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4476 回复:2

主题:[原创]【莲花飞儿作品集】童年往事——讨 饭 记

楼层直达
关注(117)|粉丝(165)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6803
威望:
3237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7993
注册时间:
2011-04-12

【莲花飞儿作品集】童年往事——讨 饭 记




少年的我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爬树、掏鸟蛋是我的专长。通常不是捂着被树杈挂破裤子露出的屁股顺着墙根偷偷地溜回家,就是拎着鱼鳖弄得满身泥巴悄悄回家,抓起尚未晒干的衣服飞快地套在身上让它自然烘干。在大人们眼里,我是个十恶不赦、无可救药的问题少年。但是,在小朋友的眼里,我却是大大小小十五六个小朋友的首领盟主。寻找乐子,他们都愿意跟着我混。
渐渐的我从一个问题少年,变成了一个颇为文静、极有修养的窈窕淑女。童年的往事渐随时间的流逝淡忘了,砸杏核、斗弹子、抓石子、过家家的时代,距离我越来越遥远了。可是,当年带领小伙伴们当乞丐去讨饭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我家屋后住着一户高姓人家,他们家没有其他亲戚,只是一个鲧夫的儿子和一个守寡的老母亲。大家都很歧视他们,所以他们家土地自然分得也就比别人少一些,沉默的老高从不争辩什么,只是听说他对老母亲却异常地孝顺。
他的母亲,我们都称她为高老太。因为老高已经很老,估计高老太年龄应该已经很老了。究竟有多老,别人无曾问过,我也无从知晓。她很少出门,我几乎没有见过她,传说她可能有什么病。但是,她的性情却异常古怪,常常听到她尖利的叫骂声以及儿子蹲在门口抽旱烟袋发出的啪啦、啪嗒声。因此,大人们经常警告我们:少去招惹那家人!


本来他们家就在我们家屋后仅一条小路之隔。可是大大的柴堆正堆在他们家正屋与厨房之间,恰恰挡住我观察他们的视线。加之满院的树木高大浓密,越发显得庭院阴森、神秘。
那儿成了我唯一想去却又害怕的地方,我取名为“鬼屋”,而高老太则成了“女巫”。究竟里面住的人是不是妖怪?样子可不可怕?女巫吃的会不会是面包屑?同样会不会吃人?越发勾起我年少的好奇心。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妙计,遂与小朋友一嘀咕,果然一拍即合。
这一天,爸妈去上班了,我偷偷翻出了奶奶的一件连襟衫,得意地套在身上正准备出门,忽然身后传来一片嬉笑声,转过身一看小朋友们一个个千奇百怪、煞是好笑:妹妹成了妈妈、我成了奶奶、小燕成了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堂弟小林是拽着妈妈衣襟的小弟弟、小虎穿着对襟布衫俨然是爸爸、而小孩儿则更绝穿着爸爸的大裆裤、带了一副用灰绳子吊着的老花镜、腰间居然还扎着一条粗粗的黑腰带。
我顺手找了一根粗大的树枝一是当拐杖、二来必要时亦可当武器,又找了一个烂边且有很个大缺口的粗瓦碗,并吩咐其他人,如有意外,撒腿便跑。一切准备完毕,我们便浩浩荡荡出发了。
穿过并不太长的院子,瞬间神秘的鬼屋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来到门前,轻轻的扣击门板。
“有人吗?”
“有人吗?”
”有人吗?“
随着几声急喊,里面的人应了一声,门“吱 嘎“一声打开了。
一个瘦骨嶙峋、面色苍白、颧骨高耸、眼泡浮肿得几乎看不见眼球、却有一好大鼻孔的”木乃伊“拄着拐杖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有不停煽动的鼻翼证明她还活着。忽然,我腿抖得厉害,有股撒腿想跑的欲望。回头看身后的一群小鬼更是惧怕得厉害,看着瑟瑟发抖、神色无助的小伙伴们,陡然间,被树杈支撑的我一下子不怕了。
我把烂边的破碗缓缓地伸到她的面前,操着东乡口音,大声且清楚地说:
“大娘,大娘寻点饭,轻易不来给(及)点把!我一家老小遭难了,逃荒出来不容易,行行好吧!”
“行行好吧!”
“行行好吧!”小伙伴们也低声附和着。
我乘机打量了一下屋子,屋子很暗,黑糊糊的四壁上看不出有什么。屋内没有桌子 ,不大的两张床分散在墙角。黑乎乎的被子看不清颜色,却明显地露出几处破絮。除了一把斑驳脱落的椅子、一个陈旧多年的木箱子和一个断面另一个掉腿的小板凳外,再没有其他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我默默地收回目光,只见高老太扶着拐杖费力地站了起来,抬起裹得小小穿着尖尖旧鞋的小脚,颤巍巍地跨过门槛,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向厨房。掀开锅拿出了仅有的一个黑乎乎裂了口的窝窝头,递到了我颤抖的碗里,然后头也不回地一步一步又挪向了正屋。
刹那间,我竟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后来的日子里,因为觉得好玩,也为了想表演一下东乡口音“大娘,大娘寻点饭,轻易不来给(及)点吧!”。我们隔三岔五又去了几回,居然每次都没有落空。拿着要回来的黑乎乎的窝窝头,顺手丢给小狗,小狗闻闻却跑开了。直到有一天,我们憋不住笑了,高老太才意识到我们是骗她的。 她抡起拐杖指向我们,叽里咕噜了一阵,对着我们厉声吼了一声:“滚—”然后,依旧把手中的窝窝头扔向了我们。这一次,破例是我们唯一没有敢拿走的一次。
从此,我们再没有去骗过高老太。偶尔,却回想起那黑乎乎裂了口连小狗闻闻都不吃的窝窝头,那么大年纪的一个老人怎么能吃得下。有一天,我拿了两个馒头偷偷放在她的锅里。次日,没有发现什么动静。第二天,我又放回两块热红薯。没想到,晚上却被她扔在院子里。


是高老太爱吃窝窝头吗?是高老太因我曾骗过她还生我气吗?是高老太不爱吃好一点的东西吗?年少的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若干年后我猜想:在那个饥荒连天的年代她不想为并不富裕的另一家人所拖累,这才是当年唯一最合乎情理的解释。总之,第三天送去的馒头遭到与红薯同样的命运。
从此,我再也没有去过高老太家。不久,高老太死了。
因老高无人出葬,又出不起太多的钱办得更排场一些。他自己在场地里用蓝砖砌了一个拱形的小屋,用泥巴糊了一层姑且算做是墓地,他把母亲安放在里面。别人称之为“老高家妈的丘子”。我因曾对她做过坏事,怕她会找我算帐,从来未敢去看过。
后来,听说,老高迁坟把妈妈送回到遥远的故乡。
再后来,我家搬到城里。听老乡说老高也死了。
至此后,我再也没有听过老高及高老太的任何消息。
(文/莲花飞儿  图/网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6
茅庐雅座 威望 +6 06-10 问好作家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6)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40
威望:
1863
发 帖 数:
7736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6-04 17:03
苦难中国人的缩影。我们的童年,幸福中裹挟着苦涩。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6)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40
威望:
1863
发 帖 数:
7736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6-10 12:48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5-30 14:04发表的:



少年的我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 爬树、掏鸟蛋是我的专长。通常不是捂着被树杈挂破 ..

问好作家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