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4386 回复:3

主题:[原创]眉县渭河桥的记忆

楼层直达
关注(15)|粉丝(20)
级别: 誉满一方
华商豆:
623
威望:
257
发 帖 数:
541
注册时间:
2012-03-21

眉县渭河桥的记忆

眉县渭河桥的记忆
杨烨琼

     我出生在渭河北的原边,从小就在原边常眺望那一练如带的渭河与对岸那座安静而秀美的小城;后来又因了工作关系便安身在了渭河南岸这处从小就眺望过的地方。
     近30年间来往于渭河两岸,让我对渭河上的桥有着别样的记忆和感情。

    渭河东西横亘在关中大地,滋育着两岸,但也形成了交通的极大不便,渭河两岸的民间有 “隔山不远,隔河不近”的说法。
    据眉县县志记载,在1978年之前,眉地渭河两岸主要依靠葫芦峪渡口、西门渡口(即今魏家堡渡口)以及在民国25年(1936)陇海铁路通车后设立的红崖头渡口等古渡连通。这些渡口在秋后至来年春季间流量小的时期,人们伐木打桩、结横木、铺秸秆、敷土沙搭建简易木桩桥供人们通行;在水流的旺季,则依靠木船摆渡,这种无棚无座的简易大木船每次大约能够搭乘30多人,也可以同时搭乘牛马驴骡、自行车、架子车等,联通速度和搭载量都有很大的局限;如果遇到渭河洪流,两岸虽隔河相望,却无法往来。


    一直到上世纪的1976年,眉县政府再次向陕西省政府呈请建桥。由于资金等原因,省政府的批复“县办省助”,这就意味着建桥资金,以县为主,省上只是补贴。县政府把两岸群众的通行之难看在眼里,挂在心上,在县财政资金极度紧张的情况之下通过了在眉县物资集散地常兴火车站南建设渭河大桥、连通南北的决议,当年10月动工,期间虽重重困难,但终于在1978年5月1日竣工通车。此桥名曰常兴渭河大桥,成为渭河眉县段的第一座贯通南北的大桥。通车之日,县革委会(县委)在南桥头举行了热烈的庆典活动。那天眉县人们剧团助兴演出了秦腔传统剧目《杨门女将》。大桥南北,人流如织,人头攒动,人们从心里享受着那美好的时刻。
    据说常兴渭河大桥竣工通车的一段时期内,渭河两岸十里八乡的人们象跟年集一样到渭河岸边一睹那长虹卧波、南北通途的胜景。
    当年常兴镇上有位70多岁的老先生,连着几天时间,每天都步行近十里路到河边看大桥,他随着人流站在桥北看,走上桥看、站在桥南看,流连忘返,像在欣赏着自家刚出生的小孙孙一般地欣喜。老先生看着,捋着下巴那一撮银白的胡须,高兴得像小孩子,一边走着一边嘴里念叨着:“没想到!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常兴渭河大桥建成通行后极大地便利了群众,促进了物资交流和经济发展。


    大桥在通行24年之后,即2002年,桥体已危即由社会资金投入建起新桥通车,开始收费,收费由摩托1元到大型车10元不等。一直持续到了2013年6月撤销了收费站。在2016年又拆除旧桥在旧址新建了一座新桥,于是两桥比邻,分别承担南北单向通行,桥面更宽、交通顺畅,成为眉县段连通西宝中线和南线的重要枢纽,也成为眉县渭河以南地区与西宝高速连通的重要大桥。

    在县城西的眉县渭河大桥未建之前,虽有常兴渭河大桥连同南北,但位于渭河北岸的马家镇群众到县城办趟事却依然极为不便。虽然与县城隔河相望,可如果遇着夏季河水猛涨,魏家堡等渡口船运停工,那就只有向东到常兴或向西到蔡家坡过桥再到眉县城。人们到隔河相望的县城办趟事,得整整一天的时间。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到眉县工作,那年暑期从家到单位报到时,我早早就就急忙赶向魏家堡渡口,远远看见河边站着一大拨人,还以为在准备上船。走近了才知道,早上河水涨势迅猛,水流湍急,船工们不敢冒然放船,他们一边观察着河水的变化一边就能否放船的问题做着讨论和评判,大家则站在岸边焦急地等待着结果。
黄泥样的河水在眼前打着旋儿急急地向东奔流,上游水坝处传来巨大而沉闷的水吼声,看着汹涌的河水,到真叫人恐惧。
    就在这时,一位船工大声喊道:“水太大,放船有危险。能等的等水落了就放船,可能得等到后半(天);有急事办的去过大桥(指常兴大桥)。”听到这话,岸边的人一下子散去大半,人们口里埋怨着:“真不方便!要是像常兴和蔡家坡一样修个大桥就好了”。
    工作后我常常从魏家堡渡口过往,也就更多地遇着许多无奈的事。有年夏季,学校突然周六中午12点就放了假。想着船工们也要吃中午饭,于是我便收拾了东西,不慌不忙地骑着自行车悠闲地朝魏家堡渡口走去,准备过河回北原的老家。在路上我心里还想着:别急,等我走到,船工们也该吃过饭了,时间正好!
    谁知快到岸边时,便远远地看到满载的船已经到了河中间,船工们紧张地撑着篙,费力地把船缓慢逆行向着上游北岸方向撑去。看看左右,就只有我一个站在这光秃秃的南岸边。于是心里焦急地盼望船能快快再返回到南岸。隔河看见对岸船上的人下完了,我同时也惊异地发现:船工们也都下船走了!
    在炎热的河岸边,我头顶烈日,忍受着炙热,焦急地等待着。后来才知道:渡口放船没有固定时间,等人聚集到值得放一船的时候便就是放船的时间;船工们中午饭一般是在午后的一点左右,加上他们的小憩时间,下午第一船从北岸放的时间就到了两点半左右。我那次到渡口的时间恰好是他们午饭前的最后一趟,就因为我迟了十多分钟没赶上,就得多等一个多小时。
    还记得当年与妻子结婚前,岳母从渭河南去了一趟渭北原上我的老家,心中便一直不畅。直到我与妻子筹备结婚时,她老人家还在和自己女儿说着“有女不嫁河北(此指渭河以北)郎”的当地古训俗语,对于自己女儿嫁到渭河以北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多年以后,她还叹着气说“把女子给(嫁)到隔河渡水的北原,唉……”。我和妻子结婚后,岳母便再没去过我的老家。
    这事也难怪岳母。在老辈人记忆里,都不会忘记1975年秋季的那场“无盐淡食”之困。当时,近一月的淋雨下个不停,道路泥泞不堪,渭河持续涨水造成南北通行中断,储存在常兴这个依托火车站形成的眉县物资集散地库房中的食盐难以及时运到渭河以南,致使当时渭河南的十个公社群众无盐淡食多日,生活受到了影响。那一次,人们更深刻地理解了“隔山不远,隔河不近”和“关口渡口气死霸王”俗语的真正含义。


    后来,有了女儿,我们便也领着孩子,重复着穿梭在渭河南北两岸的故事。过河时,春夏依然是赤脚涉过落水后的淤滩,才两腿泥水地上到木船上;秋冬依然是走着脚下软软的、晃晃悠悠的便桥,在孩子好奇而又战战兢兢中急急走过。
    有一年初秋,我们想回渭北老家,到了魏家堡渡口南岸,只见河面上没了几天前我们曾走过的便桥,只有几个木桩零星的露着点桩头,能让人们看到曾经便桥的走向,河水色如泥浆,翻腾东流,让人看着心生不安和畏惧。
    原来上游的连续大范围降水致使渭河水位暴涨,奔腾而下的大水冲走了刚搭建不久的便桥的桥面,水涨流急,撑船也有危险。就这样南北的通行也就因此中断,我们只有望河兴叹,悻悻返回,,老家没有回得成。
    那年夏天,我同父亲拉着一架子车的东西从魏家堡渡口乘木船回北原的情景像刻在脑海里一样,直到现在依然历历在目:在水落后的淤泥里我们强拉硬拽、在众人的帮助下终于将架子车推上了船。看着我们弄得一身的泥水、狼狈不堪的样子!父亲和那一船的人都说:“啥时候要是在这块修个桥就好了!过河也就不用这么作难了!”
    就这样,在来来往往于渭河两岸的风风雨雨中,在孩子一年一岁的成长中,在一年一年的花开花落中,岁月悠悠而过。

    到了1997年,终于有个好消息传出:在县城西边要修渭河大桥了!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心中有股冬日暖阳般的温暖。开工的时候,我们几个老家在渭北的朋友约在一起,专程骑着自行车去了趟现场,看着围起来的工地,心中想象着建成大桥的模样,那兴奋难以抑制。返回时蹬自行车也感到劲头十足,几个人一边骑车一边不约而同地吼唱着电影《甜蜜的事业》主题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那粗犷唱法引得路人纷纷瞩目,惊愕于我们几个奋力蹬着自行车人的“疯狂”。


    终于,大桥建成使用,乐坏了周边群众,人们奔走相告,欣喜异常。在大桥通车的一个多月中,每天来看大桥的人络绎不绝。与县城隔河相望、长期饱受通行不便之苦的人们从心底高兴。周边的人们有事没事,或是步行、或是骑上那曾无数次穿越过渭河的老旧的自行车、摩托车一次次体验如此便捷过河的喜悦。
    曾有几个渭北无事的老人,每天在自行车后架上带个小板凳,选择桥头边的便利处,展凳观桥,抽着烟、互相悠闲地品着各自带的茶水,看车来车往,看喜笑颜开,说着往事、议着未来,阵阵开怀,朗朗的笑声荡漾在渭河那清幽的微风中。
    好奇的莺鹭盘旋在空中听着那喜悦自心的佳话。就连树上的小鸟也在绿荫中欢快地叽叽喳喳,也在传扬着这人间佳音!


    时光飞逝,好消息也接二连三地传来,2014年,凤泉路大桥建设开工了。建成的大桥像一袭彩虹,艳艳地喜悦在渭河两岸人们的心里;高铁渭河桥、高架桥也接二连三的建成!
    更为神奇的是,2016年,县上投资建设槐树林索桥。已有的三座桥是为了保证“通达”, 为的是更好地解决南北通行问题,注重的是基础民生,而槐树林索桥则是为了“休闲”,是为了让人们用闲静的心去欣赏渭河风景、体味渭河之美,享受社会发展的成果!是立足于服务民生精神享受和提升生活的质量的工程。


    赏心悦目的槐树林索桥,应当是眉县渭河桥建设的一个里程碑,其意义在于:从对民众基本物质需求的关注和满足上升到了对群众精神需求的关注和满足!让周边群众的生活质量和品位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站在晃晃悠悠的索桥上,南望秦岭山色如黛、北眺土原如波涛起起伏伏,近处夕阳映高楼、亭台倒映,槐林美景,如梦如幻,一幅幅绝美的风景画映入眼帘。依桥看去,槐树林篮球场上龙腾虎跃,网球场上各显身手,乒乓球场阵阵喝彩;桥北的亭子下或展眼赏美景、或对弈楚汉河界,或寻静幽处一杆一线一钩,自得其乐,让人有满眼的风柔意暖。


    那些疾走的劲风从桥上吹过,那些随心所欲的闲来信步更像一幅流动的彩画。这一道索桥给予人们更多心灵的慰藉与生活的愉悦和期望。
   眉县段的渭河上,自从从有了第一座大桥,到建起了橘黄色的彩虹索桥,漫长而又短暂的四十年间,渭河两岸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高速、高铁、还有正在建设的城际轻轨,在渭河上通过一座座巨大的桥梁连通南北,让快捷的交通工具驰骋在关中这片有着深厚文化底蕴和魅力的土地上,提供着便捷、快速的服务,也把幸福和高品质的生活提供给了人们!
    站在桥上,看着悠悠东去的渭水,我常常想起这些有关桥的记忆,如放电影般一幕幕闪现在脑际。
如今,沿着渭河而行,会发现:渭河上多了许多的桥,样式风采各异,伏龙卧波、彩虹映月、斜拉桥、休闲索道、游廊曲折……横跨南北。渭河上下,多了一幅幅人在桥上,花开在岸,美景如幻,风光无限的渭河新风景!
   同样的回家路,当年需要多半天时间,而如今用不了半个小时。
   看着宽阔的大桥和桥上穿梭如流的车辆,常常想起昔日的岁月,不由人感慨万千,感慨这四十年间生活中的一个个祈愿变成现实,感叹这日新月异的变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威望 +8
西北音 威望 +5 06-16 生动记叙
两湖 威望 +1 06-13 文章生动,感同身受。
昆仑老怪 威望 +2 06-12 图片因其他网站的防盗链未能显示。
回复 引用
关注(685)|粉丝(2048)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86892
威望:
32381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39161
注册时间:
2007-07-08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6-12 20:22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6-12 14:56发表的:
眉县渭河桥的记忆
杨烨琼

     ..

图片因其他网站的防盗链未能显示。
回复 引用
关注(3036)|粉丝(1580)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34689
威望:
7982
发 帖 数:
10686
注册时间:
2011-05-0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6-13 07:02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6-12 14:56发表的:
眉县渭河桥的记忆
杨烨琼

     ..

文章生动,感同身受。
回复 引用
关注(230)|粉丝(293)
级别: 无为无级

华商豆:
31629
威望:
5510
发 帖 数:
16864
注册时间:
2010-10-2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6-16 09:10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6-12 14:56发表的:
眉县渭河桥的记忆
杨烨琼

     ..

生动记叙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