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5574 回复:0

主题:[投诉]渭南阳郭镇牛寺庙村村民:合法的耕地组上为何要收回?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13)
级别: 声名鹊起
金币:
134
威望:
103
发 帖 数:
83
注册时间:
2009-08-24

渭南阳郭镇牛寺庙村村民:合法的耕地组上为何要收回?

尊敬的各级领导、尊敬的新闻媒体:


    你们好!


    我叫李粉,女,1969年生,系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阳郭镇牛寺庙村马家三组村民,我儿李新博,男,1998年生。今天,我们母子俩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向尊敬的各级领导、新闻媒体,反映我们多年来的遭遇,我们想让社会上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给我娘俩评评理,父母在世时的耕地为何被组上无端收回?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满足个别村干部的个人利益就这样被欺负吗?希望各级领导和新闻媒体为我们主持公道。


    事情经过如下:


    1995年,在农村二轮士地承包中,我娘家父李兴武,母李会琴,弟李光绪在临渭区阳郭镇牛寺庙村马家三组共分得6.95亩耕地,10亩林地,均登记在册,后我四妹李杏桃又分了二亩来地,这样总共留下8.96亩可耕地。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1997年至1999年,我娘家父母及弟弟分别因病相继离世。此后,娘家的8.96亩地由我二姐李杏仁耕种收益,2014年初,李杏仁将此地承包给马家三组村民李光荣,10月,马家三组组长师超娟无缘无故从李光荣手中将我娘家的承包地收回组上,同时还将10亩柏树坡地一并收回。


     2016年5月6日,我姊妹四人商议,由我继承娘家的全部房产、耕地、林坡地的收益权,并有放弃继承声明书为证。此后,我多次向村、组、镇反映,极力要求组上退还违法收回的承包地和10亩林坡地,但均遭到拒绝。为什么组上不退还呢?


    原因是:在我家盖二层楼房时,牛寺庙村党支部书记王龙欲承包我家的建筑权,包工包料,但他漫天要价,每平方米要550元,算下来20多万元,比市场同类建筑价格高出许多,我没有同意,拒绝了他。为此,王龙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故意刁难。王龙指使三组组长师超娟让我儿王新博改姓李 (因孩子生父姓王,与我离婚后由我抚养,和我在同一组) ,王新博改姓李之后,王龙仍不给我们退地;他又给师超娟出主意,让我拿上纸,到三组挨门齐户的让大家签字,如果过半人同意才退给我地,但最终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么多年来,我们奔波于村、镇、政府之间,但他们相互推诿,互踢皮球,无奈之下,我们向中央、省、市、区各级政府部门反映自己的遭遇,信件批转到临渭区阳郭镇政府后、镇党委书记朱某说:“你娘家人死光了,绝户了,收你地对着哩。”明目张胆的支持村组的违法行为,并将上级各部门批转信件一直压拖,不予处理。


   我们起诉到法院,办案法官有法不依,将组上违反“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中央政策抛置于脑外,将《土地承包法》第62条和物权法126条的规定通通“忘光”,单单强调我娘家是“绝亡户”,认定组上收地是正确的,我认为,该地承包期限为30年,到2025年才到期,那么,收地的政策和法律依据又是什么呢?


    我娘家1997-1999年三人病故,但我妹李杏桃和我父母是一个户口本,并未分户,属于一家人。虽然李杏桃婚嫁高湾村,其户口2001年才转走,说明当时我娘家并不是“绝亡户”,根据相关政策,承包户中有一人户口在组上的,就无权收回士地,且我娘家的土地有镇政府、村委会盖的公章,受法律保护。


    法院判决驳回我们的诉请,我们上诉到渭南中院第五天,师超娟按照村支书王龙的暗使,将我娘家承包的19棵高7米、直径80公分、价值1万余元的大柏树非法砍伐出售。我随即向林业派出所报警,但他们仅对买树者给予经济处罚,但对师超娟、王龙等未作任何处理, 简直令人可气可恨!


     综上所述,这是一起典型的村镇书记及小组长侵权案,我们要求收回8.96亩土地,10亩柏树林地的经营权;强烈要求撤销罢免朱某、王龙、师超娟三人的职务, 在恳切希望各级领导、新闻媒体为我们伸张正义,用实际行动来维护我们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反映人: 李粉
手机号:18291810377
      2017年11月26日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