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2484 回复:13

主题:[转帖]教育局女干部"身份盗用20年" 监管为何层层失守

楼层直达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教育局女干部"身份盗用20年" 监管为何层层失守



教育局女干部"身份盗用20年" 监管为何层层失守


浙江新闻 2018-04-16 16:32:00

2018-04-16 16:32 | 四川在线<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78b300084ca42ea8e65b" img_width="464" img_height="310" alt="教育局女干部" 身份盗用20年"="" 监管为何层层失守"="" inline="0"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border-style: none; max-width: 100%; display: block; margin: 10px auto;">
据陕西广播电视台报道,西安一位女子身份信息被初中同学盗用二十多年,如今盗用信息者竟然成了教育局机关干部。
又是一则身份信息被盗用的报道,印象中这已是近年来媒体曝光的第四例。每次看到类似报道,既担忧、又后怕,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是在什么地方,还有一个身份信息完全一样、生活圈子迥然不同的“我”生活着。
人的身份信息具有绝对的唯一性,这是社会良性秩序的底线和红线,绝不允许任何人肆意践踏。然而,回归现实,普通人面对身份被盗用却无能无力,甚至毫无所知,背后暴露的不仅是“权钱交易”腐败问题,更暴露诸多监管弊病。
诚然,囿于以往信息技术相对薄弱,存在比较严重的信息壁垒,加之盗用身份信息者以及一帮幕后推手的刻意隐瞒和设阻,身份信息被盗用也很难及时被发现,但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进步和社会发展需要,个人信息已基本实现一网互通,类似问题不至于难以发觉。如前段时间曝光的宿州王莹莹身份被盗用案件,就是源于购买社保存疑,寻根究底发现背后的大问题。
对比此事件,问题似乎更应早被查出。一方面,干部的政审把关相对普通工作人员会更严格,要查出问题并不困难,关键就在于是否沉下过身子去刨根问底,把干部个人情况真正摸一摸。另一方面,盗用身份信息者并非简单的借个名,而是整套个人资料的完全盗用,那么在办理身份证件的时候,又是怎么躲过民警审核和大数据比对的,这点也值得思索。还有一点更为重要,从两位当事人初中老师所言的“那时候这种事很多”中,似乎此事在一定范围内已是“公开的秘密”,意味着这些年大家都“揣着明白当糊涂”,难道就因为盗用信息者“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所以大家不敢得罪?
可见,问题其实并非真的难以察觉,关键还在于监管的层层失守,既有社会监督的“事不关己”,给了“盗用者”无所顾忌的底气;也有个别政府部门监督的“刻意失明”,为“盗用者”提供了平台和契机;更有干部考核监管的“慵懒散浮”,才让“盗用者”堂而皇之走进了干部队伍。
庆幸的是,假的终难成真,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必然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但时光难倒回、人生无重启,一次盗用,带给当事人的将是整个人生轨迹的转变,并非简单的为当事人正名、公开道歉,甚至判罚几个人可以弥补。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如何更好的补缺大数据漏洞、健全档案管理机制、建好监管队伍、提高违法成本,甚至来场系统的个人信息排查,好好挤挤个人信息中的“掺假水分”,真正让“冒牌货”无所遁形,或许能更有效防范于未然,给世人于警示。
(原标题《教育局女干部"身份盗用20年" 监管为何层层失守》,原作者陆仁忠。编辑逯海涛)
回复 引用
关注(10)|粉丝(15)
级别: 名满天下
华商豆:
42
威望:
129
发 帖 数:
2043
注册时间:
2016-07-27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4-16 20:26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4-17 15:37


陕西“女子被冒用身份20年”进展:冒名者已被采取留置措施


原创 澎湃新闻 2018-04-17 12:42:00


日前,陕西当地媒体报道了咸阳市三原县安乐镇一女子怀疑20年前被现三原县一幼儿园园长“荆高峰”冒用学籍一事,有了新进展。
4月1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致电三原县纪委监察委办公室,该办公室一位女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假“荆高峰”已经被采取留置措施,纪检监察室正在着手调查此事。
据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青春频道《都市快报》此前报道,1998年,时年16岁、出生于咸阳市三原县安乐镇的荆高峰中专落榜,与此同时其档案学籍失踪。2017年,荆高峰意外获悉,一名与她同名同姓的“荆高峰”在三原县一家幼儿园担任园长。后经照片辨认,荆高峰指认该名园长“荆高峰”实为自己的初中同学李敏,而“荆高峰”已于三年前从幼儿园园长岗位调赴三原县教育局机关工作。荆高峰遂质疑李敏20年前冒用自己的身份,并顶替了学籍。
4月14日,三原县教育局官方微博@三原教育播 发布消息称,三原县教育局已于当天上午10时召开局委会决定:立即停止荆高峰一切工作;成立专门调查组,对此事进行全面核查。
县教育局通报称,4月14日下午,荆高峰本人提出辞去公职申请,经局委会研究决定,同意荆高峰辞职,并依据《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解除劳动合同,上报人事部门。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根据调查结果,再做进一步处理。
另据《都市快报》4月16日消息,自从该事件被媒体报道后,荆高峰居住的小区出现几名陌生男子打听其住址,随后荆高峰向居住地派出所报案寻求保护,并在记者的陪同下向三原县正式向三原县公安局递交了报案材料。
三原县公安局政工室主任刘军有向《都市快报》记者表示,“荆高峰学籍被顶替、身份被冒用一事,三源县公安局高度重视,及时组成工作专班,决定以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受理此案,展开调查。”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4-17 16:22

冒名顶替案再现, 该如何安慰“被改变的人生”?

07:38:50河北新闻网小字

尽管每一起冒名顶替案件,都可以归结为历史遗留问题,毕竟过去的纸质学籍档案、不曾联网的招录模式等等,都极易给人以操作空间。但除此以外,我们更应该记得,每一起冒名顶替案,最终都会牵出一串的同谋者……

1998年,陕西三原县女子荆高峰参加中专师范考试,却没成绩,学校称学籍档案也不慎丢失。让她没想到的是,与她同年级的李敏却顶着“荆高峰”这一名字上了中专,学成归来当上了老师,并很快成为了当地教育局的一名干部。记者联系三原县教育局获悉,荆高峰本人已提出辞去公职申请,经局委会研究决定,同意荆高峰辞职。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根据调查结果,再做进一步处理。(4月16日《中国青年报》)

这一幕似曾相识,从罗彩霞到王娜娜,再到如今的荆高峰,随着一件件陈年旧事浮出水面,公众被带入了一段混沌的过往,又不得不直面复杂的现实。因为各自遭遇的世间恶意与阴谋算计,这几起悲剧主人公的命运,都阴差阳错滑入了另一种轨迹。而当真相揭晓,亲历者固然五味杂陈,围观者也一样是出离愤怒。“教育局官员冒用身份20年获准辞职”,网友追问:这就算了?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显然,冒名者主动辞职,只是东窗事发后迫于压力的必然选择。这一举动,并不能替代公共调查和正式追责。可以预见的是,针对此事的“调查”,必然是一次牵涉甚广的全面调查。其既包括当初中专师范招生活动的调查,也包括对当地教育局相关人事使用过程的调查。据悉,李敏是三年前从幼儿园园长岗位调赴三原县教育局机关工作的。按理来说,机关事业单位“进人”理应在身份查核、资格审查环节有着更为严格的把关机制才是。既然如此,冒名者何以能一路无阻?

值得注意的是,有别于罗彩霞案、王娜娜案中冒名者都是在异地就业,在本案中冒名者李敏自始至终都是在当地就业。如此无所顾忌的做派,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受害者”的公然挑衅。同处小小一县,荆高峰终于在去年发现有人正在冒充自己,并且这人还是当初的初中同学。这一看似意外收场,其实早已注定。毕竟,冒名者似乎过于高调,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愧疚和畏惧。

到底是怎样一种力量,在庇佑着李敏,使她能轻易盗取学籍、冒用身份,使她能够堂而皇之优哉游哉并一路高升。尽管每一起冒名顶替案件,都可以归结为历史遗留问题,毕竟过去的纸质学籍档案、不曾联网的招录模式等等,都极易给人以操作空间。但我们更应该记得,每一起冒名顶替案,最终都会牵出一串的同谋者——“他”可能是学校的老师,可能是学校的管理者,可能是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可能是招生院校的某个经手人……

揭开一段遗憾往事,就是直面一段五味杂陈的历史。姓名权、受教育权惨遭侵犯的荆高峰,被排除在了本属于自己的人生机会之外。这种损失,无比巨大却无法量化。即便如此,终究应该有人为此负责,终究要有系统性的反思和查漏补缺,来杜绝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在未来重演。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4-17 16:27


陈兴汉:冒名顶替的“盗梦者”,不能辞职就算了


理响中国 2018-04-17 10:51:04

作者:陈兴汉
“女子冒用他人身份20年,如今已是教育局干部”…近日,陕西“荆高峰”冒用学籍一事,引起广泛关注。教育局最新回应:已同意当事人辞职。(4月16日 《中国青年报》)
“农村孩子想上大学、有个梦想太不容易了,希望那些掌握别人命运的机构部门能够公正、谨慎。”这是王娜娜被冒名顶替、大学梦被“盗走”后发出的呼声,更是千万学子的呼声。如今“荆高峰”被冒名顶替进入学校深造,替身20年后已经成为教育局一名干部,真身却因为“梦想被盗”而平淡无奇。
虽然假设对于事实没有意义,但我们还是忍不住设想:如果时间回拨到二十年前,在那个决定人生走向的十字路口,荆高峰的“中专梦”没有被窃取,那张比灰姑娘的“水晶鞋”更有分量的录取通知书没有被冒领,“真假荆高峰”的人生是否可以实现对换?抑或荆高峰的人生轨迹是否会更精彩?
虽然事情的真相仍有待进一步发掘,但毋庸置疑的是,荆高峰希望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梦想已经变成了不可能,迟到的“正名”不会让荆高峰的人生轨迹回转到梦想被“盗走”的那个节点。对这样的伤痛,自然不是冒名者李敏一句“那时还小,啥都不懂”就可以抚平,这样的悲情,也绝非“给你点钱”就可以补偿。如果冒名顶替的“盗梦行为”可以用金钱量化,社会公平底线无疑会无限被突破。
从“罗彩霞事件”到“王娜娜事件”,再到眼下的“荆高峰事件”,每一件冒名顶替事件的背后,都有良知堕落和权力苟且的影子。从目前报道的事实来看,荆高峰被冒名背后的相关责任方呈现给公众的还是一副模糊不清的面孔,冒名事件的幕后操作者仍然不得而知,辞职躲避调查的做法也缺乏最起码的真诚。另外,同意“荆高峰”辞职的三原教育局能否与本案撇清关系仍待进一步查明。
必须捍卫每一个学子“追逐梦想”的权利,个体命运不能被冒名顶替的“盗梦行为”随意改写。一个巴掌拍不响,在荆高峰梦想被“盗”这件事上,显然不止在一个环节、不止一个人(次)涉嫌违法犯罪。
冒名顶替者及家长一方、相关的教育部门、招生部门、学校审核把关部门,以及监察部门都有责任。对这些“盗梦者”的责罚当然不能止于道德谴责,必须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真相也许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随着监察机关的介入,相信离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刻已经不远,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建行特约齐鲁时评,欢迎投稿!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4-17 18:07


冒名顶替上中专,谁伸出了幕后捉弄命运的手? 网事热评


原创 央视网新闻 2018-04-17 16:37:23


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连续报道咸阳市三原县安乐镇一名女子20年前被人冒名顶替上中专一事,现在又有最新进展。4月16日,当事人荆高峰在记者陪同下前往三原县公安局报案,公安局政工室主任刘军有表示,将以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受理此案,开始调查。
荆高峰父亲与远房亲戚一次闲谈中意外听到的信息,让一桩隐藏20年的“冒名顶替”升学案浮出水面,引来媒体的关注和公众的愤慨。原本学习成绩优异的荆高峰当年没能考上心仪的中专,且学籍也不翼而飞。而学习成绩平平的同校学生李敏,却冒用她的名字顺利走进中专校园,直至毕业分配、参加工作,之后又从幼儿园园长位置,擢拔进入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成了县教育局职教股的一名干部。这经历,非普罗大众所能想象;这能量,非一般家长所能具备。说成“传奇”,恐怕一点也不夸张。有道是太阳底下无新事。2004年,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罗彩霞高考后被王佳俊顶替入读贵州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2003年,河南省沈丘县王娜娜考上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却被张莹莹替读。从时间顺序上说,荆高峰受害更要早些。
如今,三原冒名荆高峰的李敏已经辞职,教育局也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这当然是她应得的报应。但是,公众更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想知道谁当年伸出了随意就能改变别人人生轨迹的黑手,这些人是不是还继续活跃在各个政府机关,践踏和损害底层百姓的利益。如果不对这些操弄者严肃处理,如何平息群众的愤懑?如何保证正义的实现?
对此类事件必须要一查到底。一来,坊间虽然对应试教育非议颇多,可中考、高考公平正义的价值,还是有着广泛的认同。如果失去了这个价值,如何确保公平的实现。二来,冒名顶替给当事人造成重大影响,直接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命运。罗彩霞被迫复读一年后考取天津师范大学,却因身份证被盗用而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王娜娜因“个人信息不实”银行拒绝其申请贷款和大额信用卡。同样,荆高峰被迫走上了另外一条人生道路。冒名顶替,侵害了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的权利。更重要的,每一起这种事件的背后,都有权钱交易的影子,是欲望、私心、权力、交易共同催生出招考的奇葩。不刮骨疗毒、彻底清创,就难以杀死腐败的细胞。想想20年来,那些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的人依然逍遥法外,说不定继续掌管公权力,就知道问题多么严重。
好在三原县监察委已经介入调查,公安局也已立案。期待彻查,希望再也不会有人被改变人生命运的那只黑手,任意地戏弄、摆布了。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4-17 18:08


三原顶替学籍女子被监察委控制 参与造假者或涉嫌共同犯罪


华商网 2018-04-17 07:54:41

她和“她”命运被怎样的一只手改变
1998年,三原县女子荆高峰的考试成绩以及学籍档案被同年级一名叫李敏的同学冒用,李敏最终进入当地教育局工作。目前,三原县监察委已展开调查,并对李敏进行控制。昨日,荆高峰报案后,三原县公安局以涉嫌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受理此案。
>>荆高峰
我想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
今年36岁的荆高峰是三原县安乐镇西庄村人,如今已在西安定居,正是多年的打拼,让她深知靠自己努力的重要,也更加对20年前“偷走”属于她上学资格的那位同学无法释怀。昨日,荆高峰告诉华商报记者,“我需要证明当年我上学并没有白白浪费父母的血汗钱,我想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李敏是如何取走了我的档案和成绩,我更想她还回我的档案,并以后不再用我的姓名。”
>>疑问
县教育局仍未回应网友疑问
此事经华商报报道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不少网友追问三原县教育局对参与当年顶替事件相关人员调查有无进展?李敏进入教育局时,人事审核流程中是否发现其与实际身份不符?4月14日,三原县教育局在其官微“三原教育播报”发布通报称,该局已同意“荆高峰”(本名李敏)辞去公职申请。
昨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三原县教育局。对于网友提出的疑问,该局人事股汪股长均以“不能说、已交由监察委调查”作答。
>>揭秘
户籍由乡镇管理时较混乱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一位执教已40多年,不愿透露姓名的张姓教师。据他介绍,那时候中专考试由于名额有限,难度不亚于现在的高考,一个县上每年能考上30多名已属不易,“由于中专考试只有应届生有资格,许多第一次考试失利的学生,复读一年后便会托关系冒用其他应届生的学籍档案进行考试,更有甚者会连别人的成绩也一并窃取,再伪造一套对方的身份证等个人信息上学。”对于此次顶替事件中,顶替者20年来一直使用他人姓名上学、工作,张姓老师称,那时候户籍都是由乡镇政府管理,如果有“门路”便可以修改,“这种现象在当时相当普遍。”
>>律师
参与造假者或涉嫌共同犯罪
此前,李敏曾表示此事是其母亲当年一手操办。记者多方联系了解到,李敏的母亲温某当年曾任村支书,记者电话联系其老家三原县安乐镇东毛村村委会,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此前,三原县教育局调取相关人事档案发现,在该局工作的“荆高峰”,从上学到就业的证件照片均一致,即李敏本人照片。
记者采访了陕西连邦律师事务所陈辉律师,据他介绍,此事发生时李敏应该未成年,事件涉及学籍档案修改、身份信息伪造等多个环节均需要公职人员参与。老师和负责招生的人作为公职人员,明知李敏是冒用他人学籍档案上学,却参与作假,可能构成滥用职权。如果证实其在上学、就业过程中对学籍、户籍或其他有公章的身份证明材料中造假,可能会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参与人员也一并构成共同犯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进展
三原县公安局展开调查
目前,三原县监察委已对此事展开调查,记者从县监察委办公室了解到,工作人员已连夜对相关当事人进行谈话,“当事人李敏已被控制,调查清楚后将及时向公众反馈。”
昨日上午,荆高峰就此事来到三原县公安局报案。下午,该局政工监督室主任刘军有告诉华商报记者,目前该局已受理此案,并以涉嫌伪造、变卖、买卖身份证件罪展开调查。据他介绍,此事发生时间是1998年,当时农村户口均由各乡镇政府管理,直到2000年才交由各派出所管理,“对于该案中涉及的相关人员,公安机关将一查到底,一旦查实,将对涉及的相关人员追究法律责任。”华商记者 王斌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04-17 18:09


冒用他人身份20年成为教育局干部,现在岂能辞职“一走了之”!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 2018-04-17 14:58:17


1998年,陕西省三原县女子荆高峰参加中专师范考试,却没成绩,学校称学籍档案也不慎丢失。让她没想到的是,与她同年级的李敏却顶着“荆高峰”这一名字上了中专,并最终入职三原县教育局。15日,冒名者已主动辞职,教育局同意辞职(4月16日《华商报》)。又一起冒名顶替上学事件,又一个被毁的人生遭遇。荆高峰万万没有想到,她被同学李敏顶替上了中专,并且成为一名教师——这本是荆高峰的人生梦想,而这一切在20年前顶替那一刻早已破灭。如果没有顶替,荆高峰或是一名有着稳定工作的教师,而不是为了生计到处奔波打工。“她(李敏)毁了我!”常人恐怕难以体会荆高峰心中的愤慨。
冒名顶替上学事件已不是个例,罗彩霞、王娜娜、王红……都是遭遇者,多数发生在以前信息网络不发达的年代。这类事件存在普遍共性,一是盗取他人入学录取通知书,二是伪造学籍档案、身份户籍信息,三是多人联手作弊、串通作案,参与其中的有学生家长、户籍管理人员,也有招录人员、学校教师,四是学生家长或利用关系或拿钱开道,违纪违规操纵。此次事件,恐怕也难脱窠臼。当年,荆高峰的录取通知书是怎么落到冒名者手上的?荆高峰的学籍档案是怎么“丢失”的?李敏承认“那是我妈让朋友弄的”;荆高峰当时的老师说,“李敏用了你的学籍,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从这些能够看出一些端倪,存在“印证”前述共性的可能性。
王娜娜被冒名顶替事件中,13名责任人被处理,3人被移交司法机关。在罗彩霞事件中,其父及多名参与其中的公职人员受到严肃惩处。那么,在荆高峰事件中,有谁参与了冒名顶替造假、有没有违反党纪国法,有待深入调查,拿出一个让公众信服的公正处理结果。需要提及的是,荆家人去年找到教育局,之后就“有人找到家里要求私了,而且来头不小”。冒名者还想拿钱开道,给钱了事。对此,要谨防事件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被私了。当然,还要防止草草处理了事。14日上午,当地教育局决定成立专门调查组全面核查。当天下午,李敏就提出辞职申请,教育局研究同意辞职,依据《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对此,网友并不买账:“辞职就没事了?”
事情没有查个水落石出,处理结果尚未作出,冒名者岂能一辞了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5条规定,被调查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违法违纪案件立案调查期间,不得解除聘用合同、出国(境)或者办理退休手续。《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还有相关规定,须提前30日书面通知单位,方可解除聘用合同。依笔者看,对冒名顶替事件尚在调查处理期间,教育部门还是不要急着“放人”为好。案情回顾
来源:华商报她叫荆高峰,今年36岁,如果不是去年亲戚的一句闲话,她至今仍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俗话说知道得越多越痛苦,当她得知20年前那次中专考试,她的落榜并非意外,这一迟到的真相彻底搅乱了她的内心。
她叫李敏,20年前那次中专考试她顶替同年级另一个同学的名字和成绩,成为荆高峰。用这个名字,她上了中专,又从幼儿园园长一路进入三原县教育局。如果不是去年荆高峰的电话,两段平行的人生不会有交集,她可能会从教育局一直干到退休。
中专考试莫名失利无奈复读后上高中
荆高峰是三原县安乐镇人,由于家境一般,身为家中长女过早便懂得了责任。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一直名列班级前茅,希望通过学习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1998年,16岁的荆高峰上初三。与现在不同,在那个年代中专师范非常吃香,考上的难度甚至不亚于现在的名牌大学,许多优秀的学生第一目标都是上中专,甚至放弃上高中而去复习。那一年,荆高峰如同大多数成绩好的学生一样,毅然选择考中专师范,这其中也有她自幼想当老师的缘故。然而经过煎熬的等待,发榜时她却找不到自己的成绩,学校告知她的档案学籍也一同丢失了。年轻的她没有多想,自此陷入落榜的痛苦中,心灰意冷之下选择复读一年上了高中。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让她觉得愧对家人,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高中3年成绩一落千丈,最终上了阎良一所大专院校。
毕业后荆高峰在西安打工,换过许多工作都不理想,生活的艰辛让她来不及咀嚼那次考试失利的细节。2012年,她在上班时认识了丈夫,婚后当年两人有了可爱的女儿。此后辞掉工作的她把全部重心放在了照顾家庭,这件事便逐渐淡忘了。邻镇幼儿园长也叫荆高峰?
当年蹊跷落榜渐有答案
在安乐镇当地,荆姓并非大姓,由于荆高峰的名字偏男性化,也曾为此苦恼,甚至动过改名的想法。但让她意外的是,这个被自己“嫌弃”的名字,却巧合地跟附近一个人同名同姓。2017年7月,与安乐镇相邻的西阳镇一位远房亲戚来到荆高峰家中,与她父亲荆俊杰闲聊中,亲戚说荆高峰在他们镇上幼儿园当园长,很让人羡慕。这让荆俊杰十分诧异,女儿明明在西安,怎么会去当园长?但亲戚信誓旦旦的语气看来也并非开玩笑,还称这个园长也是安乐镇人。如果说是巧合,荆俊杰绝不相信,便将此事电话告知了荆高峰。
这时荆高峰再细想当年自己落榜的种种细节,才猛然觉得不对劲。即使落榜也应该有成绩,更奇怪的是自己档案学籍也在那次考试中莫名丢失了。于是她委托父亲去了一趟西阳镇幼儿园,幼儿园工作人员称他们园长的确叫荆高峰,2年前已调到了三原县教育局。在幼儿园一处公示栏内,荆俊杰看到了这名园长的照片,拍照后发给了女儿。经过仔细辨认,荆高峰终于认出,这是和自己同一年级的同学李敏。顶替他人学籍档案
摇身进入县教育局
由于撤点并校,曾经的安乐中学校址已改为安乐镇中心小学,荆高峰与冒用其学籍的李敏从这里毕业后,开启了不同的人生。“我们两个不熟,但因为是邻村,模样名字还能记起来。”4月13日,华商报记者见到了荆高峰,据她介绍,虽然已过去20年,李敏的容貌有了很大变化,但她还是能认出来。为什么李敏要用荆高峰这个名字?为了解开疑惑,去年荆俊杰曾前往三原县教育局询问,教育局负责人却说此人是有两个名字,但对原因始终语焉不详。蹊跷的事,在找过教育局后,荆家突然来了好几拨“客人”,除了李敏的父母,当地的村干部以及许多不认识的人均跑来说情,并提议拿钱“私了”。
当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随同荆高峰来到其母校安乐中学,由于撤点并校,安乐中学已变成了安乐镇中心小学。学校门卫称,以前的安乐中学老师和校长早已换了好几拨。随后,记者辗转联系到荆高峰的初三老师高老师。已经退休的他对荆高峰这位学生仍有印象,并表示当年她的学习成绩的确很好。意外的是,那名叫做李敏的学生高老师也有印象,“她的学习不行,用了你的学籍上的中专,那时候这种事很多,但也必须家里有人能找到关系。”对于荆高峰的学籍是如何被顶替的,高老师却并未多谈。20年后尴尬重逢
李敏承认冒用其身份
4月13日,在三原县教育局外,时隔20年后,荆高峰(左)与冒用自己学籍档案的这位同学尴尬相遇。凭借20年前的冒名顶替,李敏如愿从师范中专毕业,成为了一名“为人师表”的老师,且至今工作在教育系统。为了解开最后的疑团,4月13日下午,记者随同荆高峰来到三原县教育局,打听得知该局职教股确有一个叫荆高峰的干部,但未听说其也叫李敏。
下午2时许,在三原县教育局门外,两个“荆高峰”终于相见。对于20年后这场尴尬的重逢,李敏似乎早已有心理准备。“那时候大家都还小,啥都不懂,许多事情只能由父母决定,说起来我也是受害者。”李敏承认冒用了荆高峰学籍档案一事,这些年无奈只能用这个本与自己无关的名字生活,并表示当时是自己母亲的一个朋友经办的。“当时用你名字上学我便知道了这事,是我们过错在先。”李敏表示,对于这些年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荆高峰她很抱歉,此前也曾多次去西安想向她道歉,但始终未能如愿。谈话中,李敏反复强调希望用金钱进行补偿,但对于荆高峰最关心的她身份被冒用的过程,李敏却始终不愿提及,并表示自己也说不清。谈话最终不欢而散。“改变了我人生‘那只手’
你在哪里?”荆高峰觉得,正是20年前那只“看不见的手”一个轻易拨动,让她的人生航向彻底偏转,“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但这一年来,每当想起另一个人正在用着我的名字生活,便觉得很不自在,真希望自己一直蒙在鼓里。”
生活中不能怨天尤人、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荆高峰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道理她都懂,但自己的命运被他人以这样一种方式篡改,她不能接受,“我很想知道当初是谁,又是怎样盗取了我的身份?这事关诚信,我想要一个公正的说法。”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当时相关制度不规范,身份、学籍被顶替的事还有很多,此前类似事件也多次见诸报端。4月14日,华商报记者致电三原县教育局,一名崔姓主任称教育局的确有一个叫荆高峰的工作人员,但表示自己正在休假,具体情况他不知情。随后记者致电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值班领导在下乡,电话不便告知。
类似事件被央视披露据央视报道,陕西渭南的田女士举报自己身份被冒用20年之久,中专录取书被冒领,学籍被顶替,与荆高峰的遭遇相似。
田女士举报后,公安、教育局、镇政府相继介入调查。对此,央视评论员表示:

从本案来看,它有可能会涉及到刑事和民事两个方面,刑事方面是否涉嫌伪造国家公文、伪造身份证等,同时,冒名顶替者用假的身份信息获取了权益的话,是否涉嫌诈骗;在民事方面,被冒名顶替者应该通过诉讼的途径来维护自身的权益,撤销对方非法获得的相应权益,并申请赔偿。

希望冒名顶替者能够拿出积极配合的姿态,
也希望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来源 | 检察日报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04-17 18:10


是谁在20年前盗取了我的身份


华商报 2018-04-15 06:47:12

她叫荆高峰。今年36岁,如果不是去年亲戚的一句闲话,她每天还在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可当她得知20年前那次中专考试落榜并非意外时,这一迟到的真相彻底搅乱了她的内心。
她姓李。20年前那次中专考试,她冒用同年级一个同学的名字和成绩,成为荆高峰。用这个名字,她上了中专,又从幼儿园园长一路进入三原县教育局。如果不是去年荆高峰的电话,两段平行的人生不会有交集。
蹊跷 中专考试后档案学籍莫名丢失
荆高峰是三原县安乐镇人,由于家境一般,身为长女的她很早便懂得了责任。小学到初中荆高峰的成绩一直名列班级前茅,希望通过学习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1998年,16岁的荆高峰上初三。在那个年代中专师范非常吃香,许多优秀学生的第一目标都是上中专师范。
那一年,荆高峰和大多数成绩好的学生一样,毅然选择考中专师范,这其中也有她自幼想当老师的缘故。然而经过煎熬的等待,发榜时她却找不到自己的成绩,学校告知她的档案学籍也一同丢失了。年轻的她没有多想,自此陷入落榜的痛苦中,心灰意冷之下选择复读一年上了高中。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让她觉得愧对家人,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高中三年成绩一落千丈,最终上了阎良一所大专院校。
毕业后荆高峰在西安打工,换过许多工作都不理想,生活的艰辛让她来不及咀嚼那次考试失利的细节。2012年,她在上班时认识了丈夫,婚后当年两人有了可爱的女儿。此后辞掉工作的她把全部重心放在照顾家庭,这件事便逐渐淡忘了。
意外 亲戚告诉其父“你女子”是邻镇幼儿园园长
在安乐镇当地,荆姓并非大姓,由于荆高峰这个名字偏男性化,自己也曾为此苦恼,甚至动过改名的想法。但让她意外的是,这个被自己“嫌弃”的名字,却巧合地跟附近一个人同名同姓。
2017年7月,与安乐镇相邻的西阳镇一位远房亲戚来到荆高峰家中,与她父亲荆俊杰闲聊中,亲戚说,“你女子荆高峰在我们镇上幼儿园当园长,很让人羡慕。”这让荆俊杰十分诧异,女儿明明在西安,怎么会去当园长?但亲戚信誓旦旦的语气看来并非开玩笑,还称这个园长也是安乐镇人。如果说是巧合,荆俊杰绝不相信,便将此事电话告知了荆高峰。
这时,荆高峰再细想起当年自己落榜的种种细节,才猛然觉得不对劲——即使落榜也应该有成绩,更奇怪的是自己档案学籍也在那次考试中莫名丢失了。于是她委托父亲去了一趟西阳镇幼儿园,幼儿园工作人员称他们园长的确叫荆高峰,但两年前已调到了三原县教育局。在幼儿园一处公示栏内,荆俊杰看到了这名园长的照片,拍照后发给了女儿。经过仔细辨认,荆高峰终于认出,这是和自己同一年级的同学李某。
查证 顶替者已进入县教育局工作
“我们两个不熟,但因为是邻村,模样名字还能记起来。”4月13日,华商报记者见到荆高峰,据她介绍,虽然已过去20年,李某的容貌有了很大变化,但她还是能认出来。为什么李某要用荆高峰这个名字?为了解开疑惑,去年荆俊杰曾前往三原县教育局询问,教育局负责人却说此人是有两个名字,但对原因始终语焉不详。蹊跷的是,在找过教育局后,荆家突然来了好几拨“客人”,除了李某的父母,当地的村干部以及许多不认识的人均跑来说情,并提议拿钱“私了”。
4月13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随同荆高峰来到其母校安乐中学,由于撤点并校,安乐中学已变成安乐镇中心小学。学校门卫称,以前的安乐中学老师和校长早已换了好几拨。随后,记者辗转联系到荆高峰的初三老师高老师。已经退休的他对荆高峰仍有印象,并表示当年她的学习成绩的确很好。那名叫李某的学生高老师也有印象,“她的学习不行,用了你的学籍上的中专,那时候这种事很多,但也必须家里有人能找到关系。”对于荆高峰的学籍是如何被顶替的,高老师并未多谈。
见面 假“荆高峰”承认冒用身份
凭借20年前的冒名顶替,李某如愿从师范中专毕业,成为一名老师,且至今工作在教育系统。为了解开最后的疑团,4月13日下午,记者随同荆高峰来到三原县教育局,从门卫处得知该局职教股确有一个叫荆高峰的人,但未听说其也叫李某。
下午2时许,在三原县教育局门外,两个“荆高峰”终于相见。对于20年后这场尴尬的重逢,李某似乎早已有心理准备。“那时候大家都还小,啥都不懂,许多事情只能由父母决定,说起来我也是受害者。”李某承认冒用了荆高峰学籍档案一事,这些年无奈只能用这个本与自己无关的名字生活,并表示当时是母亲的一个朋友经办的。“当时用你名字上学我就知道了这事,是我们过错在先。”李某说,对于这些年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荆高峰她很抱歉,此前也曾多次去西安想向她道歉,但始终未能如愿。谈话中,李某反复强调希望用金钱进行补偿,但对于荆高峰最关心的她身份被冒用的过程,李某始终不愿提及,并表示自己也说不清。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质疑 “改变了我人生‘那只手’在哪?”
荆高峰觉得,正是20年前那只“看不见的手”一个轻易拨动,让她的人生航向彻底偏转。“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但这一年来,每当想起另外一个人正在用着我的名字生活,便觉得很不自在,真希望自己一直蒙在鼓里。”生活中不能怨天尤人,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荆高峰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道理她都懂,但自己的命运被他人以这样一种方式篡改,她不能接受,“我很想知道当初是谁,又是怎样盗取了我的身份?这事关诚信,我想要一个公正的说法。”
记者了解到,由于当时相关制度不规范,身份、学籍被顶替的事不少,此前类似事件也多次见诸报端。4月14日,华商报记者致电三原县教育局,一名崔姓主任称教育局的确有一个叫荆高峰的工作人员,但表示自己正在休假,具体情况他不知情。随后记者致电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值班领导在下乡,电话不便告知。
14日下午,经记者核实,目前三原县教育局已对此事展开调查,并对荆高峰(李某)进行停职处理,要求其写出书面情况说明。
华商报记者王斌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8-04-18 09:02


冒名顶替上学不只要行政处理


台海网 2018-04-18 07:15
漫画:朱慧卿
□丁慎毅
据媒体以前报道,1998年,时年16岁、出生于咸阳市三原县安乐镇的荆高峰中专落榜,与此同时其档案学籍失踪。
2017年,荆高峰意外获悉,一名与她同名同姓的“荆高峰”在三原县一家幼儿园担任园长。后经照片辨认,荆高峰指认该名园长“荆高峰”实为自己的初中同学李敏,而“荆高峰”已于三年前从幼儿园园长岗位调赴三原县教育局机关工作。(4月17日《华西都市报》)
冒充者先是当上了老师、园长,如今则成了教育局职教股的干部。面对荆高峰的质问,假荆高峰竟然表示:“我承认是我不对,但那是我妈让朋友弄的,你看我给你点钱,咱们把这事解决了咋样。”
假荆高峰哪来这样的底气?
这不由让人联想起真假王娜娜案,苗娟冒名顶替王莹莹上大学案,王欣冒名顶替王红上大学案。在这三例案件中,都是行政处理了之,没有司法介入。以真假王娜娜案为例,周口市联合调查组发布《真假“王娜娜”事件水落石出》的公告,假“王娜娜”被解聘、9名责任人被处分。但这9人做了什么事、犯了哪一条,只字未提,除了处在风口上的假“王娜娜”外,其他人都没有被免职、开除。
同样,对苗娟冒名“王莹莹”当教师事件,当地教体局称已开会研究决定,对冒名顶替者苗娟做出开除的处理。但当地媒体随后回访发现,苗娟仍在上课。
冒名者也好,涉嫌办理冒名顶替的官员也罢,应该都是涉及法律的。但这些案件,行政部门一手包揽,而不是先交给警方和司法部门,如此内部消化,大概因为有这样的“先例”,才让假荆高峰觉得“不过如此”。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8-04-18 09:04


拔出萝卜带出泥!张菊香:我是另一个“荆高峰”!


秦腔之家 2018-04-17 22:07:13


三原女子荆高峰身份被当地教育局干部冒用二十年一事,经过《都市快报》全媒体报道,目前三原县纪委监察委已全面介入事件调查,而事情绝非荆高峰一人这么简单。事件回顾:

  • 20年啦!谁动了我的学籍 顶替了我的身份?

  • 最新!被冒名者荆高峰报案 网友:被改写的20年青春谁来买单?

  • 惊!三原又有人被顶替学籍,记者五问教育局,发言人沉默以对……

图左为荆高峰 图右为李敏(假荆高峰)
正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就像我们之前判断的那样,“荆高峰事件”绝不是孤立的事件,在《都市快报》全媒体连续关注荆高峰的同时,更多的当年三原教育黑幕的受害者勇敢的站了出来,而说起当年尘封的往事,当事人都是一把辛酸泪。图为:张菊香父亲张跃强
三原县群众张跃强:(哭)如果你们没有打电话过来,我就去纪委了,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追到底,我一定要弄清楚这是咋回事。图为:张菊香学籍表
五十多岁的张跃强是咸阳市三原县陂西镇人。有三个子女的他,心里永远觉得愧对大女儿菊香,这两天看到《都市快报》全媒体对荆高峰事件的报道,终于鼓足勇气说出压在心底18年的苦水。三原县群众张跃强:我当时找了个律师准备花几万元处理这个事情,结果他们找到亲戚朋友来劝我,说不要再闹,以后闹出事情咋办呢,(我)就有些害怕。
2000年,张跃强16岁的大女儿张菊香在咸阳市三原县陂西镇中学读初三,跟荆高峰一样,有着一颗教师梦的她报考了师范类中专。但遗憾落榜,之后沿着高中一直考上大学,但却暗暗发誓再不当老师,毅然报考土木专业,如今远嫁四川。张菊香和荆高峰会有相同遭遇吗?
通过张师傅的手机,我们和张菊香进行了视频通话,虽然时隔多年,但张菊香仍然记得当年的情形。
图为:张菊香身份证记者:张菊香是吗?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哎,你好。记者:你爸爸给我们反映,你上学被顶替的事,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吗?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好,我记得当年是初中毕业的时候,当时有考中专的,我考了,但是学校通知我没有通过,然后我没有在意就上了高中。然后在高二还是高一的时候,有两个男同学来找我,说是叫我的名字,到我们村找我,但我不认识他们,他们说他们班有一个跟我身份证号码 一样、名字一样的学生,住址一样的人。记者:这个人是什么人?真名叫什么?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叫什么来着,我有点记不清了。记者:是不是叫王恒?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对,是是是。
图为:张菊香学籍档案卡咸阳师范学校的学生贸然来访,一下子让当时还上高中的张菊香产生了怀疑,而事情果然像她预料的那样。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我就很纳闷,就让我爸爸去看一下,查一下,结果就发现我中专考试的时候,被人顶替了,然后她去上的中专,上的师范。
图为:张菊香高中录取卡张菊香说,自己当年就读的陂西中学初三二班。虽然之后再没见过王恒,但对她却有印象,因为那是她同年级的同学。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她当年没有我学习好,不是一个班,点头之交,一直以来都是我爸爸去接触,她一直没有到我跟前来跟我说过什么。记者:所以你觉得她欠你一个道歉是吗?
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当然的,而且这个事情到现在我都是一头雾水,怎么弄成的,我都不知道。虽然如今早已淡化了怨恨,但当年心气很高的张菊香咽不下那口气,却又迫于种种压力不得不放弃申诉。
图为:咸阳市教育局
张菊香的父亲张跃强:当时找过县教育局招生办,我说要看看当年的招生档案,给我翻了,但是说没有,结果我就去找学校,校长姓邓,因为当时都在气头上,我就发了些牢骚,这事最后就没说到一块,他让我找教务主任,姓刘,他就找底下人,老师最后就到我家里去了,给我做工作,给娃做工作,说你不敢让娃在学校里再找啥事情,原因是对你以后升学不利。学籍被顶替者张菊香:问的时候他们就推,推这个老师,推那个老师,我们也比较弱势,就没有深究。 
图为:张菊香父亲张跃强
荆高峰事件的进展让张菊香的父亲看到了希望,认为自己女儿当年的委屈终于有了申诉的地方,可当他向咸阳市教育局教育督导组和纪检组反映时,却被对方拒之门外。图为:咸阳市教育局
今天上午,记者跟随张师傅再次找到咸阳市教育局。但不巧,所有局领导都不在单位,随后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等待后,秘书科的负责人打来了电话。咸阳市教育局秘书科科长孙永刚:这个事我们第一时间督促三原县教育局调查处理,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向媒体和公众及时通报。
在学生身份造假事件中,有几个必不可少的环节,身份信息准考证造假,学籍档案修改,而这是一个非常完整闭合的利益链条,其中必然涉及当事人所在学校领导,当地教育局及招办领导和户籍身份的管理部门。
通过《都市快报》全媒体这两天的调查,荆高峰事件中,假荆高峰能够通过假身份去上学,最终又荒唐的回到三原县教育系统甚至教育局工作,三原县教育局难辞其咎。而如今他的上级主管部门咸阳市教育局又把皮球提给了三原县教育局,让他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太极打的并不怎么高明。
教育内部人士:中专招考,不但要通过区县教育局招办审核,还要最终通过地市教育局招办的审核,面对不止一个人的身份学籍造假,市教育局及招办的相关人员如果没有利益交换,至少也存在失察的行为。
一个又一个的“荆高峰”让我们细思恐极,有人会问,二十年过去了,现在追究,当事人命运也不会改变,有什么意义呢?《都市快报》全媒体的调查,以及公安纪检部门的介入,也许不会找回当事人们错位的人生,但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的过程,也是推动整个社会公平正义进程的一种力量。
毕竟,正义虽然迟到,但不会缺席。关于荆高峰们的事,我们还将继续关注。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8-04-18 09:06


三原又一村民反映女儿学籍档案被顶替


华商报 2018-04-18 02:01:47

华商报近日连续报道的“荆高峰”事件还没有调查结论,昨日,家住三原县陂西镇张二册村的张跃强向华商报反映,他女儿有着与荆高峰类似的遭遇。
同学来家找“张菊香”
见面却发现不是自己同学
2000年,张跃强的女儿张菊香考中专,始终等不来录取通知书。“学校说女儿没考上,学籍档案也丢了,无奈之下女儿复读一年后上了高中,并重新补办了学籍档案。大约2001年暑假,几个自称咸阳师范专科学校(咸阳师范学院)的学生来到我家,问是不是张菊香家。”张跃强说,他以为是女儿同学,便将女儿叫来。不料对方见了后说名字虽然一样,但和自己的同学不是一个人,他们是通过学校留的档案中的地址找来的。他们说的其他信息也跟他的女儿基本一致,“这一下引起我的怀疑,女儿两年前考过中专没成绩,不可能这么巧”。
随后,张跃强来到女儿所上的陂西中学,“邓姓校长将此事推给一名刘姓教务主任,后来刘主任私下叫人找我好多次,说尽量不要追究了,不然对孩子以后上学不好。我去县教育局招生办查看当年招生档案也没查成。”张跃强说当时很愤怒,和学校领导还吵过。后来得知女儿的学籍档案是被一个姓王的女孩冒用,去了咸阳师范。后来许多人来说情,闹过几次没结果,便不了了之了。
三原县监察委、公安部门已展开调查
张跃强说,后来女儿凭借努力考上四川一所大学,尽管时隔多年,但他仍无法释怀,“如果当时女儿因为中考失利一蹶不振,很可能也会像荆高峰一样的命运。”华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在成都定居的张菊香,她说,当时冒用她身份的这个王姓女孩和她一个年级,认识但不熟悉,“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有见到她给我一句道歉。”
昨日上午,记者与张跃强来到咸阳市教育局反映情况,无奈该局各部门领导均在外参加报告会。随后,张跃强将此事反映给三原县监察委信访办。
昨日下午,张跃强所在村的王姓村支书告诉记者,三原县监察委、公安部门已到村里来调查。记者从三原县公安局了解到,受理荆高峰报案后,警方已展开调查,并通知荆高峰18日上午来做进一步询问。对于张跃强反映的女儿学籍被冒用一事,警方也已前往其所住村子做进一步了解核实。 华商报记者 王斌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8-04-18 09:37


用“冒名顶替”夺走别人20年芳华该当何罪?所有涉事者必须依法严惩!


原创 长安剑 2018-04-17 23:52:36


一则“陕西女子被冒用身份20年”的新闻引起网友极大的关注:
1998年,年仅16岁的陕西三原县人荆高峰本指望通过考上中专来改变命运,但是原本成绩优秀的她被告知落榜,与此同时自己的学籍档案也不翼而飞。荆高峰在考试失利后成绩一落千丈,复读一年后她上了高中,此后辗转西安打工。
直到2017年底,荆高峰意外得知在本县还有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不仅担任过幼儿园园长,还成了当地教育局的干部。几经周折之后,荆某某确认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人是当年的同学李敏,意外得知:当年的荆高峰并没有落榜,自己被同学李敏冒名冒用了身份,顶替了学籍!
荆高峰见到李敏后问:
“我应该叫你荆高峰还是李敏?”目前,荆高峰已经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向公安机关报案。
公安机关相关调查工作已经开展,而当年的冒名顶替者也已经被当地纪检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多部门综合发力之下,进一步的真相已经在路上。原本应该被知识改变的命运,却被冒名顶替者改变,一个拥有无限可能性的人生被人窃取,令人震惊,更发人深省。
在期待真相之际,长安君有三句话要说:第一,法律不仅带来慰藉和惩罚
还要解答未知的谜团!毫无疑问,在这场悲剧中,荆某某的民事权利受到了严重的侵害。冒名顶替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早在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就针对此类案件下发了司法解释。
这一影响深远的司法解释指出,冒名顶替的行为从形式上表现为侵犯他人的姓名权,其实质是侵犯他人依照宪法所享有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知识改变命运,接受教育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社会成员流动的最重要途径,受教育权是社会公正和稳定的基石。
保护这种权利,即是对社会公平的维护,也是对社会希望和稳定的维护。
但是,纵观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从停止侵害到赔礼道歉,从赔偿损失到恢复名誉,哪一种又能真正弥补冒名顶替者给荆高峰带来的伤害呢?公平正义之所以不能被金钱衡量,是因为她并非身外之物,而是早已植根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罪,伪造、变造身份证件罪,这是这起事件中最可能涉嫌的罪名。冒名顶替不仅仅是严重的民事侵权行为,更是对公共秩序的践踏,侵蚀诚实信用的基本共识,有损公平正义的文明底线,如此严重的行为需要刑法的介入,要用刑法的利剑斩断玩火者的黑手。
当事人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捍卫自己的权利,国家更不会对如此挑战底线的行为坐视不管。胆敢触犯法律者,法律必让其付出代价!
当看到类似的事件时,我们不仅希望法律能带给被害者以慰藉,还希望给予施害者以足够的惩罚,更希望以整个刑事司法程序,能解答那些媒体所无法解答的谜团——还有谁参与了此事?用了什么方法?有没有其他的受害者?这也是很多网友不满李敏用辞职,为此事画上句号的原因。
正如当地公安机关所说的那样,不放过与此事相关的任何一个人。这才是对人民内心所渴求公平正义的最好回应!第二,法治不仅要斩断贪渎的黑手
更应堵住制度的漏洞!从湖南的罗彩霞到河南的王娜娜,林林总总的冒名顶替事件中,我们都能看到贪渎的黑手,和背后制度的漏洞。
不时见诸报端的此类现象为我们敲响了制度漏洞的警钟,无论是户籍管理还是学籍管理,虽有历史遗留问题,但健全其信息录入、审核把关、信息共享、公开公示等基本环节,堵塞暗箱操作的空间,从源头上杜绝此类问题再次发生已是刻不容缓。同时,源头治理不代表一劳永逸。有关部门应当畅通从升学到就业再到人口流动的全流程审核把关机制,无论是人事档案逢进必核,还是定期核查,都应当通过常态化的监督检查最大限度的挤压造假者冒名顶替的空间。
目前,荆高峰事件中冒名顶替的李某已经被当地监察委留置,这一事件是否涉嫌职务犯罪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几乎每起类似的事件之后,都有背离初心的黑手给了冒名顶替以“神助攻”。
冒名顶替者和受害者都只是站在台前的演员,真正需要揪出的是幕后导演。这里既有操作者的贪赃枉法,更有后续环节审核者的失职渎职。众所周知,冒名顶替上学绝非一两个人所能操作,甚至涉及多个部门。搞清楚哪个环节出现问题,是解决类似现象的基本前提。
因此,更应当坚持问题导向,在健全体制机制堵塞制度漏洞的同时,强化有关人员的主体责任,通过一抓到底、严惩不贷的震慑将监督落到实处。无论是大数据分析对比,还是公开透明的管理环境,都应当既提高违法违纪成本,又扎牢制度和纪律的篱笆,让敢于挑战法律者敛手、绝迹。
第三,偷来的人生不会幸福别把人生算成一笔糊涂账!
在媒体的关注之下,多部门重拳出击,“真假荆高峰”水落石出指日可待,悲剧将不再是一笔法律上的糊涂账。如今的李敏一定对自己当年的行为感到后悔,如果真像她对昔日同窗荆高峰说的那样,这些事情都是自己的母亲操作的,那么她的母亲应该更加后悔。
李敏在单位公示栏上的照片
标注着姓名“荆高峰”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恶性终究还是暴露在了阳光下。尽管人生无法假设,但仍可以相信即便没有当年的冒名顶替,李敏仍能拥有自己的幸福,也更可以痛陈如果没有当年的事情,荆高峰如今该拥有怎样的精彩。
这一个有一个冒名顶替的悲剧最终都让每一个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受害者自不必多言,而作恶者也终究在法律面前被打回原形乃至身陷囹圄。从这个角度来讲,冒名顶替的丑恶行为里没有胜利者,丑陋终究以伤害他人而最终吞噬自己来收场。如果能够任由别人通过冒用身份来获得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么不仅让无辜者受害,更将社会最基本的公平正义和诚实信用置于被拷问的境地。
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是每一个人的权利都得到充分保障的时代。任何人都不能因为不法行为而获益,谁的人生也不允许被冒用的身份所改变。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就更意味着用自己奋斗得来的人生才最精彩,每个人都能通过奋斗得来幸福生活,这也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最大的公平正义。
当公平正义不断成为我们最大的共识的时候,当法治进步不断成为我们共同的呼唤的时候,希望类似的事件不再上演既是基于人同此心的期盼,更是在事实面前理性的选择。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5)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5491
威望:
665
发 帖 数:
6675
注册时间:
2006-12-08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8-04-18 09:40

被顶替的人生”更需要赔偿

06:08:37北京青年报小字

刘曰建

贵报昨日评论《该如何安慰“被顶替的人生”》,道出了高考被顶替者的愤懑、无奈、痛苦,提出如何安慰“被顶替的人生”。不过,仅有安慰是不够的,还需要进行补偿,更需要真相水落石出,对责任者做出严肃处理。只要动真格的,真相不难查清,前因后果没出顶替者生活、工作的陕西省三原县,目前看也未涉及高官,查清真相不该有多大的麻烦。

三原县教育局不过是科级单位,却不乏“智慧”,顶替者提出辞职,教育局马上同意。言下之意,顶替者已不是“我局”干部了,无管辖权了。且慢,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庙都在三原县,还不止一座:顶替者以前的班主任、“不慎丢失”学籍档案的学校、教育系统的公务员、录取院校的经手人、篡改姓名的户籍管理者等等,是一个完整的链条,把“恶意与阴谋”编织得天衣无缝。派出所办身份证时把姓名弄错了,要改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冒名顶替者改名换姓,咋就那么容易?

冒名顶替案例一再发生,这不是一般的腐败,不可等闲视之。“损失”需要赔偿,谁造成的损失由谁赔偿,要想不重复昨天的故事,必须下大决心,让顶替者、为虎作伥者付出沉重的代价。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