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6864 回复:3

主题:[原创]吆马车的臭牛大

楼层直达
关注(90)|粉丝(40)
级别: 四方传颂
金币:
8016
威望:
716
发 帖 数:
567
注册时间:
2015-04-01

吆马车的臭牛大

时下,西安周边的民俗文化很火,越建越多的民俗村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如礼泉的袁家村,兴平的马尾驿,蓝田的白鹿原,吸引了大量的市民参观游玩。这些地方无一例外的展示了关中地区,农村生活生产的许多即将失传的农具和生活用品,其中展出的最大物件就是马车。看到马车,耳边会不会马上响起:“喔,喔喔,得儿起”的吆喝声,随后半空中亮起尖厉的响鞭声,“叭”。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西安周边的村镇都有马车,但都不多,一个村有3辆就已经算多的了,基本都是2辆。马车能拉粪收庄稼搬运货物,农闲时还能到砖场等地搞副业挣补贴,给村民谋福利,是村里队里唯一的交通工具。所以赶马车的人,一般都是力气大心眼多有威望的高大精壮小伙子,那都是在村里选了又选挑了又挑,好里择优的人才,人称“车把式”。西安人把赶马车叫吆马车,如果单从文字上来看,呟字比赶字形象多了,好的车把式根本不用鞭子赶牲口,只用嘴吆喝就够了,不管是套车上路还是干完活的松套解套卸套,牲口都像能听懂人话一样,该抬腿抬腿,该使劲使劲,该爬坡爬坡,特别聪明特别听话。车把式“驾龄”长了,经验丰富了,能使用队上的各种牲口,就被尊称为老把式或大把式,真有点像工厂里的“八级工”,那可是方圆数十里响当当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一个镇都不超过10个。本家的臭牛叔,我们习惯叫臭牛大,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臭牛大不爱学习,据村里人讲坐在教室里仿佛全身长满了刺,浑身不舒服,不是抓耳挠腮,就是哈欠连天,搞得班里常常不得安宁,可回到家,精神十足,像一个上满了发条的钟表,嗒嗒地跑的不停歇,永远不知疲倦。对于村里人干的那些农活,看一遍就会,时间长了务弄庄稼很有一套,大人们说这娃灵性很。有事没事都要跑到队里的饲养室,不是给马添把草,就是给骡子挠耳根,或者抓一抓牛的软下巴,只要他去,老远就能听见,牲口们不是打着响鼻,就是前蹄踏踏地刨地,卧着的马上翻身立起,反刍的立即停下,纷纷拽着缰绳向他靠拢。那些高大强壮的大牲口在他面前,一下子变得温顺起来,就是那些不听话的儿马骡驹,在他几鞭子的教训下,也会变乖,慢慢地规矩,仿佛他就是大牲口的克星。可能是经常跟大牲口打交道,他浑身散发着饲养室牲口粪便的腥臭味,人又长得黑,蛮劲大,人送外号:臭牛。

没多久,家里看他上学实在太费劲,根本不是上学的材料,白费钱,干脆让他回家务农,真正成了一个“吆牛后半截子”的农民。务农后,这下更是如雨得水,农活干得头头是道,还是改不了喜欢去饲养室的毛病。队上看他常常爱钻饲养室,干脆就让他到饲养室喂牲口。到了饲养室,不到一个月,把队里的大牲口收拾得服服帖帖,皮毛刷得顺顺展展,油光发亮。常常赶在车把式出车前,把牲口轻松地套进辕里,深受车把式的欢迎,早早地就跟着车把式出车。不到1年,臭牛大就出师了,不到18岁就挣到了队里的高工分,后来一直享受队里的最高工分,成了远近闻名的“牛”人。

呟马车很神气,快活似神仙。车把式经常出门就坐车,头戴一顶破草帽,嘴里叼根纸烟,背靠软草甸,在车上摇摇晃晃地指令大牲口,不出大力,轻轻松松地就把高工分挣了。在队里干活,车把式只负责装车,把车装满装饱,用绳索绑好固定牢靠,运送到指定地点就可以了,不用管收割除地浇水打药等农活,他们的任务就是管好村里最值钱的大牲口。那时候,每到收麦子或收玉米的时候,马车就是村道上移动的风景。常常在村道上,随时能看见马车拉着垒成山一样的玉米杆,外侧的玉米叶子哗哗地扫着路两边的行道树,或者看到高高垒起的麦捆子上坐着车把式,那是因为在地里装好车了,站在高处离地面太高,他们下不来了,臭牛大就是那个经常下不来的人。

臭牛大最辉煌的时候,驾驭过三匹马拉的车,一匹马驾辕,叫辕马,前面两匹马拉偏套,叫稍马,三匹马脖子下都挂着铜铃铛,脑门上贴着红丝线或着红缨子。臭牛大稳稳地坐在左侧车辕上,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鞭子,鞭梢上绑一节红绸子。只要进了村子,他总是神气地杨起鞭子,清脆地打个鞭花,响声传出老远,仿佛给村人宣告,他完成任务回来了。此时,路边的妇女小孩子早早地就躲开了,相互追逐的鸡狗不是飞上墙就是夹碰上尾巴藏在门后,让出大道,臭牛大的马车雄赳赳气昂昂铃声清脆地驶过,马车扬起的尘土瞬间在村内弥漫。

 当时,臭牛大是很多青壮年的偶像,按现在流行说法就是粉丝特别多。不管春夏秋冬,总是刮一个锃明瓦亮的大光头,不是穿一个黑背心,就是赤背光身子,随时展示着长期劳作练就的精壮身材。下身是一条永远穿不烂的绿军裤,一条油亮光滑的牛皮腰带扎在腰上,宽松的裤子吊在屁股上,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其实,这都不算啥,让臭牛大名声在外是他特别能玩鞭子,那一杆鞭子甩起来不但声音响亮,大牲口害怕,更是甩那打那。有一年夏天,臭牛大跟人打赌,用鞭子甩树叶,不但鞭要响,而且树叶要一叶一叶掉下来,鞭不响,树叶打烂有缺口算输。所有人都试过了,没有一个人能完成,只有臭牛大在一边嘿嘿地傻笑。当大家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只见他吐掉嘴里的半截纸烟,“呸,呸”,给手心里吐两口唾沫,双手搓一搓,拿起鞭子,稳稳地坐车辕上,鞭子在空中“啪”地一声脆响,那鞭梢儿如箭一样飞向路旁的柳树,滑过柳树枝,又收到臭牛大手里。此时,大家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在树下搜寻树叶,却没有找到一片树叶。纷纷把诧异的目光转向臭牛大,臭牛大不动声色,冲柳树呶呶嘴,大家又把目光投向柳树。这时,一片树叶静静的飘下来,翻滚着落到地面,车把式们伸出大拇指,指向臭牛大。

后来,生产队解散了,臭牛大买下了队里的骡子,继续吆马车,平时到城里拉粪,农忙时拉货运东西犁地,日子过得相当好。有一次,我在放学路上碰见他,他老远就热情地叫我随他一起回村。我坐上他的马车,这才仔细打量许久未见面的臭牛大。脸上被风吹的又黑又粗糙,鼻尖上挂着一颗亮晶晶的鼻涕,一侧脸颊上沾着风干的黑泥,头上顶着分不清颜色的裁绒帽,两侧的帽扇耷拉着,一件不合身的黑色皮夹克没有扣子,被一根黑围巾紧紧地束在腰上,两个袖口上沾满新鲜的粪便。我头顶就是灌粪的窗口,被一个包着破布淋满粪便的盖子压实塞紧,上面还固定着一根绞紧铁丝的木棍,灌口周围同样淋满黄黄绿绿的粪便。我坐在车上,听着身后灌满大粪的大粪桶,还在稀里晃当地随着骡子的脚步有节奏的发出闷响,灌口塞紧的缝隙里随着每一次的闷响咝咝作响,我知道那是装满稀粪的碰撞声和挤压灌口缝隙的渗漏声。

一路上,臭牛大大声地给我说着城里的稀奇古怪事。说到兴奋处,还从挂在桶子上的挎包里摸出一个蒸馍给我,我不接,硬是从那边车辕上直起腰伸长手塞到我手里。我拿着馍,一边听着粪桶里的浑实闷响,一边听着他嚼干馍的咔擦声,看着骡子缓缓前行,骡子的尾巴时不时的扬起,长长的鬃毛轻轻地从我脸前划过。我原来威武的臭牛大,就是这个样子吗?

   “得驾”,一声吆喝,一声鞭响,骡子快跑起来,大路上尘土飞扬。

[ 此帖被茅庐雅座在2017-12-03 18:1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金币 +9
茅庐雅座 金币 +9 2017-12-03 美文欣赏
回复 引用
关注(37)|粉丝(124)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39
威望:
1861
发 帖 数:
7401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03 18:10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7-12-02 19:10发表的:

吆马车的臭牛大
时下,西安周边的民俗文化很火,越建越多的民俗村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如礼泉的袁家村,兴平的马尾 ..

美文欣赏
回复 引用
关注(37)|粉丝(124)
级别: 论坛版主
金币:
8939
威望:
1861
发 帖 数:
7401
注册时间:
2009-02-13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2-03 18:12
人物形象鲜明,细节描写生动,有农村生活体验。难得的美文!欣赏,问好!
回复 引用
关注(90)|粉丝(40)
级别: 四方传颂
金币:
8016
威望:
716
发 帖 数:
567
注册时间:
2015-04-01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12-04 18:06
谢谢领导鼓励!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