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830 回复:2

主题:[原创]赶着马车过西安

楼层直达
关注(94)|粉丝(44)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8254
威望:
814
发 帖 数:
652
注册时间:
2015-04-01

赶着马车过西安


                           赶着马车过西安        
当下,同龄人之间经常会明里暗里攀比,比工作比收入比进步比衣食住行,车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车价就是身价,车别就是级别,车次就是档次,人的能力层次档次活动力全部体现在乘坐的车上,开国产车的肯定不如开奔弛奥迪宝马的,人人都以开豪车为奋斗目标。不过,三十多年前可不这个样子,那时候我也开过“宝马”,可从来没有现在驾豪车的自豪感,却更多的是艰辛和难忘,而且那还是一辆真正“宝马”马车,只不过车的发动机是一匹价格昂贵的骡子。这辆骡车载着我,时不时的进出西安城,让年少的我常常看看西安城的繁华和热闹。
30多前年,马车造价不菲,加上一匹上好的骡子,估摸着该有七八千了吧。可能是经常跟骡子生活在一起,骡子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砸草料喂骡子套车卸套等各种活路,不用学都知道该怎么弄。所以,在大人们忙不过来的时候,经常客串下车把式,尤其是在大人出车回来,把骡子从车辕里“解放”出来,吆喝一声:来,拉走。我接过骡子的缰绳,骡子呲着牙,低着头,喷着响鼻,全身皮毛抖动着在地上东嗅嗅西闻闻,我知道那是找地方打滚解乏。大人蹲在马车旁的墙根下,从口袋里摸出半包压扁的羊群烟,抽出一支同样压扁的纸烟,叼在嘴角,掏根火柴,嚓地一声划出火苗,双手聚拢,火苗变大,伸嘴靠近,点燃烟头,猛吸一口,烟头紧缩,火光一闪,然后屏住呼吸,长长地呻吟,缓缓地吐出。我同样知道,那是大人在抽烟解乏,让劳作的筋骨得到片刻的放松。所谓抽根烟解心宽,吐一口赛神仙。那就让他当一会神仙吧。
农村的生活是忙碌的,忙得一刻不得闲。小孩子放了暑假都要帮着大人干这干那,半大小伙子更是不能放过。村里地多,村民以种粮食为主,种菜为辅,当粮食足够多之后,菜就越种越多,卖菜成了村民唯一的收入来源。我家也不例外,地里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夏秋季是卖菜的旺季,暑假刚好帮大人卖菜,正是因为卖菜,西安城到是成了我每天必去的地方,哪个地方有市场,哪个地方的人喜欢吃啥菜,哪种菜在哪个市场销路好,村里的有心人已经摸透了,我也是烂熟于心。比如西安交大南方人多,知识分子多收入好,只要菜足够新鲜,那里的人买菜不讲价,出手阔绰,爱煲汤,而冬瓜就是煲汤最好的原料。村里人经常种几亩冬瓜,在收获的秋季常常盘据在交大农贸市场,三三俩俩结伙驻扎着销售,家家都有销售代表,我当年就是其中的一员,常常一周不回家,饱尝过交大农贸市场的暑热和蚊虫的叮咬。
送冬瓜常常由父亲承担,父亲会在凌晨赶着马车过来送一车冬瓜,把前一天卖瓜的钱装上,在交警上班之前出西安城,回家继续忙农活。而我蹲在市场负责卖瓜,从早上太阳出来开始一直到上午11时,都是出冬瓜最好的时候,切瓜称重收钱,全部都是一口清,无休止的重复。中午没有生意,可以眯一阵,下午5时后会有点销售的小高潮,最难熬的就是天黑以后,市场人都离开了,大大的农贸市场只剩下我一个人,陷入一片昏暗。夜晚的蚊虫比白天的人多多了,而且更加密集,一轮又一轮的狂轰乱炸实在让人难以招架。所以,我常常会萌生赶马车回家,次日赶马车给父亲送冬瓜的想法,但父亲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怕我年少的我不识路,怕家里的宝马车被交警罚没,怕出现各种交通意外,因为骡子不但是父亲的命根子,也是全家的命根子。
这不机会来了。有一次,父亲送冬瓜来的较早,卸完车看东方未明,破天荒地放我赶马车回家,但千叮咛万嘱咐地给我说了路线和注意事项,但都被我充满回家喜悦而又狂放的心情抛之脑外,在父亲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熟练地坐在车辕上,舒服地靠在车帮上,抬手在骡子的右屁股上拍了拍,吆喝一声:喔,喔,得儿起。骡子扭头看了下我,低着头,迈开前蹄,踢踏踢踏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路上没有行人,路灯躲在树影里时隐时现,斑驳的灯光洒在街上,我赶着马车穿过斑驳的灯光,从一个斑驳走向下一个斑驳。在楼房的缝隙里,东方微微的发亮,路旁的早点摊正在生火,窜起一股股炊烟,早起的清洁工挥舞着大扫把,呲啦呲啦地从马路上划过,远远地升起团团灰尘。我抬起右腿,搭在左辕上,屁股底下传来阵阵铁皮的清凉。伴随着骡子踢踏踢踏的脚步,车辕有节奏地上下颠簸,在不断的颠簸中睡意袭来,双眼皮不停地上下打架,我掐了下腿,强令自己不能睡,父亲交待过在交警上班前必须出城,因为马车白天在市内不允许通行。骡子一边走一边不停的甩动着尾巴,尾巴上长长的鬃毛拂过我的脸,像是道家的拂尘,不停地催我入眠。
“嘀,嘀嘀,嘀嘀嘀”,一阵尖厉的公交喇叭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猛地睁开眼,一下子楞住了,天已大亮,街上人来人往,行人如梭,自行车嗖嗖地从车边穿过,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哪里?我跳下车,喝住骡子,骡子疲惫地低下头,静静地站在原地。我浑身的冷汗一下子冒出来,我顾不上擦汗,四下辨认方向。原本要走的是咸宁路向西拐向环城东路,向北过东北城角进入太华路出城,我的印象里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其他的路我根本没有走过,这可怎么办?第一次上路,竟然遇到这样大的麻烦?我的头一下子大了!怪不得父亲不让我独自赶马车,原来是有顾虑的。
我站在马路中间,急切地东张西望,心都跳到嗓子眼了。突然,我看到远处树丛中的西安钟楼,阳光照在钟楼的金色屋顶上,熠熠生辉。到了钟楼,这地方我真的没有来过,哎呀!这可怎么走?早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出太阳的地方一定是东方,地理老师说在地图上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确定了东方,北方就是垂直方向,我在心里飞快地计算着,确定着北方,因为我要去的就是北方。我抽出车辕上的鞭子,攥紧鞭杆鞭梢,狠狠地朝骡子屁股上抽打,骡子惊叫一声,扬起脖子,抬起前蹄,弓起背,长长的尾巴向我脸上抽来,车辕向上高高地翘起,把我高高的抛起。我顾不上脸上的疼痛,车又咣当一声落下,我重重地跌落地车辕上,我又狠狠的一鞭子向骡子背上抽去,骡子“嘶”地一声长啸,拉着车上东倒西歪的我狠命向前飞奔,前面的行人纷纷向两旁躲避。
来到钟楼底下,我急得忘记了右拐的命令,嘴里不知该喊出什么,匆忙中伸出鞭梢挡在骡子左侧,骡子头也不抬就向右拐,沿着大道一路狂奔。清脆的骡掌叩击着地面,时不时地迸出火星,骡子仿佛知道此刻我心中一片焦急阵阵熬煎,不顾一切地飞跑。我远远地看见前面出现城墙,高大的门楼上挂着尚武门,我知道这是北门,过了北门,就是北关,出了北关就没有交警了。于是,喉咙里发出“喔,喔,得儿起”的指令,骡子扬起四蹄,继续朝前狂奔。
太阳升高了,骡子背上腾起丝丝蒸气,肚子底下的毛粘成一片,骡子的脚步逐渐放慢。这时,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地少了,柏油路成了炭渣路,哎,这下终于出城了。我喝住骡子,把骡子拉到路旁的树荫下,放开骡子嘴里的马嚼子,骡子低头卷起一嘴地上的青草,抬起头,喷着响鼻,裸露在大襻外面的皮毛不停地颤抖。我把车上的水袋打开,让骡子美美地喝饱。我坐在树下,一边想着回家的路线,一边看着骡子在路边摆着尾巴静静地吃草,吃两口抬起头看看我,竖一竖双耳,似乎在问我:主人,这是哪里啊?这是怎么回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4
茅庐雅座 威望 +4 06-30 不是说老马识途吗?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7)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8940
威望:
1864
发 帖 数:
7804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6-30 15:21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6-25 17:48发表的:

                           赶着马车过西安 ..

不是说老马识途吗?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7)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8940
威望:
1864
发 帖 数:
7804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6-30 15:21
熟悉的画面,亲切的场景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