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3763 回复:1

主题:[原创]张昆文学作品三篇

楼层直达
关注(944)|粉丝(800)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1157
威望:
481
发 帖 数:
539
注册时间:
2016-06-19

张昆文学作品三篇

张昆文学作品三篇

寻花之旅
张昆

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计划,没有攻略,只是临时起意便踏上了旅途。

对洋县的油菜花早有耳闻,却一直没有成行。阳光明媚的周六,一大早起来大家便匆匆上路了。从西三环上高速一路上都在想像着油菜花海的情形,接近洋县地界时两边的田地里便开始出现了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绵绵延延的油菜花。继续往前走,油菜花也越来越繁茂,满眼尽是黄灿灿的花海,红顶白墙的瓦房星星点点的坐落其中,反倒成了点缀。

驶入洋县服务区准备休整一下进县城,哪知全都是慕名前来观花的人,大巴车、私家车停的满满当当,早已人满为患,既然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不必拘泥行程,走起,直奔汉中。

陕南的油菜花果真不浪虚名,这一路除了油菜花还是油菜花,田地里,山坡上,院落前,就连树坑里都铺满了黄灿灿的油菜花。随便找个地方下车一阵狂拍,发微信,不一会儿就十几个赞。油菜花长势很旺足有一人高,整片地黄的十分纯粹,十分抢眼,铺天盖地的亮黄把旁边一小块麦苗“挤兑”的如一丛杂草。置身花丛中清香四溢,成群结队的蜜蜂忙着授粉采蜜,蜜蜂的战队蔚为壮观,勤劳的小蜜蜂振翅的嗡嗡声响彻耳际,以至于我们面对面小声说话都恐怕对方听不到。所幸我们的冒失没有打搅到蜜蜂,任由我们在花丛中穿梭也没有乱了它们的方寸,依旧有序的飞来飞去。

中午时分到达汉中市,有女人的行程一定是火车的节奏“逛吃逛吃”。迅速投入战斗,最先找到拜将台对面张明富汉中热面皮,“冲”进店内,顾不得太多礼节和讲究,这里也没有淑女和雅士,不然你根本别想找到座位。看谁碗里所剩不多便站在他身旁,等着他起身然后你再落座,一个个吃的大汗淋漓却也是一身爽快。

填个半饱还要留着肚子去吃莲湖路银湖鱼庄的黄辣丁和干烧江团,也许已过饭口,鱼庄倒有空位,却也是络绎不绝,大概也都是和我们一样的游客,随着行程吃饭。鱼端上来大家都傻了眼,本来是依据经验点餐,谁知这里不短斤少两,满满的两大盆。甩开膀子吃起,辣的那叫一个爽,着实好吃,人手一条毛巾不一会儿就被汗湿透了。看来我们又低估了自己吃的潜能,不到半个小时两个盆子就见了底。这时才想起来还没有找住的地方,开车一通乱转,运气不错,在饮马池小吃城对面找到一家酒店,稍事歇息,继续出门侦察晚饭的去处。

晚餐又是各色小吃,粉皮、核桃馍、芝麻卷、浆水稀饭、菜豆腐、罐罐茶等等一应俱全,真不愧天下小吃在汉中的说道。吃罢已是天黑时分,信步来到汉江边,清凉的晚风夹带着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顿时让人觉得神清气爽。两岸的高楼亮起五颜六色的灯光,倒映到波光粼粼的水面形成一道道彩色的光柱,好像一个巨大的音乐喷泉,时不时有游船经过在光柱中穿行,激起的浪花把色彩分明的光柱搅成一团,又变成了一片片七彩的光盘,随着汽笛声远去,水面又恢复平静,如此往复变幻霎时好看。

第二天早上起来准备打道回府,计划路上再去洋县。到达洋县已经没有周六那么多人了,在县城里寻人问问赏油菜花的好去处,当地人的回答都是:“没有专门的地方,108国道两边随便看”。原来我们趋之若鹜的花海胜地在当地人眼里竟如此稀松平常,既来之,则看之。在前往108国道的一个转盘树立了一块巨大的宣传画,“洋州梨花节,赏油菜花海,观梨花胜景”。不错,梨花油菜花一起看,于是顺着指示来到山前。

远远望去山坡上粉白一片,山脚下尽是黄灿灿的油菜花,沿着蛇形的山路迂回上山,红的、粉的、紫的、黄的、白的,各色鲜花挂满枝头。不一会就来到开满梨花的山坡,粉白的花朵堆满枝头,根本不需要绿叶的衬托已是如此纯净。阵阵山风拂过花瓣如雪片般飘落,走在树丛中任由花瓣散落一身仿佛置身仙境,梨花飘瑞也使整个人都有了“仙气”。如果说玉兰的白独树一帜,那么梨花的白却是玉骨冰肌,梨花没有艳丽的色彩,没有浓烈的香气,在繁花似锦的春天,它的淡雅,它的清冷却丝毫不逊桃李,正所谓“雪作肌肤玉作容,不将妖娆嫁东风”。

时间过得飞快,该回家了,心里很是不舍,这一路寻花之旅完全可以用沉醉来形容。因为没有计划所以一路胜景多是不期而遇,就又平添了许多惊喜和惬意。我们穿越了美景,这一季的春意也印到了我们心里……

                           “土地” 随想  

                              张昆

                          

阳台上有个拳头大小的花盆,放了一把土,插上一枝文竹,半年间,那文竹竟有两尺高,花枝花干比生育她的土块要大得多。我惊奇,一把土的能量竟能育起超过它数倍的植物。                

地球诞生几十亿年了,人类有文字记载也几千年了。脚下这块土地,亿万年来,竟培育了这么多的植物,养育了这么多的动物,而且,至今不衰,生生相传。                          

这块土地既能长出参天大树,又能育出毫发小草。即能长出供动物食用的草木果食,又能长出人类喜爱的粮食蔬菜。既能育出香甜的,也能长出苦酸的。吃着一味土地的植物,却能长出这么多形状各异,品位不同的果实,真是神奇!我想,人类对土地的认识,还相当肤浅,土地的奥秘还远未探究清楚。       绵柔的黄土,可烧制出坚硬的瓷器、砖瓦。但千百年后,硬实的砖石又变成柔和的黄土,这就叫回归。用土木建成的房屋,初而灿烂,继而破旧,终而倾塌。同样,回归了黄土地。                      

几乎地球上所有的动物、植物,都是土地的另外一种存在形式,或者叫转化。因为,所有的动植物都是土地孕育出来的。包括人吃的粮食。菜果是土地培育出的,人吃的肉食亦是上一循环土地的转化。人,最终又还归土地,土葬叫“入土为安”,火葬,骨灰亦回归大地,只有土地是永恒的,不朽的。         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家亦是土。所以,人的土地情结是最真挚、最浓郁的。不曾见,远走异乡的人,总要带上一把故乡土,回归故乡的人,首先跪拜大地,捧起的仍是故乡土。

象我们,这些在城市生活了几十年的人,隔日岔时,总想回老家看看。看土地、看土地上的庄稼,心是惬、眼最润。这些年,农家乐火了,同样是城里人的农村情结,土地情结。                

人离不开土地,但有时又厌弃土。

人们用砖石沥青把土地一条条包起来,修成了现代化的路,用水泥、石板把土地一块块裹起来,建成了广场高楼。人们渐渐远离了四处可见的土地,躲进了几乎看不见土地的城市。而“土气”、“老土”等词多是贬意、不屑,“洋气”“城市化”多为时髦。但公路、高楼的基础仍是土地,洋的根仍是土。     土地看似温存,绵厚,但骨子里也是硬汉。

地震是土地的暴怒。

泥石流是土地的浊泪。

沙尘暴是土地伤风感冒污浊的呼吸。

善待土地,土地便用果实回报人类,妄想战天斗地,天地也和人翻脸,时常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们。                            

感恩是人们永恒的美德,是否知道感恩是判别善恶的起码标准。对人需要感恩,对养育了人的土地更需要感恩。

感恩的基础是敬畏。敬一切当敬之人,敬一切当敬之物;畏一切应畏之人,畏一切应畏之物。这首先应是土地,千百年来,村村有土地庙,家家有土地堂。年年祭祀,时时朝拜。而今,庙拆了,堂也不见了。但人人心中都应有个土地之神,敬畏他,爱护他,保护他。

爱情初体念

作者:张 昆  

在跳动的时间里,寻找你的频率

期待回应

放纵自己去飞

只为寻你

天空里可曾有你

风吹来的温柔是不是你的讯息

阳光里可否有你的期许

回忆如此芬芳

星星为忧伤绽放

你若在水一方

我将乘着风的翅膀向你飞翔

风一样琢磨不定的心

甘愿停留在你的怀里

按捺不住的幸福

在你与我的世界里

若山花灿烂

如大海情深

我用真情,在属于你我的日子里

写下“珍惜与感恩”

手中的咖啡

糖与奶相伴

无谓的思绪

所谓的幸福

生命伴着生命,越走越远

我的心啊

我的爱啊

请你再安静一点,再简单一些

唱着小情歌

静静等待她的出现

执子之手,永不分离

作者简介    张昆,笔名虎燮,1981年5月31日出生,陕西省西安市人,大学文化,现为陕西西安一家国有机械厂普通职员,负责单位宣传策划工作,业务爱好写作。同时也兼任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会员、媒体联盟时代名家陕西版主编、中华风采人物全媒体艺术顾问/编委、提多书院文学部部长/文学院士、意不尽传媒中心网理事/副主编、望月文学杂志特约作家/编委、《陕西市政》杂志兼陕西市政网特邀编辑、《细鳞河》报编委职务。从1998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为止,已发表作品数百篇。其中,部分作品还屡获文学大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金币 +6
茅庐雅座 金币 +6 01-08 问好青年作家!
回复 引用
关注(37)|粉丝(125)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40
威望:
1863
发 帖 数:
7629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1-08 19:55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8-01-04 23:12发表的:
[paragraph]




[align ..

问好青年作家!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