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0033 回复:8

主题:[原创]〔纪实〕《响河泪 》马琪上吊了

楼层直达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纪实〕《响河泪 》马琪上吊了


响河泪
马琪上吊了
1
亲戚盼的亲戚好,家门盼的家门倒。
甘沟乡马明在家族内是个好吃懒做的窝里斗。年纪轻轻,游手好闲,天天思暴富,夜夜作黄粱。19513月村里土改时,马明绞尽脑汁、借助土改运动,一心想把出了五服的马琪兄弟五户划成地主成分----谋图分人财产,不劳而获。他与马效成、马效援兄弟私下商议,达成共识,在响河村马氏宗族里结成利益小团伙,在响河村上演了一场社会矛盾与家族势力交织的欺宗灭祖闹剧。

马琪派行老四,兄弟六个,老六从小送人。解放前除老二在外混点事外,其他兄弟均在家种田务农,祖辈勤俭持家,靠劳动致富。马琪没出租过土地,没雇过长工,没欺负过相邻。兄弟互帮,自种自收,日子过的倒也殷实。
·[font=&quot]        
马老四家土地虽然不多,九间一院新房确实惹人眼馋。粮食自吃有余,除过五头耕牛还有十五六只山羊。那时,农民都是个体经济,一家一户经营,称之为“单干”,家况好的农户拥有犁、耱、耙农具,一般家庭里只有个锄头、镰刀、杈把、扫帚。高脚子骡、马、牛是最值钱的生产资料,拥有户凤毛麟角。看到一院子新房,别人以为马老四过的是油揌cai 面的日子,岂不知马老四的光阴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装粮食是泥盘的土罐罐,捣罐罐茶烧的是土炉炉。家里最值钱的是两件防雪、遮雨、保暖、御寒用羊毛擀制的毡袄袄。土罐罐是自己用泥砌成的,毡袄袄是爷爷手里传下来的。

地主地主,土地多才叫地主。土改时工作组算来算去,马老四兄弟拥有土地数量没达到文件规定,地主没划上,最终以“富农”给马老四弟兄定了称。
六十八年后马琪的儿子马河勇说,“我爸当了一回富农,就落了两件毡袄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9
茅庐雅座 威望 +9 02-22 欣赏大作,问好新春!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2-15 13:18
2
庄户人家把盖房子生娃娃当成一辈辈的头等大事。不咽气,不停脚,不止步。
1950年腊月马琪喜得贵子----生下大儿马河勇,52年二儿出世,55年得一女,1957年又生下小儿。
富人养骡马,穷人养娃娃。三儿一女是马琪的心头肉,是希望,是他的精神支柱,成了他万贯家业的一部。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1950年马明是土改运动积极分子,1958年当上了响河村村主任。时光荏苒,马明的暴富美梦依然不死,他还惦记着马琪,惦记着马琪家的元宝、烟土。寻思:“马老四土改筋骨没动,元气没伤,平展展的土地在那儿躺着哩,扎眼的房子依然立着哩。”戴了个“富农分子”帽帽,咋看和老四那一院房子一样,远近踅顺都是个空壳壳、不顺眼----“帽帽屁不顶!黄金、白银、大烟土才是实打实的硬货。”

1958年春夏之交时,村主任马明,大队支书马效成,民兵排长兼文书马效援三人密谋,组成一套马车:成立了响河大队清理财产领导小组,简称“清财组”。目的是“寻宝藏,起马老四的暗财”。
月余来,每到天黑,趁着夜色,清财组“三棱子” 〔静宁方言:不讲道理〕天天上门找事“臊毛”。 〔静宁方言: 搅摊子、找事〕清财组把马老四围到西厢房里,要他交出解放时藏匿的黄金、白银和大烟土。

三人中马效援年龄最小,胡吹冒料人送绰号叫“扎尾巴”。〔尾念异yi〕。马效援打人 下手最狠。平时是个“打狗支桌子,吆鸡关后门”的“挎娃子”----而今叫马仔。跟在支书主任前后,鞍前马下,手提一把砍刀,刃宽四指,长过二尺,明光闪闪,寒气瘆人。刀刃开衣,刀尖抵心,着实叫人腿软。
马明每次来,手里总是握着一根牛皮绳。审问马琪时伸长脖子,瞪圆眼珠,倒背双手,叉开双腿。时不时地抽出绳头,在马琪眼前左右晃动,在“老实交代”的吼声中,咬牙切齿,皮绳向马老四狠狠抽去。看到马琪痛苦的龇牙咧嘴,他又将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嘴角上翘,得意地淫笑。随着觀骨上肌肉的抽搐,又是一声吼叫,“快说!”……
马效成个儿矮,长了一对三角眼。上眼皮松弛耷拉,看东西或跟别人说话总是扬起下颌,乡人送外号“望天”。支书当得久了,职业养成他趾高气扬,目空一切。见人皮笑肉不笑,脸上像刮了一层腻子。他发火吼叫像猫嘶春----歇斯底里,阴森可怕。他收拾人自有他的绝招。
马效成走到离马琪最近处,右手从脖颃拔出一杆尺把长旱烟锅,握住玉石烟嘴,把烟锅碗伸向马琪的下巴,用力上顶。
扯起公鸡嗓子嘶鸣:“抬起头,看着我。把烟土交出来!”
七八年的生事找茬,马琪见了马效成如同老鼠见猫。小心翼翼地回道:“金条烟土没得,白元都盖房了。”
马效成伸出白铜烟锅碗,照马琪的头“咣”的一击。随着“哎呀”声,马琪头皮立马鼓起核桃大的血包。他双手捂头,眼泪直淌。还有几次马效成用刚抽完烟的烟锅碗直接塞进马琪的脖子,烫得马琪嗷嗷哭叫。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2-15 13:19
3
清财组给马老四立了一套规矩:呆在家里,不得外出。上午到大队交待,晚上等干部家中审问。马琪独庄子,交代审问,收拾方便。马琪有四个年幼孩子,老四才一岁,正呀呀学步。媳妇是个“解放脚”,他被禁在家里,不准出门,七八亩地的耕种、上粪、除草、收割全落在媳妇肩上,儿子河勇带着六岁的弟弟天天放牛挡羊……

马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被禁在家交代受审一个月了。
一天晚上逼急了马琪回了一句:“没有就是没有,打死还是没有!”
这下惹恼了清财组:“吊起来,我叫你嘴硬!”
马效成、马效援一左一右拧住马琪的胳臂,马明把皮绳搭在马琪肩头上,绳中打了一个环扣,环扣两端在胳膊上绕了几圈,再把两手腕捆在一起。绳头从环扣中间穿过,两个人抓住绳头,使劲上下用力拉拽,手腕快抽到肩上。
双手从后背后升到脑后,凸如驼峰;马琪不由得挺胸躬腰,头部后仰,喉咙发出噢噢声;身体被绳子勒得变了形,蜷着腿,猫着腰,肚子触到膝盖……最后清财组又把马琪架起来,皮绳穿梁而过,马效援抱住双腿,马明、马效成拽住绳头,马琪被吊到空中……
待放下来,马琪如抽筋剔骨,成了一滩烂泥。

三人甩门而去。一家人围着马琪撕心裂肺的哭泣。媳妇端了半碗水,用勺子一点一点从嘴角灌进……马琪长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围在身旁的儿女 ,他泪如泉涌。媳妇搂着腰,大儿子架着腿,二儿和女儿拽着胳膊,一家人哭着喊着,一寸一寸地把马琪挪到灶房的炕上。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2-15 13:20
4
马琪在炕上躺了七八天,度日如年,如躺针毯。家里断粮,适逢青黄不接,他强打精神下了地。腿肚稀软,浑身飘飘,如腾云驾雾;眼前发黑,头晕目眩,几乎摔倒。他咬着牙,扶着炕沿,喘着粗气。想到孩子,“没我这个家就完蛋了”。是孩子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是孩子给了他活下去的力量!

这几天倒也安宁,清财组没再闪面。
第七天头上,马效援登门摸探虚实。见马琪躺在炕上,目无光,面如土,血虚气堵。马效援转了一圈,临出门丢了一句:“你是富农,土改财产没分,硬货飞上天了?!你想好了:是要命、还是要财?你挑吧!”

第十天一大早,马琪避开大路顺沟走小路,到十里外的高山亲戚家借粮。他怀揣一条蓝色口袋,随身带着旱烟锅,柱了一根棍子,趁村人没开门就动了身。他恐慌,怕遇见村人邻里;怕碰上村干部----大队给他立有规矩:家里----生产队,两点一线,早交待,晚听审。

上坡气短,下坡腿软。吊了一绳子伤了元气,马琪柱着棍子,走走歇歇。他看着脚下的黄土地,这片土地养育了他36年。黄土地上安葬着父母、还有列祖列宗----先人的先人。
他望着干沟的山峦,沟沟岔岔,沟壑交错,跌宕起伏,好像父母饱经沧桑的脸,有艰辛,有汗水,有坚毅,有不屈和顽强。
马琪望着响河,河水自西向东流过。从雷黄,到闫坡,经干沟、屯堡,流向阳咀……上游有一个水库,灌溉农田,那是解放后修的。河水不大,长流不断。发洪水时,河面加宽,洪水滔滔,轰鸣如雷,震耳欲聋。柴草树木、瓜豆蔓蔓、包谷杆杆、杂七杂八涌在河面,顺水漂流……
响河给了马琪童年的欢乐和不灭的记忆。

他回过神来,思量目下,身陷囹圄 ,不是监牢,如同监牢。他明白,财是死的,人是活的。
“我的头没叫驴踢,勺到舍命保财的地步!”
他哭喊着,“苍天啊,大地啊,我的金条、白元、烟土在哪里啊?!”

马琪被清财组打怕了。他到大队“交代”,多次遭到鞋底掌嘴、扇脸,打的鼻口出血、牙齿松动。他有脚有手,一个五尺男儿,只能忍受,不能还手。令他奇耻大辱的还有清财组把口水吐到他脸上,他只能忍受,却不敢去擦----擦了还会遭到第二次口水袭击,或者更严厉的鞋底扇脸……
他跪在山圪梁上,弓着腰,撑着拐棍,叫苍天开眼,唤神显灵。他欲哭无泪,双手拍打着地面,歇斯底里的干嚎----他甚至想到了死。

微风吹过,一个激灵,脑子清醒了。脑海闪现四个孩子在向他招手,向他呼唤:
“爸爸,你是世上最好的爸爸!你是家里的房子;爸爸,有你才有家;有你才有我们!爸爸,我们等着你回来;爸爸,爸爸,快回来吧……”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2-15 13:23
5
太阳快落山时马琪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家门,媳妇下地还没回来,他没有和孩子们说话。他的举动和往日不一样,像换了一个人,更没有亲亲小四的脸蛋蛋。
孩子们瞪着眼睛,大气不出,怕惹爸爸生气。有的坐在门槛上,有的依在炕沿,注视着爸爸的一切。
他掀开锅盖,添了两瓢水,把柴草塞进锅底,划了根火柴点燃。从怀里掏出袋子,里面有斤把面粉,他用手捏了捏,在大碗里到了一半,另一半连袋子放到了案板上。碗里添上水,用筷子将面粉搅成糊状,待水开时,用筷子在碗口拨成条状下锅,当地人叫“捣疙瘩”。饭熟后他给每个孩子舀了一碗,剩下的他全吃了。
黄昏时,村狗一阵狂吠,马琪知道大事不妙----今日犯了清财组不得出村的禁令。想起十天前的吊打,不由浑身颤抖,犹如筛糠。心速加快,头昏脑涨,他连滚带爬摸到了西厢房。房内的火炕已经打掉了,炕土、支脚子、炕面子作了肥料,上了地。炕的边墙没拆,火炕成了一个黑坑坑。马琪失急慌忙爬到炕坑里,顺手把炕席顶到了头顶上。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群狗的狂叫,清财组三人提刀拿绳、气势气势汹汹进了院子。
“马琪,马琪,你犯贱,这几天欠日噘哩!”
“你胡跑啥,哪个山沟沟里链儿子去了!”〔母狗发情,公母交配叫链儿子〕
“马琪,滚出来!”……
清财组从厅房到磨房、牲口圈,厕所没有马琪的踪影,在灶房见到马琪刚刚下地回来的媳妇。
“马琪哩?”
马琪媳妇吓的战战兢兢,吭吭吃吃,舌根发硬,嘴巴张了几张,半天没说出个三二一。他们越催、越骂,马琪媳妇越是害怕,双手扶着门框,两腿一软,一屁股瘫倒地上。稍等,她用眼睛瞄了瞄西厢房;嘴辰嘬起,朝西方鼓动了两下。
三人顿时明白,快速冲向西厢房。房梁上拴了一条牛撇绳,马琪站在炕沿上,踮起脚尖,两手在胸前半举,将绳分开,一纵身把脖子套到绳圈里。脚手下垂,身体前后晃悠着……
清财组见状转身退出,临出院门朝马琪媳妇喊了一句:“收尸吧,你男人上吊了!”便扬长而去。
听到男人“上吊了”,犹如五雷轰顶,媳妇用手掌,用膝盖,疯了似的爬到西厢房,四个孩子从墙角旮旯一下窜了出来,大的哭小的叫,顿时乱作一窝没王的蜂。大儿子河勇分开爸爸双脚,弓着身子,把脚掌放到自己的肩头,两手握住前脚掌。二儿子和女儿抱住哥哥的腰,尽量帮哥哥把腰扶直、上顶,和爸爸凝结一体。儿女用幼小的身躯做爸爸的垫基石,减少爸爸的痛苦,挽救爸爸的生命。
小儿子动情地哭喊:“爸爸,下来吧,下来吧,抱抱我,亲亲我。”“爸爸爸爸,我还想吃你做的捣疙瘩。今晚你搂我睡,明天你给我捣疙瘩。”……
小四不知到啥叫死,也不知道爸爸为啥而死……
哭喊久了,声惊相邻,待割绳放人,躯体已僵硬。儿女围着哭喊嚎叫:
“爸爸醒醒,你不要我了吗?野狗来了谁挡?!”
“爸爸,爸爸……你睁眼看我们吧!爸爸,你听见了吗?!”
小四用手摸着爸爸的脸,头抵着爸爸,呼唤爸爸起来做捣疙瘩。字字血,声声泪,如刀剜心……

马琪媳妇请人用一寸厚的杨木板钉了一口匣子,就随身的衣服安葬。她想不更体的安葬办法,只有用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她叫大儿子顶纸盆,二儿子拉着妹妹,在送爸爸最后一程。下葬时两个儿子疯了似的跳进墓坑,哭着喊着趴到棺材上,不让填埋。亲戚只好硬下手,把孩子拖了出来。

马琪走了,殁年36岁。
马琪走了,他是在清财小组三人见证下离开了人世。
马琪走了,他是在马氏宗族亲人的目视中断了气。
马琪走了,他带着冤屈、带着迷茫走了。
马琪走了,他不想死,他不得不死,他生不如死!

有人说,三更半夜常听到马琪用苍凉的声音在坟地里吼秦腔:
世人不把我怜念,
神仙岂能将我怜。
执利斧我将门坎砍,
哪怕是到阴间刀劈斧剁也心甘!

呼喊一声绑帐外,
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单童一死阴魂在,
二十年报仇某再来。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2-15 13:23
后记:
1星转斗移,人去楼空。马琪上吊,媳妇死亡,1960年两个小儿子饿死,大儿子马河勇被家门收养,他两次流落陕西,成了时代的产儿----“盲流”。 马河勇在麟游帮人挖窑洞、种药材,在扶风帮生产队放牛,六年浪迹只为糊口填肚。马琪的女儿进了静宁孤儿院……这是后话。
人是房楦子,没人就没房子。没过几年,马琪的庄廓寂寥萧败,成了空壳壳。惦记马琪“硬货”的村霸人还在,心不死,便以“空廓无人,可作肥料”为名,房拆了,墙推了。暗地里用水浇灌庄基,那里渗水快,就在那里掏。连连数日,挖地三尺,一无所获。别说元宝,连个马钱影影儿也没见。
2马琪三哥富农,一连生了三个女子,最后抱养一男孩传宗接代,延续香火。三个女子先后嫁人,儿子尚未成年。1960年老两口饿死家中,儿子逃荒乞讨流落西口。村主任马明以300元价格买了马老三的房屋,以偿夙愿。没住几年,以拆旧建新为名,大动土方,挖地寻宝,建了新房。马明也是响河村第一个买回四轮拖拉机的人。
风不吹,树不摇,老鼠不拉空空瓢。村人议论:“发了,发了!马明吃上了夜草,得了外财”。
有人说,“只挖出了几缸铜板、马钱。金元宝、大烟土没得!”

回复 引用
关注(373)|粉丝(348)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4868
威望:
4616
发 帖 数:
13087
注册时间:
2017-11-1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2-16 08:14
引用
李兴书 2018-02-15 13:23 发表在 5楼 :
后记:
1星转斗移,人去楼空。马琪上吊,媳妇死亡,1960年两个小儿子饿死 ..

新年快乐,吉祥如意!

楼主留言:

新春同乐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6)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40
威望:
1863
发 帖 数:
7736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02-22 16:44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2-15 13:16发表的:

响河泪
马琪上吊了
1
亲戚盼的亲戚好,家 ..

欣赏大作,问好新春!
回复 引用
关注(38)|粉丝(126)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40
威望:
1863
发 帖 数:
7736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02-22 16:44
欣赏老师乡情小说,问好!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