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9763 回复:4

主题:[转帖]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国家药监局为何拒绝向周筱赟公开?

楼层直达
关注(141)|粉丝(148)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4469
威望:
375
发 帖 数:
5567
注册时间:
2006-12-08

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国家药监局为何拒绝向周筱赟公开?


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国家药监局为何拒绝向周筱赟公开?

落魄书生周筱赟 发布于 2018-05-08 12:58:28 举报
阅读数:11万+
我让国家药监局陷入两难困境:如试验数据存在而不公开,是刻意隐瞒,如不存在,则涉嫌渎职

​​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国家药监局为何拒绝向周筱赟公开?

文/周筱赟(法律人)
欢迎咨询(微信:35362110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救人危难、辩白洗冤是天下第一公理!
努力了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努力就永远不会改变!
面对丑恶,不一定要挺身而出,但一定不可以助纣为虐!
=============================
核心提示
  不论是从鸿茅药酒公司的回应,还是国家药监局的部门规章来看,鸿茅药酒是做过临床试验的。但是,国家药监局却拒绝向周筱赟公开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

  我再次让国家药监局陷入两难困境:如果试验数据存在而不公开,就是国家药监局刻意隐瞒,如果不存在,则是国家药监局涉嫌渎职。
=============================
由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毒药”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省追捕引发的鸿茅药酒案,随着人民日报、新华社发文质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表态,最终谭医生被取保候审,暂时恢复了自由。
图01

​图02

​但是,取保候审并不意味着撤销案件,目前本案仍在继续补充侦查中。如果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期间发现新的证据,随时可能对谭医生再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谭医生被指控的罪名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根据《刑法》第221条的规定,本罪在客观上要求“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那么,鸿茅药酒作为甲类非处方药(OTC)的安全性,就是一个关键事实。而批准鸿茅药酒的甲类非处方药资质的,正是国家药监局。
国家药监局拒绝公开鸿茅药酒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

我在4月22日向国家药监局和内蒙古食药监局分别发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数据和毒理学试验数据。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规定,行政机关应当在15个工作日内答复。内蒙古食药监局至今未做答复,而国家药监局的回复,我刚收到。
图03

​国家药监局的这份回复称:“本品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于1992年批准上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您的申请事项,不属于我局政府信息公开范围,请您向内蒙古自治区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申请。
国家药监局回复所引述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1条第3项规定,原文是:“依法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或者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
但是,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数据,真的依法不属于国家药监局公开范围吗?答案是否定的。
先说明一下,从2018年3月起,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撤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简称国家食药监局),单独组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国家药监局),所以本文中现药品监督机构为国家药监局,但涉及既往,则为食药监局。
国家药监局有义务公开鸿茅药酒临床试验数据

正如国家药监局答复中所说,鸿茅药酒确实是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于1992年10月16日批准注册,原批准文号为“内卫药准字(86)I-20-1355号”。但是,国家药监局在该回复却没有说出完整的事实:2002年,国家药监局统一换发药品批准文号,鸿茅药酒批准文号换发为“国药准字Z15020795”。2003年11月25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公布第六批非处方药药品目录的通知》(国食药监安〔2003〕323号),公布鸿茅药酒为甲类非处方药。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29条规定:“研制新药,必须按照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规定如实报送研制方法、质量指标、药理及毒理试验结果等有关资料和样品,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后,方可进行临床试验。”
《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30条规定:“药物的临床试验(包括生物等效性试验),必须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且必须执行《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
《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第42条规定:“申办者负责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递交试验的总结报告。”
从上述法律及部门规章可知,临床试验包括了毒理试验,如果鸿茅药酒作为甲类非处方药曾经做过临床试验,那么批准机构就是国家药监局。在临床试验结束后的总结报告,也应当递交给国家药监局。如果鸿茅药酒根本没有做过临床试验,国家药监局则应当答复:“您申请的信息不存在”。
鸿茅药酒做过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

但是,不论是从鸿茅药酒公司的回应,还是国家药监局的部门规章来看,鸿茅药酒是做过临床试验的。如果国家药监局保存临床试验数据却拒绝公开,那就是国家药监局刻意隐瞒,如果数据不存在,则是国家药监局违规操作,涉嫌渎职。
鸿茅药酒公司生产中心总经理王生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鸿茅药酒确实做过临床实验和毒性实验,但这些实验结果和数据“不需要对外公布”,因为该药酒是国家中药保护品种,需要保密,“专业部门来检查时,有就可以了”。总经理助理韩军说,这些数据都“曾提交给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和国家食药监总局”,如果消费者想知道这些结果,可以找这些政府部门,该公司不公开这些数据。
图04

​根据本人查询,鸿茅药酒确实曾是国家中药保护品种,但在2005年就已经到期,所以现在根本不属于国家中药保护品种,根本不存在保密之说。事实上,鸿茅药酒的配方就收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药成方制剂第十四册第166页,本人早就公开了。
回复 引用
关注(141)|粉丝(148)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4469
威望:
375
发 帖 数:
5567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5-11 12:57

​根据本人查询,鸿茅药酒确实曾是国家中药保护品种,但在2005年就已经到期,所以现在根本不属于国家中药保护品种,根本不存在保密之说。事实上,鸿茅药酒的配方就收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药成方制剂第十四册第166页,本人早就公开了。
图05

​图06

​既然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都已经提交给了国家药监局和内蒙古食药监局,作为上述行政机关保存的政府信息,涉及药品安全这样的重大公共利益,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9条、第10条,本来就应当主动公开。而国家药监局在我申请公开后,拒绝公开,甩锅给内蒙古食药监局,而内蒙古食药监局则至今未予答复。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鸿茅药酒不可能不做临床试验就上市

那么,是否存在一种可能性,鸿茅药酒根本未作临床试验就上市,所以国家药监局并未保存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材料呢?因为确实存在中成药不需要进行临床试验即可上市的情况。
答案还是否定的。
根据国家食药监局《关于印发中药注册管理补充规定的通知》(国食药监注〔2008〕3号)第7条第2款:
“符合以下条件的该类中药复方制剂,可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并直接申报生产:
1.处方中不含毒性药材或配伍禁忌;
2.处方中药味均有法定标准;
3.生产工艺与传统工艺基本一致;
4.给药途径与古代医籍记载一致,日用饮片量与古代医籍记载相当;
5.功能主治与古代医籍记载一致;
6.适用范围不包括危重症,不涉及孕妇、婴幼儿等特殊用药人群。”
但是,鸿茅药酒宣称含有67味中药,其中附子含有乌头碱,口服纯乌头碱0.2mg即可中毒,3-5mg可致死;何首乌被公认具有肝毒性;苦杏仁含有氢氰酸;槟榔则是一级致癌物。当然,这些有毒药材遵医嘱服用也许能治病,但显然不符合上述通知中不进行临床试验即可直接申报生产的第一个条件。
图07

国家药监局为何拒绝公开?

在鸿茅药酒案引发舆论关注后,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在4月16日接受新华社采访表示,将责成鸿茅药酒对近五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对社会作出解释;以及对社会关注的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
图08

​然而,国家药监局真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典型。
国家药监局一方面表示责成鸿茅药酒作出解释,另一方面却拒绝公开其自身保存的鸿茅药酒临床试验数据。这就是把责任全部推卸给了内蒙古食药监局和鸿茅公司。到底是国家药监局刻意隐瞒,还是国家药监局涉嫌渎职,没有依法依规保存呢?
我已于5月4日,再次向国家药监局申请公开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的申请材料全文、临床试验的批准文件、临床试验的总结报告,上述文件都应由国家药监局制作或保存。
我再次让国家药监局陷入两难困境:如果临床试验数据不存在,就是国家药监局涉嫌渎职;如果试验数据存在而不公开,则是国家药监局刻意隐瞒。我将提起行政诉讼,直接把国家药监局告上法庭。
图09

​图10

​2018年5月8日
法律人周筱赟,欢迎咨询(微信:35362110
支持原创,欢迎打赏,金额随意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救人危难、辩白洗冤是天下第一公理!
回复 引用
关注(141)|粉丝(148)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4469
威望:
375
发 帖 数:
5567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5-11 13:02

内蒙古药监局延期答复鸿茅药酒毒性数据:这是鸿茅公司商业秘密

落魄书生周筱赟 发布于 2018-05-09 14:12:47 举报
阅读数:70万+
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涉及药品安全这样重大的公共利益,岂能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公开?


​​​内蒙古药监局延期答复鸿茅药酒毒性数据:这是鸿茅公司商业秘密


文/周筱赟(法律人)
欢迎咨询(微信:35362110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救人危难、辩白洗冤是天下第一公理!
努力了不一定能改变,但不努力就永远不会改变!
面对丑恶,不一定要挺身而出,但一定不可以助纣为虐!
=============================
核心提示:

  内蒙古食药监局告知,将延期15个工作日答复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理由竟然是:是否公开毒性试验数据需要征求鸿茅公司意见。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3条规定,需征求第三方意见只有两种情形:涉及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显然,内蒙古食药监局认为鸿茅药酒的毒性试验数据是鸿茅公司的商业秘密。
  鸿茅药酒的毒性试验数据,涉及药品安全这样重大的公共利益,岂能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公开?
=============================
图01


​内蒙古食药监局延期答复鸿茅药酒毒性数据


昨日中午,我公开了国家药监局4月28日拒绝向我公开鸿茅药酒临床试验和毒性数据的告知书。昨天下午,我收到了内蒙古食药监局的“延期答复告知书”。
图02

​图03

​我在昨日的文章《鸿茅药酒毒性试验数据,国家药监局为何拒绝向周筱赟公开?》中,已经做了详细的法律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药物临床试验必须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临床试验总结报告也必须递交国家药监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国家药监局有义务主动公开其保存的上述信息。
图04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9条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二)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第10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依照本条例第9条的规定,在各自职责范围内确定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具体内容,并重点公开下列政府信息:……(七)行政许可的事项、依据、条件、数量、程序、期限以及申请行政许可需要提交的全部材料目录及办理情况;……(十一)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安全生产、食品药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
上述信息,本该是国家药监局主动公开的信息,而不是等到我申请后才公开的信息,更何况,我申请后,国家药监局依然拒绝公开。
在继我让鸿茅药酒公司陷入两难困境(如果鸿茅药酒按处方剂量含豹骨,就涉嫌刑事犯罪,如果不含豹骨或低于处方剂量,则涉嫌违法制造劣药)后,我再次让国家药监局陷入两难困境:如果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存在而不公开,就是国家药监局刻意隐瞒,如果不存在,则是国家药监局违规违法批准上市,涉嫌渎职。

鸿茅药酒的毒性数据不属商业秘密


国家药监局在拒绝公开的告知书中,甩锅给内蒙古食药监局。这点我早就料到了。所以我就早做好了两手准备,我在向国家药监局申请公开的同时,也向内蒙古食药监局申请公开上述信息。
内蒙古食药监局的“延期答复告知书”,告知我将延期15个工作日答复。
内蒙古食药监局延期答复,在法律程序上确实没有问题。《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4条对答复时间,规定了三种情形:第一种是“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但是行政机关通常不会这么爽快的答复,所以通常都会采取第二种方式,“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这也是最常见的一种方式。另有第三种方式:“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
所以,内蒙古药食监局即使延期答复,也只能延期一次,且不能超过15个工作日。
但是,这份“延期答复告知书”的神奇之处,在于延期的理由:“征求第三方意见”。第三方是谁呢?显然就是鸿茅药酒公司。
这点在法规上,确有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3条规定:“行政机关认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公开后可能损害第三方合法权益的,应当书面征求第三方的意见;第三方不同意公开的,不得公开。”然而,这条规定在司法实务中被大量滥用,成为行政机关拒绝公开的借口。
比如在鸿茅药酒案中,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到底属于“商业秘密”还是“个人隐私”?根据上引法条,征求第三方意见只有两种情形:涉及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显然,公开鸿茅药酒的毒性试验数据不属于个人隐私,那么剩下的惟一可能性,即内蒙古食药监局认为,鸿茅药酒的毒性试验数据,是鸿茅公司的商业秘密。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3条的上述条款,有一条“但书”,内蒙古食药监局却视而不见——“但是,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应当予以公开,并将决定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和理由书面通知第三方。”
鸿茅药酒引发舆论广泛质疑,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涉及药品安全这样重大的公共利益,当然应当予以公开,而不能以商业秘密来对抗。
鸿茅药酒宣称含有67味中药,其中附子含有乌头碱,口服纯乌头碱0.2mg即可中毒,3-5mg可致死;何首乌被公认具有肝毒性;苦杏仁含有氢氰酸;槟榔则是一级致癌物。当然,这些有毒药材遵医嘱服用也许能治病,但临床试验必须做毒性试验。
这份“延期答复告知书”还有神奇之处,一方面,告知延期15个工作日答复,给予我确定的日期。但同时却又称:“你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如涉及第三方权益,征求第三方意见所需时间不计算在上述的期间内。”为什么要用“如”字呢?难道意思是内蒙古药监局至今无法确定是否要征求第三方意见吗?如果需要征求意见所需时间不计入15个工作日的延长期限,内蒙古食药监局又如何能给出一个确定日期?
针对我依法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国家药监局的套路是甩锅给内蒙古食药监局,而内蒙古食药监局的套路则是一个字——拖。

国家药监局的“两难困境”


我从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就要在法律上抓住命门。我为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省追捕谭医生而愤怒,写下了《广州医生吐槽鸿茅药酒是毒药被逮捕,应当怎样为他做有效无罪辩护》《鸿茅药酒案教训:请律师不要迷信关系,否则可能请个律师来害你》等文章,没想到我让国家药监局陷入“两难困境”:如果临床试验和毒性试验数据存在而不公开,就是国家药监局刻意隐瞒,如果不存在,则是国家药监局违规违法批准上市,涉嫌渎职。
我已于5月4日,再次向国家药监局和内蒙古食药监局申请公开鸿茅药酒的临床试验的申请材料全文、临床试验的批准文件、临床试验的总结报告,如果再拒绝公开,我将提起行政诉讼,直接把国家药监局和内蒙古食药监局告上法庭。
图05

​图06

以法律为武器,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向公权机关抗争,以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当事人合法权益,这是法律人的职责!
2018年5月9日
法律人周筱赟,欢迎咨询(微信:35362110
支持原创,欢迎打赏,金额随意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救人危难、辩白洗冤是天下第一公理!​​​​
回复 引用
关注(141)|粉丝(148)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4469
威望:
375
发 帖 数:
5567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5-11 13:05

周蓬安: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周蓬安 发布于 2018-05-09 14:24:05 举报
阅读数:8544
如果不是这么多部门“不作为”,鸿茅药酒绝不可能成为“神药”,充其量也就是一种蒙人的药酒。

​​​周蓬安: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鸿茅药酒事件”被披露出来后,我陆续写了五篇评论,但仍有意犹未尽之感。节日期间,好友给我转来《鸿茅药酒处方公开了,157公斤加30公斤糖》一文,因为此前已在多个群里看到该文,就顺手搜索了一下其热度几何,发现仅“搜狗微信”就显示了675条。唉!该文的影响力较《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对鸿茅药酒的“毁誉”力,何止万倍?
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现在看来,鸿茅药酒公司舆情应对能力实在是太差,与“水煮驴皮事件”、“莎普爱思事件”、“匹多莫德事件”等类似案件的处理方式相比,恐怕只能用“蠢”来形容了。在这里,我必须向那些敢于揭短的“良心医生”们致敬!在“假货”横行的当今,有了这么多冒着被“跨省抓捕”风险,向普通百姓传播真相的医生,我们的生存环境就有希望得到改善,我也由此看到了中国的希望。鸿茅药酒公司因为过分迷恋权力,结果真正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如今一定是后悔莫及。近期被资深媒体人王志安关注,同样地处内蒙古的某大型企业、上市公司,也因警方“进京抓捕”前财经媒体资深记者刘成昆而股价大跌。今天再谈该话题,并非挑起社会对“鸿茅药酒事件”的关注再掀新高潮,而是希望厘清鸿茅药酒之所以能成为“神药”,相关职能部门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先说说“鸿茅药酒”这个怪名字如何被核准?若没有此轮风波,你要问一个人“鸿茅药酒是酒还是药”?估计十有八九回答“药酒,药酒,当然是酒”。那么,这种名称怎么能通过药名审核呢?翻了一下鸿茅药酒的历史,发现它早在1992年即由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批准注册成“药”。2002年,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换发批准文号,该品种批准文号换发为“国药准字Z15020795”。我就奇怪了,连“药酒”还是“酒药”这么高强度糊弄人的名称都能核准,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真的没看出来,还是因为某种利益关联而草率通过?
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今天看到《药酒也是酒!男子喝了药酒开车送货被扣12分》一文,我是真的替交警担心了。如果有人喝了鸿茅药酒这种中药,然后开车上路,交警能以酒驾处罚司机吗?药酒也是酒!没错。可鸿茅药酒不是酒,是药,喝了算酒驾吗?如果不查,酒精度应该高于啤酒的鸿茅药酒,喝多了也会醉酒啊。总不能喝了药酒算酒驾,而喝了名称为“药酒”、同样含酒精的酒药,就可以不查啊。
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再说说“鸿茅药酒”的违规广告为何长久不衰?鸿茅药酒的营销策略,基本上还是20年前秦池酒“每天向中央台开进一辆桑塔纳,但开出的是一辆豪华奥迪”那一套,丝毫不顾及消费者的利益。鸿茅药酒的广告,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夸大、作假,无疑违法了《广告法》第60条所规定的内容。因此曾被江苏、辽宁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那么,负责广告管理的各级工商行政管理局都去哪里了?目前,保健品广告依然是满天飞,而且这些充保健品的广告内容又都是貌似药品广告,专骗老年人。多年前,我曾撰文《食药监总局查保健品广告,令工商总局情何以堪?》怒怼工商局,但没有效果。如今工商局被撤销,不希望改头换面的新机构会重蹈覆辙。对鸿茅药酒广告“满天飞”负有责任的,还有各级广电部门。你们明知这种广告违规,明知本地无数老人被骗,但基于部门利益却听之任之。当然,那些没有查处过鸿茅药酒广告违规的省市级食药监部门,也是应该被问责的。
鸿茅药酒成“神药”,哪些部门该担责?


鸿茅药酒成“神药”,一些非政府机构也成为帮凶。此前有报道,鸿茅药酒配制技艺已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而蹊跷的是,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柳长华,与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柳长华同名。最后说说公权力缘何充当违规违法企业的“保护伞”?我们必须感谢鸿茅药酒公司,让我们了解到中国还有一个罪名叫“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而一年前虽发生过“河南版鸿茅药酒案”,却因为媒体没有关注,而让该罪名的普法延迟了一年。我理解,作为当地财政资金的重要贡献企业,鸿茅药酒公司的命运与当地政府紧密相联。但维护企业利益,应该在着力优化营商环境方面多下功夫,即使涉及维权,那也应该依法维权。如该案,原本应该通过诉讼解决民事纠纷,而警方却主动“乱作为”,“跨省抓捕”并刑事拘留发帖的谭医生,而且传说还是企业买单,这就沦为企业的“家丁”了,真是斯文扫地。如果不是这么多的部门“不作为”,如果不是地方政府长期惯着,鸿茅药酒绝不可能成为“神药”,充其量也就是一种蒙人的药酒。(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回复 引用
关注(141)|粉丝(148)
级别: 万众敬仰
华商豆:
4469
威望:
375
发 帖 数:
5567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5-11 13:08

周蓬安: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周蓬安 发布于 2018-04-22 19:32:16 举报
阅读数:8500
让警方提供这四人当天乘坐高铁的票,看看这四人是不是都去了广东。此外,让这四名警察提供住宿

​​​周蓬安: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4月19日,澎湃新闻网《鸿茅药酒回应四大质疑 称实验显示“一天喝165斤才中毒”》一文,让我们再次感受到鸿茅药酒公司高管的浅薄,对中药安全性的担心。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发微博质疑:原以为列入国家中药保护品种的中药也就是保护工艺,现在知道连临床试验数据、毒理学实验数据也被保护,可以不公开,让消费者稀里糊涂喝死?鸿茅药酒负责人还是公开了一点,说是一个人一天喝165斤鸿茅药酒才中毒。且不说中药毒性,鸿茅药酒含酒精36-38%,一个人要喝165斤38度白酒才会中毒?神仙吗?
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近几年,有关中医、中药存废问题一直闹得沸沸扬扬。笔者因为有几位医术不错的中医朋友,因此对中医较有好感。但我此前也曾不止一次地阐述自己对中医、中药的认识:一是中医、中药博大精深,有继续存在的理由和发扬光大的可能;二是现在的“假中医”、“庸中医”及不一定能治病的中成药太多,败坏了中医、中药的名声;三是中医必须多多借鉴、使用西医的诊断方式,提高中医的科学性。鸿茅药酒作为合法的中药品种,与其它中药品种一样,连临床试验数据、毒理学实验数据也不需要公开。而监管药品安全的国家食药监总局贪腐案频出,公信力不足,中药的审批程序又这么“不透明”,只能让不信中药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影响到笔者对中医的看法。以这样的方式管理中医、中药,中医、中药不可能有大的发展。
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比如充满虚假宣传、被罚2630次的鸿茅药酒连续多日“荣登”舆情头条,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或将“非遗”从令人崇拜的神坛上射落。因为早在2014年11月,鸿茅药酒配制技艺已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而蹊跷的是,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柳长华,与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柳长华同名。如果是同一个人,无疑会影响“非遗”的含金量。因此,相关机构应该尽快澄清。
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看了鸿茅药酒高管的回应,再次让我感受到该公司舆情应对能力不仅仅是不足,而因为不断表露其“不诚实”的一面,因此用“蠢”来表示似乎更为贴切。鸿茅药酒公司生产中心总经理王生旺称“一味药对人体有没有毒,实际是要看它的摄入量。什么时候有毒呢?从毒理实验上看,一个人一天喝165斤鸿茅药酒”是十分荒唐,明显是故意混淆概念,继续误导消费者。因为这个地球上还有“慢性中毒”一说,一个人一天喝165斤鸿茅药酒,结果只是立马中毒,而长期服用含毒性食品,会导致慢性中毒,如长期食用“镉大米”、“瘦肉精”猪肉、“掉白块”腐竹等。澎湃新闻网报道中还有一个话题,那就是王生旺坚决不承认鸿茅药酒公司参与跨省抓捕,也不承认该公司支付过办案费用。王生旺说,“公安办案,我们参与什么?我们只是报了案。”并称“公安系统只能拿纳税人的钱发工资,他还让我们给出费用,那还了得?”王生旺这样的回应,至少告诉大家一个基本常识,那就是若鸿茅药酒公司参与跨省抓捕,问题是极为严重的;若鸿茅药酒公司参与抓捕并支付过办案费用,那问题就太严重了。
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但是,两天前《跨省抓捕吐槽医生路线图曝光:律师确认鸿茅药酒有人全程参与》一文又言之凿凿地曝光鸿茅药酒公司参与了抓捕并支付过办案费用。谭秦东向律师称,内蒙古警方在广州家里将他抓捕以后,先到广州天河区车陂派出所对他审讯,然后租车开到深圳,在深圳上高铁到北京,然后坐鸿茅公司某高管的商务车回凉城。路上,有警察抽烟,而司机对警察表示:“你们少抽烟,我们领导不喜欢烟味,他的车上从来不准其他人抽烟”,由此可以肯定是鸿茅公司的人。此外,路上吃饭买单都是鸿茅公司的人出钱。我不是太理解他们缘何在广州租车开到深圳,然后从深圳乘高铁。但我不相信谭秦东在遭受“跨省追捕”后,还敢捏造事实,栽赃凉城县公安。有鉴于此,多数人应该会相信鸿茅公司高管参与了抓捕,并支付了全部或部分抓捕旅费。
鸿茅没参与抓捕?请公示四警察的高铁票


其实,想搞清楚以上问题并不难,虽然我很喜欢澎湃新闻,但该文作者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应该算是文章的瑕疵。因为要想搞明白这个问题,只需让警方交代一同去广东的四名警察姓名,让警方提供这四人当天乘坐高铁的票,看看这四人是不是都去了广东。此外,让这四名警察提供住宿费、就餐费的发票,也就一清二楚了。如果警方不愿意提供以上资料,基本上可认定谭秦东说了实话。当然,这件事还需要新闻媒体去,律师也可以以请求信息公开的方式,让凉城县公安局公示该四名警察去广东的车票及住宿、餐饮发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