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5023 回复:0

主题:[讨论]多次举报榆林市某村村支书,无人管

楼层直达
关注(36)|粉丝(7)
级别: 名动江湖
金币:
1396
威望:
107
发 帖 数:
160
注册时间:
2016-08-27

多次举报榆林市某村村支书,无人管


[size=;11]尊敬的各级领导:[size=;11]
[size=;11]         我们是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槐树岔乡黄柏沟村的村民代表,由于我村支部书记徐登平,一向贪腐成性,无恶不作,独断专行,上任8年以来,以渔利百姓为乐,彻底丧失了党性原则,曾在县纪委严重警告处分后,依然被我乡党委书记张智利包庇袒护。甚至将县纪委的警告处分隐匿起来,使各种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迫于无奈,我们只能将事件的来龙去脉公布于天下——[size=;11]
[size=;11]        我村位于槐树岔乡东北约三公里处,经济较为贫困,目前全村有500多口人,8个村民小组,耕地1200来亩,在村支书徐登平的操纵下,村里一片混乱,老百姓怨声载道。由于他的胡作非为,省内媒体华商报和三秦都市报,都曾专门曝过其丑闻(见附图一、二),然而这种报道却并没有引起当地领导和有关部门的重视,甚至将矛盾愈演愈烈。他的丑行主要表现在如下六个方面:[size=;11]
[size=;11]        第一,徐登平不择手段,私刻公章,独霸一方。为了大全独揽,2014年他私刻村委会的公章一枚,以自己使用方便,将工程款之类完全由自己一人来操纵,从而彻底绑架和架空了村委会。并将村委会所有成员都不在话下,村会计被其架空,所有账务他自己建立,自己保管,既不移交,也从不进行村务公开。经过村里召开大会,问他索要私刻的公章,他就说那个章子自己烧了,没有了。不予上交。[size=;11]
[size=;11]        第二,徐登平贪腐成性,凡有机会必贪必腐,令人作呕。我村搞饮水工程:国家投资15.4万元,其余则是黄柏沟村村民自己投资投劳所建成,村支书徐登平只给部分水井几袋水泥,几块水泥板草草了事,事实花费5万左右。他如此这般使得村民至今无法实现饮用自来水的梦想;我村修村道,国家投资了20万元,这徐登平说乡上扣去了5万元,而他自己中途则公布到账款是12万元。事实上本村村民参加修路实际花费也就6万元,我们不禁要问:剩余的14万究竟哪里去了?我村兴修水利,县水利局拨款2.52万元,用于河道修补建泄洪道,实际花费6千元,而他将1.9万元据为己有;[size=;11]
[size=;11]        第三,村上公益被徐登平独吞独占,媒体报道后镇上意见是报案处理。我村小学属于槐树岔乡第二中心小学,校园修建属于政府投资加村民集资修建而成,当年修建时政府拨款不详,而群众集资共5万多,可供300多名学生学习,后因生源不足学校关闭。徐登平将学校私自承包给刘塔村养殖户,租金5万余元装入自己口袋,群众反映后,华商报曝光其利用学校养羊,他就把学校改为养驴,三秦都市报报道学校养驴,他就干脆将学校能变卖的都变卖了。如今学校财产所有都被他毁于一旦。就连本村在外的公作人员马继雄先生曾念及乡亲捐赠给学校几十套新桌椅,也被徐登平残忍的卖掉了;不仅如此,子洲县文化局曾给本村下拨文艺演奏器材数套,种类丰富,村支书只给村民1个鼓、2个镲、1个马锣、衣服1件,其他被他看上眼的,像电子琴,二胡,干鼓等则都被他统统卖掉了;乡上发给村委会的电脑被他弄到自己家里,而村学校的电脑也被他拿到自己家里。请问:不要说作为村支书够不够格,他这做法还是不是人呢?我们反映给现任的乡党委书记张智利,他不耐烦的说这他管不了,需要我们自己去报案。我们报案了,哪里也不处理。[size=;11]
[size=;11]        第四,徐登平移花接木大肆贪占,凡雁过皆拔毛。他公开贪污退耕还林款,将村有林地补贴划入自己老婆马怀娥名下。我村有村集体林11.3亩,前四年每年每亩补140元,后三年每年享受退耕还林补贴70元,另有生态林110亩,每年每亩国家补贴7.5元,目前已将1.11万元贪污;国家投资5万元用于村办公室装修,本来已包给村民马林,他就故意说窑面必须要贴瓷砖才行,马林放弃了承包,徐登平就自己一家人来私下包了却并不贴砖。村民估计仅花费3.5万元。[size=;11]
[size=;11]        第五,长期以来,村务从不公开。鉴于子洲县哪个部门也不监管,我们不断上告。2015年子洲县纪委终于给下达了一个“子纪【201521号红头文件《给予徐登平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该处分决定,居然是被槐树岔乡党委和该乡纪委给隐匿了。我们今年到子洲县纪委才要到了该文件(见图),难道县纪委的文件是假的不成吗?而办案人员杜方东则说,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很无奈。这难道不搞笑吗?而司法机关的某些人员竟说5万元以下的案子,他们不办。[size=;11]
[size=;11]        徐登平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违法违纪问题,已经明显的构成了犯罪,可是子洲县纪委的处分,却轻描淡写,既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也不免职。徐登平在职安然无恙。我们告到哪里,徐登平就找人打点到哪里。其实,他入党也是乡上组织员杜鹏飞和副乡长丁峰给包办的,此丑行被贺琴堂等人发现,曾去县委组织部反映过。而事实上徐登平的父亲徐步前、他的姑姑徐步英、其姑父贺琴堂,也不知道为什么也都是党员,而他的表叔冯巨江、表婶常先莲、他三妈张逊芳也都是党员。这就是徐登平一直能做村支书,而不会被罢免下去的根本原因。很显然,乡镇基层和某些部门与徐登平已是狼鼠一窝,让群众和老百姓十分寒心和失望。领导究竟是嘴短还是手软?为何迟迟不管?我们的诉求是:[size=;11]
[size=;11]          一,在村民的参与下,立即成立县乡一级的清财小组,查封我村财务,进行严格审计。[size=;11]
[size=;11]         二、开除其党籍(经过村民多次不断上告,请媒体曝光,请律师等,县政府迫于压力才撤销徐登平村支部书记职务,后再无管)。我村必须实施换届选举,推选新的党支部领导人。[size=;11]
[size=;11]         三, 追究徐登平贪污腐败的刑事责任,将其绳之以法。同时追究乡党委书记张智利袒护和包庇的责任[size=;11]
[size=;11]        [size=;11]
[size=;11]                          [size=;11]
[size=;11]                                   此致[size=;11]
[size=;11]                            举报人: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槐树岔乡黄柏沟村[size=;11]村民[size=;11]
谁让哭,我先让谁哭。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