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567 回复:0

主题:[百姓呼声]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农民的无奈

楼层直达
关注(18)|粉丝(5)
级别: 名动江湖
金币:
55
威望:
118
发 帖 数:
203
注册时间:
2012-07-29

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农民的无奈


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农民的无奈


从2014年起,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以“刘光梅为代表的村民”向网络及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关于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原村支书贺忠和原村主任杨建军涉嫌贪污生态移民搬迁扶贫补助款等问题的联名举报》材料,为什么有关部门在对待这件事上不实实在在去调查处理呢?是村长与村书记官太大呢?是姚店镇、宝塔区、延安市某些政府官员参与其中的吃喝、收礼?还是参与了分红?村民是不得而知!只不过举报来举报去,看不到最终解决的希望!
举报人刘广梅(女、汉族,系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村民,联系电话:15991521069)与村民何世锋、刘玉兰、李斌生、何世清、沙文林、何建兵、何世平、何小锋等人实名举报“贺忠(原村支书)、杨建军(村主任)的有关问题,事实与理由有如下六个方面的大问题(网上有举报材料):
(1)、贪污千村生态移民扶贫开发补助款,(2)、被举报人贺忠和杨建军贪污扶贫救灾补助款,(3)原村书记贺忠贪污“修水塔费”(4)、 借“贷款、假名等取款”的贪污问题,(5)、原村主任杨建军贪污集体资金6.26万元,(6)、贺忠和杨建军贪污甘谷驿油矿征用散岔村占地和安置费、补偿费和赔偿费上百万元。
请问:为什么贺忠和杨建军贪污这么多钱,不退还贪污款?刘光梅无奈地说:“我们2015年5月份直接到中纪委反映问题,并得到批示;回到延安市,有关部门至今不认真处理。有人甚至连中纪委的权威都不放在眼里!难怪‘像贺忠与杨建军这样的村官能一手遮天,在村里横行霸道16年,村民敢怒不敢言”。
我们常说: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但是当主人(村民是人民中的一员)利益受到损害时,公仆们是否能体会到村民们的无奈呢?
期待……
2017年9月3日
附:
关于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原村支书贺忠和原村主任杨建军涉嫌贪污生态移民搬迁扶贫补助款等问题的联名举报
举报人:刘广梅,女,1966年02月12日出生,汉族,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村民,身份证号:612601196602124628,联系电话:15991521069。
何世锋:身份证号:612601196601384614,电话:15991121597。
刘玉兰:身份证号:612601196503114643,电话:13468580436。
李斌生:身份证号:61260119550101461X,电话:18729818544。
何世清:身份证号:612601196312094619,电话:13891129086。
沙文林:身份证号:610602196011084614,电话:15091256205。
何建兵:身份证号:612601197210054610,电话:13619112692。
何世平:身份证号:612601197309064616,电话:15991509012。
何小锋:身份证号:612601198703064619,电话:18791109112。
被举报人:贺忠,男,1958年出生,汉族,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原村支书,住散岔村。
被举报人:杨建军,男,1968年出生,汉族,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散岔村原村委会主任,住散岔村。
举报要求:1、依法追究被举报人贺忠和杨建军贪污罪的刑事责任。
2、依法追缴被举报人贺忠和杨建军贪污所有资金返还受害村名。
事实与理由:
一贪污千村生态移民扶贫开发补助款数万元;
散岔村位于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东北部属于白于山区,2001年被陕西省定为贫困村,2010年陕西省公示千村贫困人口搬迁工程项目村,2010年7月27日陕西省公示整村推进扶贫开发重点村,2011年初元龙寺乡并入姚店镇元龙寺社区;
2010年11月12日,宝塔区财政拨付会计结算集中管理姚店管理工作站10万元,启动散岔村“千村生态移民扶贫开发重点村建设”涉及散岔、川崖、张家沟三个自然村共93户311人,集中搬迁散岔村居住,由区政府整合项目资源集中管理整村推进推行公开公示和县级报账制,建房补助由区财政通过一卡(折)通直补到户。
1、2010年建收房押金:搬迁时,贺忠要求建房每间房交1000元押金,等建房工程完工后退还村民。散岔村共建平房147间,合计14.7万元押金被贪污,至今未退。
2、住房建设:由村民自己建设,根据《陕西省整村推进扶贫开发项目管理办法》、《整村推进扶贫开发实施方案》、《宝塔区扶贫移民搬迁实施方案》、《延安市扶贫移民搬迁工作实施细刚》之规定,由宝塔区每户补助5.5万元,增加延安市统一标准,省财政每户1.5万元;市财政每年每户补助2万元;宝塔区财政每户补助2.5万元,共计每户补助6万元,散岔村93户应补助558万元,由宝塔区会计结算集中管理姚店工作站报账一卡(折)通直补到户,却不知何故钱到了贺忠手里,发放70户268人,人均3800元,户均5000元,共计发放136.84万元,421.16万元被贪污。其他贺忠以修水渠为理由克扣村民建房补助款每户4400元,共扣了30多万元。
3、引水工程:由村民自己打水井,散岔村共打水井13口。依据2012年1月5日财政报账单,项目批文(延市老扶发【2008】31号),付散岔村引水工程5.4万元,贺忠发给每口井补助1000元,4.1万元被贪污。
4、2012年,沼气、厕所、圈舍建设:由村民自己修建,依据扶贫工作重点村建设项目检收表,散岔村共建沼气十二个、厕所十二个、圈舍十二个,财政补助每个沼气补助5000元,厕所和圈舍每个补助5000元,每户给了1000元,共给12000元。而贺忠给上报上各60个,共得60万元,贺忠扣下58.8万元,不知去向。
5、2013年产业开发:由村民自己建大棚,全村共建大棚13座,贺忠谎报40座,财政补助每座大棚1万元,由宝塔区结算集中管理姚店工作站审核报账“一卡(折)通”直补到户,不知何故钱到了贺忠手里,发给每座大棚8米塑料,一圈铁丝。
二、被举报人贺忠和杨建军贪污扶贫救灾补助款。
1、2013年,延安市雨水成灾,村党员活动室塌垮了一表砖的地方,被举报人贺忠和杨建军实际维修花费2000元,两人谎报上级政府,得到政府给的扶贫救灾资金前3万后5万共计8万元。以用手中的权力骗取国家扶贫救灾补助款78000元。
2、2013年,延安遭雨灾,被举报人杨建军谎报自己和其父杨国宝塌房重建,以权套领国家救灾补助款13万元(包括杨林平和杨晓红的)。他的父亲没有修房,哪来的塌房?还不是以权谋私吗?
3、从2013年,延安地区出现雨灾起散岔村的书记、村长和会计尽然好多次领取救灾款,村民一次也领不上,难道只有这三家人遭了雨灾吗?这不是以权谋私吗?
三、原村书记贺忠贪污“修水塔费”:
1、2008年,国家扶贫资助散岔村及附近的李家沟、刘家沟三个行政村,拨款修水塔,解决村民吃水困难。在水塔修建过程,李家沟、刘家沟两个行政村没有收过村民的分文,也没有要村民投劳,而散岔村修水塔工程由被举报人贺忠承包,给村民规定:投工挖水渠的户,每户收300元,不参加投劳户每户收600元。三个村是同年同月同日开始修,是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吗?为什么一个党的领导,两种对待?仅此一项,被举报人贺忠的工程包赚不赔。从国家拨款中赠大头,从几十户村民中再吃小头。
四、借“贷款、假名等取款”的贪污问题
2014年腊月初四日,被举报人贺忠以开债务为名跟散岔、沙川崖、张家沟三个村民小组村主任收款34200元。这样的做法合法吗?
五、原村主任杨建军贪污集体资金6.26万元。2009年,杨建军提出给油矿李某送礼,将集体6.26万元拿走。因送礼未收私存腰包。2014年10月被村民发现,经多次反映,镇政府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才向村民宣布“2014年12月30日,此款被镇政府扣回”:但又不愿意说明“杨”的行为和性质。难道这不是在包庇和掩护“杨”的犯罪事实吗?
六、贺忠和杨建军贪污甘谷驿油矿征用散岔村占地和安置费、补偿费和赔偿费上百万元。(村民手中有油矿出据的证据材料)。
从2005年起,油矿在散岔村共打五口油井,(其中一口气井),二套路。每口井一次给13年的补偿款和安置费。多年来,共计应该给散岔村安置费、补偿费、赔偿费上百万元;但是,至今,村民没有得到一分钱,难道油矿只给贺忠和杨建军两安置和补偿吗?
请问:1、为什么贺忠和杨建军贪污这么多钱,只撤销党员,不退还贪污款?2、从2002年起,贺忠的兄弟们赌博败家,轮流吃底保,七老八十的至死没有吃上,难道这不是以权谋私吗?就这样的村官在村里横行霸道了16年,一手遮天,村民敢怒不敢言。3、为什么村民从2015年5月份直接到中纪委反映问题并得到批示,延安市有关部门至今不认真处理,中纪委的权威何在?
以上所述句句属实,证据确凿。请有关部门严查!令两人退还所贪污款项。
                                举报人:全体村民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