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6001 回复:0

主题:宋婷·凝固了的眼泪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金币:
18
威望:
100
发 帖 数:
2
注册时间:
2017-06-05

宋婷·凝固了的眼泪


除夕之夜,街道上灯火通明,一簇簇五颜六色的烟花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呼声开在空中。鞭炮声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家家户户的餐桌上都堆满了琳琅满目的食物,冒着热气,透着幸福的气息。
离市中心不远的一栋郊区的别墅里,一位老人坐在餐桌前等着儿子们的归来,桌上有大儿子爱吃的糖醋排骨,二儿子爱吃的酸菜鱼,小儿子爱吃的香辣虾。饭菜已经热了三遍,看着渐渐息下去的热气,老人叹了一口气。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撕碎后扔进垃圾桶里,残缺的纸片上露出三个不完整的字:癌症晚。


老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目光落在对面墙上一幅破旧的油画上。那是大儿子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那时候大儿子才上大学,为了买老人喜欢的油画大儿子兼职攒了好久的钱。搬了好几次家老人都舍不得扔,一直带着它;老人又抬头看了看那个镶着金边的欧式风格的大吊灯,老人只不过说了句:家里要是能有这样一个欧式的吊灯该有多好。装修这栋别墅的时候二儿子和小儿子就买了这个吊灯装在客厅中央。老人细细端详着客厅的每一件物品,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这一桌子饭菜上。无耐的长叹一声,老人默默的走到窗前。
夜幕已经降下来,烟花此起彼伏在夜幕的映衬下格外美丽。倒计时已经开始了,她隐约能听到市中心广场人们倒计时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欢呼。老人转身看了看已经没有了气息的饭菜木木的说:他们答应过我要回来的。


又是一声长叹,老人走回卧室“哐”的一声关上了门,也许是因为老人用力过猛,那关门声在房间里久久不肯退去。
老人静静的躺在床上,她依旧能听到窗外烟花鞭炮的声音,隔着窗户都能闻到幸福的气息。一颗颗透明的液体从老人脸颊悄无声息的滑落,滴在枕上溅在心里,一滴又一滴。没有知道她眼角划下的液体,就如同热闹的都市忽略了这栋别墅一样,陪伴老人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死寂。
当新一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老人没有起床,她就那样躺着看着窗外。没了叶子的树木显得有些鬼异,阳光透过光秃秃的树枝冷冷的撒下来,乌鸦忘了今天是大年初一,站在树枝上拼命的叫着。老人缓缓的做起来,她很累,胳膊都没有力气抬起来。她就那样呆呆的坐着,过了很久,她慢慢的拉起床边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大儿子的电话。
“儿子啊!”老人清了清嗓子“今天是初一,妈想让………………”


“妈!您别急”大儿子打断了她的话。“我正在给客户家送礼,谈成了这笔生意您以后就等着享清福啦,要什么有什么!就这样啊!回头我打给 您。”
老人定格在那里,嘴角上扬着还打算说未说完的话,电话就已经断了。她缓缓的滑下去缩进被窝里,半年前大儿子告诉老人等到过年了就会回来,为着这一天老人一直在等待着。如今,大儿子又一次食言了,是啊,不知什么时候大儿子就已经说话不算数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几多乌云慢慢的飘过来挡住了太阳,时钟走了一圈又一圈。不知过了多久,老人又一次爬起来。这次她显得更加疲惫了,她面色苍白,头发凌乱,嘴角上还有裂开的快要掉的皮。她又拿起了电话拨着号码,每一个动作都停顿很久,仿佛每一个动作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喂!妈”二儿子把声音压的很低“您怎么现在打电话啊?我在开会呢,您有什么事先打给三弟,我闲了回过去!”
嘟……嘟……嘟……
老人还未张口电话就已经挂断了她呆呆的愣在哪里,脸上有温热的液体划下。老人的眼前浮现出以前大年初一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场景。那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但她每天都很快乐,三个儿子每天都会“烦”她。 她莫名的笑了,不知是讽刺是嘲笑还是无耐。 现在什么都有了,可是…………
老人想了很久很久,那时候最嘴疼小儿子了,小儿子最乖他肯定会听她的话。想着想着她就拨通了小儿子的电话。这一次不等儿子开口她就说话了:“儿子,妈想你了!回来看看妈好不好?”老人的声音带着祈求。


“妈!看您又闹了是不?怎么跟小孩子似的,中秋节不是刚见过吗?我在美国……”
“啪”的一声老人将电话扔了出去,打断了小儿子的话。
老人的身体颤抖着,她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由白变紫再变黑,透明的液体顺着眼角一涌而出…………
大片的乌云飘了过来,天空变得阴霾,风夹着枯黄树叶怒吼着哀嚎着,乌鸦在树上站成一排一声接着一声的悲鸣。窗内,老人的眼角挂着凝固了的眼泪。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