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8901 回复:1

主题:读王一凡新作《离离原上草》

楼层直达
关注(32)|粉丝(76)
级别: 名满天下
华商豆:
1214
威望:
263
发 帖 数:
1837
注册时间:
2008-01-03

读王一凡新作《离离原上草》


我看《离离原上草》

                                                           /老马识途

前几天,参加未央作协文学讲座时,恰巧与美女作家王一凡邻坐,看到她提着一个大包,鼓鼓囊囊的,凭着对书籍的敏感,就打破陌生问道:里面装的啥书?她回到:我的新作,刚出版的。能否送一本先睹为快?慨然送我一本,并应求签名与我。起初,全凭多年睡前不读书不得入睡的习惯,作为催眠的手段读了起来。一个与我女儿相同的名字,强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九八二年秋季,几经多次周折,女儿终于诞生了,一刻钟后,被医生抱了出来,看了她第一眼:黑里透红,嗓门巨大,奋力的呼喊着不愿降临人间似得。回家后,要报户口,这可是我家族的延续和期望,就像一丝曙光,黢黑的皮肤依然寄托着黎明前的曙光,因故,取名黎黎,不曾想,三个属相的轮回,再一次看到了另一个黎黎的命运。

故事梗慨:上一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期,白鹿原上一位漂亮幼女童身边发生的事情。女孩子可以看七代人,这是我的结论。上至祖奶奶,下至自己的孙辈,甚至第八代。这就叫历史传承,想推也推不掉,也是女性的使命和必然。四、五岁的孩子,懵懂世事,处在学龄前阶段,凭着对长辈赋予自己名字的好奇,早早的就会背诵: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冷眼旁观身边发生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社会沿革与变化中光怪陆离的一缕缕闪光。

赵离离,本名应称赵黎,上户口时,由于当时警察的笔误,写成了赵离离。生长在白鹿原一个衰败的大户人家。族人中,有革命对象,也有革命的功臣;有世代务农的,也有投亲靠友的;又坐着八抬大轿,被吹着喇叭迎亲队伍迎进来的,也有由填房丫鬟扶正上位的。在自家院墙内的柿子树下、石门墩上,在祖奶奶地热炕被窝里,在无沿的村野中,在被女巫蒋家六婆驱邪招魂声中,渐渐长大,幼童深受祖母、母亲、宏江伯伯、竹叶婶婶、萍姐、哥哥等一大群人的呵护与恩宠,在尽情享受这些温暖的呵护,用自己稚嫩的情感,体验、感受这群人爱意的同时,也为他们的命运和遭遇付出着些微的努力,试图扭转这群人命运的不公。尽管身小力单,力不从心,但这种爱的回报,也不能不说是伟大,也再次印证了,人之初性本善。

自小,赵黎在深浓的母爱中长大,父母亲的包办婚姻、城乡两地的长期分居,造成了父爱的缺失,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但她无疑又是幸运的,屡屡受到宏江伯伯的小心呵护和宠爱心疼,这种不是父爱胜似父爱的关怀,流淌在她的血液中,宽仁厚爱,性情豁达,乐观向上,不回避矛盾冲突,勇于担当的男子汉气质,滋润影响着黎黎娃幼小的心田,养成了她探究眼前世界的究竟,探究家族内部矛盾,了解各种形态事件里发展、变化以及进程,具有强烈的好奇心,企图分辨这其中的假恶美丑与是非曲直。通过她的目光,投射出那个特定年代里的特定烙印:

陌生而又遥远的三爷爷赵德璋,秘密加入地下党,背叛了自己家族所代表的那个阶级,遭到了祖爷爷开除族籍、不分任何银钱、地产的待遇,但他的精神依旧通过新婆、宏江伯伯、兰妈妈等人的作为,折射出他的伟岸。无疑是这个破落腐朽家族里最闪光的一个分支,潜移默化中,熏陶滋润着离离娃健康茁壮的成长,无不反映了社会发展中的正能量。小说中集中在第二章《离离原上草》里,通过缓和弥合“父亲”宏泽与祖母因划清界限、母子失和;宏润与风儿两个傻子之间婚庆时给众乡亲撒喜糖,挽回局面;默默无声的葬埋大伯骨灰等事例来予以叙述,使得这个形象丰满而高大完整。
  在这庞大家族里长大的幼童,活动范围除了柿子树下,就是大门口的石门墩,周围几乎被一群年龄大小不一的女人包围着。他们的命运起伏、爱恨情仇、生活习惯、处事态度、坐卧行走、生活规律无不映入“离离娃”的视觉范围。祖母、母亲佩茹、竹叶婶婶、萍姐、凤儿、二婆兰妈妈、新婆等众多女性不同的命运和境遇,使得这群白鹿原上的众生相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展示了出来,形成了丰富多彩的生活画卷,亦步亦趋的推动着这个小社会朝着进步、文明、富强迈进着,也使得幼小的心智吸吮着前人与命运抗争、不屈不挠的精神营养中逐渐成长。


一部成功的作品,始终离不开生动的语言;而个性化的语言又为塑造活灵活现生动的人物形象提供一种锐利趁手的工具。作者在叙述故事进展,描述环境特色,塑造人物形象中,始终能把握来自“白鹿原”这一地域特征极其明显的语言,例如女孩叫女娃娃,美丽漂亮叫“心疼”,过时不时髦了叫“不兴了”。最有意思的就是那段在宏润与凤儿成亲时,村里唯一会写对联的文化人,写出的对联:清寨龙湾大联合,两个一对旧家活!既生动又幽默,又隐含着绝大的讽刺。这不明着糟蹋人嘛。现实生活里不乏这样的农耕文化人。记得旧时,大约在上一世纪六七十年代吧,过年时,大伙围着一个乡村文化人,给大伙写春联,恰好有个姓牛的不识字,这个会写对联的家伙就想愚弄姓牛的乡党,撰了一副:年年生无底,辈辈午出头,横批:丑年丑月。结果拿回家毕恭毕敬的贴在了大门框上。结果让上农中放学回家的儿子看后,撕扯了下来,成为一个笑话。在文化极度贫乏的封闭乡村,人们缺乏笑料,但他们又不甘苦寂,自讨其乐,制造欢快的气氛,有时不乏自嘲、甚至自虐,依次增加生活的快乐氛围,给生活添加特殊的味道,这也是乐观向上的一种民族精髓吧。

我写不了长篇,对故事如何展开,如何起承转合,高潮如何安排,人物出场谁先谁后,故事情节如何表述才能生动,引人入胜吸引读者,全片的谋篇布局、间架构造如何计划,尤其是对于像《离离原上草》这部人物众多,家族庞大、生活琐细繁杂的小说,看着都头大,尤其是对赵家兄弟妯娌间上下左右他们的班辈排列、归类费了一番功夫,更获得了作者亲自为我指点迷津,这才有了大致清楚的分辨。如今人们进入到了一个快节奏的时代,阅读本身就成为一种奢侈行为,作者也许熟读陈忠实《白鹿原》无数次,向往着通过扩大拉长历史画卷,面对众多人群形象,利用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来更加深刻反映过往时代历史进程中发生的种种故事,使读者更加熟悉和了解那个时代几辈人的命运,通过他们的喜怒哀乐,起起伏伏,惊心动魄,平庸无力,简单枯燥,奋力拼搏等活动,更加热爱今天的生活,向往更加美好的明天。但是毕竟受到了“离离娃”年龄的种种限制,没能达到应有的效果。尤其是祖父后辈中的四兄弟之间,因事出场,把读者的思想按照一个幼童讲故事的顺序引了下去,这样虽然貌似合理,但仍然有点烦乱,在这不长的篇幅里,如此安排值得商榷。

当然,无论是《白鹿原》,还是《红楼梦》,都在使用这种以人引故事,因故事发展又引出新人物出场、再展开故事叙述的组织构架方式,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篇幅巨大,场面宏伟,可以不受时序、班辈等条件的约束,再加上他们丰富的生活及其其他手段,才使得作品流传了下来,成为一座座文学山高,可以仰视,不可高攀。但我依旧喜欢绕膝身边的“离离娃”。
回复 引用
关注(1696)|粉丝(1357)
级别: 苍生崇拜

华商豆:
4163
威望:
362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11254
注册时间:
2009-08-0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3-28 13:05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