝(37)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9139
威望:
766
发 帖 数:
3533
注册时间:
2015-03-0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8-08-09 07:59
关注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
共2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