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5202 回复:0

主题:[维权]汉中一起民事案件执法不公遭质疑

楼层直达
关注(3)|粉丝(9)
级别: 声名鹊起
金币:
239
威望:
123
发 帖 数:
219
注册时间:
2014-05-19

汉中一起民事案件执法不公遭质疑







划扣款项随意更改     法院裁定不予执行
记者调查  汉中一起民事案件执法不公遭质疑



身为法院执行法官,本应秉公办案,公正执法,但是,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在未向被保全人送达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前后分二次扣划被保全人款项共计1800万元,执行程序违规违法。随后,在法院已作出判决归还被保全人财产的情况下,再三推诿,拒不执行法院的判决。
近日,西安顺泽置业有限公司向新闻媒体反映,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个别法官,在执法过程中,违背法律的公正性,涉嫌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给其企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该公司向记者提供了法院执行裁定和相关证据,希望媒体介入调查,揭露事实真相,还他们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平。
接到反映后,陕西两家媒体记者分别到西安顺泽置业有限公司和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调查采访,部分事实得到证实,但法院的回复,却难以自圆其说。
未按程序送达法院裁决
法官执法竟然采取“突然袭击”
据反映人西安顺泽置业有限公司称,2014年12月17日,该公司与汉中市建筑工程总公司关于“顺泽自在城商住楼”施工项目签订了《陕西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汉中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施工。在施工过程中,双方在工程停工损失问题上存在很大争议和纠纷。2016年8月24日西安顺泽公司向汉中总公司发出《解除建设施工合同的通知》双方多次互发函件,但并未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产生的问题达成最终解决意见。
此后, 汉中总公司的钢材供应商——成都宁潇贸易有限公司由于材料款纠纷于2017年将汉中总公司诉至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3月4日西安顺泽公司收到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发的(2017)陕07执保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及附件:(2017)陕07执保2号民事裁定、(2017)陕07执保3号执行裁定各一份。
西安顺泽公司收到上述法律文书后,方才得知成都宁潇贸易有限公司以汉中市建筑总公司为被保全人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冻结被保全人汉中市建筑工程总公司在西安顺泽公司的债权1800万元”作为诉前保全内容,要求西安顺泽公司“停止向汉中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清偿债务1800万元”。收到该三份法律文书后,西安顺泽公司即根据法律规定向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出协助执行异议,并邮寄递交了《协助执行异议书》,请求暂时停止对“诉前财产保全”的执行,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签收。
不料,2018年1月下旬,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李嘉林在未依法向西安顺泽公司送达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竟然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于2018年1月23日下午,从西安顺泽公司民生银行账户中扣划了35万元;2018年1月24日早上,从给公司长安银行账户扣划1765万元,两次扣划举报人款项共计1800万元。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这些稔熟法律法规的法官们,在给西安顺泽公司的(2017)陕07执保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中要求西安顺泽公司“停止向汉中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清偿债务1800万元”,但在(2017)陕07执82—2号执行裁定书中,却变成了“冻结汉中市建筑工程总公司在西安顺泽置业有限公司的收入1800万元。”
从“债务”变成了“收入”,其中,“债务”需要经过司法程序认定,而收入直接可以扣划,难道汉中中院的法官,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吗?这样变更执行“内容”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对此,西安顺泽公司不禁发问,这貌似公正的执行裁定背后,是否有利益输送和暗箱操作?
当事人质疑  执行法官为何拒不执行法院的判决?
面对汉中中院执行文书中的“硬伤”和“破绽”,西安顺泽公司依法维权提出“异议”。2018年2月27日下午,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异议听证过程中,在执行申请人宁潇公司代理人发言时,当事人西安顺泽公司才得知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李嘉林 等人扣划“债务”1800万元的依据是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7执84—2号执行裁定书,并非之前给该公司邮递送达的三份法律文书,程序明显违法。
随后西安顺泽公司对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陕07执84—2号执行裁定书提出书面异议。2018年3月12日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作出(2018)陕07执异6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撤销汉中市中院作出的(2017)陕07执84—2号执行裁定,返还异议人西安顺泽公司被划扣款1800万。
对于汉中中院作出的(2018)陕07执异6号裁定书时,另一方当事人成都宁潇公司在规定期限内,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按照法律规定,案件复议期间并不影响裁定的执行,也不能终止执行。但汉中中院执行局的法官却视法律如儿戏,迟迟不肯归还违规划扣西安顺泽公司的1800万元,涉嫌渎职和严重行政不作为,而这种做法与之前对西安顺泽公司执行过程中的“积极表现”,形成巨大的反差。
当事人西安顺泽公司质问 :“汉中中院执行法官拒不执行法院的判决,法律依据是什么?法官执法犯法,应当承担什么责任?”该公司表示,他们将以涉嫌“知法犯法、徇私枉法、违法乱纪、滥用职权”向汉中市人民检察院、汉中市纪委、省高院纪检组以及汉中市监察委员会检举揭发,使违法违纪者,受到法律的严惩!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记者调查    法官强词夺理为自己开脱责任
收到西安顺泽公司的反映,看到该公司提供的证据和法院的判决,近日,记者一行来到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情况,该院政治部工作人员小李接待了记者。随后,小李转达说:第一、该院执法局负责办案领导外出开会,不在单位,无法接受记者采访。第二、法院的(2017)陕07执84—2号执行裁定书和(2017)陕07执保3号《协助执行通知书》确实存在问题,但是汉中中院作出的(2018)陕07执异6号裁定书已经予以撤销,不再发生法律效应。第三、对于(2018)陕07执异6号裁定书的裁决,另一当事人成都宁潇公司向陕西省高院申请复议,所以,不能执行裁定,而划扣西安顺泽公司的1800万元也不能返还。
当记者提出,根据法律规定,复议期间,并不影响裁定的执行,执行法官拒不执行的法院裁定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是否构成渎职和行政不作为,小李无言应对。
当天下午2点20分,当记者一行再次来到汉中中院时,小李转述:尽管申请复议期间,并不影响裁决的执行,但是,成都宁潇公司向法院提出司法救助,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暂不执行。另外,执行扣划西安顺泽公司1800万保全款项的李嘉林法官托人转告说,案件正在审理阶段,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以免影响法院的公正裁决。”(以上所说,有录音为证)
记者回到西安后,就此事向陕西天时法律咨询服务公司主任张卫请教,张主任表示,对于该案的审理、执行他并不涉及,也不加评判,只是站在法律的角度,以案说法。
第一,    法院判决执行,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涉案的资金、项目、执行标的,必须认定明确,不能随意更改。但该案的执行裁定,执行款项从“债务”变成了“收入”,这个必须经过严格的司法程序认定,否则,就会影响到法院的公正裁定,影响法律的尊严。
第二,    所谓法律救助,是指当事人收到法律文书后,有一方认为法律文书不正确,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通过某种方式向审理法院或者审理法院的上级法院申请认定法院文书的正确性,并加以纠正。在该案中,另一方当事人向省高院提起“复议”,就是法律救助的一种表现形式。
第三.即使法院采用了法律救助,但也不能停止法院执行裁定的执行,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54条规定:(一)不予受理;(二)对管辖权有异议的;(三)驳回起诉。在这三种情况下,原告或被告可以提起上诉,在上诉期间,法院的裁决可以终止执行。
另外,《民诉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执行:(一)申请人表示可以延期执行的;(二)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的;(三)作为一方当事人的公民死亡,需要等待继承人继承权利或者承担义务的;(四)作为一方当事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尚未确定权利义务承受人的;(五)人民法院认为应当中止执行的其他情形。
由此可见,所谓法律救助,并不不能中止或终止裁定的执行,但是,在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的情况下,在汉中中院没有做出裁定中止执行的状况下,汉中中院执行法官却自行终止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这让当事人西安顺泽公司疑惑不解:既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汉中中院执行法官如此推脱责任,拒不执行法院裁定,知法犯法,真不知其目的何在? 意欲何为?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