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1036 回复:1

主题:[影像西安]人在途中

楼层直达
关注(7)|粉丝(20)
级别: 誉满一方
华商豆:
383
威望:
153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363
注册时间:
2011-07-14

人在途中

人在途中

/牛力

    
接受孙津这画家的邀请,在我正忙着儿子功课的时候,一个雾霾蔽日的冬日。第二天下午,赶赴那西京医院附近的途中,心底还是那去与不去的不决。
    
艺术遇到了无从抗拒的生活,也就变得了无足轻重了。
    
被视为进步和理想的书本读着,心里竟想着要过不再低头,不再折腰,一种不为衣食所误的生活。年轻时的叫板,叫到了人过中年,直到再过几年,儿子就要高过了自己的肩膀,才有所悔悟:吸风饮露,那不是人生的全部。误人不浅的书本扔了,我起誓决不踏进那诱人不浅的展厅,半步都不。我要回到我看得见,也摸得着的,属于我自己的,简单到仅为柴米而活着的生活,要为它而劳作至死,死而万所不辞!岂料,这省内屡屡获奖的画家,还是位七零后的女画家,说她新找到了一份工作,邀去那儿聊天——不去?她何曾抢过了你手中的碗?哪像个不屑于女工图绘之作的画家?说起话来又那慢腾腾的,还有,平日那你我见面,大家都问了又问,近日可好的问候——去吧?仅为柴米的生活,大家你好我好,去了有什么不好?
    
风高天寒的路上,路旁的洋槐和法国桐,人向上的手掌在托举着什么。枝头,任你说雅说憨的簇簇黄叶,干巴巴的,真是通透,在我的头顶上,晃悠悠地一晃而过,又是一晃而过。
    
流苏一般的点点几笔,浓淡相宜的色块,孙津这画家点出了她心中的牡丹。我司空见惯了的树,要是她拿来入画,你看了定是另一种心情,只因她不同的视角。她要是见了,我想,她定会得意体物之性而得的通透,仰望这头顶上高天之下的斑驳,给它以明媚,委婉如春的色调。她笔下的花花草草,总是远处一瞥的隐隐若现,呈现出毛茸茸而又雾腾腾的,跟她那酷似画在几近脱落的墙皮上观音之属相类,视觉上如沉水底欲埋,如浮水面欲现而跃跃欲出地对视着你。既久,你心底时有的凄切悱恻,荡气回肠,或说由此而生发出的想象,想象着她物象上的阙如,那明媚与真切,又给了你如梦似幻的错觉。意境之外,给人视觉的这一震,是这孙女士曾从事过陶佣之类的制作,对质料那深有体会的质感强调吧?应该是的。
    
孙女士递来了张名片,底色深蓝,印有汉唐朗庭字样的那张,七八年前的事儿。我想,画家所说的上班,画室里的创作?万所不辞地劳作,那是自食其力的艺术家,他们应有的生活。虽然,孙女士那文化传播上的公司,我并没有任何业务上的往来。
    
记得那环厅的二楼,一位书坛新秀的新作前,艺术家应有的生活的经验之谈,传到了我的耳膜。廊柱一侧的石凳,带碎花夹衣打扮,看着再也寻常不过,年逾六旬的女士,是她在发话。眸色映出的素雅,越过了年轮,她像是站在了广场中央,向着广场中央的人群,尽情讲演着人生的箴言。怀着书本带来的好奇,我几乎鼓尽了全身的气与力,走近了这长者的身旁,听那早她一代的艺术家的去国向西之后,又归国西行的回归。民族艺术的自豪,被长者投注到自己身边,活跃在陕西当代书坛,“墨舞奥运”的参展者身上。说着,那翻来覆去的手,指向了自己,说她在退休的生活里,体味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坦然,又说那坦然迫使着精神的向往,不可能再像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穿个露胳膊露腿呀的中裤那样,去追求个什么样儿来的时尚。听了,我先是跟人瞠目结舌,再是跟人哈哈一笑。其中,没有笑的便是长者身旁的清瘦女子,她面无表情,一言未发,直挺挺地站着,会说话的眼神,也不见有丝毫的尴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画家孙津。
    
露在人脸上的笑,谁都知道未必都是善良的,也未必都是而今我回想起来,会认定了的恶。而这,让我在这风高天寒的路上,难以释怀!
    
自古以来的艺术,书本在它的所及之处,无不放大着人与生俱来的,有点嫌贫爱富了的脸。诚然,任何的个人喜好,不可能撼动得了传统既有的什么,但画家毫无扭捏之态,落落大方的生活个性,是很有必要一说的——展厅,我见过的几面,点头之交的孙女士,画展几成惯例的合影留念,来宾无论尊卑长幼,也不管是男是女,总见她像走上了独木桥,唯恐跌落了似的伸出双手,紧紧搀扶着她心中的知己和久违了的师友,也毫不隐瞒她的艺术之路,结交文化的名流之外,她所结交的专业教授之多,也远远超过了她同辈的同行,也跨过了她所热爱的花鸟。其作个展和中拍,以及她本人参加捐赠和义卖的消息,报刊我见过了几次,而这门艺术人文关怀上的先天不足,似以这广泛参与来回应,我聆听过的那长者所说的坦然和向往。几面点头之交的画家,我跟她该谈些什么?我见过的画家,有的说他们见面只谈画,谈画的又有的咬牙切齿地说,要拿出手里的硬货;等到堪称手中硬货的作品面世,也有那颇不以为然的,说要凭奖牌再说;拿到了奖牌,我所认识的画家里,有人已经不再为获奖而画画了……艺术与从事着它的人,谁在拯救着谁?阵阵寒风迎面而来,吹在心里的是片片的空无。
    
事先约好的银行到了,我见了孙津这画家,无话可说,只好重复着她在微信里的话:最近可好?这画家回了句我回过的话:还好!接着,我客随主便,跟进那门头并不正对着街市,进了这画家上班不久,那家庭博物馆式的茶堂,有两位宾客先我而到。点头落座,这画家径直跟我说,她不想再画了,在那茶堂的工作是租画,外租画家珍藏着不卖的画,租金每天也就那三五块……意料之外!墙上那超越了柴米之苦,一幅田园牧歌一般的画,我盯着听了如释重负,只好模棱两可地说连说了几个好。
   孙津这画家,我见到是在今冬那头场雪的前一天。铺天盖地的雪,我想要是她这画家见了,她定以为它胜过了自己见过的任何一张画——只因她只肯以画为生,而不肯以画谋生,已是画家那斗室之外的,画家!


一六年十二月






[ 此帖被三秦墨苑在2016-12-25 11:59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华商豆 +2
祖籍江苏 华商豆 +2 2016-12-25 精彩,赞赏
回复 引用
关注(742)|粉丝(967)
级别: 论坛版主
华商豆:
90244
威望:
22667
认证:
已通过手机认证
发 帖 数:
93146
注册时间:
2011-11-2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12-25 16:10
引用
评分针对 楼主 于2016-12-25 11:57发表的:
人在途中

[font=Verdan ..

精彩,赞赏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