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690 回复:0

主题: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四)

楼层直达
关注(38)|粉丝(11)
级别: 四方传颂
金币:
3943
威望:
551
发 帖 数:
785
注册时间:
2015-04-22

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四)

风筝飘过的锦瑟年华

在我还没念幼儿园之前的那一年,母亲告诉我说,只要在她在去街上买菜的时候我能不跟着一起去,如此到第二年,我就可以去念幼儿园了。为了能在第二年可以去幼儿园读书,我就答应了母亲不跟着去街上。如此过了半年,母亲为了奖励我的独立,给我买了一个玩具小飞机。后来,玩具小飞机被我弄坏了,我嚷着叫母亲给我买一个玩具青蛙,那时,有一种上了发条以后会蹦跳的那种玩具青蛙,是一款风靡于当时的一种小孩子的玩具,那时,我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在玩那个会蹭的玩具青蛙,然而我却没有,于是我就嚷着叫母亲给我买一个了。母亲听完我嚷着要买那玩具青蛙以后就告诉我只要我继续保持独立的习惯,就给我买玩具青蛙。后来母亲去街上买菜,我又把买玩具青蛙的事提出来了,母亲说,只要我在家看好门,回来就把玩具青蛙买给我。我答应母亲说的看好门,母亲就去街上买菜去了。当母亲去了街上买菜以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家里晒粮食的卜篮拿去我家南边的三分地上的那个高土堆边放下,然后我坐到卜篮里等母亲回来带过来买回来的玩具青蛙。后来,母亲从街上回来了,在经过高土堆边的时候,母亲意外的看到我竟然没有在家看门反而拿着卜篮坐在家南边三分地的高土堆边。就在母亲生气的还没说话之前,我首先问母亲玩具青蛙在哪,母亲生气的呛了我一句说要什么玩具青蛙,并严厉的责问我为什么不在家看门,为什么不在家看门反而跑到土堆这边。我怕母亲再次打我,我就胆战心惊的拿着卜篮跟着母亲回家去了。我忘了那次母亲是否打我,也许只是叫我跪在屋子里忏悔吧。
那时姐姐在念小学,哥哥成天偷溜出去玩,以后的时间里,母亲只要一去街上买菜,就会把我的哥哥和我锁在家里的锅屋里,然而,哥哥却想法设法逃出去,是怎么逃出去的呢?是这样逃出去的,那时,锅屋东墙上有一个小窗户,哥哥从那个小窗户钻出去,而我却钻不出去。记得有一回,通济河的西泊岸边有许多人在放风筝,我透过锅屋的窗子往外望去,风筝在天空肆意的舞动,然而我和哥哥却被母亲锁在锅屋里,哥哥偷溜出去了,而我却走不了,当时,我非常想去泊岸边看那些人放风筝。
当我在七岁那一年,母亲带着姐姐和哥哥以及念一年级的我搬去南河岸村的一户人家暂住了一段时间,那户人家是母亲在八滩教堂认识的,那户人家的阿姨也信耶稣。与在家里时候一样,母亲只要一去街上买菜,就会把我和哥哥锁在暂住的那里。那户人家的家里有一个围墙,围墙的西边有两扇大铁门。母亲去街上买菜的时候就会把大铁门锁住,我和哥哥就出不去了。然而哥哥却把那户人家的围墙南边的砖头敲掉了几块下来,又把那敲出来的围墙拾掇拾掇,直到可以顺利钻过去。我和哥哥就这样在母亲去街上买菜的时候偷溜出去玩了。然而我每次和哥哥偷溜出去以后就会提心吊胆的,害怕母亲回去以后发现我和哥哥偷溜出去玩就又要打我了。哥哥却从不会提心吊胆,哥哥从小到大总是在叛逆着母亲,而我却不能,我从小到大几乎不敢背叛逆着母亲,因为我的心里总是以母亲为重。在南河岸村暂住在那户信主的人家半年左右,母亲就又带着姐姐和哥哥以及念一年级的我回去北河岸桥南的河西边的家里去了。

幼儿园小孩子、想怎样来就怎样

到我六岁的时候,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去念幼儿园了,我那时所念的幼儿园并无小班中班大班之分,笼统的就是幼儿园,只要念完幼儿园一年,第二年就直接进小学一年级了,故此,那时,念幼儿园的小孩子大多都是六岁的样子。进幼儿园的第一天,有些小朋友因为从没有离开过家长,于是在幼儿园里大哭大叫的,然而我却很平静,没有因为母亲不在身边而有所哭闹。那时,北河岸村和南河岸村的小孩子多数在圩北小学念书,八滩街上的小孩则多数是在街上的小学上的学。如今,圩北小学早已没有了,只剩下一些建筑,后来的人也不再知晓,那里曾有一个小学。
那时,在我才去念幼儿园的时候,圩北小学还没有建好,因此那时的我就与其他的小朋友在一户姓孙的幼儿园老师家里上课,当时,我一进幼儿园不久,那个姓孙的幼儿园老师就开始教我们这一群小朋友唱歌跳舞了做游戏了,记得那时,在那个姓孙的幼儿园老师的家里上课的时候,老师叫我们这群小朋友上课不准说话,坐在凳子上的时候要规规矩矩,双手必须反背在后面,坐的时候腰板要挺直。
记得那时,有一个叫潘长林的小朋友,他坐在我的旁边,在一次上课的时候,潘长林握着拳头比划作握剑的样子,然后一拳头打到我的肚子上,当时我觉得潘长林把我打疼了,于是我反击一拳,打在了潘长林的肩膀上,潘长林哇哇的哭了起来,那个姓孙的幼儿园老师询问何故,潘长林就说我打他,结果那个姓孙的老师就打了我一耳光,当时的我看那姓孙的老师冤枉好人,于是我就气不过的对那姓孙的老师说是潘长林先打我的我然后才打他的,结果那个姓孙的幼儿园老师训斥我说,说我打了潘长林就说我不对,并且叫我向潘长林道歉,当时的我在那个姓孙的老师的教育下于是就向潘长林道歉了。潘长林就不哭了。当时我在想,潘长林哭一定是假装的,我的肚子被他一拳打的那么疼我都没哭,我那么轻轻的打了他一下他竟然装模作样装哭,还哭出眼泪,可见,小人就是小人,当你没有智慧并意气用事的时候,就会落入小人设下的圈套,危及己身,故此,若是一心想着意气用事报复报仇,结果就会难免中了敌人的圈套。切记,切记,在受到委屈的时候,先想到的事情可不是报仇和报复,恐怕如此的话就会有理也说不清喽。
当幼儿园放学以后,同学的小朋友们或是被父母接走,离的近的就三两成群的结伴而走,当时的我与多数小朋友一样,放学的时候是母亲过来接我回去。后来,圩北小学建好了,我们当时那一群小朋友就到圩北小学的幼儿园教室里上课去了,教我们的还是那个姓孙的老师,还有一个弹钢琴的老师,那两个女老师要么就是教我们这群小朋友唱歌,要么就是教我们这群小朋友跳舞,再么就是教我们这群小朋友玩游戏,讲故事。那时,我们这群小朋友得到奖励的时候不再是红纸扎的那种小红花,而是那种撕下来贴在奖励纸上的小红花贴纸,如今的幼儿园老师多是用这种小红花贴纸奖励小朋友。
记得,那时,姓孙的那个老师按照幼儿园的教学课本给我们这群小朋友讲了书里的许多故事,又教我们这群小朋友学拼音,写汉字,到了幼儿园下半学期的时候,我们这群小朋友就学会写许多汉字了。那个姓孙的幼儿园老师又教我们背课文,记得在进到圩北小学念幼儿园的下半学期时,姓孙的那个幼儿园老师总会采取一种授权分权的方法让先背出课文的小朋友拿着小红花贴纸去给别的小朋友发奖励,别的小朋友在背课文的时候就到那个先背出课文的小朋友那里背课文,由先背出课文的小朋友根据背课文的情况决定是否颁发小红花。有不少次,当时我就是那个先背出课文的小朋友,其他的小朋友就经常在我这边来背课文,那时我就根据各小朋友背课文的情况来决定是否颁发给他们小红花贴纸。记得有一次,一个叫毕义婷的女孩子,她到我这边来背课文,背完课文以后我觉得她背的不好,于是就不发给她小红花贴纸,结果那个女孩子就哭了,要是如今的我看到女生哭泣的样子,八成会怜香惜玉起来的,可那时小,不懂得爱护女孩子,结果那个女孩子第二次到泪流满面的到我这里背课文,当她背完课文以后明明是已经背出来了,可我偏说她没有背达到要求,结果那个女孩就哭着找姓孙的那个老师,姓孙的那个老师叫我把小红花贴纸给那个女孩子,我就心里不情愿的把小红花贴纸撕下一张给了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才收住了哭泣的感情。当时我的心里是这样想的,既然是你这个老师授权给我的,那么怎么决定就是我的事情,你来干涉我的决定做什么。那时我觉得我幼小的尊严在那个女孩子面前受到了侮辱。我当时的那种心里大概就是如今一些在当官的过程中按着自己的性情置公正为不顾并为所欲为任意妄为的当官者的写照吧。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