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5915 回复:1

主题:[求助]陕西榆林一原人大代表被多次非法拘禁殴打勒索,千万资产遭清洗

楼层直达
关注(1)|粉丝(2)
级别: 锋芒初露
华商豆:
58
威望:
106
发 帖 数:
21
注册时间:
2017-12-11

陕西榆林一原人大代表被多次非法拘禁殴打勒索,千万资产遭清洗

六月中旬公安榆林市榆阳分局就已立案,如今日子已进入腊月,近170天过去,案子就那么一直拖着,没个结果,王金虎想早点结束这提心吊胆的生活,每次小心翼翼的催问案情,换来的只是一句“再等等”。

曾是榆林市榆阳区第17届人大代表的王金虎在讲述自己噩梦般的遭遇时,几度哽咽。一个曾经榆林市的明星企业家,社会爱心人士,几千万的资产被人强行“瓜分”,变得负债累累,一贫如洗。两年多时间,多次被绑架殴打,落下残疾,被人非法拘禁长达80多天。为此,王金虎四处维权,多方控告得不到解决。王金虎说:“我就像一个海绵,被一次又一次的挤干水分,那都是我的血汗钱啊”!

1962年出生的王金虎是榆林市榆阳区小壕兔乡早留太村人,早年从一个修理挎包开始,做过电焊维修、开过饭店宾馆、办过加油站、到后来做商混站,近30年的创业打拼,积累了上亿资产。一时间,王金虎成了乡里的名人,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娃娃来说,走到今天,一切都来之不易。

从2003年,王金虎开始把大量精力投入家乡经济建设,在乡里投资200多万元,建起100多亩地养殖基地,无偿交给村里农民养鱼、养猪,并修路架电,办起了大棚蔬菜基地,让村民脱贫致富。投资1200万元办起了宾馆,安置本村30多人就业。每年到春节都会准备棉衣和生活必需品送到困难群众手里,多年间一直帮扶生活困难的老党员,乡亲们给他取了一个朴素的名字——“沙窝窝里的活雷锋”。

用王金虎的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做梦也不会想到落到如此地步”。

噩梦的开始

王金虎讲述,从2014年开始,由于自己经营的产业涉及行业众多,加上经济不好,市场疲软,便开始将名下产业进行资产重组,整理转让,剩余的部分产业交由儿子打理,自己打算回老家办养殖场。

同年5月,王金虎通过好友康飞认识了做生意的榆林市佳县人钞榆平。钞榆平后在姑舅康飞口中得知王金虎有意转让名下商铺一事,遂与王金虎取得联系,声称想要接盘。至此,王金虎的噩梦随着钞榆平的出现一发不可收拾。

一桩房屋转让交易变成了敲诈的“温床”

2010年,王金虎通过合法途径,在榆林市榆阳区牛家梁郭家伙场村(210国道十字北侧)投资近2000万元修建了3000多平方米的4层商铺(带地下),2012年建设完工,并装修成金鑫源商贸有限公司,附带宾馆,随后开始投入运营,经营状况良好。

2014年5月,王金虎与钞榆平通过协商,将此商铺以770万元转让给钞榆平。当初,签订合同的地点就定在转让的商铺办公室内。据王金虎回忆,他与钞榆平签订的第一份合同系钞榆平本人请的律师所代理,二人都是在对转让合同无异议的情况下签订的。合同签订后,钞余平先支付给了王金虎人民币 300万元,后间隔半年分两次付了190万元和90万元。剩余190 万元钞余平至今未给王金虎付清。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2014年1月7日,王金虎为了发放工人工资时将买地的合同抵押给郭家伙场村民高满贵、康战林,共借高利借贷了250万元。

2014年5月,王金虎把卖商铺的钱直接给村民还了,但当地村民继续以抵押“合同”向王金虎索要数十万元所谓的“欠款”被王金虎拒绝后,当地村民依此为借口不给王金虎原始合同。

随后,钞余平以王金虎不给其原始买地合同为由煽动郭家伙场村支书高满贵及部分村民将该商铺用砖查封,借机对王金虎多次进行敲诈勒索。

以暴力手段数次拘禁王金虎,千万合法资产被蚕食

时间回到2014年5月,在王金虎与钞榆平签订商铺转让合同后的第二天,钞榆平就以签订合同手续不完善为由将王金虎控制,拿出一份新合同,不允许王金虎看合同,强制其签字画押。2014年7月,王金虎被钞榆平等6名社会闲散人员控制在榆阳区凯业酒店306房间,继续拿着不知名的合同逼迫王金虎签字,王金虎拒绝后,右脚被踩至骨折,并拿走王金虎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差人取走卡内数千元,“美名其曰”雇人的人头费,三天后才将王金虎放了。

至此开始,钞榆平便开始经常非法拘禁王金虎,敲诈勒索王金虎的财产的情况愈演愈烈。

随后,右脚骨折的王金虎前往西安看病治疗。期间,钞榆平疯子一般的寻找王金虎,打电话、发短信给王金虎,扬言要杀了王金虎的孙子。

2014年8月,治疗归来的王金虎没敢回家,躲在榆阳区中承酒店暂住,不曾想还是被钞榆平用非常手段找到,钞榆平带着四五个人再次将王金虎拘禁,并索要两万块钱“生活费”,刚刚出院的王金虎迫于压力,将存有5000元的银行卡交给了钞榆平,随身携带的6000元现金也被拿走。

然而,噩梦更加让人咋舌......

2015年8月7日,钞余平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将王金虎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长达23天,期间对王金虎进行非人性化的折磨和毒打。

强迫王金虎向一起经营商混站的合伙人樊宝谦求救,随后樊宝谦差会计给钞榆平送去8万元,再加上王金虎银行卡里的两万元,钞榆平等人又从王金虎身上拿走10多万元。

然而,此次拘禁并没有就此结束,钞榆平等10余人带着王金虎以及开锁师傅来到王金虎位于榆林市神木市大保当镇的家中,撬开5扇门,三个保险柜。并未找到财务的钞榆平一怒之下,将王金虎再次带回中承酒店,强迫王金虎写下20万元的欠款条据以及房屋抵押合同后,才放了王金虎。

王金虎描述那段黑暗的遭遇时目光呆滞,数次失声痛哭。“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用棍棒、刀把在我身上殴打,用烟头在我腿上烫下二十多个伤疤,还逼我爬在马桶里吃大便。三天三夜不能睡觉,我的头就像西瓜一样被踢来踢去。直到现在头皮还有大面积挫伤的痕迹,还落下左耳朵爆鸣的后遗症。”

投资近千万的商混站被60万元强制抵押

2014年6月17日,王金虎注册成立榆林市榆阳区金鑫富源工贸有限公司,注册资金800万元,主要经营混凝土的生产及销售。年利润200余万。后来,王金虎将51%的股份转让给合伙人高光会,在进行财产抵扣后,王金虎有一笔40万元的银行贷款需要支付给高光会。

2016年4月23日,钞榆平得知此事后,以之前逼迫王金虎写的20万元欠条为由,加上王金虎所欠高光会的40万元,共计六十万元,逼迫王金虎退出金鑫富源工贸有限公司,在种种手段的逼迫下,钞榆平和高光会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商混站,并且将法人更换,经营牟利。

榨干最后一滴血汗

然而,钞榆平的压榨始终没有停止,在得知王金虎在榆阳区东沙有15亩国有土地后,便想方设法,将其占为己有。钞榆平兄弟为拿到了他们觊觎已久的假借据和假抵押合同后,于2016年12月6日早晨,将王金虎再次非法绑架到榆阳区凯业酒店,由五个社会人员持刀看守。

随后,钞榆平拿着逼迫王金虎写下的占地补偿协议,同榆阳区金鸡滩管委会主任叶士亮在榆阳区政府的小会议室威胁王金虎签字。王金虎对该协议据不签字,认为这个协议有争议。但叶士亮拿着假协议说:协议上面的字是你签的吗?王金虎解释签字是被钞榆平逼迫的。任王金虎再怎么解释说明,叶士亮还是强迫王金虎必须签字。厉声叱责指责王金虎出尔反尔,不履行合同。曾经的人大代表,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数千万财产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点点“瓜分”抢夺。

在社会主义法制日益完善的今天,一个优秀的爱心企业家,曾经的人大代表,尚有如此遭遇,当地公安部门介入,却一味的搪塞推脱,立案不办案,办案无说法,难道打黑除恶在榆林市只是一个口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同时,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刑法》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8)
级别: 四方传颂
华商豆:
416
威望:
275
发 帖 数:
1029
注册时间:
2014-08-07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12 20:13
当地警方在干什么??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