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526 回复:0

主题:横山波罗镇几户村户土地权旷日持久的争议是当地政府懒政的表现

楼层直达
关注(0)|粉丝(0)
级别: 初入江湖
金币:
21
威望:
100
发 帖 数:
11
注册时间:
2016-04-16

横山波罗镇几户村户土地权旷日持久的争议是当地政府懒政的表现

横山无人注意的荒草林瞬间林地变成《战地》
媒体人格格

陕西网榆林 常瑞

核心提示: 一块长久无人注意的荒草林地,因为一条“致富路”的修建,让横山区波罗镇的原本两个多年来相安无事的村落,开始了长达五年之久的林地权属“纠纷战”,双方因此事发生多次冲突,各有损失。其中村民马世明四家农户经济损失高达20多万元。这一纠纷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当地群众怨声载道。

一块长久无人注意的荒草林地,因为一条“致富路”的修建,让横山区波罗镇的原本两个多年来相安无事的村落,开始了长达五年之久的林地权属“纠纷战”,双方因此事发生多次冲突,各有损失。其中村民马世明四家农户经济损失高达20多万元。这一纠纷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当地群众怨声载道。
以住房困难为由申请的土地证

土地证颁发又撤回: 争议土地造成农民重大经济损失

2011年,横山区波罗镇长城村马世明等四户农民需建新房,在村附近选取了一块土地作为宅基地,取得横山区土地局核准颁发的土地证明后欢欢喜喜地准备建房,却没想到修建的过程中受到了邻村杨沙畔部分村民的阻挠,对方多次将马世明等人已建好的水井和基础建设破坏,导致该四户村民直接经济损失累计20万多元。对方阻扰村民建房的理由是,该宅基地所在位置不属于长城村土地范畴。

原本多年没有异议的土地突然变了“主人”,这让长城村的村民也颇为诧异,但由于两村多年来一直没有科学上的分界线,传统的分界线也因两村各说各的,外人无从得知,争议就此产生。之后,横山区土地局承认工作过程出错,并以土地存在争议为由撤回了马世明等人的土地使用证。而马世明等四户村民原本就家境一般,被如此一番折腾搞得“房财”两空。
长城村民已经成了危房的旧居


危房内布满了掉落的泥土和裂缝

长城村民:住危房找证据 一条致富路引发的纠纷

马世明称,横山区怀远大道修建过程中,造成自家和其他几户村民土窑旧房不同程度开裂,继续居住存在安全隐患,便同另外几家村民商量另辟宅基地建房。“谁料,20多万元的积蓄全部投进去,却发生了这种事情。”眼看着房子成了危房而新房又建不成,马世明说,“几年来,我们只能寻找土地归属的证据,试图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

马世明告诉陕西网记者,原先两个村对于土地的划分一直没有异议,自从修了怀远大道周围土地值钱后才出现了矛盾。他如实说,“这块地原本就是属于我们村的,我们有林权证可以证明。不仅如此,以前的林地补偿、长庆油田输气管道赔偿、村民树木种植、村中老人都可以证实归属问题。可波罗镇政府经过多年的走访调查取证,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给予处理意见,也因此我们的房子到现在都没有建起来。”

据长城村村主任张始和对记者说,长城村和杨沙畔村传统上是以国有林地为界,以北属于长城村,以南属于杨沙畔村,马世明等人这块建房用地位于国有林北面,属于长城村的地。“2015年我当上村主任后,曾以村委的名义向林业局递交了林地确权申请书,林业局也到村里调查过五六次,截至目前,依旧没有出具确权决定书。”
被迫停工的现场

杨沙畔村:争议地不是林地属于五荒地 我们也有证据

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陕西网记者电话采访了杨沙畔村村主任吴双全。他告诉记者,两村的争议地并不属于林地,而是五荒地,“怀远大道以南以及以北大概200米都属于我们村,我们村虽然没有林权证,但有柠条证和五荒证都可以证明该地的权属,而长城村的林权证也应该是个人办理的,而论年代我们也要比他们的早。”

吴双全称,自从两村因林地权属发生纠纷以来,曾发生过几次冲突,给杨沙畔村里也造成了9万元的经济损失,然而四五年来两个村一直没有坐下来进行协商解决,政府也没有做过多的协调。只有林业局下来了解过几次,也仅仅是单方面和我们协调,并没有出具任何处理意见,可对我们来说,没有形成事实文件再怎么谈都没有什么用。如果乡政府、区政府相关部门能拿出处理意见,要怎么处理合适,那么我们就怎么配合,可惜至今没有处理方案。”

林业局:案件拖沓有理由 案件属于两村集体纠纷

从2011年至今,已经过去五六年时间了,两村的林权纠纷一直没有进展,当地相关部门也一直没有给予处理意见。长城村几户急需建房的村民也只能干着急,没办法。针对此事,陕西网记者采访了横山区林业局副局长李文平。

李文平告诉陕西网记者,两村的争议地确实属于林地,而林地证是林地权属的唯一法律依据,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要看实际管理方。“虽然目前只有长城村能拿出来林权证,但双方都认为自己才是争议地的管理者,杨沙畔村也拿出了‘自留山沙证’来证明自己对于争议地的所有权,并质疑长城村林权证的合理性。同时,由于两个村对于争议地的面积、位置一直无法明确,并且都没有有力证据,所以案件才陷入僵局。”李文平表示,如今这个案件已经立案并且进入调查协调阶段,正在积极解决。

这两个村子正是自从怀远大道开通后才出现的矛盾纠纷,因涉及到修路的补偿款,所以案件相对复杂。如果要处理这个纠纷,首先就要确定争议面积,然后调查收集证据,再向政府提交初步意见,最后开听证会。

李文平还称,调查工作人员在调节处置过程中,确实遇到了种种困难——长城村前几年一直没有村领导,所以对于案件的调查一直很消极,而杨沙畔村则经常不予配合,甚至杨沙畔村领导曾多次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纠纷长时间得不到解决,其实最着急的还是长城村急需建房的几户村民。

怀远大道是带动横山榆林等地经济发展的致富路,然而在长城村和杨沙畔村这两个小村里却成了矛盾纠纷发生的源头,两村对于土地的权属争议在横山区持续了四五年之久。横山区林业局虽一直宣称在积极解决,但这个时间的跨度让人吃惊。
长时间无法动工的工地已经长起了草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 17号《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规定,在土地权属争议调解未达成协议的,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及时提出调查处理意见,报同级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同时,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应当自受理土地权属争议之日起6个月内提出调查处理意见。因情况复杂,在规定时间内不能提出调查处理意见的,经该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

陕西东源律师事务所王锦龙律师认为,虽然《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里规定因情况复杂可以适当延长,但一般也不能超过一年,而横山区林业局自2011年纠纷产生以及2015年立案至今,依旧没有出具任何处理意见,并不是一句案情复杂就能说的通的。

漫长的维权路让马世明等人精疲力尽,何时能住进新房是他们目前最期盼的事情。

长城村村民马世明称,“土地部门的疏忽给我们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一场无妄之灾。林权的纠纷、拖沓的调解过程让我们成了两村矛盾冲突的牺牲品,旧房岌岌可危,新房遥遥无期。 五年的维权艰程至今换不来一个明确的答复,村子之间的矛盾或许可以继续扯皮,但对于我们普通村民来说,又该如何应对?”

横山区波罗镇长城村和杨沙畔村五年之久的林地权属纠纷何时能解决,陕西网记者将跟踪关注,报道进展情况。​​​​​​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