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8253 回复:0

主题:[维权]陕西勉县发生一起把讨薪农民工打成脑震荡事件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48
威望:
101
发 帖 数:
31
注册时间:
2017-01-05

陕西勉县发生一起把讨薪农民工打成脑震荡事件


110 出警不处理,  劳动局说不是农民工不受理 , 公司矿长叫找包工头,这起殴打讨薪农民工事件究竟该谁管?
本报讯记者 郭剑文  王 敏)本报接到河南卢氏农民工王富委 、王艳涛、莫五民投诉称:他们6月17日到陕西省勉县汉中银茂开发有限公司一矿口。在栾川县狮子庙乡山前村包工头李松民、李贾怀承包的工程打进尺、开矿。并投资了10多万元,购买了扒渣机和三轮车,梦想在勉县出苦力挣点钱。
  不料,在他们干了两个多月后只给了少量工钱,还有3万多血汗钱以没钱为由不给。因为没钱无法再干活,只好让两个同伴先回去,王富委和妻子留下讨工钱。7月31日,王富委又给包工头李松民要钱,李松民不给因此发生口角。李松民便打电话叫来几个社会上黑歪娃,对王富委拳打脚踢、脚踏、把其打伤。王富委当即打110报警。公安民警来后拍了照,询问了情况便离去。王富委妻子又打了120电话,才把王富委送到勉县医院救治。

                       勉县医院病情、诊断、治疗方案知情同意书

拉打人车和几个打人者

这就指挥打人的包工头李松民

  此前,王富委和妻子找到勉县劳动局,一工作人员说你们有机器,不属于农民工不予受理。找到公司矿长,矿长说与他们无关叫找

    王富委躺在病床上
现在王富委只在勉县医院,花自己的钱检查身体。勉县医院初步诊断为脑震荡和多处软组织搓檫伤。李松民派人说给王富委2000元让他出院。因王富委伤没好不能出院,来人却说不出院你连一分工钱都别想要。记者给穆矿长打电话,这位矿长态度很不友好,说与他们无关,叫找包工头或到法院告。就这样,以上人员都推来推去。对农民工讨要工资被打事件至今无人管。
农民工,是指农业户口的外出打工者。近年来,中央非常重视农民工工作。特别是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中央曾多次发文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并规定了处罚办法。像最近发生在陕西勉县的殴打讨薪农民工事件,更是已经触犯了刑法。本应严肃处理,但打人者至今仍逍遥法外,被打伤农民工王富委还躺在病床上无人管。不知勉县县委政府的领导看到这条消息有何反应?希望勉县国土部门查查这家矿山有无探矿证和开采证?公安机关出警至今不处理有何原因?劳动部门尽快帮农民工讨回血汗钱。
勉县有关部门对这起农民工讨要血汗钱被打住院事件如何处理?如何维护勉县的良好形象?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跟踪报道。
后附投诉书
谁来救救我们农民工?

各大新闻媒体及有关部门:
我们是河南省卢氏县磨口乡的农民。今年4月初,我们在网上看到陕西汉中银茂开发有限公司一矿口需要工人挖进尺开矿,就与其联系。后又经过朋友介绍,我就和杜李静、赵现伟、樊虎军3人一块来到汉中勉县,找到了包工头李松民、李家怀(栾川县狮子庙乡山前村人)。经过商议,4月6号签下承包协议。并口头说开工后拿两万块钱现金给他们作为保证金。
我又找了两个熟人于4月16号到勉县,17开始干活,给陕西汉中银茂开发有限公司一矿口挖进尺。为了提高效率,我还投资10多万元,购买了两台扒渣机和两辆三轮车。
4月17号我和王艳涛、莫五民开始干活了,并向李贾怀付两万元押金。干到5月20号该发工资的时间,他一直推说矿上没给他验收。直到5月30号矿上验收了,还没给我们结算工程款。后来我们吵着说要停工,他们没办法,于是答应给钱,6月20号给了5000元。我们吵着不行24号又给了5000并答应月底结清,可到了月底还不给工资。后来包工头李松民、李贾怀让矿上领导李矿长,牧矿长一块儿向工人解释并口头承诺先给我们一点,7月15号给工人工资全部结清。7月8号又给了我们5000元。可到了15号,矿上已给了他们几万块钱,说是让李松民给工人发工资,李松民不要,他说要把全部的工程款结清再干。于是我只好叫王艳涛、莫伍民他们先回家,留我一个人在这里要工钱。但是到了7月24号早上我去找他,他还是不给算工资。
后来矿上让李松民、李贾怀过来还是给他们几万块钱,说让先开工。但是他们还是不要,后来矿上就一点钱都不给他们了。第二天早上我去找到牧矿长想让牧矿长给我解决,他说这不关他的事。于是我跑到劳动局,劳动局一工作人员说我有机器不属于农民工,不予受理。我想,我们都是农民,出来打工不是农民工是什么?后来我向李松民要钱要工资单,李松民不给。然后到了7月31号早上再次向他询问什么时候发工资?并向他要工资单。他还不给,于是便争吵起来。然后他就打电话让黑社会人来拳打脚踢把我打伤。于是我打110报警,警察来了,给我拍完照,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走了。我老婆打了120才把我送到医院。到了医院没人管,于是我自己先垫了医药费做检查,初步诊断为脑震荡。到了第二天早上,李松民托他朋友来说给我拿2000块钱让我出院。我头痛头晕,腰痛的厉害,就没答应出院。李松民他朋友说要这样不出院的话,你的工资一分钱也别想得到。至今我仍在医院治疗,再也无人管我。请求新闻媒体记者、有关部门,帮我维权,保护我们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救救我们,帮我讨回3万多元的血汗钱和两台扒渣机、两辆三轮车。对打人者严肃处理,并赔偿我们一起经济损失。
谢谢您们
     投诉人河南农民 王富委 、王艳涛、莫五民


                    2018年8月3日
反腐倡廉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