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345 回复:0

主题:早知有洽川  何须下江南

楼层直达
关注(1)|粉丝(2)
级别: 小有名气
华商豆:
99
威望:
100
发 帖 数:
86
注册时间:
2018-07-10

早知有洽川  何须下江南

刚望到吴王古渡,就听到了涛声,隐隐地如九天罡风,又如洪荒巨兽。雨后的天空是湛蓝湛蓝的,云朵如同棉花团飘在高原之巅。山影远远地在河的那边,虽只是天际间的一抹黛色,却作龙马奔腾状,极富于气势和动感,那滋润了华夏民族的生存状态和生命情调,世世代代流淌在我们血脉里的那条母亲河就在脚下。


行行复行行,沿路梧桐遮蔽,散漫着乡村的脉脉温情,这里有沟、有坡、有树,有北方黄土地上的一应野趣,有着农耕生态文明沉淀成的稳定与保守,偶尔的几声鸡鸣狗吠,凭添了几分情趣。更重要的是这里有水,是那恣意奔涌了几千年的大水,那维系了一代又一代王朝兴衰的沧浪之水。


余秋雨说,中华文化拥有三条最大的天地线,第一条就是黄河。走上船索桥,滔滔黄河之水触手可及,携裹着一路的风尘,平复了壶口和龙门的喧嚣顿挫,与这里的山川大地融为一体,变得斯文了好多。放眼望去,眼前白光光的一片,风也浩荡水也苍茫,一眼就可以望到对岸。欣赏它,就必须和它周围的天空、阳光、黄土和山梁一起欣赏,在这里,他们原本就是彼此的一部分。


曾几何时,古渡被冷落,那一脉富足两岸的生命之水间只有一艘渡船,而且数次倾覆,无数生命沉没在河底的泥沙中。生活的重轭是一本教科书,人民群众战胜困难有着无穷的智慧,这座飘浮在水面的船索桥就是深沉睿智的诗行。听罢黄河的低吟,抖落古渡的风尘,那么就继续上路吧!


河的那边,有令人心旌摇荡的风景、传奇、史诗和生命感动。一条船桥,秦晋相望,往来通畅。 中国文人的梦乡在江南,它使人们想到的是水、是诗、是美人。北方给人感觉向来是雄浑的,是豪情万丈的,是滋生阴谋与政治的,而南方是艺术的,温软的。就美学风貌而言,江南就在眼前,就在洽川。宣传语说,早知有洽川,何需去江南,此言着实不虚。


有水,有诗,还有佳人约会,多少伟男子心之摇曳,情之沉醉,沉醉在蒹葭丛,沉醉在河之洲,沉醉在那《关雎》的情景交融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神秘、朦胧、诱惑、挑逗等等都在想象中搔首弄姿,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河之洲一转眼就到眼前。


往事越千年,那年那月花正开,月正圆,那个历史上最贤德的男人在这片河洲邂逅心仪的女子。这场遇见,诞生了千古传诵的爱情诗篇,这场遇见,洽川成为爱情诗篇的开创地。


那是在商代末期,西伯侯姬昌在考察地形时,偶遇一位女子,经过短暂的交往,彼此生出爱慕之情,依依惜别之后,作了这首《关雎》,表达对这位女子的爱慕之情。后听说这女子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文丁王的女儿太姒,虽然甚为遗憾,但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商朝的灭亡,经历了四代君王,武乙王、文丁王、帝乙王和纣王。武乙王用射天的游戏侮辱上苍被雷击毙。文丁王妒贤嫉能,在位三年突然暴毙。帝乙王在位连年征战,为了集中兵力对付东夷,采用和亲的办法化解与西岐的仇恨,将两位妹妹嫁于姬昌,其中长公主太姒就是姬昌朝思暮想的女子,当时西岐与殷商势力悬殊还很大,姬昌将计就计,答应婚事。西岐百姓用渔船在渭水河上搭成浮桥,排着长队迎接太姒,这场政治婚姻既成全了爱情,又成全了国家,被人们被称作“天作之合”。太姒嫁与姬昌后,效仿文王祖母太姜和母亲太任的德行,仁爱明理,亲自教导十个儿子,培养出两个历史上享有圣德的儿子周武王和周公旦。


其实这里也曾经是一片雄性的旷野,循着历史的足迹, 公元前21世纪,禹死后,他的儿子启继位,封一子于莘,洽川一带就是莘国属地(今天的莘国水城就来源于此)。夏末,伊尹耕于有莘之野,后成为灭夏立商的功臣。据《史记·魏世家》记载,文侯十七年(前 429年),“西攻秦,至郑而还,筑洛阴、合阳”。莘国就成了过往,合阳之名自此诞生。战国末期,魏王豹以此为都,今蜿蜒于县北20公里的魏长城,是魏国的遗物。秦置合阳邑,西汉景帝二年(前155年)设合阳县,治城在今洽川镇莘里村。唐代,洽川分置过夏阳县、河西县,北宋后,合阳县名才稳定下来。这里安葬着五帝之一的帝喾高辛氏;流传着韩信木罂渡军生擒魏王豹的故事,出土了汉隶瑰宝《汉合阳令·曹全碑》;这里,商元圣伊尹、孔子高徒子夏、佛教净土宗十三祖印光法师等英才辈出。 尤其是唐代大诗人岑参在《送崔主簙赴夏阳》诗中写到:“常爱夏阳县,往年曾再过。县中饶百鸟,郭外是黄河。”诗中“夏阳县”就是唐代洽川一带。那时洽川水草萋萋,百鸟翱翔,是黄河边一处胜境。可见洽川自古以来就是如诗如梦的地方,黄水之水天上来,不经意间漫入这风情仪仗的滩地间,流漫盈盈婉约来,溢入田园。 这就是湿地处女泉,张扬着生命的活力,不惊不乍,不卑不亢,依然是淡淡妆、天然样,亲近着所有来亲近它的人。万顷芦荡轻纱摇曳,千眼瀵泉碧波荡漾,百种珍禽凌空欢歌,十里荷塘映日飘香,一条大河雄浑壮阔。最富有浪漫色彩的蒹葭,是湿地的仪仗,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忠贞守望,它平民化的品格,原本与陕西人的品性很投契。行在其中,感受的只有浩大的气势,围绕着的是密密麻麻蚊子队伍。芦荡深邃而幽远,全是望不透的绿,人入其中,仿佛五脏六腑也被染绿了。还有满池的荷,刚刚开放。蒹葭苍苍,水天茫茫,荷花飘香,这无穷的野趣正好放逐我的浪漫情怀,偷折了一枝荷叶,顶在头上,遮着当头红日,引来一片唏嘘。偶而一次小小的任性,扬溢着幸福感的窃喜。 窃喜还未持久,一大姐善意提醒,安全员看见可是要罚款滴,借着过桥,恋恋不舍将其抛入河水中,本自清洁来,还自清洁去。听着貌似很诗意,其实我们都具备诗人的慧眼,看着古老的河川搬来大量的泥沙,化成这片肥美的绿洲。沧海桑田,所有一切都以最自然的面貌出现,憋足劲向着阳光生长,出落的那样鲜活饱满,北方的粗犷与南方的柔媚在这里完美碰撞、融合,最终绘成这座莘国水城,诱惑着所有的游客。 同样依在黄河边畔,河西是“白玉长堤岸,湿地荷花艳,乌蓬小画船,瀵泉欲飘仙,蒹葭映亭台,珍禽舞盘旋,秀丽夺终南,最美在洽川”。望眼河对岸的家乡,依旧是农耕一片,勤劳的河东人民早就铲干净芦苇,种上那些生长期不长,当然收获也不算丰厚的作物,什么玉米红薯豆类,阳光就像河东人布满皱纹的手,它的温柔来自北方那宽厚的母性,而那宽厚的浅褐色,就是黄土高原的肤色。远远望去,山头上矗立韩信的雕塑还未完工,我没打算上去看,只因河岸畔立着的那块刻有“吴王古渡”的石头,底座竟然是用瓷砖贴成,这刚砌成的文化景观,有点像汗衫套西服还配一布鞋,不伦不类惹人笑话。镌刻河山就是镌刻生态文化,缺少了文化基座何谈大发展。都说山西是厚重的山西,文化体现的是一种力,角杯的扎马角是那般强悍勇猛,我想说的是,在抖擞壮士好汉凛凛雄风的同时,是不是更应该探索创新发展的新路径,拿出点开天辟地的气派来!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