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696 回复:0

主题:[原创]在路上,雪落周原【定稿】

楼层直达
关注(2)|粉丝(3)
级别: 名动江湖
华商豆:
164
威望:
158
发 帖 数:
164
注册时间:
2016-09-25

在路上,雪落周原【定稿】

[table=100%,,,0][tr][td]

  第八章     在路上,雪落周原
[table=100%,,,0][tr][td]
经过了那么多的阅历,洗妹,也见过的世界多了,成天应付生意,也就渐渐的淡忘了吹哥,已经不像年轻时候那么心急火燎,坐立不安那么一种心情了,慢慢的降温了。
也是人之常情,都要生活,三个娃娃都要成家,忙的跟啥一样,对于吹哥,已经不是那么的求之不得恨不得飞过去的难言之隐了,时移世易,洗妹也是都快有孙子的人了,把爱情生活就逐渐移情于三个女儿身上了。
为啥呀,都老了,既要当房奴,又要情奴,还要当娃奴,高速路霓虹灯网络一起来,生活快的基本上就把人撕裂了,吹哥与洗妹,逃不了那么一种生活。
生意上,酒店的事情把洗妹忙的王朝马汉慌乱不堪,等晚上关门的时候,累的呀,好像要瘫痪的那么一种状态了。
再者,吹哥,也不是常来看洗妹,两个人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了,经过了那么一个各自屏蔽的时期。一个混工资,一个忙着发家致富,似乎好像有些冷淡了。
吹哥去洗妹那的最后一次约会,先让吹哥坐下来,接着,洗妹就忙她的生意了,像一只蝴蝶一样在大堂翻飞,也是给吹哥露一手吧,大概是当初的面皮西施吧,一露脸,客人就多了起来,到底是怎么了。
商业世俗社会,大概是圣人所言吧,一食一色吧,只能如此了,就那么一个臊子面馆,吹哥当时是也没有当成一回事,折腾去吧,爱咋弄就咋弄去,估计不可能把凤翔府的城墙弄垮吧。就成了这么个样子了,洗妹当时就是那么一种生活忙碌生意状态。
好像是钱里面有火一样的着魔入迷,有时候,偶发感叹,人啊人,灯没油黑着,人没钱龟着。
市面上的事情,落了一个人生的感叹,没有钱的时候,谁也看不起你,就连一家人也难除心影,难啊,人皮好披,人势难扎。缺啥怕啥,钱那么难挣。
有了钱的时候,我痛恨这个世道,给周娃上坟的时候,就是烧钱,也就是烧那么几万元的事情,到周娃坟上烧钱的时候,那么一种火气上升,洗妹好像明白,你的灵魂保佑我挣了那么多钱,我也知道,你也知道,人生就是那么的短暂,你的坟头上已经荒草灰色,我也就是凭着这么一个小生意,把三个娃娃都生活的差不多,生活也罢,活人也罢,就是那么个样子了。
就像有些人总结的那样,你需要的时候,生活不会给你,你不要的时候,来了也是没有多大的诱惑了。
生活的规律,老了,就要跟着走社会走,花能重开,人无再年少。古文就是,时也,世也。洗妹已经厌倦了各种社会应酬,低下头,想着这些年的苦雨,难免坐下来伤心落泪。
生意刚开始时候,也就三五个人,就那么一场小门面,既是老板又是伙计,又是账房先生,又是跑堂的,不知道要漂泊在多少想花钱的人手里面,要看人家顾客的眉高眼低,雨,雪,眼泪,与吹哥周娃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关系,人世场的事情,饮食男女,也就是那么个消费时代,直到扩大店面以后,才总算能稍微歇息一下了,有了一些小钱,心也就不慌了。
也算把活人商业社会看透了,人世场,也就是花钱与挣钱的事呀。
     洗妹感慨的呀,好像明白了一些务实的活人大道理,有时候,一人关门之后,喜欢独自坐在凤翔人过年点灯笼的那么一种小红烛下面,回忆起周原的风风雨雨,杨柳村发绿的大涝池,灰褐色的千年古柳,哀婉的《梁祝》,一杯红酒下肚,浓睡不消残酒。
好多的周原往事,涌上心头,暗淡的烛光,和着洗妹的眼泪,悲伤忧郁的西秦美女,凄凄惨惨戚戚,泣下沾襟。
吹哥也是知道洗妹要挣钱,生意在发力起跑阶段,不要干扰洗妹最好。只是闲了偶尔去洗妹那里坐一坐,平时也就是一杯茶,一杯酒,生意那么忙,挣钱事大,吹哥也就是那么个容忍之心,一让父母,二让老婆,剩下的该让洗妹了。
最后一次,洗妹在那一年快过年了,让吹哥来店里面坐一下,喝些徽商朋友从杭州一带带来的茶品,武夷山一带的大红袍之类的好茶。
黄昏,腊月的周原,忙碌,欢快,悠长,等待,年的气氛,很有诗意的季节,西府灰白色的天空,西秦人聚集的最佳时间。
洗妹生意忙完了,白底淡花的丝绸旗袍,淡淡的发亮,诱人的银白色底色,行走在优雅的腊月。
见了吹哥还是以前周公庙中学见了吹哥那么一种笑容,欢乐,含羞,心急,情不自禁,还是几十年前在周公庙中学那么一种老样子,让吹哥很想很想抱呢。
洗妹也是说,忙死了,等快关门了,哥呀,洗妹我慢待您老人家了,好像吹哥也 是顾客一样,让你听班得瑞太久了。
洗妹呀,就是那么个样子,欢快,内敛,又不失沉稳。
吹哥也就静坐在洗妹的岐山会馆,洗妹打开一包中华烟,让吹哥抽呢,客气的话也是有的。
窗外的雪呀,就下的很大。
吹哥仍然看到了洗妹几十年前高中岁月的神态,也心里霍亮。给洗妹说了一些西府老话,洗妹呀洗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比人活不成,是吧。过去的就让随风,忘掉那些曾经的雪落周原的荒凉,贫困,哥也很羡慕你,几十年的商海起伏,在宝鸡西安总算有了自己的名店,哥服你了。
洗妹给吹哥倒了一杯茶,笑着说,三十年前,咱们喝的是,三块五毛钱的茉莉花茶,现在,茶叶基本上喝贵一些的。你回去的时候,洗妹我给你一些几千块钱的茶叶。
好呀,吹哥也没有拒绝。洗妹说,哥呀,我现在也就是不太缺钱花了,你看得见,年关腊月酒店事很多,很忙的,生意上的事情,先喝茶,门关了,就是你我了,有啥不能说呢。
吹哥也就是放松了,雪,一片一片落在窗外,下去吧,周原的雪,洁白。
洗妹虽然没有李清照的风姿气质书香韵味,但也是很好的身材,微胖型的美女,大约在五十左右吧,周原美女的共性,红黄色的健美肤色,腰杆笔直,皮肤弹性,浓眉大眼,长眉掩目,银白色红花的旗袍,俯仰红酒沾唇之间,静静的看着吹哥喝茶,饮酒。
点燃一根烟,洗妹也才心静下来,看着吹哥那么一种高兴,洗妹也笑了,不觉回忆起了与吹哥在周公庙中学的那么一场欢乐时光,那个时候,多么的想逃离农业社,你出去了,我那时候恨不得你死了呢。现在,想起来多么的幼稚呀。
吹哥气的呀,哭笑不得,叹息的说,哎呀,哥死了,今夜你一人独饮呀。没法说,忍让呀,缘分吧,好了。
洗妹拿出来茅台酒,很客气的对吹哥说,喝吧,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也很长时间不来,洗妹我气的呀,叫了多少次,你好像脚底下生了根,不来的不来呀。今夜,你来了,我恨不得让你当农业社的倒灌户,吃喝由你,我听哥的话,不过呀,菜的话,咱们的西府凉盘,必不可少,其他吹哥要啥都有,也不是小店了,咱们西府人的过年当家菜,哥呀,我知道你最爱吃,好吧。
洗妹虽然有些变老了,也有钱了,吹哥,只能是做客了,席间,显得有些被动,甚至,有些压力,一杯茅台下口,不觉有了汗了。有文化的人与有钱的人一起说话,不是熟人,场面不会好。人生席间,洗妹能掩饰住自己的那种火辣的爱吗。吹哥也就放开纵情一饮,洗妹拿来了烛光落红,吹哥已经心乱了,感慨很多呀,环境变了,洗妹这些年,基本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官场的人也应付过。
就像洗妹所说,盘子里面有个王八,心里面也有一个王八,饮食生意,爱吃了就吃,只要不往我的旗袍上面撒污,那些官场上的人,比起吹哥,差的远,我无心与他们消费时间。
哥呀,周娃虽然死了,生活还得活人呀,为了孩子家人,再难,也得挺住牙关紧咬活下去。
文人,可以喝酒,官吏,也可以陪酒,大款,随意吃喝,没有时间跟他们闲聊。
你我之间,话不用说的太多。
洗妹才放开了,就像渭河一样,没有水了,不大,下来了那么一场白雨,洗妹就像软了一样,不停的让吹哥喝酒,一红一白,两个人就在那么一种凤翔的年后红蜡烛,窗外的大雪,还有那么一种小蜡烛红色呀,洗妹,吹哥,从上小学的时候两个人就喜欢那么一种颜色呢。
洗妹也喝多了。
吹哥才不管呢,谈及酒文化,先西凤,后太白,中间还有那些乌龟王八酒,说了一河滩,洗妹也高兴,好长时间不见了,吹哥成了老夫聊发少年狂。
一杯一盏,洗妹脸上红起来了,也高兴,就述说了一些童话之类的语言,最忆是童年,吹哥看了一下,洗妹也已经笑着流泪了,就把洗妹抱紧在怀里。
很是尴尬呀,多年以后,吹哥突然感觉好多东西很陌生,已经没有周公河苹果园抱紧洗妹的那种原始感觉了。
吹哥酒也喝多了,洗妹嘴唇像快开的石榴花一样。
一杯清酒,三十年夙愿,两个人就成了殷纣王的妲己,周幽王的褒姒,高皇的吕后,周郎之二乔,子健之洛神,进入了忘乎所以的楚灵王梦游状态了。
以前太远,吹哥呀,说一次近的呀,现实的。吹哥也是酒兴才有,给洗妹说了几个大笑话,西府人的黑色幽默之类的,洗妹,好像被吹哥又一次拉近了灵魂,高兴地呀,不停的给吹哥倒酒。
如斯,良辰,葡萄美酒夜光杯,落雪,散关,腊月的微风,那一夜,两个人都醉了。洗妹坐着哥哥的腿,泪水往下流。
那一夜,洗妹哭了。
一杯酒消愁,心思眼泪流。
今夜酒满杯,不见周娃回。
命苦归命苦,日月不迁就。
月下交杯酒,谁知明天路。
天道也昏暗,唯恐空对月。
洗妹那时候,眼泪连珠,好想哭。
关中女子的石榴花,那么的艳丽,也是那么的沧桑,石榴花开放的时候,红红的呀,洗妹与吹哥一起吃贵妃石榴的时候,烛光下,显得那么那么的苍凉。
腿还是以前的腿,没有杨柳村涝池边上的那么一种洁白了,生活经过岁月的长跑,已经有了痕迹。
洗妹低头时候,吹哥也好像明白了,商海,很大,洗妹,活着就好,洗妹也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有她自己的圈子。
那一场烛光夜饮,洗妹才脱现了周原美女的风韵,嘴很燥,好像跟吹哥生气,胸很挺,好像故意气吹哥的老婆。你当初为什么看不起我,陈世美的人呢,吹哥呀,看看我呀,两朵牡丹花。
我发如瀑布,我身如浮萍,我心如你在,你不要把我忘了,就好。
洗妹,现在生活可以放松了,已经没有啥大操心的了。
红尘亦何苦,何必叹人遇。
良宵度春风,我身已无力。
我本渭河花,岂顾西凤残。
花开人心荡,依旧解前伤。
风雨一夜间,越过几千年,
人生何其短,今夜巫山眠。
次日,吹哥回到学校,仍然是那么一种教书育人,天天就是那么个样子,觉得好无聊呀,想起了洗妹,心慌的呀,课也不备了。
成天看着那么一个玉女照片发呆,好像前辈子先人没见过女人一样。老婆催促一下,只是说,米汤已经凉了,还是吃喝好,精神上的事情,可以记忆,你成天就是洗妹你先人女神,饭总该吃吧。
吹哥吹嫂也不是萌人,只能说,好呀,吃呀,吃完吹哥我洗锅,好吧。生活就是那么个样子,何必庸人自扰呢。
周原落雪的时候,洗妹,已经把自己到海南,厦门,上海,香港那些旅游照都发给了吹哥邮箱,给吹哥晒一下她的游记,估计是今生最后一次醉饮了,分别之时,看着周原散关的大雪,做了最后的吻别。
因为呀,北方的雪,太冷了,雪落周原,那么一种风搅雪,洗妹最爱看,恨不得脱光衣服,在周原的雪地里疯跑,吹哥现在才有了摄影器材,一片大雪,周原风冷,浴女神游,雪肤天地,用这么一种方式,回忆了周原的难忘岁月。
那一夜,洗妹抱着吹哥在风雪中,
不停的奔跑,浴雪,仰卧,雪花,

杨柳村的大柳树,发冷的涝池,
似有似无的周原风摆柳,
吹哥也才吹起了洗妹最爱听的走西口,遥望着一片大雪的周原,风过雪落,茫茫无际的周原,洗妹醉了,雪花弥漫在洗妹的胸上,一片一片的消融,雪落尘世,也是记忆周娃,也是与吹哥在风雪之中奔跑。
在路上,洗妹,吹哥,一直在路上。
【全文完】
[/td][/tr][/table]


[/td][/tr][/table]
杜录林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