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3425 回复:4

主题:[原创]河南高院梁赞国驳回刑事申诉通知书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2)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706
威望:
111
发 帖 数:
526
注册时间:
2015-01-08

河南高院梁赞国驳回刑事申诉通知书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2)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706
威望:
111
发 帖 数:
526
注册时间:
2015-01-08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2-13 16:17
1、驳回申诉中“经查,案发当天,被害人康庆因敬酒问题与陈俊宇发生争吵引起撕打,被人劝开后被害人仍辱骂陈俊宇,原判认定被害人引发本案有一定的责任,并无不当”的错误问题。
采用一审手段,把康庆、王国颂、关健追打围堵到陈俊宇住处,言辞侮辱、高声叫骂、打电话叫人来进一步殴打陈俊宇的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大事化小的轻描淡写成“被人劝开后被害人仍辱骂陈俊宇”,出尔反尔的否定了二审裁定已经认定的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
河南高院第156号裁定认定了“原判虽然认定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具有一定的责任,但未认定康庆的行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不当”,而该驳回通知竟然认定“原判认定被害人引发本案有一定的责任,并无不当”,河南高院如此亵渎、强奸法律,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漏洞百出,荒唐至极,如何让人信服?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2)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706
威望:
111
发 帖 数:
526
注册时间:
2015-01-08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2-13 16:17
2、驳回申诉中“但当陈俊宇持刀下楼时,被害人康庆正在打电话,见状转身逃跑后陈俊宇仍然持刀追砍被害人”的错误问题。
采用一审、二审断章取义片面认定事实的伎俩,只认定康庆打电话,不认定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殴打陈俊宇的事实,效仿二审裁定把陈俊宇先持刀砍击康庆而后康庆躲闪跑开的事实,歪曲成是康庆“转身逃跑后”陈俊宇持刀追砍的,抹杀陈俊宇防卫性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2)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706
威望:
111
发 帖 数:
526
注册时间:
2015-01-08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2-13 16:45
3、驳回申诉中“本院认为,你对该案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的错误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一)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
(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四)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河南高院固执己错,在驳回申诉通知中自说自话的认定我们的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而二审在认定“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后,强行维持一审认定康庆“对引发案件具有一定责任”的无期判决和裁定赔偿康庆没有承担任何过错责任时的全部赔偿数额即康家的全部经济损失137246.99元,明显适用法律错误,仅就此一条,就足以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
何来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
通过认真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很容易发现河南高院驳回申诉的荒唐错误,多处违法违规明目张胆。
回复 引用
关注(0)|粉丝(2)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706
威望:
111
发 帖 数:
526
注册时间:
2015-01-08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2-13 16:46
我们的申诉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
理由一:一审、二审都没有认定康庆同伙王国颂、关健的任何过错,把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的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避重就轻的认定成“被害人正在打电话”,只认定康庆打电话,没有认定康庆打电话是在叫人来打陈俊宇的事实。公安卷中栾勇帅、宗红英二人证言与陈俊宇供述相互印证的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的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被断章取义、片面认定,一审、二审认定事实错误,严重影响定罪量刑,按照《刑诉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规定,栾勇帅、宗红英关于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的证言及王国颂、关健在案中的过错,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因此,我们的申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的的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能改变原判决、裁定据以定罪量刑的事实的证据,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
    (一)原判决、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
    (二)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未予收集的证据;
    (三)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
(四)原判决、裁定所依据的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等笔录或者其他证据被改变或者否定的。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