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帖子
  • 日志
  • 用户
  • 版块
帖子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阅读:27627 回复:4

主题:乡村世界的文学想象

楼层直达
关注(1)|粉丝(1)
级别: 锋芒初露
金币:
18
威望:
103
发 帖 数:
31
注册时间:
2015-10-20

乡村世界的文学想象



——长篇小说《巫师简史》论

张建安
内容提要作家于怀岸长篇小说《巫师简史》叙述了清末至解放初期湘西山寨猫庄所发生的一连串故事,塑造了以赵天国为代表的一群性格鲜明的湘西人物群像,记录了湘西大地历史巨变中个体生命的沉浮不平凡的经历,见证了猫庄这块神秘土地从混沌走向清明,从混乱走向安定的艰难历程。小说叙事语言干净、利落,艺术风格雄健、豪放,表现手法多姿、多彩,内涵丰富,思想深刻,堪称一部全景式再现湘西现代历史的史诗性作品。
关 键词于怀岸 湘西猫庄  巫师  土匪 暴力

作家于怀岸的长篇小说《巫师简史》最近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小说叙述的是清末至解放初期在湘西山寨猫庄所发生的故事。主人公赵天国是一位巫师,同时也是一位族长,他用一生不平凡的经历见证了猫庄这块神秘土地从混沌走向清明,从混乱走向安定的艰难历程。小说的故事从1902年年仅十四岁的赵天国接任猫庄巫师和族长写起。赵天国为保全和振兴猫庄赵氏家族,竟在猫庄用石头修建房子和寨墙,竟发动族人大肆种植鸦片、购买毛瑟快枪。一方面殚精竭虑地保全猫庄赵氏族人的性命安全;另一方面与二龙山匪首龙大榜长时期对抗。赵天国与龙大榜的世代恩怨可以视为湘西百年匪事文学的典型。赵长春从剿匪到跟共产党对抗,最后在抗日中阵亡;彭武平从土匪的私生子成长为解放军优秀指挥官,他们的曲折经历,记录了湘西大地历史巨变中个体生命的沉浮;陈渠珍湘西自治、嘉善七日血战、常德会战、解放军解放酉北县、解放军血战白沙城、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等等,回放了湘西大地近半个世纪发生的悠远而真实的历史故事。小说塑造了一批性格鲜明、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其中有传统伦理的捍卫者、宗法制度的守护人,也有现代文明的引入者、更有猫庄秩序的反叛者与执着爱情的追求者……
一、猫庄王国的维护
⑴家园的固守。《巫师简史》乡土气息浓郁,谱写出了一曲农民与土地的恋情与悲歌,在猫庄,以赵天国为代表的土地守护者竭尽自己的能力守护着他们的生存家园。猫庄本与湘西地区其他山寨一样,均是木房结构,但自从赵天国进了一趟酉北县城回来,他发现县城教堂的石头房子不会被烧坏,就不惜一切代价,花了十年的时间将让猫庄全部换成石头房。猫庄自有属于自己的价值观和是非观,那就是他们只捍卫自己的生存和发展权,猫庄是属于赵姓的,绝不允外姓人在此开枝散叶;猫庄人既不参与外界的纷争,也不愿当兵打仗,即使在抗战时期国民政府不停抓壮丁,赵天国以自己特的方式把猫庄的青年人留下来。他们自食其力,按人口分配土地,没有田赋杂税,过着自给自足的“桃源”生活。而另一位与猫庄有着世代恩怨的土匪头子龙大榜,也顽强坚守着自己的领地。在他看来,二龙山是他的栖息之地,因此,不管是国民党清匪还是共产党剿匪,他跑得再远,最后还是回到了二龙山,他对自己的属地也有着本能的保护意识。《巫师简史》中猫庄人生存得很艰难,他们的命运都很凄惨,除了政治的因素之外,也有猫庄文化落后愚昧的原因。赵长梅被夫家休回却不得再嫁的凄苦以及再次遭到强奸后自杀的悲凉;彭武芬因为辈份不符不能嫁给赵长春,乃至郁郁而终;赵天国不能与自己心爱的人结婚……猫庄文化的狭隘和落后,决定了猫庄后来在遭受重大变故特别是社会变革和政治运动时,只能是不堪一击,猫庄社会后来的解体是必然的,也是逃脱不掉的。
⑵灵魂的安放。“土地是人类的保护壳,也是人类灵魂的寄居之地。一切来自土地的都将回归土地。”[1]这是一个朴素而永恒的信念。土地与人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赵天国用羊胫骨打卦,祈求猫庄风调雨顺、人丁兴旺,猫庄人对土地都抱有虔诚之心,他们感谢土地赐予的一切。叶落要归根,赵长梅虽“有悖妇道”,但作为猫庄赵氏家族的一员,她死后,猫庄人并没有把她送回诺里湖丈夫家,而是让她在猫庄的土地里安息;“湘西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赵长春与日寇恶战中弹后在赵大平的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猫庄……好冷啊……带我回……猫庄……”这自然深刻反映了赵长春骨子里的乡土情结,虽然在外闯荡、打仗,但他灵魂的归宿地还是猫庄,只有猫庄才能安放他漂泊的灵魂;不管是发疯而死的赵天文、吞鸦片自杀的陈三妹、落洞而死的彭武芬,还是在喜气洋洋的锣鼓和唢呐声中死去的赵彭氏,他们最后都在猫庄的土地里安然入睡,猫庄这片土地是他们灵魂的归宿地。
二、猫庄宗法的捍卫
⑴ 世袭的乡村权力。血缘是一个家族生生不息的纽带,是宗法制度的根本。处于血缘关系下的伦理秩序则决定了一个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尊卑。“巫师赵天国早在十四岁那年,从父亲手中接过法器——一块锈迹斑斑的羊胫骨时,就从一盆清水里看到了他一生的结局。”赵天国作为长兄,不仅神选定了他当巫师,他还子承父业,担任猫庄的族长,他在赵氏家族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这种权力具有强制性和权威性。赵天国勤劳、务实、严厉,作为猫庄的族长兼巫师,他的为人处世完全是以猫庄的安定、繁荣为原则。在猫庄,一旦有涉及猫庄利益或者有违伦理道德之事,他都会把族人召集起来,在祠堂里按族规行事。赵长梅不幸被土匪龙大榜强奸而怀孕,但她碍于脸面死不做声,被族人视为有悖妇道,按照族规,理应浸猪笼沉潭。但赵天国与长梅从小就关系要好,长梅还曾经救过他的命,所以他以杀人有悖于巫师的职业道德为由,想办法让长梅活了下来,并让她住进了祠堂,还动用族银解决她的生活问题;当他发现族人在赵天文家赌博时,他立马行使族长的权力,将族人召集在祠堂,公开对赌博的村民执行残酷的鞭刑。在猫庄,他的这种权力是不可受到任何挑战:“这是猫庄,不是城里!我不管你在城里在镇上让他怎么叫你,在这里就是不行,猫庄没有这个规矩。我是族长,我不允许猫庄搞三六九等……”[2]赵天国用自己的权力规范着族人的言行。
⑵ 冷酷的封建伦理。封建伦理是封建时代的一种行为规范,它要求人的欲望必须有所克制,在旧时代,统治者常以此作为维护封建秩序的重要依据和手段。在猫庄,赵天亮这个人物是个另类,他家境殷实,但生性吝啬,且好面子。当女儿由于做出有悖妇道之事而被婆家赶出,他觉得脸上无光;当女儿寄居在自家屋檐下的时候,他觉得长梅母子三人白吃白住他家,让他平白无故地多耗费三个人的口粮,太不划算,对长梅母子没有什么好脸色,动不动就恶语相向。作为父亲,在亲情与封建伦理的杠杆上,他选择了后者。所以当赵长梅要被处以浸猪笼沉潭这一酷刑时,他没有为女儿说一句话,在内心上,他是赞同并且支持这一做法的。当赵长发去祠堂后面的茅厕粪坑挑粪,从茅厕捞出一个长着猪尾巴的孩子时,就意味着赵长梅的命运必定会被终结。猫庄人都知道,只有近亲乱伦才会生出长猪尾巴的孩子,是的,这个孩子是赵长梅被赵天文欺侮后才有的。赵长发对长梅没有同情,只是觉得自己很晦气,粪桶也不要就回去了;而赵天亮一进祠堂就大声嚷嚷起来:“羞先人啦,羞先人啦!那个丢粪坑的猪尾巴孩子是长梅那货生的吧,我看把她沉潭算了,其实十年前就该杀了她,省得今天再丢人现眼。”在封建宗法伦理制约下,他对长梅只有责骂;其他人也都带着蔑视的目光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猜测着,长梅无路可走,只有选择跳河自杀。
三、猫庄秩序的瓦解
⑴ 外界思潮的浸入。从清末到解放初,《巫师简史》将人物形象与时代变迁紧密联系起来,相对于城市文明中的浮躁、冷漠、自私,猫庄显得是那样纯粹、自然、有序,简直是一个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是封建意识、家族规定、对土地的崇敬等这些东西为猫庄筑建起一层保护膜。但随着时代的变化,这层保护膜正在逐渐被撕破。随着外界现代文明的浸入,这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也势必受到外界很大的影响。当商人曾昭云进入猫庄,带来了罂粟和毛瑟快枪,猫庄就被外界打开了一个缺口,猫庄从此种植罂粟换取银子。此前,猫庄保家护寨的武器是腰刀、长矛、箭头、火铳,主要是为了防范横行霸道的土匪。曾昭云无疑是把现代文明的产物带进猫庄的第一人。作为商人,他精明、唯利是图,并且很好地利用了猫庄人的淳朴厚道,让猫庄人种植罂粟,制作鸦片来换取银子。表面上看,他是在帮助猫庄,其实,最大的获利者还是他自己。而将新思潮带入猫庄的第二人则是彭学清。他英俊帅气、有勇有谋、讲义气、追求自由、思想先进,率兵打仗更是对士兵一丝不苟、要求严格。当他把所带部队驻扎在猫庄,遇见了曾经的妻子赵长梅,不仅没有责怪她,而且还对她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政府早就颁布了婚姻自由的律法。妇女放足,自主选择婚姻、离婚、再嫁都是妇女解放的重大标志。”他鼓励赵长梅再嫁,认为每个人都是自由的,都有自主选择婚姻的权力,认为她不应该孤苦一辈子。无论是鸦片、毛瑟快枪,还是妇女不必从一而终的等思想,都是在猫庄从未有过的。每个人对生命都有不同的理解,人生价值也不一样,一个人有了生命,才能谈生活,才能谈对生活的追求,才能谈人生价值。在《巫师简史》中,猫庄人世世代代按着固有的模式生活在猫庄,对于生活,他们的理解可能就是吃饱穿暖、无土匪入侵,无外界骚扰就好。在他们的思想意识里,还未曾想到要追求“自由”这个词。但是,时代在变迁,社会在发展,“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物出现了!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是赵长林,他谦虚、懂礼、有学识、有修养,父亲死后,他没有屈服于命运,而是走出猫庄、努力读书,成了猫庄第一个知识分子。从白沙镇上的中学到北平的燕京大学,再到后来的漂洋过海,去美国留学,最后成为一名大律师。赵长林对猫庄的族规及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的认识,通过在外求学,他接受了新思想、新观念,他追求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他同美国人艾丽丝结了婚,并且加入了美国国籍,他们的婚姻是建立在双方平等、自愿的基础上。他摒弃世俗的眼光,把深眼窝、高鼻梁、黄头发的儿子赵大民带回了猫庄。
⑵ 猫庄传统的反叛。在猫庄,权威是不可挑战的,它一旦被确立,就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随着鸦片和毛瑟快枪这两个现代性事物进入猫庄,赵天文从中受到启发,他是第一个走出猫庄的人,随着曾昭云进城做学徒,学会了商人的精明、势力和狡诈,树立了森严的等级观念,他觉得人就应该有高低贵贱之分,主子就是主子,仆人就是仆人,所以,他要来猫庄做长工的周正龙叫他“老爷”,并对这一称呼保持着极大的自我满足感。然而,赵天文也是猫庄第一个具有反抗意识的人。他竭力反抗大哥赵天国对他的束缚,打破了猫庄固有的伦理秩序,他提出了分家,这是猫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他不顾大哥的劝阻,甚至和大哥反目成仇,也要当保长。他在权力、金钱、利益的诱导下,变得自私、邪恶、贪婪、势利、没人性,父母之恩、兄弟之情、道德规范等都被他践踏在脚下。他强奸了自己的近亲赵长梅,酿造了一场因乱伦而产生的悲剧。在事情败露以后,他没有选择担当,而是选择了逃避。为了自己的利益,他杀死了自己的恩师,把金条据为己有。在通过贿赂当上保长后,又进一步侵犯族人的利益。在侵占师傅曾伯的的财产后,在镇上开了布店和米行。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兄长赵天国的族长权威。从这个角度看,赵天文似乎是当时社会的产物,他的人性已经异化,变得自私、贪婪。小说中赵长春与彭武芬的爱情悲剧令人扼腕长叹!赵长春从小在猫庄长大,他仪表堂堂、胆大、勇敢、宽容、有责任心。当爱情的种子在心中萌芽时,他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内心。他不同意在父母的安排下和陌生的女人结婚生子,所以,对于父母精心安排的一个又一个相亲,他显得垂头丧气,总是以别家姑娘的种种不好为借口,以此来敷衍父母。彭武芬是一个端庄美丽、亭亭玉立的姑娘,她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受尽了别人的歧视,当她深陷孤独时,是赵长春给予她温暖,这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从心底里都认可了对方。但猫庄人很重视伦理等级,族长认为:赵长春在辈分上是彭武芬的舅舅,他们按理是不可在一起的。在封建家族中,任何一点男女之间所谓“出格”的事情,都将背负难以想象的骂名,他们不仅要为他们的行为受到严厉惩罚。但是,赵长春和彭武芬坚持反抗,当赵天亮逼迫她嫁人时,她用剪刀对准心窝,以死来表明她对爱情的执着。赵长春反抗父母对他婚姻的安排,在即将迎娶胡小菊的前一天,他选择了跑路,并与父亲赵天国断绝了父子关系。他想带彭武芬一起走出猫庄,但最终他未能带走彭武芬。出走猫庄后,他打破了赵天国坚守的“猫庄人一不投军,二不为匪”的信条,打破了族规,跟随彭学清为国民政府效力。嘉善血战后,赵长春成了二龙山“湘西抗日救国义勇军”的总司令。在国难当头,他认为不管是当兵还是为匪,只要其目标是打击鬼子,就都是好样的。在他当兵期间,也并未忘记过彭武芬,夜里总是想她想到泪流满面,当部队接近猫庄时,他千方百计寻找机会回猫庄把武芬接到自己身边。彭学清与彭武芬这一对有情人至死不渝地爱情,终于感动了族人,并为众人所认可。
四、巫傩文化的呈示
湘西一直以来,民间巫傩文化浓郁,于怀岸长时期生长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潜移默化中受到深刻的影响。《巫师简史》中写到猫庄人求神、问卦、赶尸、梦魇、落洞、飘魂等诸多奇异的民俗现象。首先,小说写到猫庄人对于巫术很尊重与痴迷。作品中的赵天国在平日生活中虽与常人无异,但是当他继承巫师这一职业以后就法神附体了,他可以预见人的前生后世。猫庄人每年春种要打卦,他们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早已注定,遇到自然灾害时也会通过打卦来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巫师甚至能通过打卦来判定赵天文是不是猫庄的祸害,这种打卦的巫文化一直贯穿于猫庄的全部生活;其次,赶尸是湘西的特有文化,在《巫师简史》中更是多次提及,土匪龙泽辉死后请来雷老二将其尸体赶回了白水寨,死者赶回家后是活人一般,且还能说话,如“龙大榜和龙吴氏惊讶地看到从门外跳进堂屋来的不是死人龙承恩,而是活人龙泽辉。龙泽辉说:‘娘,儿被猫庄人杀了。’”当尸首不全时,赶回目的地后尸首就会分离,“说完,头颅啪的一声掉下了地。”这个过程只有赶尸者独立完成,村民只需天黑后把门关上,把狗栓起来。在赵长春死后,赵天国也是请了雷老二将长春接回猫庄的,而且雷老二是在自己被日军打死后把自己和赵长春一起赶尸回了猫庄;小说时不时写到梦魇,如龙占标死于战场后,远在白水寨的叔叔龙大榜竟同时梦到“标儿浑身血淋淋的,还少了一条腿……”。又如赵大春死后,其母赵彭氏也在梦中听到了长春的呼唤。这种崇鬼而敬神的文化异质,在于怀岸的其他作品中也能找到明显的烙迹。作者曾经说过:“不是我要选择用魔幻主义的表现手法来写作,而是湘西本来就是个魔幻之地,主人公的巫师身份也决定这部小说的魔幻基调。此外,像彭武芬这个苗家女子她期盼的却得不到的爱情使她落洞而死;而赵长春是个军人,在那个血与火的战乱年代,他的命随时可能陨殁于战场上。还有,他与一生深爱的女人不得相见,他的魂岂能在自己身上?”[3] ……小说中所有这些奇异的民俗都与小说中的那些人物的命运相关联。
五、艺术技巧的创新
⑴人物个性鲜明。小说塑造的人物个个性格鲜明,作家把他们置于动荡的时代环境中,人物的好坏,由读者自己去领悟和评判。主人公赵天国一辈子坚守巫师和族长的职责,其处事公道,为人正派,工作敬业,谋事细心,深受族人拥戴;彭学清儒雅、严谨;赵长春正气、义气;赵天文亦官亦商,富于心计,好在最后能幡然醒悟;土匪头目龙大榜一方面血性豪爽,另一方面凶残暴戾,其复杂的人物性格、惊心动魄的人生遭际,让人唏嘘、令人感叹!特别是一心向善的赵天国,一生渴望建功立业的彭学清,作恶多端而又改过自新的龙大榜的死,让人十分震撼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用各自个性化的语言和行动悲情地演绎猫庄五十多年的历史!
⑵结构恢弘严谨。《巫师简史》以猫庄为中心,以赵天国一生曲折的生命轨迹为线索,描述猫庄这一世外桃源由封闭,历经动荡,走向瓦解,最后趋向稳定。《巫师简史》以一种开放式的结构,由里到外、由小到大、由猫庄而广阔的天地,向读者展示了猫庄生存环境的艰辛和湘西社会变革。其中,湘西动荡的风云历史、神秘的地域文化、悍勇的民族特性都在小说中得到了诗性的表现。《巫师简史》叙事语言干净、利落,艺术风格雄健、豪放,表现手法多姿、多彩,内涵丰富,思想深刻,堪称一部全景式再现湘西现代历史的史诗性作品。
(本文系湖南省“十二五”重点建设学科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成果与湖南省民族民间艺术研究中心招标项目(编号WYZX2014-1研究成果之一)



[1]莫言:《生死疲劳》,作家出版社,2006年版,第513页。

[2]于怀岸:《巫师简史》,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年版。


[font=&quot][3]龚爱民、于怀岸:《访谈——磨剑七年,献给湘西故土的一部回望之书》,《张家界日报》2015年5月6日5版
回复 引用
关注(2)|粉丝(21)
级别: 名满天下
金币:
58315
威望:
2392
发 帖 数:
1541
注册时间:
2009-10-1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1-01 22:03

。。。。。。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1)
级别: 锋芒初露
金币:
18
威望:
103
发 帖 数:
31
注册时间:
2015-10-2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1-01 22:30
回 1楼(张飞买鱼) 的帖子
新年吉祥,万事如意!
回复 引用
关注(2)|粉丝(2)
级别: 誉满一方
金币:
34
威望:
106
发 帖 数:
342
注册时间:
2016-12-13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1-11 16:50
抽象文学
北京皮肤病医院http://www.mypf110.com/
回复 引用
关注(1)|粉丝(1)
级别: 锋芒初露
金币:
18
威望:
103
发 帖 数:
31
注册时间:
2015-10-2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3-27 09:42
    
回复 引用
发帖 回复
« 返回列表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每次发帖最多只可以选择5个附件。
 
上一个 下一个