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4356 回复:1

主题:[原创]洗妹与一场梦【修改稿】

楼层直达
关注(2)|粉丝(3)
级别: 名动江湖
华商豆:
164
威望:
158
发 帖 数:
164
注册时间:
2016-09-25

洗妹与一场梦【修改稿】


南山,季节的八月挂
杜录林

八月秋高,热浪弥漫于周原这一大片原野,西瓜是花皮的外表,瓜蔓已经陷入了黄绿色的田野,辣子红绿相杂,三伏天,洗妹在自家的地里摘了一些红了的辣子,中国红吧,红黄绿,三种关中人最爱的颜色,绿色的是风调雨顺的玉米地,红色的是一种最早红了的洋货辣子,洋柿子,黄色的是汗水堆积起来的麦草层层摞摞的麦草。关中平原的一大夏日特色。
洗妹在玉米地里看了一下地里套栽的红豆,低低的发绿小苗,洗妹心里不觉泛起了一种幻觉,如果吹哥在身边,那该多好呀。
八月秋高,洗妹,一身的红色衬衣,与绿色玉米地,高原的炽热,洗妹在热浪中陷入了一种诗意思维,身边的发老的马耳菜也好像睁大了眼睛,在看洗妹了。关中的八月,是一个回忆的季节。回忆过去的那些岁月,老是忘不了吹哥的身影。
有时候,想起了吹哥,难免,有些关中八月的思维,思想,思念,回忆,一个人在周原的玉米地里,偶尔,坐下来,偷偷的哭呢。
回忆过去,让人伤心落泪,洗妹,是一个爱哭的人。
洗妹这几天失落了心情,自从那一次分离之后,心里好多事都想给吹哥说呢,现在吹哥也去了深圳招聘教师去了,响应人家在深圳杀出来一条血路去了,洗妹都想不通呢,狠狠地埋怨吹哥,去村里的小庙里烧了三根香,许愿那个小庙里的神位,但愿吹哥此次南行是一场胡跑乱走,哭了一晚上,气的呀,就到村里面的老君庙里烧香了,跪在庙里,心里面在许愿发誓,老天爷呀,我不希望吹哥一跑了之,他不能跑,今生,他不能死到南方,我不会离开他。
如果事与愿同,我洗妹秋后为你神灵还愿,心里面想不通,莫非南海观音显灵了,人都没命的往南走,心中暗自生气,香烧完了,气的呀,都跑南方寻死去了,这些男人呀,好货不多。
一人静坐在黄土高原的不到30平米的小庙旁边,看着玉米地,秋风,周原,落黄的白杨树风声,看着这一片昏暗的黄土,秋日的周原,寂寞,炽热,凉席上的汗与炕结合在一起,那种灰暗的颜色,让洗妹颓丧,甚至绝望,你们都走了,我在这么一片黄土里,怎么生活,男人呀男人,有时候,为了钱,其他的大都忘了。
90年代的大炽热,霓虹灯,小姐热,餐饮业的火爆,洗妹在周城跟集也偶尔知道,怕呀,怕院子的抹布瓜架子到了,怕吹哥今夜不知迷途。
周娃一个人远走了东莞,如今,吹哥又跑了,洗妹眼泪流了下来了,最近几天里老是去周公庙里抽签算卦,跪着祈祷的那种虔诚,心中想的是让他们两个都不得安然,两个男人把我一个女人扔下了,洗妹那种气大的呀,跪完周公跪老君,把地里卖西瓜的钱大都捐到庙里了,生活实在也只能靠神了,人间的事,人绑不住人呀。

大概是钱财通鬼神吧,吹哥坐了几天几夜的绿皮火车,热的呀,脸上已经瘦了,等费尽周折到了深圳,看了以后,害怕了,这里是一种没有回头路的地方,吹哥也是知道风水命运财运气运人脉那些中国古代文化迷信那一套学说的,学的很多。
深圳那里,不属于北方人,刚折腾了几天,皮肤都晒破了,疼的呀,夜晚在最便宜的私人夜店不停的揉搓,用海水洗了一下,就成了那么个样子。仍然是那么一种北方人的去热方式,都以为是淡水冲凉。疼的不行了,才想起了,好出门不如烂在家,在南国才想起了秦川俗语的正确性,求职根本无望,吹哥当时是想着在吃深圳的官饭,进入国家机关或者继续教书,人家用人单位就是说那是梦话,在这来,先给公司卖货推销,自己养活自己,挣不来钱了卷铺盖走人,吃官饭根本没有可能,大都是村办民办企业,要来,吃住不管,就是给深圳的那些企业也就是当地的商业者而已,给他们卖农药,化肥,凉鞋,卖各种日用品,在北方你是上课的人,在深圳你只是一个卖货的人,吹哥一生想逃离的那么一种群体,现在又要不远千里继续与人生活在那么一种社会之中吗,吹哥当时就已经不能受了那种气呀,吹哥在深圳的街头,看着自己磨烂的布鞋,算是领教了什么是下海,除过给人写文字,其他都弄不了,所以,就像洗妹在北方庙里面许愿一样,吹哥在深圳的职场上,用一个成语吧,败北者,人世间,怎么来的,怎么坐着绿皮火车回家吧。
一路的吵闹,90年代绿皮火车上的恐惧症,提房,拥挤,臭味,火车下面卖鸡蛋开水生苹果的嘶喊,这么一个过道的拥挤,绿皮火车的昏庸味道,已经让吹哥一生对绿皮火车产生了恐惧症。
人呀人,到底哪里来这么多的人,岭南话如同外语,就像香山居士所云,呕哑嘲哳,叽叽喳喳,像一群鸟,烦人,吵人。
车过黄山才基本上能听来那么几个简单的词汇,晕晕乎乎,进入河南,已经把人累的就根本不管衣服的干净了,白衬衣已经发灰,也是汗。
往过道一趟,先睡一会吧,好梦不长,绿皮火车进入中原,过道不会让你睡的,人太多,淮河流域,人口太多,一个挤着一个站吧。
如果想守住一个硬座,基本上要把人的体力与智力发挥出来了,绿皮火车在90年代考验了中华民族的智慧。在拥挤,吵闹,弥漫的各种气味的绿皮火车上,一个爱哭的人就哭了,爱笑的人就疯了,爱偷人的就成了天下无贼了,在那里的环境,大都想赶快到达下车点,西安,宝鸡,赶快进入潼关吧。
一过开封,河南去西北打工的民工,一人拿一把扁担,抓住硬座上的人就往外逼走座位,爱你没商量,如果你不让座,他们也不打你,只是民工把你抓住从这个车厢赶走了就行,那个时候呀,你不要说你曾经是什么位子,什么级别,无条件的让,孔孟之乡来的民工,成于让吗,那些民工也可怜,从开封到乌鲁木齐大概四天四夜呢,夏天里的大平原,让吧,都是中国人呀。绿皮火车到开封已经只剩下卧铺站立的空间了,但是那些列车员看人很真,卧铺过道站立的大都是衣着干净的人,农民是绝对不会让你进入。
到了郑州,一切像乱了一样,1992年的绿皮火车,开创了人类火车史上的记录,人挤着人睡觉在西行列车上,脚不敢抬起,一抬起就插不进去了,那一种味道呀,非典是必然的。
从郑州到宝鸡,将近30小时的挤着站立式火车旅行,吹哥已经啥都不想了,一回到渭南,才有了精神,苦撑到了宝鸡车站,一下子瘫坐在宝鸡车站的地上,像一头死猪一样,只是哼哼着就睡着了。
南方是一场洗妹许愿的噩梦吧。从春天到秋天记忆,当洗妹得知吹哥南下灰色记忆以后,高兴的呀,心里想,你跑呀,跑呀,我洗妹是上香敬了神的,你还是跑不了的。吹哥看着那一双布鞋,还是想起了洗妹的。

八月的周原,除了热,也没有啥特色。南山中学也快开学了,深圳与一双烂布鞋撕烂了吹哥的深圳梦,回到周的路上,吹哥在渭河滩的槐树林里,用仅有的钱,买了一瓶红腰带普太,用这一种香味,洗去岭南的热浪,江水的热晕,中原的糊味,还是回到宝鸡好,回来就安然了,学了那么多的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才知道了。
打开了一瓶酒,也就打开了一个人的心腹,也就打开了一本蜀道难或者将进酒,文人喝酒也是羡慕李白式的狂饮,喝醉了才想起杜甫的八月秋高,进入【琵琶行】的状态,那是要一种看见渭河滩上的槐树林也醉了,才是那种悲怨迷离,渭河流水,一口残酒,月明星稠,酒过三巡,人过大数,渭河的大水红黄交际,绿的树林,夜风起,吹哥不禁在水边吹起来了【春江花月夜】,夜泊枫桥,望着对岸的貂蝉寄居之所,也遥寄月光,人生,也大不了是一场出师
未捷的千古遗恨吧,吹哥已经眼色迷蒙了,对着渭河月,随意和起了古风周原的雅颂了,乃辞曰,
秋风飒起,渭水涌激。
洪波不兴,周原凋零。
南山何冥,其色青青。
月生云中,苗色泛晕。
河水自东,人生匆匆。
有位佳人,心在河滨。
百年遗恨,不该离潼。
思于元稹,负了莺莺。
之痛人生,切莫远行。

洗妹这几天暗自难受,综合心情不好,头上戴八卦的周原大美女,精的跟猴一样,吹哥远去南方之时,洗妹经常依梦断卦,知道吹哥没那命,也不用费多大的周折,此时此刻,洗妹好像成了一个阴阳,厉害,好像女诸葛亮一样。把吹哥就算定了。但是吹哥不希望洗妹像那样有台氏通神灵的女人,也是命吧,就像【花亭会】,吹哥也不胡跑了,跑来跑去,跑不了洗妹的八卦之地,也是周原民风,人人头上都顶着八卦,也就别想跑了。
洗妹,也不知道该咋说,该咋想,就把她写的儿歌式的文字给吹哥看,大概是每天都是说梦话之类的文字,高中生的字体,吹哥看了以后,气的呀,劝说了一番,写东西很费人,以后少写吧。阿你成天在地里面像牛一样,你还是能拿得起笔,也不嫌困倦。
洗妹也不高兴了,两个人都不高兴,气氛很不好,洗妹就给吹哥说了那么一件气人的事,两个人都很浮躁了,说者无心,听着无意,都是一种迷乱心情。
玉米才跟人大腿一样高的时候,热死人了,周娃也不在,临畔锄玉米的狗蛋毛蛋求娃那几个在玉米地里当着我的面说街上人家通宵录像里面的剧情,说是香港人那些不穿衣服的电影,还故意望着我偷笑,我去给求娃唾到脸上了,求娃把我压倒在玉米地里,我挖他的脸了,他把我的红衬衣扯烂了,你看呀,胸口这是我另缝了的。改狗日的就不是个好东西,我又打不过他,等周娃回来了打他狗日的东西。
吹哥听了有气有笑,哭笑不得,一个村子里面的人呀,也不是外人,也就是说了那些野话,何必呢,为一句闲话,吹哥就说,求蛋驴蛋那些,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念不进去书,给老师爱提水,就是那么一种状态。这样吧,哥明天用自行车把你带到蔡家坡去看看,不要老纠缠村子里面的几句话,也没意思,好吧。
洗妹说不愿意去,嫌街上太吵了,大都是香港录像,好像两口睡觉的声音,到处是,再说了,蔡家坡,也只有年集起来了才有去头,平时,脏的跟啥一样,不想去,要不,哥把我领到南山摘一些五味子,还有八月挂呢,那么一种甜味道,好像吃了糖精一样,也清净。
吹哥也就同意了,用吹哥的摩托车一直把洗妹带到了南山的大石头附近,也是给自己放暑假做一个结束,也是给洗妹换换思想。就到八月的南山做了一次大石头之旅。洗妹高兴的呀,爬上了一个大核桃树,摘了一个绿核桃调戏的打吹哥的头呢,吹哥让洗妹下来,给洗妹摘了一大把山梨,那种又酸又涩的味道,洗妹频眉的样子,像贵妃一样。吹哥把洗妹拉上了像房那么大的石头上面,洗妹才惊恐的说,哥呀,这石头咋这么大呀,让人看了都害怕。
吹哥也就是说,人世间不要大惊小怪,为了几句话,跟人生气值得吗。洗妹红色的衬衣,山对面几个人身影像蚂蚁一样游弋,洗妹好像明白了一些道理了,小事情,不要那么太生气,狗蛋求娃驴蛋那些说不定正在家里面拉犁呢,何必那么严肃。
下山时候,秦岭的大石头给洗妹当了一次生活的师范。
人生,打打闹闹解决不了问题,男人与女人之间,高兴就可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华商豆 +4
茅庐雅座 华商豆 +4 06-30 有位佳人,心在河滨。
杜录林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9)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8943
威望:
1866
发 帖 数:
8043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6-30 15:44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6-27 05:10发表的:

南山,季节的八月挂
杜录林

八月秋高,热浪弥漫于周原这一大片原野,西瓜是花皮的外表 ..

有位佳人,心在河滨。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