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4757 回复:1

主题:穿越抗战之拯救英雄(续十五)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小有名气
金币:
40
威望:
106
发 帖 数:
29
注册时间:
2017-11-10

穿越抗战之拯救英雄(续十五)

(连续四章发不上来,只好暂停更新)
第五十章    暂别

        哈雷特·阿班等中外记者是快中午时,才允许进入到枪战地点三野公馆附近。原本哈雷特·阿班想,日军昨晚已经布置了大炮,虽然这大炮是小了一点,还没有法国小姐(75mm速射炮外号)大,但那也是大炮,今天战事应该很快结束才是。

       上午采访受阻时,哈雷特·阿班通过打听,日方说法是凌晨时饭店里的指挥部和炮兵阵地受到袭击,对方虽然被打退了,但布置好的两门炮已被毁,双方具体伤亡日方没有透露,但从日军恼羞成怒又拉来了四门92步兵炮,一个上午连续炮轰三野公馆,说明昨晚被袭击的日军情况很不乐观。

       哈雷特·阿班在现场看到,三野公馆连续遭到炮击已破烂不堪,但由于92步兵炮威力有些小,三野公馆整体没有被摧毁,令他惊讶的是,每当大炮停止射击时,公馆里又开始传出枪声,要么有子弹射向进攻的士兵,要么是射向炮兵阵地,总能引起一阵子混乱。

        一直到下午四点,日军才全部占领了三野公馆,没有抓到一个活的反日分子,究竟有多少反日分子战死也没有确切数字。由于连续炮击,公馆内已经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废墟般的公馆内到处散布着残躯断臂。空气中弥散着重重的血腥味,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哈雷特·阿班以前也到过两军对阵的战场,但像今天这样的惨烈状况并不多见,他心里很佩服这些来自东北的反日分子,这些人既使在日军炮口下仍坚持抵抗,毫无畏惧,更无投降之心。

        “从昨天到今天的三野公馆攻防战,日军伤亡有近两百人,不足天津驻屯军总人数的百分之一,但这场战斗给了我们这样启示:日军并不是不能战胜,无惧死亡的中国人更可怕。”这是哈雷特·阿班发给《纽约时报》新闻稿的结束语。

        复兴社天津站里的陈恭澎,也非常关注日租界里三野公馆的这场战斗,他把所有的特务都派出去收集情况,陆续传回来的消息也让他如哈雷特·阿班那样难以置信,因为他很清楚,公馆里只有救命恩公一个人守着。

        三野公馆的战斗,由于有中外记者的报道,国人都知道日军伤亡惨重,战斗过程在日军动用四门大炮下更显得异常惨烈。

        这场战斗的影响之大,陈恭澎知道就是复兴社以往所有对日伪暗杀行动加起来都比不上,就连戴笠也来电报试探能否将人从三野公馆救出。

        这当然不可能!

       不说三野公馆外日军重兵包围,就是日租界附近地方的人员全部被清空,连混进去靠到近点地方都没一丝机会。

        唯一让人心慰的是,恩公所说的徐远山,经核实就是这次提供北平、天津日伪特务联络点情报,西安新秦报社的徐远山。

        徐远山是在29日下午三点多撤离三野公馆,这时候的三野公馆因为遭日军92步兵炮多次反复轰击,到处是碎瓦颓垣,加上弹药也就寥寥无几,他决定不用再守下去。

        他直接瞬移回民国时空西安南门外的房子,穿好衣服从窗户翻出将大门锁子打开,然后开始生火烧水。虽然南关正街上有澡堂,但后世长期独居且有单独卫生间的生活,他已不习惯去澡堂洗澡。

        脱下全身衣服,赤果果的走进热水桶,慢慢蹲下去,让烫热的水浸过自己全身,洗去尘埃与疲惫,思绪仍回到天津枪林弹雨的战场。

        徐远山还能感觉到了子弹从耳边飞过的声音,那是一种让他既紧张又兴奋的感觉。在民国时空,经历天津日租界这次枪炮的洗礼,让他成熟起来,心态好很多,这也是一种成功的磨砺。

        抗战时代能生存下来的战士,那一个没有经历了枪林弹雨?都是从铁与血中走出来的,性格磨练的异常坚韧,他必须也是要走这样的路。

        徐远山思绪放飞,随着木桶水温降低,又渐渐收了回来,这时他感觉到屋外有人走动,随之传来了房东刘春燕的声音,“徐老师,是你回来了吗?”

        刘春燕下午的时候就听到徐远山房子有动静,出来一看,大门的锁子已没有,她猜想到徐远山回来。今年才27岁的刘春燕在后世只能算是大龄的女孩,虽然民国女子成熟得早,但同样非常羞涩,所以心中犹豫是不是进去见徐远山,不过她还是找到一个理由,就说前几天有报社一位女记者来找他的事。

        听到刘春燕的声音,徐远山赶紧加快洗澡速度,一边应声说道,“刘夫人,你先等一会,我马上就好。”

        徐远山穿好衣服,出门看见刘春燕仍站在门外院子里等着,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到,“刘夫人,刚回来,身上有些尘土,刚才随便洗洗,让你久等了,外面冷着呢,赶紧进屋里坐。”

        刘春燕随徐远山后面进屋,坐下后急忙说道,“前些天报社有一位女记者几次来找你,我说你已出远门了。”

         徐远山一听,就知道所谓的女记者是南造云子,就问道,“是不是姓廖的女记者?”

       刘春燕应声说道,“她说是姓廖,看样子挺紧张的样子,是不是有要紧的事情?”

         徐远山不屑一顾说道,“我和她只在报社见过一次面,那会有什么要紧的事,下次若她再来,你也别去理她”

        徐远山清楚,只要他不在新秦报出现,南造云子就可能放弃来西安,而是直接返回南京,执行她原来盗取国民党政府军事情报的任务。所以刘春燕再见南造云子机会很少,不过怕刘春燕担心,他也没有点破南造云子的身份。

        刘春燕微笑着说道,“上次你送我的围巾,我还没谢你呢,我现在回去炒几个菜,等会你过来一块吃吧。”

       民国时候,百姓家晚饭吃得早,通常下午四、五点就开饭,所以刘春燕说现在回去炒菜做饭还是很合适。

        不管怎么说,徐远山在民国时空相熟一些的只有很少几个人,刘春燕算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也就没有拒绝。

        翌日,徐远山醒过来时就知道坏事了,因为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昨天下午吃饭时,刘春燕拿出一个粗糙的装酒陶罐,大概有4斤装,说是凤翔县柳林镇出的西凤酒,已有几十年藏龄的老酒。

         徐远山知道西凤酒是国内名酒,还知道“西凤”两字的来历。

        西凤酒最早叫凤酒,产自风翔、歧山、宝鸡等地,则以凤翔凤酒最优质,味醇馥,与山西汾酒不相上下。而自唐代以来,凤翔就素称“西府凤翔”,取“西府凤翔”第一、第三字,凤酒后统称为“西凤酒”,唯以柳林镇所酿造的酒为上乘,有“开坛香十里,隔壁醉三家”的荣誉,地境路人常“知味停车,闻香下马”以品尝西凤酒为乐事。

        徐远山在天津日租界里,差不多激战有两天一夜,也是紧张的两天一夜,而这里是远离天津的西安,空气中没有了血腥味和硝烟火药味,整个人就觉得非常放松。

        人在喝酒时,只有两种状态最能喝,一种是发愁的时候;另一种高兴放松的时候。如再遇上好酒,那更是催化剂。

        虽然来自东北的徐远山能喝酒,但两天一夜没睡觉还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人喝下近4斤高度酒,任谁再能喝也会放到。

          所以徐远山醉倒是自然的,然后……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读者如此期待徐远山的然后呢?

        徐远山在西安静静休息几天,抽空去北门所租的房子,把藏在这里钱和枪支全部拿回来,拿回来的钱一部分交给刘春燕保管,枪支还是放在自己的房里。当时租北门这房子,是用来防中统的,天津事件之后加上他要离开西安,这里再也用不着了。

        他也不去管天津日租界枪战事件在媒体闹得纷纷扬扬,顺便把小说《射雕英雄传》全部整理抄写完。

        2月4日,离春节不到十天了,徐远山把《射雕英雄传》最后的稿件送到报社给王谈如。

        十多天前徐远山不打招呼就离开西安,王淡如就有点恼火,现在他满脸不高兴说道,“远山你出远门也不说一声,廖小姐都去你住的地方找了好几回了,你这么长时间到底去哪?”

       徐远山深怀歉意说道,“淡如,实在对不起,11日我离开报社后,收到北平来的消息,说是我村上有人逃到北平后遇见难事,顾不上给你们说我就直接去了北平。”

       王淡如叹了一口气,有些惋惜说道,“廖小姐如此美丽、可爱的人,难得对你一片真情,还是无缘啊,你走后几天,廖小姐也因家中有事请假离开了。”

        徐远山瞅着王淡如看了半天,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常言道,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不是无缘吗,我过两天就去上海了,将在哪边过春节,可能很长时间不回西安。”

        徐远山清楚两年后南造云子会公开身份,只有到那时王淡如才会释怀。

        接着后面两天,徐远山把西安的事情处理完毕,北平寄来存在汇丰银行钱的支票也收到,他还从中统刘俊明哪里拿到了中统所给上次北平、天津情报的经费支票,不算太多只有两万美元。加北平他寄回来的,这两张支票总共有六万美元,这在1936年算是不小财产,价值相当后世一百万美元。

        2月7日,徐远山先从西安坐火车到上海,在上海租房建立落脚点后,又从上海坐上中国航空公司飞机到香港。中国航空公司是1929年由美国寇蒂斯·赖特飞机公司与中国国民政府合作,成立的民国第一家民航公司。

        徐远山需要去美国一趟,但路径不外乎海上和空中,海上坐船需要半个多月,还不能穿越,因为穿越后回来就找不见一直移动的船只,这对徐远山来说确实难以忍受,所以他就考虑从香港坐飞机去美国。

        好在不久前,泛美航空开通从旧金山直达香港航线,这样徐远山就能够在短短的几天里到达他要去的美国纽约和马萨诸塞州。

         是的,徐远山这次去美国,就只考虑两个地方:纽约和马萨堵塞州。

        纽约是徐远山给自己解决经济基础的地方,虽然他带来的六万美元算不少,但与他要解决的事情还是差太远,所以只能靠纽约的股市来解决。

        而美国马萨诸塞州,这里有春田(也译为斯普林菲尔德)兵工厂,徐远山要在这里学习一些武器制造的技术。

        他三个月前,通过北平城东交民巷美国领使馆人员转交给加兰德一封信,信里说,他是大学机械专业毕业,现在报社工作,热衷研究枪械,今年无意接触到M1半自动步枪,认为该枪是当代一款最优秀的步枪,将来必将大放光彩,但目前该枪也存在着缺陷……

        信中最后说,如果明年有机会赴美,将会到春田兵工厂拜访加兰德先生求教有关枪械知识。

        其实,徐远山来美前,就已做好了准备,在现代时空,他采用付费方式找几个留美学生帮助收集1936年美国金融市场的数据,考虑时空信息随时的变化,每人发给他资料的时间是不同。


(第一卷“血仍未冷”到此结束,第二卷“抗日义勇军,抗联”随后一段时间再展开)

回复 引用
关注(37)|粉丝(125)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40
威望:
1863
发 帖 数:
7629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26 13:05
血仍未冷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