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
共2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7051 回复:18

主题:[其它]渭南娃杜强又出新作

楼层直达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渭南娃杜强又出新作


渭南娃杜强又出新作
渭南市临渭区集贤村杜强的非虚构故事《生死巴丹吉林》,近期已经确定将改编为电影。
这是继《太平洋大逃杀》《黑帮教父最后的敌人》之后,ONE实验室团队作者在非虚构故事影视改编方面的又一次尝试。将执导筒的娄磐相信,它将会是一部动人心魄的作品
预计明年开机:
混合探险、青春、黑色幽默类型


《生死巴丹吉林》讲述两名大学生无后援、无补给,徒步穿越中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最终一人死亡、一人生还的故事。作者杜强进入沙漠,根据大量采访,重现了他们12天中断水、暴晒、绝望与死亡的经历。
作品当中既有青年人躁动昂扬的气息,也有困守沙海的残酷细节,令许多读者感到揪心震撼

杜强在《生死巴丹吉林》中用感官丛林来形容看似空无所有的沙漠。他也确实写出了感官丛林的感觉,该作品的编辑、ONE实验室负责人林珊珊说,包括独特的沙漠体验、当事人濒死时的幻觉等,这部分采访挖掘得很出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1
无疾先生 威望 +1 2017-10-08 赞赏。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0-08 13:24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0-08 13:25
      
                                                生死巴丹吉林
                                                  作者 | 杜强
                                   编辑 | 林珊珊 事实核查 | 刘洋
                                                       〈一〉
在巴丹吉林,热情慷慨地对待远来的陌生人,有时并不能算作美德——这片4.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半个浙江省大小的沙漠之中,只居住着24户放养骆驼和山绵羊的牧民,他们有时花上十天时间才能找到一头家畜,旅行者的突然出现,更像对他们自身的一种宽慰。
至少在早些年是这样。因为从2003年奥地利人布鲁诺•鲍曼徒步穿越之后,一批又一批的冒险者和糊涂蛋开始钻进巴丹吉林,有时从额济纳河东岸,有时从孟根布拉格,他们背着沉重的行头,像吃了鸦片一样晃晃悠悠地朝沙海走去,折磨自己长达数天之久。有一回牧民在自家牧场照料骆驼,沙丘背后突然冒出个全身赤裸、肌肉干瘪的男人,说自己徒步穿越沙漠,带的6小瓶水耗光了,丢弃行囊狂奔出来,想讨点水喝;或是趁牧民不在家,徒步者潜进他们的厨房,生了火做了饭,最后留下一张字条。不管乐不乐意,每年总有那么两三次。
牧民们当然也知道“挑战自我”一类的说法,但始终不能心悦诚服地接受那些蛊惑了旅行者的不清不楚的理由。“吃饱了撑的”,他们说着,还要用手指点点脑袋。开车经过沙漠入口,牧民偶尔会遇见他们,停下来打听一番要去哪里、带了多少水,碰到明显鲁莽的就拽他上车,坚决不让进去。
“纯粹就是自残嘛。”牧民范永明师傅开辆破烂的老北京吉普,载着我去往他位于沙漠深处70公里的家,一脚油门踩下去,吉普车疯了似的蹿上三四十米高的沙丘,还没怎么停留,又被发动机拽着呜呜地冲了下去,“那些觉得自己很能行的,根本不知道沙漠怎么回事。”
然而2015去年5月中旬的时候,范永明师傅却没有阻拦潘家磊和张子程。
那时他收到微信,对方打算“无后援、无补给”从古日乃徒步进入沙漠,由北至南穿越无人区,最终到达必鲁图峰,直线距离124公里。范师傅告诉他,顺利的话8天可以穿越。对方又交代,如果到27号中午12点没有主动联系,请范师傅帮忙报警。“当时看潘家磊的微信头像,留着短发,很成熟很强悍,以为是‘一头强驴,’”他说,“谁能想到是个95年的孩子。”
范师傅50岁上下,从小在沙漠中放牧,脸上带着风沙的痕迹。他的家在巴丹吉林深处的青海子,靠近沙漠最高峰必鲁图峰,很多徒步者都选择那里作为穿越的终点。范师傅几年前开起了客栈,有时也兼职做导游。
那天下午,范永明把潘家磊和张子程的穿越计划告诉了另一位牧民徐守虎,他听后随口说了句,“死定了”。
“赌一把”
2015年5月16日,从长春飞往包头的飞机上,吉林建筑大学学生潘家磊和张子程坐在后排的位置上。潘家磊睡着了,梦见自己拨开草丛,一条蛇猛地蹿起,露着尖牙扑向他的眼睛。惊醒时,飞机正在剧烈颠簸,他联想到了血光之灾,“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反正就觉得不吉利”。他看看身边还在熟睡的同伴张子程,感到一丝担忧。
这天早上出发时,潘家磊到对面的宿舍催促,发觉张子程的行李还没有准备妥当。张子程应该完全没有意识到此行的风险,他匆匆塞好装备,临了又带上了一叠英语四级试题,打算到沙漠中复习备考。
潘家磊青春气盛,在同龄人中显得特立独行,每当提到“酷”的事情,一双冒腾腾的眼睛总露出跃跃欲试的神采。高考结束后,他曾背着包走了遍川藏公路,又独自到雅鲁藏布江的山谷中徒步。去巴丹吉林时他的心态非常焦躁,急切渴望着成功。“我在学校组过一个户外社团,有人怀疑我靠这个赚钱,还说‘你到底做成过什么事情?’我本来在学校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很想用这件事证明自己。”
张子程的状态则更像一个“探险活动”的粉丝,他身材微胖,前额的头发剪出一条意欲张扬、实际上却十分规整的弧线,倒是跟他内敛随意的个性十分贴合。张子程信任和依赖着潘家磊,两人在吉林建筑大学认识时都是18岁的年纪,同班,又都热爱足球,渐渐熟络起来。刚入学那阵儿,潘家磊第一次带张子程到户外用品店,张子程看着满墙的冰镐问,“你玩这个?”那一刻他看着张子程,知道他“已经中毒了”。
在去往巴丹吉林之前,张子程主要的户外经验,是跟着潘家磊到长春最高峰大顶子山徒步,50公里重装,往返3天,虽然顺利完成,但张子程终究还是新手,潘家磊原本打算积累经验后再挑战难度更大的路线,但是“学生需要钱,我们不需要每次非要考虑成熟,就省掉了。”潘家磊说。
准备工作从三个月前就开始了,潘家磊要求张子程每天到操场长跑,为徒步备足体能,张子程时不时找借口,“今天太累了,让我打会儿游戏吧。”这种时候,潘家磊又没法真的像教练那样对待朋友。三个月后,他们终于等来学校运动会的机会,趁机溜了出来。
从飞机的舷窗望去,原先的绿色已经变成一片灰黄,潘家磊没有说梦到蛇的事情,只是提醒张子程找空姐多要些水。
作为徒步起点的额济纳旗人烟稀少,去往那里的4661次列车两天才发出一班,晚上9点22分他们从包头上车,一路穿过荒漠,十几个小时后再坐出租车到古日乃。潘家磊也说不上古日乃算是什么,说是个镇子,但是只有几户人家,“跟被原子弹轰过一样,看不到一个人影。”
抵达古日乃时,出租车司机吴少东禁不住劝说起这两位年轻的乘客,“哎呀,娃娃,你们看看就行了,里面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看头的,在远处看看就行了,价格也好商量,现在回去,我给你便宜一点,按一半算。”
潘家磊冲着窗外荒凉的戈壁竖了一个中指,他告诉司机,“我们没问题的。”
站在沙漠边上是17号下午4点,迷茫之感忽然涌上潘家磊心头,“往那个方向看,全是空的,进去之后,真的是回头都很难了。”他看看张子程,心里突然有一点儿没底了,“总觉得会不会是一个错误?会不会拖累他?他会不会拖累我?”
张子程倒是显得信心满满。这次巴丹吉林徒步,从路线选择到前期准备都由潘家磊一人完成,“张子程觉得只要跟着走就可以了。”
古日乃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西北,必鲁图峰则在东南部绿洲密集的地带,徒步者一般会在出发后朝东南偏北方向行走5天,到达哈尔沙腊勒吉,那里有一口胡杨树枯枝覆盖着的水井,修整后再继续向南行进。这条成熟路线不仅可以中途补水,而且避开了横亘在后半程的一座座大沙丘。但潘家磊和张子程选择了一条几乎没有人走过的路线:在古日乃和必鲁图峰之间打一条直线,经过平缓沙地和无人区的中等沙丘,最后横穿高大沙丘地带到达终点,路程大大缩短,但对体力要求更高。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10-08 13:38



图 潘家磊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10-08 13:40
莽撞轻率的迹象几乎马上就出现了。潘家磊和张子程各自带了20升饮水,原本打算每天行进16到20公里,等到饮水耗尽,负重也会减轻,到时甚至可以一路跑到最近的海子。结果第一天走了7公里,第二天9.3公里,晚上清点时,张子程已经消耗了9升水,饮水消耗一半,但路程还有6天。
白天的时候,张子程不断要求休息,走五六百米就停下来,他觉得65公斤的背包太重了,每次休息都要把包卸下来,负重80公斤的潘家磊则在一边等着,非常焦虑。
事后潘家磊回忆,第一天中午他就对张子程说,“要不我们就此打点吧,我用GPS把你送回去。”张子程想了一会儿,“那你当初干吗把我带进来?你要相信我,我可以的,我肯定会赶上你,毕竟我们花了那么多精力去准备。”
潘家磊回忆,“我看着他的眼神,不忍心让他放弃,而且往回撤的话,必须跟他一起撤离,那时我就不一定有信心再走了,很不甘,我甚至考虑撤回去之后别人对我的看法,跟别人说‘我要去远征’,三天后回来了,很没面子。我对他说,‘我相信你,我们一起把它完成。’”
潘家磊说,张子程还是控制不住饮水,“他就像一个儿童,趁家长不注意就偷吃一口糖果。这个事情我能做什么?我提醒他要控制,但是那种欲望真的很可怕。”进入沙漠的第二天晚上,情况的失控已经非常明显,潘家磊意识到,“要么跟他一起撤退,要么我赌一把。”
人间地狱
如今牧民们已经很少在巴丹吉林徒步跋涉了。去往范师傅家,沿途要经过一处处海子,“我小时候上学也是走这条路,”范师傅指了指,所谓路,不过是一道消失在沙丘背后的车辙。“那时候牵着骆驼走三天,带着水和粮食,冬天不管有多冷,晚上找个背风的沙窝子就睡在冰天雪地里。”
车停在沙脊上,我下车朝旁边的沙坡爬去,太阳毒辣地照着,像一盏巨大的探照灯顶着额头,迈上沙丘的每一步都倒退回一半,靠近顶部时,大腿开始颤抖,沙子却愈发松软,像在攀爬一堵面粉堆砌成的矮墙。下来时后背已经湿透,范师傅问我,“你现在知道潘家磊和张子程当时是什么感觉了吧?”
潘家磊很清楚沙漠中的炎热,但他没想到5月底就已经是人间地狱:眼前是金色的一片,舌头、嘴唇、喉咙,跟着了火一样,每呼出一口热气,像是血要喷出来,身体的水份都跟着飞走。你永远都觉得有东西粘在身上,手上黏乎乎,脖子里一层碱,只有登山鞋让沙子磨得非常干净。
继续赶路时,张子程不停地问潘家磊走了多少,他以为走了一公里,实际距离可能才五百米,“那样很打击人”,潘家磊说,不能再等下去了,他有意拉开几十米的距离,每隔一段时间用登山杖在沙地上写下“50公里”、“51公里,加油!”后来就开始善意地欺骗,有意往少了说,告诉张子程“再走一公里,我们凑个整数。”
沙漠里不时刮起大风,感觉人都要飘起来,他们逆着风一步步跨过沙丘的纹路,“像是走在怪兽的大肠上”。沙脊看着就在眼前,可怎么走也走不到,只有沙子像瀑布一样从前方倾泻而来,打得护目镜啪啪响。
第四天下了雨,其实只是一阵阵水汽,像雾一样打湿了冲锋衣,衣服折出一个角,水会流在里面,潘家磊和张子程就在衣服上一遍一遍地吸,抱着对方的背包舔。
第三天和第四天,他们分别走了16.6和22.7公里,饮水也控制住了,第四天一整天,张子程只消耗了不到两升,两人心里轻松多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说起女同学,也挖苦自己,发誓走出沙漠后一人买一个西瓜,冰的。他们还在沙地上发现一片饼干包装纸,人类的踪迹让人安心,随即有点失落,“没有凸显自己的牛逼”。
然而,五月下旬的内亚地方不会无缘无故地降雨,夏初的一场雨往往预示着干热即将统治沙漠。巴丹吉林的年降水量只有50毫升左右,是整个内蒙古光照最强烈的地方,夏季沙漠表面温度可达到70度以上。
降雨后的那个白天热得没法行走,他们只能就地刨沙:找一处沙坡,用手朝底下挖,深处的沙子比表面凉,脱了衣服,把冰沙扑在身上,或者挖个沙坑,到膝盖那么深时,很本能地就先把脑袋塞进去。沙子质地松软,一边挖一边塌,潘家磊感觉耗尽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真的是崩溃啊,你必须得挖,不挖活不下来。张子程非常狂躁,甚至出现幻觉,告诉我他看到远处有一个人。”
沙漠中气温变换极快,等到太阳落山,整个沙地瞬间凉下来,他们赶紧收拾背包,准备走夜路。那时候距离必鲁图峰还有50公里,开始进入大沙丘地带,沙丘平均高度超过150米,只能爬到顶上再翻下去——如果选择绕行,则要多走十几公里。而此时张子程只剩下1升水,潘家磊大约有三3升,只够一天饮用。
经过一个沙窝时,潘家磊发现植被非常茂盛,他们想挖挖看有没有水,一个多小时后,坑底有了湿润感,可挖出水还不知要耗到什么时候,只好放弃,继续走。
夜晚的巴丹吉林笼罩在明亮的星空下,空气清凉澄明,一条银河从北到南贯穿而来,即使不使用头灯,沙丘的明暗也足够他们认清地表。没有对话,思维也近乎停滞,头脑中只有登山鞋踢踏沙子的嚓嚓声。连续行走大约两个小时后,他们无法再忍受深重的困倦感,卸下背包,跌坐在脚下的沙坡上。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潘家磊躺在地上,一遍遍地问自己。
时间接近凌晨,上弦月从远处的黑暗中升上来,沙丘投下一片片暗淡的影子,阴影不及处,两串脚印清晰可辨,歪歪斜斜地延伸到潘家磊和张子程的身下。在这4.7万平方公里的沙漠里,只有他们两人清醒着。张子程小声问潘家磊,“你觉得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就在他们半睡半醒的时候,天边突然闪过一道亮光,“猛地闪了一下,照出沙丘黑色的影子,接着是巨大的爆炸声,整片山往下滚,远处的曲线开始抖动,近处的沙丘也跟着抖。那一刻像坐在贵宾席上,观看一场宏大的宴席,感觉我们坐着的地方也即将慢慢地陷进去。”眼前魔幻的景象在潘家磊心里引起无法形容的恐惧感,他喊了一声,“陨石啊。”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10-08 13:49



图 2015年5月17日拍摄的巴丹吉林星空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10-08 13:50
断水
5月22日上午,范师傅当时正在家中忙着些零碎的活计,他接到一通电话,政府通知牧民,在巴丹吉林沙漠里即将进行一次武器试验,所有人必须在23日下午三点前撤出。范永明立刻想到了潘家磊和张子程。
依据经验,范师傅大致清楚徒步五天应该到达的位置,他扔了一件矿泉水到吉普车上,临走前又带了一个西瓜。五六个小时之后,他进入远离居民点的沙漠地带,开始沿着潘家磊和张子程的路线绕S型搜索。
“找人跟找畜生差不多。”范师傅说,小时候每到春天,牧民得到沙漠中寻找散养的一百多头骆驼,那个年代条件艰苦,没有汽车,又赶上骆驼掉毛,身体虚弱,只能徒步寻找,连续十天风餐露宿,却有可能一头也找不到。
那天,向北偏离路线20公里后,范师傅没有发现踪迹,折返回来向西南继续寻找。在无人区中行进,他脑子里始终惦记着车辆的状况,如果抛锚,他就得扛着两天的饮水像徒步者一样艰难求生。
折返数次仍然毫无线索,范师傅开车到策日格勒附近,问过巴图达赖书记,再向西南20多公里,问过金塔,都说没有人经过。向北行驶三个小时后,太阳已经落下。当晚寻人无果的范永明在野外露宿时,潘家磊他们正绝望地躺在沙坡上,见证一枚导弹的爆炸。
第二天清早,范永明到达中诺尔图,补充了汽油,带上更熟悉地形的老牧民杨宝山,向北一直开到距离古日乃只有70多公里的地方,再往前已经进入中等沙丘地带,范师傅感到困惑,猜测潘家磊和张子程可能改走了其他路线,那时汽油所剩不多,他掉头回了阿拉善右旗。
“后来问过才知道,我最远到达的地点其实离他们只有两三公里,如果再往前,或者他们走快一点,就接到他们了。”在吉普车上,范师傅跟我说起这次救援,觉得很懊悔。我们断断续续聊着,一路颠簸到青海子——一片掩藏在沙窝里的咸水湖,他的家就建在西南面最远的一棵杨树底下。范师傅出生在这里,长到可以上学的年纪才第一次走出沙漠,见识过外面的世界,又回到这里继承了父辈的生计。
范师傅解开屋后的铁丝围栏,准备从车上卸下薪柴,妻子呼喊他过去,眼前的景象让两人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上次离开时忘记关掉抽水泵的阀门,塑料管泄漏后,一条细细的水花喷溅在土坯墙上,屋子破了大洞,床铺全都泡在水里。妻子非常沮丧,范师傅却转过头对我开起玩笑,“奇怪了,有人在沙漠里渴死,我们家却遭了水灾。”
第六天,也就是见识过导弹之后的早上,张子程拿出剩下的最后三根香烟,插在地上,祈求“老天爷保佑”。但潘家磊记得,那天比前一天更热,就像两个小人儿困在微波炉里,耳边传来嗡嗡的声音,他多么盼望听到叮的一声,或者来个什么人一脚把插销踢掉。他们一边刨沙,一边想象着天边出现一朵云,盼它快点飘到头顶投下阴凉,但天上一丝云朵都没有。
张子程又一次中暑了,表情非常痛苦,不管潘家磊如何警告,他都大口地灌水,水喝光了,潘家磊递给他一瓶新的,并告诉他当晚只能喝那么多。但没多久瓶子又空了。
“那时自身难保,我真的很懊恼。”潘家磊说,好不容易挨到傍晚,沙地降了温,可以继续赶路了,但饮水已彻底耗尽,背包里只剩下几瓶藿香正气,很快也喝光了。潘家磊记得,断水那一刻,恰好刮起狂风,张子程别在背包上的英语习题被刮得散落一地,像是沙漠对他们的嘲讽。
如果继续按照原定路线,他们必死无疑,潘家磊在GPS地图中找到最近的海子,打好点,直线距离19公里,顺利的话一天半可以到达。
张子程提醒潘家磊留着水瓶装尿,“我知道尿太危险了,会加快死亡,但不喝的话又没有液体补充。”潘家磊说,那时尿液已经是深棕色,走了不远,他喝了第一口,难以忍受的苦涩。“张子程对水的渴望超过我的想象,他问我要过瓶子,把剩下的一饮而尽。后来一口尿我都不敢浪费了,吐出来我都得咽回去。”
白天已经空耗太多时间,晚上只能不停地赶路,“走得很困,倒下了就能睡着。我们互相打对方,‘不能睡,起来走!’一个要趴在地上睡了,另一个人就把他拖起来。”潘家磊说,“我实在不行了,我对他说我放弃了,张子程一巴掌就上来了,‘你不要放弃!’”
潘家磊后来才意识到,张子程有一种非常强的毅力,“这点其实比我强得多”。断水第二天的白天,张子程不停地刨沙,到下午一两点,他突然大喊“哇我找到水了!”潘家磊趴下一看,那里的沙子像从冰箱拿出来,非常冰凉,他立马拿出帐篷,外帐披出来盖在冰沙上面,相当于挖了一处水床,两人躺在里面,脱了衣服滚来滚去,一直待到太阳下山。潘家磊当时并不知道,“那是老天爷给的最后一次机会。”
晚上翻过几座大沙丘,天亮后,在一座200多米大沙丘的背风坡,他们发现了一些车辙印,看起来应该离开不久,潘家磊告诉张子程,“你看,这里已经有人活动,离景点应该不远。”
“其实我骗了他,”潘家磊说,“那里不是景区,车印说明已经有人来找我们,但这一带被找过,不再是搜索的重点区域了,而且车一来一回至少得两三天。”潘家磊说,休息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没有信号,但还是拨打了几个号码,打完又删掉了通话记录,“我不想显得懦弱。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有就完了。”
回复 引用
关注(183)|粉丝(298)
级别: 无为无级
金币:
30063
威望:
21300
发 帖 数:
50767
注册时间:
2012-02-2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10-08 13:53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7-10-08 13:15发表的:

渭南娃杜强又出新作
渭南市临渭区集贤村杜强的非 ..

赞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威望 +1
李兴书 威望 +1 2017-10-08 谢谢赏帖!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03

图 沙漠腹地,远处是张子程的身影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04
〈四〉

“等我找到水回来救你”
第八天早上,站在发现车辙印的大沙丘顶上,张子程一侧肩,将背包从坡顶扔了下去,带起一滩沙子,像雪崩一样越流越大,直到消失不见。
走下那处落差219米、坡度超过60度的大沙丘,耗去了他们半个多小时,到达坡底时,太阳已经升起,潘家磊开始刨沙,身体脱水愈发加重,皮肤受不了布料的摩擦,衣服穿不住,他和张子程都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
在沙坑里度过白天后,傍晚时潘家磊催促张子程赶路,张子程却告诉自己,背包不见了。
潘家磊事后反思,那里距离海子只有6公里,本可以弃包,赶到海子喝水,但GPS电池在张子程的背包里,他的包中只有废旧电池。
那面沙坡高200多米,宽超过两公里(面积相当于56个标准足球场),张子程自己先去寻找,到天黑也没有找到。潘家磊回忆,“他太累了,说‘你答应我要帮我找到包的,我休息一会儿,我想睡会儿觉。’我带着头灯继续去找,一直到凌晨1点,一无所获。”
潘家磊最后的力气耗费在那座大沙丘上,体力明显下降,肌肉萎缩,膝关节没法弯曲,视力也随之模糊,看不清东西,“我像四肢动物一样爬了回去,身体剧烈反应,没一会儿就开始干呕,我告诉张子程,不能这么等下去,必须有一个人到前面喝到水,他说,‘我喝水喝得比较多,脂肪又多,耗得起,明天我去。’”
凌晨两点左右,潘家磊觉得冷,他看见不远处有两个人站着说话,带着蒙古口音,“哎呀两个娃娃怎么这样?明天要不要办头七?到时车会来,把这个娃娃带出去,一个人多少钱合适?”潘家磊转了个身,含含混混地对张子程说,“明天有个车过来,你可以先坐会儿。”他看到身旁有个小店,哥哥买了瓶水,转过身想要递给他。
潘家磊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张子程怀里。
凌晨5点多,张子程带着GPS和潘家磊的手机、衣物,准备动身,“你要撑住啊!”他走出大概五百米后,又回头冲他喊,“磊哥,对不起你,是我拖累了你。我走得太慢,喝水喝得还多。你等我找到水回来救你。”
张子程离开的那天是5月26日,距范永明第一次寻找又过去了三天,范师傅还是没有接到潘家磊的电话,他给汽车加满油,这次直接开到了自家所在的青海子,依然没有踪迹。
27日上午,临近潘家磊所说的最后报警时间,范永明爬上巴图达赖书记家附近的大沙丘,手机的语音信箱提示有三次未接来电,回过去,对方是潘家磊的朋友叶永盛,范师傅告诉他,会尽快组织车辆再次寻找。
范永明打电话给朋友徐守虎,让他想办法借两台GPS,给车子加满油,再准备6个30升的桶装汽油。这次他的计划是绕过巴丹吉林沙漠,开往300公里外潘家磊出发的古日乃,按照他们的方式在古日乃和必鲁图峰之间打出路线,沿着直线寻找。
到达古日乃后,范永明四处打听,牧民们都没有见到有徒步者经过,找不到从古日乃进入时的具体地点,也就无法确定实际的路线。他打电话给张子程的姐姐,她求助兰州市登山协会的马主席,设法找到了当天将潘家磊二人从额济纳旗送到古日乃的出租车司机。
额济纳旗方圆数百公里只有几个出租司机,吴少东是其中之一,他告诉范师傅,下车的地点,叫古日乃嘎查。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43

太阳落山
[font=&amp]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49
〈五〉
“完了,哥们你挂了”
夜晚时分,静谧与肃穆降临在范师傅的青海子,耳畔只有蟋蟀的鸣叫和偶尔刮过的风声。我忽然明白,沙漠看似空无所有,实则是感官的丛林,它抽离了造作的干扰,只留下连绵的沙山和变幻的天象,空旷中充溢着光影和浑然天成的曲线,以强烈的通感令人联想起一切茫无边际的事物,比如逝去的时间,比如人性当中的晦暗不明。在当今安闲的旅行者出现之前,一代代的劫掠者、朝圣者,早已发觉了沙漠的奥秘,并怀着各自的目的向深处隐去。
透过窗帘,我看到范师傅坐在厨房昏黄的灯光里,露出苦涩的微笑,一动不动地看着妻子。因为毁掉的土坯房,她正暗自垂泪。
范师傅告诉过我,他的祖辈从甘肃迁居到巴丹吉林,几代人定居于此,过着与旅行者们截然不同的生活。巴丹吉林南部曾经住着五六十户牧民,近些年都已陆续迁走。许多个夜晚,游客站在客栈前的沙地上,感慨星空的壮美,他们在这片穷荒极北的沙漠所经历的新奇,对范师傅来说就是生活本身。他并不理解他们,但当他们在充满抒情和自我陶醉的旅行文章里提到自己,范师傅又感到很满足。
出发的时候潘家磊也曾问过张子程,“你为什么要去沙漠?”张子程说,“不就是回去能多个谈资?让人觉得很厉害。”潘家磊觉得不仅仅是这样,他能够体会在荒野中遗世独立、走向内心的意味,但最终还是不知道要找寻什么。
张子程离开后的白天,潘家磊睡得太深,突然饿醒了,恍惚间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天空仍旧烧着一股烟,他继续刨坑,实在刨不动了,便顺势往旁边的荆棘类的植物上面一躺,立刻感到火辣辣地疼,但跟暴晒比起来,“真是舒服多了”。
潘家磊想起还有半包燕麦,于是在水杯里尿了尿,“只有一点点,放在地上还怕洒了,拢拢沙子放稳,燕麦倒进尿里,用手指头搅一搅,想想别的事情,喝下去了。”他又拿出五十克的压缩饼干,但食管已经黏住,边吃边吐,吐了之后再咽下去。他想到张子程,“他应该已经喝到水了,说不定整个人躺在水里。”
周围能找到的植物潘家磊都吃过了,灌木上结着一种绿色的果子,四个瓣,吃完舌头发麻,跟石头一样硬。他想吃自己的粪便,但已经好几天没有排泄,动物的粪便里可能有水,拿来一看,特别干。许多小蜥蜴从周围爬过,他想抓住它,把血吸出来,或者干脆直接吃掉,但它们跑太快。他吃屎壳郎,没有肉,咬着都很费劲,更不可能有水。刨沙时有一条蛆虫爬到手上,“我最恶心这种软体动物,我思维很迟钝,这是什么东西?应该是蛆。要不要吃?想了很久,我觉得自己应该保留一点点人性。”
潘家磊做了一份红豆粥,大碗,冰的,坐在老家门前的木桩上,一个男孩拿着塑料勺子,挖不动,打翻在地,这时姐姐来了,给了一毛钱还是两毛钱,说“你去买糖,不要哭了。”转念察觉,这不过是头脑中的幻觉。
潘家磊闭了眼,心里有个声音,“完了,哥们你挂了。”他感觉自己像关机了一样,很怕睡过去醒不来,逼着背《岳阳楼记》,一个字都记不起,想背首诗,诗也背不出。“很绝望,濒临死亡的时候竟然记不起任何事情。”
潘家磊甚至回忆不起自己在最后的沙坡下待了几天。沙漠中的日出和日落无法分辨,他以为自己昏睡了一整天,其实可能才熬过两三个小时。时间已经彻底错乱了。
随身的背包里有支录音笔,有一刻他觉得应该录一段遗言,如果真发生事情,他们发现了可以听听。但他立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一定没有事,我一定可以。睡一觉吧,醒来之后,前面的都不算。”他不停地告诉自己,“我的求生,从今天开始算,算48小时。”
高中毕业后徒步去西藏,潘家磊在拉萨的天堂人客栈认识了大他好几岁的女朋友,潘家磊想给她一个家,为此做了很灰暗的事情,女友不愿意他这样,来沙漠之前吵得很凶,“我想忘了这些事,我真的没想起她。”
很多人的面孔从他头脑闪过,甚至多年不见的人都会出现,潘家磊想要回去之后,跟认识的每一个人吃顿饭,感谢他们,哪怕曾经很讨厌的人,那一刻他也怀念起跟他们吵架的日子。他想起父亲,希望以后挣点钱,跟老爸一起,晚上喝点酒。
幻觉和思维混淆在一起,随时睡着又随时惊醒。潘家磊度过了难熬的白天,以为晚上张子程就会带着水回来。他没有等到张子程,他不知道自己等了几个晚上。
独自求生的第一个晚上飘起了雨,潘家磊在沙地上挖了一个坑,铺好旅行帐篷,可第二天醒来,里面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也许有过,但很快蒸发了。
“我感到心脏很烫,要撑开了,想让医生给我胸膛来一刀,想贴在沙地上降温,但我没法翻身。干呕,伴着咳嗽,整个骨架都要震散了,骨头往里缩,下颚打不开,正变成一具干尸。”潘家磊感到死亡正在迫近。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响动,像是汽车,“嘿,幻觉都这么严重了”。他抬眼望去,虽然视力已经很模糊,但是真的看到两个点在移动,他吹哨求救,拿出防潮垫,想挥舞它,刚站直又立刻跌倒。车竟然停了下来,潘家磊以为听到了哨声,结果汽车转个
弯又开走了。
“妈的,得晚点才能喝到水了。”他想。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51

潘家磊和张子程沙漠行程示意图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52
〈六〉
最后的电话
后来潘家磊对着GPS数据才搞清楚,第一次看到汽车的时间是5月28日的早上,进入沙漠的第11天。
那时范师傅已经在古日乃嘎查70公里处大沙丘的背风坡,发现了两个人的脚印(之前的痕迹全都被风沙掩盖)。潘家磊听到汽车响动时,范师傅正循着足迹开下219米的大沙坡。范师傅心里很紧张,踩着刹车,顺着坡度落下,又在中间遇到大灌木,紧急转了弯。另一辆车上的徐守虎不敢开,换了导航员朝勒门驾驶,自己一步步走了下来。潘家磊看到车辆停下,其实是在等待徐师傅。
在下坡位置和潘家磊之间,凸起着一道沙梁,再加上引擎巨大的噪音,他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错过潘家磊后,搜救车又向南行驶了20公里,再也找不到踪迹,直到10个小时后,他们决定返回最后发现脚印的地方。
“哎哎!”开在前面的徐守虎突然叫起来,他看见沙坡上四处散落着衣物和帐篷,一个全身赤裸的人虚弱地挥着手,好几次想要站起来,每次都跌倒在地。
车开上沙坡,徐师傅问他,“姓潘还是姓张?”
“姓潘。”
“巴丹好玩吗?”
“我觉得还不错。”
“下次还来吗?”
“来。”
徐守虎和朝勒门看到潘家磊已经晒得和沙地一般颜色,脸颊塌陷,手臂摸起来像根枯树枝,他们拿出水,倒了一瓶盖,递到潘家磊嘴边,他呡了,第一次感觉到水是有滋味的。
找到潘家磊后,范师傅又往北面一片泛白的盐碱地开去,张子程不在那里。
潘家磊指了指张子程离开的方向,两台车开始在附近搜索,在几百米外找到一双登山鞋和一条裤子。范师傅开车上了沙丘顶部,远远地看到沙窝里散布着黑色的物品,下去找到了更多衣物和脚印,仍然没有人。
走到衣服南面三四十米处的几丛沙拐枣附近,范师傅终于找到了张子程。他全身赤裸,仰躺在沙坑里,右手举起,握着沙拐枣的枝桠,全身已经晒得和沙地一般颜色。范师傅叫了几声,张子程没有应答。
那天离开潘家磊后,张子程脱掉了裤子和登山鞋,翻过又一座两百米的沙丘,下到底部后,在沙拐枣中挖了坑,躺在里面再也没有起来。在最后的时刻,他用手机拨打110和潘家磊家人的电话,可那里没有信号。
范师傅返回来后,潘家磊看到车上没人,已经猜到了结局,他没敢多问,“害怕知道我有更大的过错,自己受不了。”
回复 引用
关注(148)|粉丝(150)
级别: 苍生崇拜
金币:
2458
威望:
3459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28
注册时间:
2011-03-04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10-08 14:55

黄色线左上端是潘家磊求生地
右下端是张子程死亡地[font=&quot]
来自谷歌地球截图[font=&quot]
回复 引用
下一页 »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
«12»
共2页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